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破系统

作者:游者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5-06-16

小云使劲揉了揉眼睛,仍然只看到在日光下温润如玉的鹅卵石,他又看了看老游,被阳光一照,他的美瞳竟然变成了彩虹色。

4d564d307ecd48f61a7f74794e26d333

 
 
  所有的一切都源自一块石头。
 
  大约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小云第一百次满怀希望地刷新了公司的点卡账户,又第一百零一次地发出沉重而幽怨的叹息。随着时间的推移,账户里的余额毫无变化,哪怕小数点后的部分也是岿然不动。
 
  生活是如此令人沮丧,天天都像是出丧,让人无论如何高兴不起来。
 
  距离小云女朋友丁柔的生日已经不足48个小时,到目前为止他的账户里居然一个大子儿都没有。他不禁回想起若干年前春晚小品里一句台词:人生在世,最悲哀的事莫过于,人活着,钱没了。小云不禁触情生情,险些潸然泪下。伟大的作品往往能给读者产生共鸣,不在于每一句话都是经典,而是总有一句话会戳中你的泪点。小云觉得自己在多年后奋不顾身把这句台词脚踏实地地演绎成了人生写照。这不仅是共鸣,简直就是共振。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问自己。
 
  很快,一个不容置疑的答案就在他脑海嘹亮而高亢地回响起来--因为老游,自己那该死的合伙人!本来还有一笔救命的钱到账,但他非要拿去买什么足球彩票。这可倒好,长达一个世纪不知道“出线”两个字怎么写的中国男子足球“不行者队”居然时隔一百年再次打进世界杯并且霸气侧漏地取得了小组赛第一场胜利。一想到这里,小云真是激动得眼泪和下巴一起掉了下来。
 
  “这不应该怪我呀,谁能想到中国队居然能踢赢冰岛?听我说,这是一个小概率事件。除了上帝谁也不应该因此受到责难。”
 
  “你知道我不信上帝,我信玉帝。阿弥陀佛,如果你下次要把我们两个人的佣金压在一场赌博上,起码先知会我一声可好?”
 
  “玉帝是道家的吧……”老游狐疑地说,“况且,国足踢世界杯,这能算是赌博吗?”
 
  “我……”
 
  “我怎么会想得到这样的结局,真是惊悚。”
 
  “你……”
 
  “你不用安慰我,事已至此,当务之急,是赶紧再搞一单才是正事啊。”
 
  “唉……”小云叹了口气,“没错。还有些欠我们尾款的家伙,不能让他们拖过年。”
 
  “所以啊……”老游说,“这一场,中国对德国,赔率1比2015呢,我觉得吧……哎,哎你干嘛你!有话好好说啊!靠……”
 
  小云一肚子火憋得窝囊,想着水泼不进刀枪不入的老游,感叹佛祖,造化弄人啊。当你拥有一个猪队友的时候,还考虑什么神对手?好好思考如何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想当初,小云在一个小公司当小职员,虽然没有大富大贵的命,但也算自给自足。后来架不住损友老游的一阵忽悠,自己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居然就糊里糊涂地跟他下海自己干了。关键是,连做什么都还不知道,也真服了他那张嘴。
 
  “咱们公司到底主业是做什么的?”小云不止一次注视着经营项目多达百条的营业执照向老游发问。
 
  “文化产业啊。”老游总是头也不抬地回答。其实小云忍不住想揭穿他,之所以当初选了这个主项,完全是因为别的公司名都已经核不上了,上天下海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就算加上字母也不行。总之,这就是他俩--YY文化传媒有限(皮包)公司的现状。
 
  “纠结这个干嘛?你到底是想被这个世界改变,还是想一辈子喝汽水?”
 
  小云不想被改变,另外他很喜欢喝汽水,所以,这简直算不上一个问题。问题是,混到今天,别说汽水,因为欠费,公司的暖气和自来水都已被断掉了。
 
  老游出门要账已经整整一个下午。就在小云想要再一次刷新可怜的显示器屏幕时,楼梯上终于传来了重重的脚步声。几秒钟后,一副胡子拉碴的、可以用巨大和黢黑来形容的脸不出意外地占满了小云的视野。
 
  “怎么样?有戏吗?”小云迫不及待地问道。仅仅是零点几秒,他已经从对方那哭丧着的脸上得到了答案。
 
  “别提了。”老游摇了摇头,然后举起手中吃了一半的汉堡两口三口填塞到嘴里,咀嚼几下生猛地吞咽下去。“喝西北风吧。”
 
  小云看着肥得流油的老游,脸颊上好似密密麻麻写着两个大字:吃货。等等?小云从他漫无边际的脸上突然发现了一些奇异的现象。
 
  “你眼睛怎么了?”小云注意到老游的瞳孔变成了蓝黑色。
 
  “你看到什么颜色?”
 
