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袜子君的一生

作者:萧河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5-27

天刚刚亮,他们就被井上胡乱地抓起来往脚上套。主人的脚很大,他的身体紧绷,感到整个身体都被撑满了!这种感觉有点……怪异。

wazi

 

  今天是他来到这的第十天。和以前一样,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呀。他舒舒服服地和伙伴们躺在一起,打算继续打个盹儿。突然一阵塑料摩擦声伴着脚步声传来,他感到被什么东西捏住了,身体一阵扭曲变形,同时离开了他躺着的地方,被抛向空中。带着眩晕和剧痛,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是谁,便坠入一张黑黢黢的大嘴中。

  紧接着是一段颠簸而烦闷的旅途。在黑色袋子里,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同伴们的窃窃私语,还有低声的啜泣。

  “喂,怎么回事?”他开口大声问道:“我们是被绑架了吗?”

  在他身边的一个同伴看了他一眼,叹道:“唉,和我们即将面对的遭遇比,我宁愿被绑架啊。可是谁会绑架一只袜子呢?”

  “而且是一只低档的男士运动袜。”另一个同伴补充道。

  “廉价的地摊货!”黑暗里,一个声音忿忿不平地叫道。

  “唉,这就是命哟!没有绫罗绸缎身,就不要有那贪图富贵荣华的心呀。”

  他听明白了,自己原来是一只袜子。那种最普通的、只能在夜幕降临时,出现在地摊上的袜子。

  第二天,他就出现在了地摊上。他这才注意到,一直有个同伴一声不吭地被他压在下面。

  那是一只男士运动右脚袜,和他组成一双袜子的伙伴。

  “嗨,你好啊!真不好意思,把你压疼了吧?“

  右脚袜哼了哼,算是答话。

  ”呃,你看我们躺在这里看夜景,感觉很惬意呢。“

  ”你这个笨蛋。“

  ”咦,笨蛋……你不觉得星星一闪一闪的天空很漂亮吗?“

  ”笨蛋!你只是一只袜子啊!做好被人穿在脚上肆意蹂躏和忍受潮湿臭汗的觉悟吧!“

  ”虽然是一只袜子,可我也算来到这个世界上了呀。我想看一看这个世界,总是没错的吧!至于你说的那些……“

  两只袜子正说着,一个顾客来到地摊前,朝他们看了看。

  ”糟了!“右脚袜低声叫道。

  他们被拿了起来,丢进了男人的背包里。

  ”井上先生,一共是80元!谢谢您的照顾!欢迎下次再来!“

  很快他们知道了,他们的主人是一个单身的年轻男人。他把他们拿出来放到床上,整齐地摆好,对着他们深鞠了一躬:”你们好!我是井上正雄!明天辛苦了!作为上班的第一天,你们要为我加油呀!袜子君!“

  ”哼,穷鬼加神经病。“右脚袜四处打量着,得出这样的结论。

  ”可是他管我们叫袜子君耶!感觉他把我们当成朋友一样!你听见了吗,明天是他开始工作的第一天,我们也要好好努力呀。“

  ”你也是个神经病。这只是一个刚毕业的穷大学生,买不起新衣服,便买了我们图个吉利而已。“

  ”啊,原来是这样……可是对他来说,我们就像新衣服一样有意义呀。明天……我简直有些迫不及待了!“

  灯熄灭了,今天的最后时光留给了滴滴答答的时钟。黑暗里,传来右脚袜的声音:

  ”傻瓜,我不得不告诉你,我听说第一天是最难熬的,你将会受到非常痛苦的折磨。“

  他此刻正满心欢喜地期待明天,哪会把这句话放在心上?明天快快到来吧!

  不幸的是,右脚袜说的是真的。

  天刚刚亮,他们就被井上胡乱地抓起来往脚上套。主人的脚很大,他的身体紧绷,感到整个身体都被撑满了!这种感觉有点……怪异。紧接着,他和井上的左脚一起,伸进了一只黑色的人造革皮鞋里。鞋里有一种味儿,闻起来可不太好受……不过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得和井上的脚一起,快点把主人送到地铁站去——上班第一天,当然是不能迟到的啦。

  这第一天真不是好受的!他的身体大部分都在鞋子里,闷得要窒息了;上面一截稍好一些,也总被裤子盖住,只能在裤子和皮鞋中偶尔露出一条缝儿的时候,他才能往外面看看。公司里人真多啊。他看见各式各样的鞋子、裤子,还有同样只露出眼睛的一双双袜子。主人跑来跑去,脚不停地出汗,他浑身浸满汗渍,变得滑腻腻的,与鞋子摩擦发出令人难堪的”噗嗤“声……天啊,快点下班吧!

