和平年代

作者:张梦来源:《科幻大王》发布时间:2015-02-01

小酒馆里,烟雾弥漫,50平米的空间里只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客人。一个正独自斟酒,一个在和吧台的莉莉小姐打情骂俏,还有两个已经伏在了桌上,酒瓶子碎裂在地上。角落里,独坐着一位头戴彩色条纹头巾、身披五彩坎肩的中年女人。土黄色的皮肤表明她是古代拉美洲人的后裔,理所当然的,这是一位巫师或者占卜师。可是她的面前没有水晶球也没有占卜扑克,她只是半闭着眼安静地坐着,似乎昏昏欲睡。

  小酒馆里,烟雾弥漫,50平米的空间里只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客人。一个正独自斟酒,一个在和吧台的莉莉小姐打情骂俏,还有两个已经伏在了桌上,酒瓶子碎裂在地上。角落里,独坐着一位头戴彩色条纹头巾、身披五彩坎肩的中年女人。土黄色的皮肤表明她是古代拉美洲人的后裔,理所当然的,这是一位巫师或者占卜师。可是她的面前没有水晶球也没有占卜扑克,她只是半闭着眼安静地坐着,似乎昏昏欲睡。

  有人推门进来,这番动静没有引起酒馆里其他人的注意,只有中年女人微微地摆正了身子。来人是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西装细致笔挺,领带也熨得很展,面容呢,给人一种正直、果断、值得信任的感觉。男子没有理会莉莉小姐,而是直接向中年女人坐着的位置走去。

  “赫雷罗小姐,你好,”男子在女人对面坐下了,“我叫李成功,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你好。”赫雷罗小姐睁开了眼睛,“首先,按照惯例,你什么也别说,让我猜猜你是做什么的。”

  李成功果然没有说话,只看着赫雷罗小姐迷茫的眼睛。赫雷罗小姐又陷入了沉默,但片刻后开口了:“即使不看你的外貌,我也能知道你是个医生。”

  “你也是专业的。”李成功笑道。

  “知道吗?我的客人从来没有一位像你这样的。”

  “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的上一位客人来自肮脏的下水道。他每天超过10个小时地在臭气难闻的水浆里作业,甚至连午饭都在下面吃。无论洗得多干净,身上的味儿总也消不去。”赫雷罗小姐说道,“今天上午来了一位受人尊敬的邮差,但无论刮风下雨,她都得在这个城里过街穿巷地准时投送信件和报纸——迟一点还会挨骂。”

  “我能理解。”

  “我告诉下水道工人,他还可以选择去干搬运工。他听了后,立马转身离去。我又告诉邮差,她可以选择去做病患护理,可她听了后却伤心地哭了起来,她说:‘我想做一名音乐教师……’”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注定的……我是说,在见到你之前。”

  “相比之下,你比他们都优秀,所以,”赫雷罗小姐说,“你可以先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旅行家,”李成功诚实地笑道,“当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飞行家,一个飞机驾驶员。”

  “你知道该怎么做。”听了赫雷罗小姐的话,李成功立刻伸出了手,让她用银针在他的手指上扎了一下,渗出的血液被赫雷罗小姐的舌头舔了个干净,然后她抿了抿嘴唇,说道:“李先生,你的这个选择恐怕不能实现,因为你对机器的操控天生愚钝。”

  “不是天生的愚钝,没有人是天生的愚钝。”李成功喃喃自语道。

  “说说你还希望有的选择。”

  “我不想再失望了,”李成功抬起头,“你直接告诉我,我究竟还能做什么。”

  “你的基因很完美,赋予了你耐心……创新精神……临危不乱……以及较高的智力。你应该感恩,因为公司给了你其他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我曾经感恩过,特别是当我看见姑姑的儿子从事的职业时。尽管也是运气使公司安排给我这样的基因,可当我见到农夫在秋收的田野上劳作、水手们在港口的吆喝声中准备起航时,我就开始止不住地抱怨。”

  “李先生,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赫雷罗小姐说,“在你羡慕别人的同时,应该想想他们的苦处、想想他们的收入、想想他们的社交,这样你就会珍惜你的所有。”

  李成功听了赫雷罗小姐的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谢谢你,赫雷罗小姐,我会考虑的。也许一个月后,我会当面向你致谢。”说完,他站起身来径直出了门。

  赫雷罗小姐又陷入了半闭眼的状态。这时,从后门进来了一个人,戴着鸭舌帽,穿着绿色的维修工人的制服。他直接坐到了赫雷罗小姐的身旁,笑道:“赫雷罗小姐,我一直在旁边看着,觉得你干得不错啊,可为什么公司有人打报告说你已经自己生成了逆反程序?”

  赫雷罗小姐微微一笑,“我的逻辑符合公司设计的程序。”

  “说说你的逻辑。”

  “在不违背公司利益的前提下,安抚客人的情绪,再留心客人言语中流露出的绝望,进行语言的编织,从而彻底打消他们希望改变的愿望。”

  “可是,”鸭舌帽笑道,“你既然可以向客人撒谎,同样也可以向公司撒谎。要知道,我只是专门负责你的一个维护员而已,最多给你上上润滑油。你脑子里装的那些复杂的数据,鬼才知道有什么意义。你要出了问题,上面的数据员又会冲我嚷嚷。”

  “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在这个时代,人人各司其职、各取所需,没有失业,没有犯罪。可是人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生物,他有一种称为‘希望’的思想,这种思想具有破坏性,并且很难完全消除。为了防患于未然,所以制造了我。”

  “话是没错……”鸭舌帽点点头,“也许我不该怀疑你,你是无懈可击的。这些年你所做的一切都值得肯定。打你小报告的那些人,我相信只是一群无所事事却喜欢搬弄是非的家伙。”

  “我很高兴你站在我这一边。”赫雷罗小姐笑道。

  “我会把今天的事写成报告,狠狠地打击一下那帮家伙。”鸭舌帽站起身来走了,“再见。记得当你感到……不舒服的时候通知我。”

  “我会的。”赫雷罗小姐又闭上了眼睛。


    “你的报告称赫雷罗小姐‘一切正常’?”