  “蓝黑”两个字正欲脱口而出,小云却发现他的瞳孔变成了“白金色”。
 
  “爆三观啊,你这个身高一米九的粗犷汉子竟然带着一副美瞳!”
 
  “这是我从其中一个债主办公室顺的,不仅可以变色,还带有偏光功能,戴上它就能看清扑克牌背面的记号了。”
 
  “你又去赌博了?”小云心肝乱颤。
 
  “就看了一会而已。那几个欠咱们钱的家伙,现在一看到我都好像躲着瘟疫似的,蹿得比兔子还快。我好不容易逮住一个,居然朝我哭穷。普天之下,还有比我一穷二白的人吗?”
 
  “你是一穷,二黑!”
 
  小云从挖苦老游的快乐情绪中上岸,血淋淋的现实就在岸边上驻防,逮了他一个正着。“还有两天就是丁柔的生日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小云抓着头说。
 
  老游看了他一眼,“嘁,你起码还有女朋友啊。”
 
  “没钱买礼物丁柔就会跟我分手。”
 
  “难道说,男人没钱就靠不住吗?”老游仰天问道,“上帝,啊不,老天爷,你瞎眼了吗?”
 
  突然,咔嚓一声巨响。两人顿时噤声了。
 
  “老天爷显灵了?”老游茫然道。
 
  “我看没有。”小云说,“因为你没有被雷劈到啊……”
 
  “别扯淡!”老游回头一吼,“小R--出了什么事?!”
 
  小R--老游和小云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共同财产--一直观望着两位主人相爱相杀的智能管家迅速滚了出去。几秒钟后,它甜美的合成女声在办公室里回响起来:“报告,门厅的窗户被一块石头打破了!”
 
  “啥?”小云立刻跑出门去,却发现老游蹲在地上饶有兴致地端详那块破窗而入的石头。
 
  “看什么看,快追啊!”
 
  2
 
  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或者应该这样说,如果把它丢在河边或者工地上,它将寂寂无闻毫不起眼潦倒终生。但是此时此刻,它砸碎的不仅仅是随风摇曳的门厅的窗户,简直是小云的心。小云掬着一捧破碎的心追出去,四周连个鬼影都没有。
 
  等小云气喘吁吁跑回来,老游还拿着石头,“挺沉的。”他在手里颠了颠,“送你吧。”
 
  小云心里有气,没搭理他。
 
  “你觉得这有没有可能是一块陨石?”
 
  “你们家陨石是鹅卵石啊!”小云近乎咆哮道。
 
  “等等,”老游突然说:“石头上有字!”
 
  听了这话,小云凑了上去。但任凡他怎样睁大双眼,也瞧不出这块石头有任何异样之处。
 
  “我怎么看不见。”小云使劲揉了揉眼睛,仍然只看到在日光下温润如玉的鹅卵石,他又看了看老游,被阳光一照,他的美瞳竟然变成了彩虹色。小云心里一个闪念:“我知道了,是美瞳,偏光功能。”
 
  小云跟老游要了一只美瞳,两个人各自闭起一只眼,用两只眼睛盯着石头。上面的字迹渐渐显示出来:
 
  任务:系统测试
 
  全新4D模拟游戏 真人测试员
 
  目的:查看模型的耐×程度
 
  酬金:2000点。
 
  联系电话:180xxxx4567
 
  联系人:季老师
 
  请拨打电话获取测试地址。
 
  温馨提示:时间紧迫,名额有限,报名从速,过期不候。
 
  “这是个鬼啊!”小云十分不满,“小广告都印到石头上来了。”想把手里的东西丢掉。
 
  “别别,”老游一把将他拦住,“这个玩意我听说过,脑感游戏嘛。这跟咱们的活儿对口、对口。”
 
  说经营对口那确实是老游扯淡。不过脑感游戏这种东西,说白了也就是以往的3D虚拟游戏多了个头脑连线,以此加强了交互式感受功能。“都是噱头。”老游说。
 
  小云无可奈何:“脑感游戏我知道,我是说这玩意刻在石头上是个鬼啊,这不明摆着是个骗子?”
 