  还好,刚回到家,主人就把他们脱下,在水盆里用肥皂好好搓洗了一阵,拧干挂在阳台栏杆上。他的心情立刻好了起来,对着旁边的右脚袜说道:

  ”第一天总算过完啦。真是辛苦又充实的一天啊!“   

  右脚袜没有理他,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日子就像井上的脚步,一步步往前迈着。他已经习惯了主人的脚,觉得没那么难熬了。很快,主人有了第二双袜子,紧接着是第三双,直到现在,一共有七双。好日子终于来啦,他和右脚袜一周只需要工作一天,其余时间都可以躺在阳台栏杆上晒太阳,吹着公寓对面扑面而来的新鲜海风。

  即使是现在回忆起来,他仍然认为这是一段欢乐时光。洗衣机滚筒是他们跳舞的社交场所,床底下是他们秘密幽会的乐园。那么多伙伴一起趴在栏杆上,面朝大海,聊聊理想,畅谈袜生,听后来的同伴讲和主人一起出差的种种趣闻。他真想井上君能够多出几次差,也带他去看外面更大的世界呀。

  “别傻了,照照镜子,你已经掉了色,抽了丝,弹力也大不如前了——直说吧,你只是一只又老又丑的运动袜,主人即使出差的话,也不会带你去的。”是右脚袜的声音。

  “不会的。井上君一向是个公平又善良的人!喂,你在干什么呀?啊!”

  他看到右脚袜正借着吹来的风,身体使劲儿地晃荡着。右脚袜的身体越晃越厉害,几乎快离开栏杆了,吓得他大叫起来。

  “哈哈,我才不要一直呆在这里,等着被这个穷小子抛弃!苦日子我已经受够了!”说着,右脚袜更加拼命地摇晃着身体。

  “不要啊!一定是我絮絮叨叨,把你惹恼了!都是我的错,给你添麻烦了!请不要离开我!”

  右脚袜稍微停顿了一下,盯着他看了一眼,骂了句:“你这个笨蛋!需要道歉的是我才对好吧?我走之后,没人和你配成一双,你很快也会被抛弃吧!”

  他愣了一下,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一阵风斜斜地吹过,右脚袜用力一挺,“咻”地飘走了。

  “永别了,你这个善良的笨家伙!”

  他含着眼泪,看着右脚袜盘旋着下坠,飘落到了马路中间。几辆汽车从右脚袜的身上碾过,右脚袜被车轮带起又摔到地上,身上沾满了尘土,身体已经由干净的米色变成了抹布一般的灰黑。他看到右脚袜痛苦地缩成一团,慢慢滚到了路边。他的眼泪扑扑地流了下来。

  “糟糕,要迟到了……咦?怎么少了一只?”早上,井上挠了挠头:“那只好换一双穿了。”说着,井上匆匆把他丢到一边,换了另一双袜子。

  他失落地滚到了地上,又被着急出门的井上一不小心踢到了床下。

  可是,他怎么知道井上是不是不小心呢?

  “这么快,就被抛弃了吗?”他喃喃道,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从此,他的世界没有了阳台上惬意的阳光和海风,没有了洗衣机滚筒里快乐的舞会。有的只是黑洞洞的床底,和那冰冷无言的哑巴地板。那些之前偶尔来床底的伙伴们也都不来了,只有偶尔一小队蚂蚁经过他的身边问路,或是一只冒冒失失的蟑螂钻进他的身体借宿一晚。每到井上下班归来的时候,他从床下向外眼巴巴地张望,期待井上能够趴下来看一眼发现他。就一眼。可是井上从来没有这样做。一周,一月,一年……他变得寡言少语,不再向外张望,也不再用力抖落身上的灰尘。他以为这就是他余生的全部了,直到那让他脸红心跳的一天。