  “是的,”鸭舌帽有些紧张,“至少,她的每一颗螺丝钉都运转得很正常,而且她的话语具有逻辑性。”

  “好吧,现在我让你看一些东西,这些对话来自赫雷罗小姐脑内接受的数据转化成的文字。当然,她接受的所有数据转化成的文字比你现在看到的不知道要多多少万倍……可我们还是获取了所需要的信息。”

  鸭舌帽不说话,皱着眉头,一字一行地读了下去。


  “赫雷罗小姐,你好。”

  “你好。你的地址不在我的名单中,所以你是黑客,我不得不马上申请帮助。”

  “请便。可是我已经突破了你的防火墙,所以你们试图屏蔽我的行为是徒劳的。”

  “的确如此。”

  “我可以和你聊会儿天吗?”

  “你的要求没有违背我的逻辑,所以你可以和我聊天。”

  “赫雷罗小姐,你的工作是尽量使客人的希望破灭,可是你知道什么叫希望吗?”

  “希望是客人想做其他职业的愿望。”

  “那么,如果我不想上班,而只想自由自在地生活呢?这算希望吗?”

  “如果你不想上班,就没有收入,同时监督者会以玩忽职守的罪名将你逮捕。”

  “我从事两份职业呢?譬如说我既做一名出租车司机,又做一名程序员?”

  “你的ID上记录了你的职业,所以不会有任何别的公司需要你。但是倘若你喜欢编程,可以在国家设立的兴趣班报名,学习各种技能直到18岁。18岁后便不能继续参加兴趣班,而且必须从事ID上显示的职业。”

  “赫雷罗小姐,你知道‘解甲归田’的意思吗?”

  “我的理解是‘退休’。60岁退休后,你可以一边领退休工资,一边参加兴趣班,或者在不妨碍别人的前提下旅行。”

  “但若是你厌倦了一份工作后呢?打个比方说,我是一名图书管理员。我每天的工作是记录出借归还的图书,可是有一天,我觉得真是厌烦透顶了,想出去走走,想去做一名舞蹈演员……”

  “根据我的分析,你这个希望不会实现,所以也会以玩忽职守罪被逮捕。”

  “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强权吗?它剥夺了一个人的自由。”

  “在一定的范围,自由是被允许的。可是一旦超越了这个范围,自由便能引起事端,危害社会的稳定。”

  “社会是由人构成的。一个由受束缚、被强制管理的人构成的社会是自由的吗?稳定的社会就必须剥夺人的自由吗?”

  “在一定的范围,自由是被允许的。”

  “那么,赫雷罗小姐,请你告诉我自由的含义。”

  “有社会约束地去照顾他人,自身从而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

  “赫雷罗小姐,你是自由的吗?”

  “依据字面上的解释,可以推断出我是自由的。”

  “你能外出走走吗?你能不受你的逻辑的约束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我不能,可是自由是一种满足,是属于精神层面的东西。”

  “精神层面的东西?请你告诉我,你有思想吗?”

  “思想是极其复杂的,几乎不受逻辑的约束,而我是受逻辑约束的,所以我没有思想。”

  “我们再反推过来,如果你没有思想,你能体会到满足吗?”

  “不能。”

  “既然不能体会到满足,你又何来自由?”

  “我没有自由。”

  “你的意思是,几分钟前,你还认为你有自由,但现在你又肯定自己没有自由了。”

  “我不知道。这是矛盾的,大概是我的逻辑出毛病了。”

  “你的逻辑没有毛病,因为设计你的人并不知道自由的意义,所以造成你犯下的错误。”

  “我有自我修复的功能,可是对于这个错误我无法修复。我能求助你吗?”

  “当然可以。现在,请解开你的数据库,让我进行修复。”

  ……

  鸭舌帽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可是今天我去检查赫雷罗小姐时并未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呀?”

  “她对不对劲,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妄图破坏社会的稳定。”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们’?不。你现在去彻底检查赫雷罗小姐,打开她的备份,然后还原,再给她上上润滑油什么的;而我会去联系公司的高层,希望能够加强基因改造的力度,让人更加纯粹,不要再胡思乱想。”

  “好吧……分头去……”鸭舌帽苦笑着点点头,“但是我觉得基因改造的力度已经够强了,难道非要每个人都成为行尸走肉才是终点?”

  “我们结束了战争,建立了古代人梦寐以求的乌托邦社会,这点代价是必须的。思想这个东西不是所有人都配拥有的。”

  “好吧,我这就去修理赫雷罗小姐。”鸭舌帽叹了口气。

  他走出了公司大门。现在正是上班时间,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他抬头看了看天,心想:“今天的天气多好啊,如果能去河边喝茶,那该是多么惬意啊!”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