  “这不是有电话吗?问问再说。”老游兴致不减。
 
  “别浪费时间了。”
 
  老游若有所思地又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2000点啊,够你给丁柔买一个惊喜了。”
 
  这句话让小云心动了。他看了看老游,又看了看手中的石头,默默地点点头,老游也跟着点点头。带着一副准备就义的决绝表情,他大声说:“小R,拨这个号,180叉叉叉叉4567。”
 
  “该号码不存在。”小R在十分之一秒内回复道。
 
  “不存在?”老游意外地说,“奇怪了,怎么公布了电话,又打不通呢。”
 
  “当然打不通了,你们家电话号码有叉叉叉叉吗?”小云说道,“等等,上面写着温馨提示,表明不只是我们公司收到了这块石头。名额有限……我知道了!此时此刻对方已经开始了测试!哼,这不过是个简单的数学问题,根本难不倒我们。稍加分析就会知道,每个位置有从0到9十种可能,四个位置也就是4 的10次方。多么容易。R,计算一下有多少种可能。唔,是10485761啊。是有点多,不过只要我们依次打过去的话……”他突然停下了,因为老游正神情复杂地瞪着自己。
 
  “小R,”老游终于开口了,“用0000到9999置换未知的那四位,依次拨打一万个号码。”
 
  “收到!”小R欢快地说。
 
  ……
 
  在经历几十次号码不存在之后,电话第一次拨通,传来一个女声。
 
  “请问你找谁?”
 
  “喂,我找季……”老游抢着说。
 
  啪,电话被挂断了。
 
  又是几个空号,再次拨通之后,传来的仍是一个女声。
 
  “喂,你是不是季……”老游再次问道。
 
  啪,电话又挂断了。
 
  “这个姓氏,有歧义啊。”老游感慨道。
 
  小云终于忍不住了:“这样下去打到明天电话也打不完。我知道了,R,利用网络上的资源,筛选出这些号码中姓季的!”
 
  “筛选结果:一共76个季姓电话,另外有42个未公开电话。”
 
  “依次拨打。”小云命令道。
 
  当所有的电话都打完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小云和老游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承认自己就是扔石头的人。两个人就这样愣在当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
 
  “对了!”小云一拍脑门。
 
  “我知道,”老游悻悻说,“你又知道了。”
 
  “X,有可能是X。爱克斯!”小云立刻吩咐道,“R,拨这个号码,180XXXX4567。”
 
  电话接通了,不等小云和老游开口,传来了一个浑厚的男中音:“我是李老师,恭喜你通过筛选,请于半个小时之后到达下城区富士坑大街403号。温馨提示:时间紧迫,名额有限,报名从速,过期不候。”
 
  啪,电话挂了。
 
  “呃,是李老师啊。”小云抬头看看老游,发现他正神情复杂地瞪着自己。
 
  3
 
  “为什么是下城区?”小云一路都在嘟囔,表情比出丧还难看。
 
  下城区是这样一个地方,跟上个世纪许多拙劣的试图描述未来世界的三流科幻片里随手搭建起来的两极世界中屈居第二的那个一样,似乎是人们随手搭建起来试图让上个世纪的古董片看起来不那么着拙劣的颇有意义的存在。用最通俗的话讲,这地方,鸟不拉屎狗不下蛋。
 
  你做梦也不想来,除非你是做着梦来。
 
  “下城区怎么了,不要以为你住在上城区就是进入了上流社会,也不要以为你进入上流社会就成了上流人。下城区就下流了吗?”
 
  “可是……”
 
  “2000点啊,丁柔,礼物。”老游友善地提醒着。
 
  小云吁了口气,停止了反抗,“事已至此,不管怎么样都要闭着眼睛硬着头皮上了。”
 
  “硬着头皮可以理解,为什么要闭着眼睛呢?”老游一脸天真地问道,“有歧义啊!”
 
  小云不理他,手一划拉,悬浮式电摩的前挡风玻璃出现了一块屏幕,他调出看了一半的电影打发时间,同时也隔离开老游的质问。
 
  “这是什么电影?”老游凑上来问道。
 
  “《监视者们》。”
 
  “是中国拍的吗,怎么说鸟语呢?”
 
  “是韩国拍的。”
 
  老游一脸茫然:“韩国?没听说过。是非洲的吗?”
 
  “你匮乏的地理知识简直让我震惊。”小云无奈地说,“朝鲜半岛南部的那个国家!你说是哪个洲的?”
 
