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者

作者:刘洋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6-15

我守在冬日的暖阳下,等着第一缕小诗的降临。并非我不喜欢白日的宏伟史诗,那固然是惊心动魄、激情磅礴的,只是……

  我守在冬日的暖阳下,等着第一缕小诗的降临。并非我不喜欢白日的宏伟史诗,那固然是惊心动魄、激情磅礴的,只是我更钟情温婉的小调,和缠绵的哀思。

  像我的父辈们一样,我淡紫色的透明身躯深深地扎根于大地之下,与地下水脉和矿物紧密相连。每当一首动人的小诗或者词令折射过我的身躯,我便汲取那些地下的材料,把它们雕刻进我的身体。“你让我想起你的母亲,”父亲曾对我说,“她总是把那些离奇的小故事一层层堆叠起来,像一座塔。”我也是一样,那些动人的小诗从我的基座上鳞次栉比地累起来,在我的刻刀下凝结成一片片层状的晶体,倒映着整片幽暗的星空。

  “它们是谁写出来的呢?”我望着那一片反射着阳光的水晶林,愣愣地问父亲。

  “从来没有人知道,亲爱的。”父亲的身体朦胧在一团柔和的光晕之中,“传说中,那些遥远世界的智者住在每一个太阳里,故事和歌谣像流水一般从他们的口中吟诵出来,向四周发散,直到它们点亮宇宙的每个角落。”

  “那些故事是真的吗?”

  “或多或少是。”父亲犹豫着说。

  “你是说,真的有那种绿色的星球,蔚蓝的天空,金色的铠甲,和巨大无比的飞船吗?”

  “你在说昨天的那个故事吗?”

  我反射出一缕绯红的夕阳,那里有我昨天听到的故事碎片。

  “我知道这个故事。”父亲沉思了片刻,“很小的时候我就听过类似的。他们耕作农田,驯养家畜,编制纤维,燃烧火焰。另外,他们还写诗。”

  “他们也是雕刻者吗?”

  “不,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把诗写在纸上——那是一种植物纤维的加工品。”

  “那些‘纸’也会带着诗飞行吗?”

  “不,它们会装订在一起,变成‘书’。那是一种静态的艺术,没有光,没有折射,也没有晶体。它们是易碎的,脆弱的,也是悲情的。很多故事与诗,都在长年的战争中失去了,精致的组合变成了一团混沌,时移熵增,再也找不回来。”

  战争?我听到一个令我感到心悸的词。那是频频在上古传说中出现的词,那代表着破碎、离散和黑暗。

  “他们现在还在写吗?”

  “不知道,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们的诗了。据说一场大火毁灭了那个星球,烧尽了所有的书。那些故事和诗歌,都埋葬在瓦砾和废墟里,再也不复存在了。”

  夜幕降临,我和父亲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天上的星星闪烁着,传送出一首又一首优美的小诗。我望着夜空,看着那无数的星辰,身体也渐渐变得澄澈起来。清冷的光晕从我身体里浮现出来,带来一曲曲低沉婉转的小调,一些零星的碎片也像沙砾般滚动着,飞舞着,在寂静的空气里四处游荡。那里面会不会有一块就来自那个蓝色的星球呢?

  我用身体锁住一块诗词的碎片,把它雕刻在最透亮的晶体里。凝固的诗句在幽暗的微光中闪烁着,像妖冶的灵魂,装点着这宁静的夜。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1]

  注:[1] 苏轼,《西江月》。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