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纪

作者:李骜华 来源:科幻大王发布时间:2015-02-01

它睁开惺忪的睡眼,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干爽秋风,看见鱼儿在不知是空气一般的水还是水一般的空气里静静思索,看见松鼠小心翼翼踏过秋叶,沙沙作响,看见天上的白云懒洋洋。当然,它是无法抒情的,因为,感情只属于人类,而它不过是一台锈迹斑驳的机器。

  BGK-S100醒于一个暖洋洋的午后。

  它的醒来纯属意外——自然而然毫无理由的意外。

  它睁开惺忪的睡眼,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干爽秋风,看见鱼儿在不知是空气一般的水还是水一般的空气里静静思索,看见松鼠小心翼翼踏过秋叶,沙沙作响,看见天上的白云懒洋洋。当然,它是无法抒情的,因为,感情只属于人类,而它不过是一台锈迹斑驳的机器。

  它偏了偏正方形脑袋,感到十分困惑,因为它的苏醒不带有逻辑上的必然性,同时,它也没有接收到下一步相关指令。

  “寻找,人类。”2048位CPU处理器吱呀吱呀,做出这个目前来说是最合理的判断。

  厚重的履带缓缓“踏”过脉落清晰的枫叶,它走上寻觅之路。

  它走过枫叶似火,走过雪花飘扬,走过草长莺飞,走过繁花似锦。当然,它能感受到的,只有温度的变化。

  它走过乞力马扎罗白雪皑皑,走过西湖边上杨柳轻柔,走过西伯利亚古树参天。当然,它能感受的,只是点阵图转化的“0”与“1”。

  经过数十个世纪,它踏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却始终看不见人类的影子。

  CPU吱呀吱呀,它静静思索一纳秒,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假如是个人,肯定会一拍脑门,大呼一声:“哎呀我真笨!”可它是一台机器,所以它只是平静地对自己下达一条指令:“明白‘人’是什么。”

  它用“人”做关键词搜索自身,找到一个名字为“人”的压缩包。

  “解压。”它下达指令。

  “请输入您的密码:”一个窗口自它“肚脐眼”处——倘若机器人也有肚脐眼——的屏幕正中央弹出。同时,一个地址变量直指逻辑单元的最深处:“人是无所不能的造物,人是不可怀疑的神,是必须无条件服从于斯的绝对存在。”

  它毫不犹豫地点击了“关闭”,而没有尝试着去破解密码。因为既然密码存在,那必然有它存在的逻辑必然性。而作为一名合格的机器人,它没有理由去怀疑逻辑。

  它又陷入了苦苦思索。因为全速运行而无暇他顾的它就像一尊充满着象征意味的石像。

  既然无法从自身内部去了解人,那么只好去外界寻找跟“人”有关的信息。它将这条指令进行校验,发现与现有逻辑没有任何矛盾之处。于是它满意地晃了晃脑袋(如果是人可能就要吹起愉悦的口哨),新建一个名称为“人”的数据库,踏上搜寻数据的旅程。

  沉重的履带缓缓转。它又一次走过草长莺飞,又一次走过雪花飘扬。它掘开厚达四米的纯蓝色冰层,找到一块印有“匠人王二于甲子年刻”的青铜色正方块;它爬上高得似乎能亲吻白云的参天银杏,发现残缺了下半身的圣母玛丽亚在树丫间凝视天际;它甚至在一个干燥的盒子里找到一本纸质诗集——《什罗浦郡的浪荡儿》,扉页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For my lovely daughter: Annie。可这一切对于它来说不过是有关“人”的原始数据罢了。因为,它只是一个机器人。

  经过上百个世纪的旅行,它带着一大堆有关“人”的资料停在一个跟它同样锈迹斑斑的试验基地。那正好又是一个秋天,金黄色大地随着白云的抑扬缓摆。

  放下那一大堆物件,它完全没有思索,而是立刻开始修补实验室——利用它收集来的各地废弃工厂的零件。因为经过足够多原始数据的积累,它已经产生了一个足够清晰的人类概念,同时它也坚定不移地确定了下一步指令:

  “制造,人类。”

  它忙忙碌碌,秋给它打上一片印记鲜明的枫叶,冬给它裹上可爱的雪色铠甲,春在它部件的接壤处开出一朵小花,夏又让松鼠爬上它的肩头细细品尝松果的清香。可是它对此毫无察觉,因为,它只是一个机器人。

  又过了若干个月,实验室终于修补完毕。

  “START.”S100伸出长出了青苔的手指,按下。

  “嗞、嗞……”偌大的实验室发出阵阵轰鸣。

  “Sir,your task is completed.”

  墨绿色水晶玻璃背后,一个男子栩栩如生熟睡如婴儿。

  S100怀着激动的心情推开玻璃门。

  男子睁开眼睛,深蓝色瞳仁里透着茫然。

  “主人。”

  男子一动不动,双唇紧抿。紧接着,眼神开始涣散,缓缓倒在了大理石地板上。

  刹那间它感到万分沮丧。

  实验失败了,一直以来的努力没有了意义。

  它想不顾一切地吼叫,把这世上的一切都敲碎。

  等等。

  什么?

  “激动”?“沮丧”?“想不顾一切地吼叫”?

  这不是人类才有的感受吗?叫什么来着,感情?

  刹那间,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它看见了它曾看见的:乞力马扎罗白雪皑皑,西伯利亚古树参天,西湖边上杨柳轻柔……它也看见了它未曾看见的:蓝天白云,黄钟大吕般的寂静,油黄色转经筒寂寞旋转;瑶草短如指,白鹭自水中惊飞,白衣男子背手而立,如雾似水……

  毫不犹豫,不假思索,它敲开压缩文件,飞快地输入一行字:

  “I am Adam.”

  压缩文件被打开,一张泛黄的电子便笺静静躺着。

  “2150年8月,我们因长期情感缺失而决定集体自杀。留BGK-S100一台,负载重生使命。”

  它伸出手指轻轻触碰,来自遥远过去的纸张(?)不堪重负似的化作粉末随风去。它并不为它没有得到人的资料而感到惋惜,因为,它已经是一个人。

  沉重的履带缓缓转,顺着时间的河流,它走过原野金黄色,它走过桃树林落英缤纷,它来到海边。

  海上,一轮夺目的红日正喷薄而出。

  “接下来,该取出我的一根肋骨,制造夏娃了吧?”它欣慰地想。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