  “核平世界以前的事儿啊。”老游恍然大悟,“我历史确实不太好。”
 
  ……
 
  “你们好,我是李老师。”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之后,小云和老游在下城区指定地点见到了自称李老师的男人。他别致而独特的打扮立刻秒杀了两人的眼球--上半身是小格子西服红色领带满满的英伦风,下半身却穿着一个大花裤衩成了夏威夷风,脚底下却是毫无过渡地蹬了一双白色的回力球鞋走到了复古风。但整体混搭在一起凌乱到不知是什么风?小云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抽风。
 
  下城区的房屋本来就比别的城区要落后破败,但是面前这间屋子却绝对是破败之中的极品。屋子里什么家具也没有,烂七八糟的垃圾塞得满满当当,人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而就在这一堆花花绿绿垃圾的掩映下,有两个不满各种花花绿绿电线的玻璃器皿,看上去好像--小云不敢继续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比喻--水晶棺材。
 
  小云正发着癔症,突然看见李老师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忙用手去捂住嘴。小云心想,这个李老师还算是懂礼节。接着他就伸出刚才捂嘴的右手,说:“幸会幸会!”
 
  小云忍不住转身就走,却被老游结结实实地拉住。他满不在乎地迎上去,握了握李老师的手,轻松地说:“是不是测试成功就有钱拿?”
 
  “当然,我们是诚实做人,诚信做买卖。”
 
  “好,那麻烦李老师给我们讲讲如何测试。”
 
  “简单来说,这是一种新型的脑感游戏,给玩家身灵其境的美妙体验。”李老师说道。
 
  “开始堆设定了。”小云嘀咕道,李老师瞟了他一眼,但丝毫不受影响,毕竟对于许多不上道的作者来讲,不堆设定后文就写不下去了,不过既然连下城区都来了,也就不能指望对方拥有多高的叙述技巧。李老师继续说:“你们莫欺少年穷。”
 
  “呃?”小云心想,你浑身上下真心看不出少年的痕迹啊。
 
  “我的意思是,你们别看现在这个设备很简陋,造型很难看,操作很复杂,体验很危险,但是假以时日,只要给我多一点点时间,再多一点点投资,我一定会打造出史上最牛最伟大的脑感游戏。我甚至已经幻想着未来的成功,于是我将它命名为‘牛游’,或者‘大游’。‘牛游’跟市面上那些号称是容量最大的脑感游戏相比,有着无可撼动的优势,因为这里面的资源是无限的。无限意味着什么你们现在可能无法切身体会,举个简单的例子吧,在普通的体感游戏里,不管任何搭建的场景都有界限,一座山会有高度限制,一条河会有长度限制,哪怕整个宇宙也是可以测量的。而在我的游戏里,所有的一切,只要你想要,山会无限高,河会无限长,宇宙会一直扩张,而不会塌缩。”
 
  “我刚才的意思是请李老师告诉我们如何测试,您好像没说。”老游道。
 
  “哦,这个很简单,进入游戏,然后退出就行了。”
 
  “这么简单?”老游无比惊讶。
 
  “没这么简单吧。”一直没开口的小云托着下巴分析道,“看这设备意味着我们没有任何防护地躺在那里。”
 
  “有什么关系!”老游不以为然。
 
  “我觉得还是考虑考虑为妙……”
 
  “2000点啊,丁柔,礼物。不到两天了。”
 
  “干!”小云做了握紧拳头坚实有力地做了一个下劈的动作。
 
  “干在这里是个动词,还是语气词呢?有歧义啊。”老游若有所思。
 
  老游身先士卒先连上线,只见他身体开始不停哆嗦,口吐白沫,就像是坐上了电椅,然后归于平静。小云满腹狐疑地看了看一动不动的老游,又看了看站在一旁“请君入瓮”的李老师。李老师赶忙解释道:“哦,这是正常的反应,放心,没有副作用,不会产生后遗症的。”
 
  小云咬咬牙,伸出一根中指戳到老游的脸上试了试他的鼻息。还好,人没断气。
 
  “那就干吧!”小云自己对自己说,“2000点啊。”
 
  ……
 
  这是一个纯白的空间,周围什么都没有,小云就这么凭空悬浮着,试探着迈出步子,看不见的地面就像是水面一样挡开一圈圈绿色的涟漪。小云叫了几声老游的名字,却听不见回应。小云心里有些紧张,刚才对于李老师以及房间设备的质疑和对下城区根深蒂固的偏见此刻重新占领了他的感知。小云越走越快,突然在虚空中撞到什么东西,他伸手去摸,软软的,肉肉的,扎扎的,绒绒的。
 
  “摸够了没有啊?”
 