  “咔嗒,咔嗒……”伴着井上回来的,是一阵他在公司里听过的那种高跟鞋声。他好奇地往外瞧了瞧。嘿,井上这个家伙,第一次带女孩回家啊。

  “明天我就要出国去了,井上君。”女孩坐在床上,一边和井上说着话,一边晃着她那双线条美丽的小腿。

  “那边的话,研究环境会好一些吧!”井上的语气听起来就像世界末日降临一样。

  他盯着女孩的小腿看,瞬间脸红起来。

  她穿的丝袜好美啊!那颀长的迷人身姿,黑亮的闪亮光泽,还有一丝淡淡的香气。要是能和她在洗衣机滚筒里跳一次舞……天哪,那真是此生无憾啦!

  他正美滋滋地想象着,看到女孩站了起来。井上有些慌张地说了些笨笨的话,不仅没有起到安慰的作用,反而把女孩弄哭了。

  “唉,这个笨蛋。”他叹息道,突然发现自己的语气好像之前的右脚袜。

  井上并不笨。他看到两个人的腿越来越近,伴着床的一声沉闷的“嘣”声,两双腿离开了地面,一起消失在了他的视野里。只有鞋子拖鞋噼里啪啦地掉下来。

  还有一只黑色长筒丝袜,就落在他的身边。他的呼吸都停止了。

  那简直是降落到凡间的天使。啊,她看到自己了!怎么办?该怎么打招呼,第一句话说什么才能显得自己比较酷?他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哑巴,傻瓜,咿呀学语的小孩子,憋得满脸通红。还是她先开口了,她的声音也是那么的温柔:“嗨,你好呀。”

  “你……你好!”他结结巴巴的,但可算是出声了!

  “第一次见面,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

  “你住在这里吗?这里可真安静啊。”

  “是的,也不是……”于是,他开始给她讲述他的故事。当然,要有适当添油加醋的情节啦,他知道怎么让故事听起来既有趣,又能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

  “你的经历好有趣哦。快给我说说,你是怎么救下那几只被水淹到的蚂蚁的?”

  他兴奋地说着,丝毫没注意窗外夕阳西下,暮色四合。

  女孩的腿重新从床上垂下来。她在找她的丝袜。

  “哎,回去的时间到啦。我要走了哦。再见了,袜子君!”

  啊,时间过得好快!可是她说了“再见”!他记得,右脚袜离开的时候,说的是“永别”。

  “等等!我们还能再见面吗?”他踟蹰了一下,鼓足勇气问道。

  她冲他莞尔一笑:“你觉得能就能!”

  “你的主人要带你去哪里?”

  “一个叫‘美利坚’的国家,具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离这里很远。在东边,日出的方向。”

  女孩发现了她,一把将她抓起来,只留下她的声音还在空中停留:“记得来找我啊,袜子君!”

  他目送着她离开,直到女孩出了门才大喊了一声:“一定!”

  从那天开始,他的心里便有了一团火焰,一个梦想。

  他要到大洋彼岸去!

  他盼望着井上能够去那儿找女孩,当然要穿着他去——不过这个想法连他自己也觉得不现实。可是梦想和思念又时刻在激励着他,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要付出全部的努力!

  “来找我啊,袜子君!”这句话成了他生活的全部意义,每当他想放弃的时候,只要想到这句话,就立刻觉得浑身又充满了斗志!

  他一直为实现梦想的那一天时刻准备着。因为他听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袜子。

  在一个最平常不过的晚上,机会终于来了。

  正在熟睡的人们被大地的咆哮所惊醒,急急忙忙地穿衣服跑到外面去。地震在这里是常有的事,不过这次好像和平常不一样。他发现自己可以借着地板的震动翻滚起来!

  啊,他的机会来了!

  他要让井上看到自己!

  他咬着牙,开始用力蠕动身体。

  突然”咔嚓“一声,屋子里一片漆黑。该死,断电了!

  有人点起了蜡烛照明。不知道是哪个冒失鬼出来的时候踢倒了蜡烛,大火从底下开始燃烧,呛人而致命的浓烟滚滚而上,很快蔓延到了井上的房间。糟糕,井上是住在六楼啊,他被困住了!

