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

作者:迟卉来源:发布时间:2015-05-20

小镇不大,主干道可以一眼从头望到尾。她小心翼翼向路边乘凉的老人打听一个大约两年前搬来的男人。

飞翔1

 

0


  任何离开地面,不借助攀爬,仅靠大气动力或火箭推力行动的行为都属于不法行为,参与者将被处死,并随机于人类公民中抽取三名公民一并处死。与不法行为人有亲密关系者优先抽取。
  拥有豁免许可的公民可以在抽取过程中免于处死。仅限一次。
  向当局举报飞行行为并查实被举报对象确有此行为者,可获得豁免许可。仅限一次/人。
                                                                           ——《飞行法》公示


1


  这里是最后的希望了。
  女孩提起行囊走下火车,不大的背包里只有一个方便面碗在稀里哗啦地响着,她有些紧张,还有些兴奋。自己做的事情一旦被人发现,无疑会惹来杀身之祸,还包括另外三个无辜的人。
  想到这里,女孩有些犹豫,但她还是迈开了步子。
  小镇不大,主干道可以一眼从头望到尾。她小心翼翼向路边乘凉的老人打听一个大约两年前搬来的男人。
  不,不是的,不是过来结婚的,自己搬过来的。对,可能自己住。也许不在镇上,但是最先肯定是在镇上落脚的……哦,还是谢谢了,我去问问别人……对的,一个男人,三十多岁,自己一个人……
  这样的对话车轱辘般轮转了很多次,终于被她问到了一个可能的地址,但是很远,从这里出发还要走上整整半天的时间。车子?不,那里不通车,你可以搭个三轮车走一段,后面还是得自己走进去,那个男人住在山沟里,开了个蘑菇养殖场。
  她问清楚方向,就上路了。
  秋天的空气干燥微凉,黄土铺就的路上尘土飞扬,女孩深一脚浅一脚踩在车辙里,深色的牛仔裤脚沾了一层黄土。
  真远啊,她想。
  但是前抵抗组织的领袖不是正应该住在这样偏僻而又神秘的地方么?她的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她已经找了这个男人很久了,因为在年轻人中间始终传说着那个男人——在天上的那些神秘外星人统治人类之后,真正飞翔过的、并且如今仍然活着的唯一一个人。他领导了轰轰烈烈的抵抗运动,他努力为人类争取自由的天空……
  他失败了,但是没有死,他消失了,失踪了,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隐藏起来,也许,有一天,会继续带着年轻人们飞上天空。
  大家都认为这是个美好的传说。只有她真正找到了他。
  女孩走得有些累了,在路边找了片平地坐下来,从水壶里喝了一点水,看道路延伸进郁郁葱葱的群山里去。这个时节,山上已经有树的叶子变黄了,另一些变红了,很美的景色,可惜她的那些朋友已经无缘欣赏。
  平时只是说一说而已,飞行什么的。没想到那些男孩子真的去造了一架滑翔机,结果被不知道什么人举报了,她没有参与其中,因而逃过一劫。其他那些男孩子被来自天空的光束击中,当场死亡,五脏六腑全部翻到外面,惨不忍睹。
  之后,凡是认识那些男孩子的人都惴惴不安等着抽签的结果。
  她没抽到。但是她妹妹抽到了。
  女孩不曾亲眼目睹妹妹的死亡,因为她听到消息后就踏上了道路。这些死亡让她的胸口燃烧起一把熊熊怒火,但是她既没有志同道合的人,也没有伙伴,她只有一个传言,一个传说,一个渺茫的希望。
  她扣好水壶盖子,站起身来,继续坚定地向前走去。
  让我见见你,传说中的抵抗者。请告诉我该如何抵抗这一切,告诉我该如何和那来自天空的不知名力量战斗。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