  是老游的声音。
 
  突然间,似乎是一道光劈开了鸿蒙,就像在一张纸上用力写了字,用铅笔可以在第二张上涂抹出来字迹。老游的轮廓此时就像是第二张纸上的图案一样,渐渐显形。
 
  与此同时,周围的环境也明朗起来。
 
  沙滩,阳光,大海。
 
  金色的沙滩,热烈的阳光,蔚蓝的大海。
 
  拉帮结伙的海鸥在不远处的海面上飞行,舒适的海风带着清凉和微咸迎面吹来,一切都那么美好。小云不禁张开双臂做了几个深呼吸,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既可以消遣而且还能挣钱。
 
  “要是有姑娘就好了。”老游边审视着周围的美景,边惋惜地说道,“听说在虚拟实境里,能够达到在现实中一样的快感。”
 
  “别瞎想了,赶紧转一圈,然后退出吧。”
 
  两人兴致勃勃地游历了周围,等云雾渐渐散去,他们才发现落脚之处是座四面环海的岛屿。老游多少有点失望,“这种用大量海水简单的复制堆砌来节约数据造成庞大空间的假象早就过时了。其实真正有用的数据就这么点,计算资源全放在这个小岛子上了。我一猜就知道他所谓的‘无限’就是个糊弄人的把戏。”
 
  小云则想起一本古老的书,描写的就是在这样的小岛上生存的故事。他不由自主地把自己幻想成主人公,这样,他看老游的时候总觉得他那个圆滚滚的脑袋像是一只排球。
 
  他们沿着岸边走了一圈,风景很不错,就连一向苛刻的老游也挑不出太多毛病。不知不觉又走了一圈,这时老游说:“我饿了。”
 
  “什么?”小云站住了。
 
  “我说我,饥肠辘辘。”
 
  “能够感觉到饿,做得很逼真啊。”小云感叹道。他三两步跑到海里,弯腰掬起一捧海水喝下去,然后猛地全吐出来,“水是咸的,带有苦头。看来他很注重细节啊,而且饮水时的口感与现实世界无二。老游,我有种预感,这个游戏会火。”
 
  “火球!”老游不屑地说,“你见过哪个设定牛逼没有剧情的文火过?”
 
  小云觉得无趣,干脆不搭理他。
 
  “喂!我找到宝藏了!”老游远远地喊。
 
  宝藏?这不是体验游戏吗,怎么还有寻宝的环节?小云顺着声音跑过去,只见老游蹲在地上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地面。小云走过去,才看到地上有一块石板,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两个字:宝藏。
 
  小云怒斥道:“这是什么宝藏!”
 
  老游却并不在意。他伸手去搬石板,却纹丝未动。老游只得站起来向前走了一步,然后站定,双腿分开,做扎马步状,躬下腰,双手抠住石板的一侧,然后下盘发力,石板仍然坚如磐石一样毫无转移。
 
  “过来搭把手。”
 
  “我不相信这下面会有什么宝藏,即使有也不过是游戏里的,也无法带出去。”
 
  “有没有宝藏搬起石板一看便知。”老游牛脾气上来,连牛都甘拜下风。
 
  小云只好过去帮他一起搬,两个人使出吃奶的劲终于搬动了石板,但下面藏着的东西却让人大跌眼镜。
 
  4
 
  小刀。罐头。火石。手电。指南针。镜子,呵呵,居然还有一块镜子。
 
  以上就是在这块石头上面压着的“宝藏”。
 
  老游拿起镜子照了照,不满地说:“镜子太小了。”
 
  小云忍不住说:“明明是你脸太大了。”
 
  老游试了试手电,光效简直出人意料地好,光柱传播了很远很远都没有发生明显的衰退。小云不禁抬起头开始寻找,想试试这光究竟能不能打到月亮上去。
 
  “这么违和。败笔。”老游随手扔掉手电,拿起小刀起开罐头,对准自己的嘴巴,用小刀拨拉着吃起来。仅仅数秒,一切就结束了。他抹了抹嘴,扭头问小云:“你饿吗?”
 
  小云无奈地说:“只有一罐罐头,你吃完了问我饿不饿?”本来不觉得饿,被老游这么一说,小云的肚子也配合着咕哝叫了一声。
 
  两个人围着岛屿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只好疲惫地坐在岸边。碧蓝的天空纯净如洗,太阳晒得暖暖的,让人非常舒服。但是越是舒服,饥饿感就越强烈。
 
  几只海鸥从海面飞向岸边,在空中盘旋片刻,其中一只突然俯冲而下,从水中叼起一条小鱼,另外几只紧接着也像是从空中投下的白色炸弹一下扎下来,然后擦着水面飞起,溅起一朵朵好看的水花。
 