  房间外面已经被大火包围,井上要想活命,只有从窗户跳下去!井上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在房间里找结实的被单、衣服,用它们自制一条绳索。可是可怜的井上啊,你的衣服实在太少了,拼来拼去还差一点!这个时候他往阳台上一瞥,看到了那些袜子!

  虽然短了些,可十几只接起来也比较可观呢。井上过去拿那些袜子。他看到这一幕,顿时又感觉有了希望!他大声喊着:井上君,你的床底下还有一只袜子!超结实的男士运动袜!

  可是井上君当然听不到袜子在讲话。震感越来越强了,房子随时有倒掉的危险。他一咬牙,大吼一声,使出全身力气向外滚动。

  一厘米,两厘米……越来越近了!可是大火也已经烧进了井上的房间,火舌贪婪地向前吐着,正向他扑来。这个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分心!他命令自己不去看那边,眼睛始终盯着忙着做绳子的井上,一边继续用力滚动着。

  终于滚到床沿下面了,他已精疲力竭。井上的绳子快做好了,可是大火也即将把他吞噬。来不及了……

  井上抬头看了一眼,家具已经烧着了,火光照亮了整个房间。也照亮了他。井上注意到床沿下有个东西,认出是一只袜子,赶紧把他系到绳子的一头。

  他悲喜交加,井上终于看到他了!不过被当做救生绳系在阳台上,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了吧!

  井上顺着绳子溜了下去,跑到了安全的地方。他的最后一点担心也没有了,现在他可以勇敢地面对火舌了。

  ”放马过来吧!你这丑陋的东西!“

  可是火舌却不再前进。在他的后面,更可怕的东西正在袭来。

  是海啸!

  滔天的巨浪将大火拍灭,也无情地将井上的公寓拍得稀烂。他和其他袜子、被单、衣服一起,被巨浪卷进了大海。海上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靠着一截栏杆木头,他艰难地漂浮在海面上,随着海浪上下起伏。咸湿的浪花迸进他的嘴里,又苦又涩。他的身体被冰凉的海水完全浸透了,冷得瑟瑟发抖。他紧紧抱住栏杆,不敢有丝毫放松。因为他知道,哪怕只是一刻的懈怠,就可能让漩涡把他卷入海底,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可是他的梦想还在,他便不能放弃!他哆哆嗦嗦地为自己打气:“坚持住呀,袜子君!”

  等他迷迷糊糊地醒来,阳光再次照到他的身上。经过一夜的风浪,海面终于平息下来。被单和衣服和他们冲散了,他和几只袜子连在一起,像一条浮游在海面上的海蛇。

  他回头看了看,他们正在远离陆地,向着大海深处飘去。那个方向是……

  啊,日出的方向!他的梦想所指向的地方!

  他又兴奋起来,运气好的话,只要这样漂上两个月,就能到达大洋彼岸啦。

  他的热情感染了其他同伴,大家一起为重新沐浴在阳光下而高兴得扭动起来。

  一只大海鸥注意到他们,俯冲而下,把他们抓到了半空。

  “呼啦!飞起来喽!免费航班!”他高兴地大叫。

  海鸥发现他们不是食物,爪子一松,把他们丢回海里。

  几条觅食的鲨鱼正在下面等着,一下把他们几个撕扯开了!

  “抓紧我!不要啊!”他眼看着同伴被鲨鱼咬住,拖向海底不见了踪影。

  一条鲨鱼咬住了他,随即又吐了出来。没想到,他身上残留的井上君的臭脚味道竟成了他的护身符。

  只剩他自己,孤零零地在海上飘着。每天,他都向日出的方向前进一点。有时候,温暖的洋流会带他一程,好心的海豚会给他指路。可是这茫茫的大海啊,一眼望不到尽头,何年何月能到达彼岸呢?他也不知道。但只要每天向着目标前进一点点,终有到达那里的一天!

