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

作者:机器女佣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2-01

汹涌的水声沿着金属管道扩散,像是持续而不可关闭的背景白噪声。不很大的砖砌空间中,一盏战地用应急灯放在空间的一角,把堆放的那些木板条箱子映出漆黑沉重的影子。身材挺拔的女孩只穿着紧身的黑色短袖,坐在一只箱子上面,右臂刚拆下来的机械外骨骼放在一边,“对不起。”

1 下水道

  汹涌的水声沿着金属管道扩散,像是持续而不可关闭的背景白噪声。不很大的砖砌空间中,一盏战地用应急灯放在空间的一角,把堆放的那些木板条箱子映出漆黑沉重的影子。身材挺拔的女孩只穿着紧身的黑色短袖,坐在一只箱子上面,右臂刚拆下来的机械外骨骼放在一边,“对不起。”

  “不用道歉。家传的虚伪。”华尘坐在地上,满脸鼻涕泪水,狼狈不堪。

  “不许你说我爸爸。”贝罗娜站起来,两步走到华尘面前,除了伊藤失神一般地对着墙壁碎碎念外,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但没人敢上前阻拦。华尘不由自主地退了一下,后背撞到了墙壁,但又不甘示弱,“我就说了!为了自己什么都可以牺牲,政治家的虚伪!”

  贝罗娜裸露的右手握成拳头,还装备着外骨骼的左臂一下捏住了华尘的脸,液压关节的力量,几乎把他从地上提起来,“你除了哭,还知道干什么?懦夫!”华尘发不出声音,觉得自己的下颌骨快被捏碎了,双手使劲抓住贝罗娜钢铁的腕子,却扳动不了分毫。眼泪和口水顺着脸颊和下巴流进华尘领子里。这是他这辈子最狼狈、最难堪的时刻,被自己喜欢了很久的女孩子一只手捏的差点喘不上气。

  “算了。”伊藤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贝罗娜的手臂上。贝罗娜却仿佛承受了千斤的力量,手指一下子松开了,华尘跌落在地上,突然畅快的呼吸把口水带入气管,引起一阵急促的咳嗽。伊藤拍拍贝罗娜穿着机械外骨骼的肩膀,女孩子眼睛里也泛起了的泪水,大概发生的所有事情对于谁来说都无法承受,何况他们只是十几岁的少年。

  伊藤俯下身来,语气带着一种癫狂的温柔,他在华尘的耳边轻声说,“别怪她,那天她根本不在学校。”

  华尘瞪大了眼睛,逆光中,伊藤消瘦的脸看不分明。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