  小云突然想到了什么,指着海鸥跟老游说:“你看,我们有食物了。”
 
  “我不喜欢吃鸟。”老游说道。
 
  “那也得抓得住啊。我们吃鱼。”
 
  两个人三下五除二脱干净衣服,跳向水中。
 
  ……
 
  小云去树林里捡柴火回来的时候,老游已经用小刀收拾好鱼。两人用火石点着柴火,把鱼用细木棍穿了,放在火上烤。没一会,焦香的味道就弥散开来,老游抽着鼻子使劲吮吸了几口,说道:“真香啊!”然后迫不及待拿下一条,也顾不着烫嘴,就这么吃了起来。老游吃完三条的时候,小云第一条才吃了一半。
 
  老游拿起第四条烤鱼说道:“烤鱼真是好吃,唯一遗憾的是--”
 
  “没有盐?”
 
  “唯一遗憾的是有刺。”
 
  “我记得几十年前有位著名科幻作家说过人生三恨,一恨女神无言,二恨烤鱼多刺,三恨《海贼王》没有完本。”
 
  两个人吃着烤鱼扯着不咸不淡的淡,太阳公公就滑入了海洋深处,夜色毛手毛脚地聚拢而来,把篝火衬托得明亮而热情。
 
  “我们是不是该走了。”小云打着饱嗝说。
 
  “行啊,走吧。”老游点点头。
 
  “走啊。”
 
  “走啊。”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走呗?”小云再次提出倡议。
 
  “走啊。”老游皱起了眉头。
 
  小云有些糊涂了。他决定使用更明确一些的说法:“唔,你带路?”
 
  老游满脸疑惑:“我不知道怎么回去啊。难道那家伙没告诉你吗?”
 
  “什么?!”
 
  “我先进的系统啊,然后不应该是你跟李老师商量好怎么退出的吗?”
 
  小云一脸茫然地看着老游。
 
  “别这么看着我。你快说,”老游模仿小云的动作和语气,“‘我知道了’。”
 
  “我他妈不知道啊,这算什么剧情?”
 
  老游态度软了下来,鼓励地说:“你好好想想,你行的。”
 
  小云两只手的大拇指摁在左右太阳穴上,闭眼咬牙,看上去如同便秘。
 
  “我知道了。”伴随着经典手势,小云成竹在胸地说,“不管怎么吹牛,任何虚拟实境都有一个边界。何况这里只是一个测试系统,边界应该不会太远,包围着岛屿的大海也许只有几十米宽,只是在视觉成像上看起来无边无际罢了。我们顺着一个方向笔直地游过去,一定能够触到边界。怎么样,有信心吗?”
 
  “你说笔直地游过去,”老游伸直胳膊比了比,“即使是专业的游泳运动员也不能笔直地前进吧,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偏差。”
 
  “这没关系,只要往前游就行。再说咱不是还有个指南针嘛。还有问题吗?”
 
  “有。”老游认真地说,“我不会游泳啊。”
 
  小云欲哭无泪,只好让老游守在岸上,自己下水。
 
  “你不会抛弃我不管吧?”临行前,老游含情脉脉地望着小云。
 
  “放心,我会回来的。”小云握紧右手跟老游撞了一下拳,转身义无反顾地投身大海。
 
  刚才一直偎着火没什么感觉,一进水里才发现海水冰冷刺骨,小云展开泳姿游了一会,身上渐渐温热起来。虽然风浪不大,但在海里游泳毕竟不比泳池,还是很耗费体力了。再说,谁能确保刚才的想法就是正确?想到这儿,小云不禁开始后悔起自己的莽撞来。莫非这又是老游的一盘棋,而自己又当了回棋子?后悔也晚了,现在进退唯水。
 
  不知游了多久,小云疲惫不堪,速度也明显不如刚开始的时候。突然他模模糊糊看见前方似乎有一座岛屿。难道是出口?小云抖擞起精神,拼命向前游。夜已经很黑了,月亮很正,圆得有些失真,这正好给了小云非常好的视线,让他能够看清岸上影影绰绰的树林,甚至能够看见树林的尽头冒起的袅袅白烟。啊,难道是有个人家?小云一边心里嘀咕着,一边穿过树林。突然看见一堆篝火,心当场凉了半截。走过去,看见篝火旁虎背熊腰的老游,剩下的半截心也凉了。
 
  老游听见背后有声音,连忙起身跑过去,抱住湿漉漉的小云:“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小云卸下他的拥抱,说道:“我压根就没想回来。”
 
  小云把刚才游泳,笔直向前结果游到岛后面上岸的过程跟老游讲了,老游若有所思道:“球啊!”
 