  后来,他还学会了观察星座来辨别方向。这样晚上赶路也方便了。

  为了排遣寂寞,他还学会了作诗。

  漂啊漂啊漂,

  一朝又一朝。

  白日乘风浪,

  梦里赴春宵。

  伟大的航海家,野外生存专家,诗人,情圣——袜子君!他为自己封了很多称号,这个称号的名单越来越长,连他自己都快记不住了。

  经过九个月的漂流,他感到疲惫不堪。与命运抗争真是累呀。就在他快绝望的时候,他看见海平面上,高楼大厦林立的海岸冒出了头。

  “啊!快了,快了!”他激动得浑身颤抖,眼泪和鼻涕直流。可是由于太过疲惫加兴奋,他竟然昏过去了!

  等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正呆在一个透明的密封塑料袋内,由一位学者模样的人提着,对着台下一群人做着报告。

  “这只袜子是一艘渔船发现的,经鉴定,它的产地是日本。这是福岛核电站事故后,从日本漂来的第一件东西。呃,比我们预想的速度要快……在关于核泄漏问题方面,我们认为它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随后,他被交到一个年轻助手的手上。他看着这个助手,不禁惊呆了:这不正是那天和井上分别的女孩吗?

  命运有时很苛刻,有时又很仁慈。她不会理会没有坚强意志的弱者,只愿意伸出她的援手,将勇敢不屈的挑战者送上幸福的天堂。

  他被带回实验室进行研究。此时,已经没有人能阻止他了。海上的经历练就了他敏捷的身手和丰富的逃脱技巧。他趁女孩不注意,弄破了袋子,把自己团成一团,溜进了女孩的挎包。

  他知道,她就在女孩的家里!

  等女孩睡下,他悄悄跑出来,四处寻找她的踪迹,焦急地呼喊她的名字。

  “是你吗?”一个抽屉里传来微弱的回应。

  是她!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就像初次见面的那个下午,憋在心里几年的话,你争我抢地卡在喉咙里,急得他哭了起来。

  “真的是你呀。好久不见了呢,袜子君。可惜我被锁在抽屉里,不能见你,真是抱歉。”

  “没关系。”他紧紧贴着抽屉,听着她的声音,就觉得无比幸福。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和井上君一起吗?”

  “不,我自己。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想听吗?”

  “当然。”

  第二天,女孩惊奇地发现,实验室里待化验分析的袜子不翼而飞了。她不知道的是,她那只丢在抽屉里的旧丝袜也不见了。

  至于袜子君是怎么带着丝袜小姐消失的,一直众说纷纭。台灯说他看见袜子君把自己拧成一股又硬又细的绳子,打开了抽屉的锁,救出了丝袜小姐;垃圾桶说台灯在胡扯,明明是袜子君求助了老鼠一家,把抽屉啃出了一个洞。窗帘说看见他们手挽手,从窗台上荡了下去;隔壁的老猫说,它亲眼看到有一支流浪狗队伍在窗外接应,袜子君和丝袜小姐骑着其中最大的一只,被护送着出了街道……

  袜子君真的消失了,他简直成了一个谜,一段传说。他的故事那么离奇,但是讲述者的口吻会让你相信,这个故事绝对是真的。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再有他存在的痕迹;可是那四处飘荡的风儿,依旧带着他的故事,告诉每一个人他曾来过。

  “我真是服了你了。”年轻的女研究员笑得捂着肚子:“你不去当编剧真是浪费呀。上头让我们分析这只袜子上挂着的变异海藻的DNA,你看你都分析了些啥!”

  “找点乐子罢了。研究人员也要有跳脱的思维嘛。”他头也不抬,继续专注地对着电子显微镜:“话说回来,这种海藻的DNA变得比较奇怪,好像混进了人类的DNA片段……你看,细胞壁上长出了很多突触一样的东西,细胞之间的交流惊人的频繁。难道是他们‘吃’了袜子里的皮屑获得了人类的DNA?太不可思议了。“

  ”越说越离谱了。即使是海藻‘吃’掉了皮屑,也会把DNA分解成核苷酸吸收掉的啦。“

  ”也是。唉,不好意思,我总是做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晚饭时间到了,两名研究员离开了实验室,只留下培养皿里的奇怪海藻。

  这些发着淡绿色荧光的海藻,正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发生着变化。等明天他们再回到实验室,说不定……

  此时,几千公里之外的大海上,一大片荧光正随着海浪起起伏伏,忽明忽暗地眨着眼睛。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