  “的确是个球,绕一圈又回来了。”
 
  “要不你从其他方向试试。”
 
  “那你呢?”
 
  “我在这等你。”
 
  “也只有这样了。”
 
  接下来,小云又从剩下的三个方位各出发游了一次,结果都回到了原点。在这个奇异空间里,任何方向都是单向循环。当小云第四次精疲力倦地爬到岸上,看着已经打起呼噜的老游,悲哀而又凄凉地意识到,他们被困在这里了。
 
  “完了完了,敢情这‘牛游’是脑感版的《密室逃离》啊!”小云哀嚎道。
 
  5
 
  第二天很快到来了,老游和小云面面相觑。
 
  率先打破僵局的人还是小云:“我知道了,向着任何方向游都无济于事,但我们忽略了一个方向,下面。”
 
  老游看了看屁股底下的沙子。
 
  小云站起身来,手指向远处:“这个海,深吗?”
 
  “那得看以什么为标准。”
 
  “不要废话,我要下去试试。”小云说着就要动身,随即他又停住了动作,“要不这次你来?你不会游泳,应该沉得比较快。”
 
  老游连连推辞:“那可不行。我下去得快,可是上来慢啊。再说了,要是我上不来,你有信心把我捞上来吗?”
 
  小云打量了打量老游的身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板,一言不发,踏入水中。
 
  半个多小时后。
 
  小云把自己折腾得死去活来,两人依然困在原地。
 
  “这到底是谁想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小云确实是累晕了,忍不住自己骂起自己来。
 
  “要不然,你再试试?”老游一边晒着日光浴,一边懒洋洋地说。
 
  小云把胸中的怒火生生咽了回去,“你行你来!”
 
  “别,别急啊你。我跟你开玩笑的。”老游见他形色不对,连忙堆起笑脸。“你过来歇歇呗。我刚才从那边发现了几棵椰子树,味道还挺正的。这不,还给你留了两颗。”
 
  小云从老游手里接过椰子,感慨道:“虽然咱们暂时回不去,不过这里景色还是真不错呢,也算是个休闲胜地了。至少艳阳高照,没有雾霾,也没有下雨。”
 
  话音未落,一片乌云毫无预兆地遮蔽了天空,随即,豆粒大的雨点呼啸而下。
 
  老游淋得落汤鸡一样,用沾满泥巴的手拂去进到眼睛里的水,神情复杂地瞪着小云:“你刚才说啥?”
 
  ……
 
  暴风雨像孩子的脸,来得快,去得快。老游在咒骂了编程人的列位祖先之后,忍不住补充道,热带海洋气候确实就是这个样子的。虽然这个李老师人挺缺德,但是活儿干得确实细。
 
  “细节再细有什么用?”小云无精打采地说,“咱出去不了。”
 
  “小云,”老游突然一脸认真地说道,“有没有可能我们在这里死了就出去了。我看好多赛博朋克的小说都是这么写的。”
 
  小云看了他一眼,“我也看过很多,说是在游戏里死了,外面的我们就会成为植物人。”
 
  “这样啊……难道咱们看的不是一个系统的?”老游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刀子,一边若有若无地打量着小云白皙的脖子。
 
  小云警觉起来:“你想干嘛?离我远点。”
 
  “神经过敏。”老游一抬手把刀子扔到远处。“我在想,费这个事弄这么个进得来出不去的世界,到底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小云重复着他的话,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这里是什么?”老游指着碧海蓝天发问。
 
  小云没有答话。说实话有时候他真的很反感老游这种设问式的谈话方式。
 
  “我听说,有些家伙正在秘密调用数据资源建造一些非法的世界。因为有些人的思想十分危险,会危害到别人。所以,建造思维的壁垒是非常有必要的。”
 
  “非法世界?我有些年不玩体育类游戏了。”小云听得云里雾里,“那到底是谁在做这样坑人的系统?黑还是白?”
 
  “都有。”老游说,“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已经拿出了这么完善的模型。”
 
  小云突然意识到什么:“既然你提前就知道这可能是非法的,又为什么把我也坑进来?”
 
  老游不以为然:“都到下城区了,又是这么神神秘秘的,想也不会是什么合法的买卖吧。”
 
  小云简直要被老游气死。他刚要发动狂喷模式,老游却顾左右而言他地说:“我不信这样的系统就没有后门。这样吧,我们与其瞎折腾,不如再仔细看看究竟手上还有些什么。”
 
  小刀,已经沾满了椰子汁。罐头,已经空了。
 
  火石。手电。镜子,呵呵,居然还有一块镜子。
 
  小云看了看镜子里那个憔悴不堪的人,没想到里面的人也正好怜悯地看着他。“丢了吧。”他说着就要把镜子丢进大海。
 
  “等等,镜子?!”老游猛地一跃而起,飞身将小云扑倒在地。
 
  小云趴在地上,挣扎着把脸挺了起来,吐出嘴里的沙子,“你想杀人?200斤的体重请你自重!下次不要不打招呼就直扑过来啊!”
 
  老游好像什么都没听到,只顾拿着镜子站直了身体。“我明白了,关键就在这儿。这种时候就需要我这种特别严谨的人!”
 
  “我难道不严谨吗?”小云不服。
 
  “你把‘难道’和‘吗’去掉。”
 
  ……
 
  “我的勇气加上你的美貌……不,智慧,简直就是天作之合。上天注定让我们相遇然后独步天下。这就好比是一个凹槽一个凸起,啪地这么一插,严丝合缝啊。”老游激动地拥抱小云之后说。
 
  “请不要拿这么低劣的比喻来形容咱们之间的关系,我跟你就是合作伙伴而已。况且,我也是身不由己才上了你这条贼船。要不是你当初……”
 
  “啊哈,上了就上了呗。”
 
  “啊哈?为什么要用啊哈这种翻译体呢。”小云瞪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问道。
 
  6
 
  老游的计划是这样的。
 
  首先将手电筒打开,让光线不要照向地面,而是沿着海平面射出去。“如果我的假设是正确的,那么光线就会恰好从世界的另一端射回来。到时候,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虚拟世界的中心基点。中心基点你知道吧?不知道?那就好办了……总之,一切系统构架的时候都有个基点,这你懂吧,只有恰好站到这个点上,光束才会恰好射回原处。”
 
  小云一脸疑虑地看着老游搞着这一切,小声提示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地球是圆的。如果这个世界也是这样的设计的话,你这光根本回不来。”
 
  “得了吧,我不相信有什么无限的系统,那都是糊弄外行的把戏。无非是用了些循环算法,让世界变得无头无尾了而已。也就好比一个特大号的莫比乌斯带,或者是克莱因瓶。你以为外面的空间真的会是无限的?他上哪弄这么多资源,造这种逆天的存在?莫比乌斯带上的蚂蚁爬不出去,也会误以为带子的长度是无尽的。”
 
  “可我们真的就像是蚂蚁哎。”小云叹道。
 
  “如果非法世界真是个超循环体,那么手电和镜子就很有用了。你就看我的吧。据我观察,这个岛上就只有一片较为平坦的开阔地,也就是我曾经到过的椰子林。我早就觉得这种设计有些违和,果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喏,就是这儿了。”
 
  小云将信将疑地跟着老游来到他所谓“中心基点”的地方。
 
  “那么,开灯吧!”说完,老游踌躇满志地按下按钮。一束光笔直地射了出去,沿着海面纵身而去,消失在了海平面远端。
 
  静静站了几秒,老游和小云四下望去,压根没有看到任何光束射来。
 
  “放弃吧。”小云说,“地球是圆的。”
 
  老游难掩失败的表情:“我不相信!”
 
  “你愿意这么傻站着我也不拦着,那我先走了,你再站一会儿。”小云说着就准备离开。搞什么,弄这么大噱头,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自己竟然还真相信了。
 
  老游尴尬地又站了一会儿,终于不满了,拿着手电对着海面一顿乱射。
 
  “等等!”小云突然喊道。他绕到老游身后才发现,就在老游晒得黑黝黝的后背上,居然突兀地显露着一片白色光圈。“光束回来了!就在你的背上!”小云喊道,“我知道了!你太厚了!挡住了我的视线,其实光束早就射回来了!你射中了自己!”
 
  老游一下子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就好像一瞬间石化了。他的表情十分滑稽,嘴角抽搐着说:“快把镜子递给我!”
 
  ……
 
  手电的光束不会衰减,这是个bug,也可能是程序员故意留下的后门。既然不会衰减,那么就只能被终结于某处,比如海底,比如沙丘,再比如某人厚实的后背上。镜子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在现实世界里,人们会看到原来射向的光被完全“反弹”了回来。其实,镜面总是捕获一个光子,再释放一个新的光子。这里的情况比较特别,本该衰减的光束遇上了镜子,会造成更复杂的情况,接着需要多得多的计算量去处理。问题在于,根本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因为“镜子”复制出的新光束仍然要是没有衰减的。这是个死循环,而系统资源并不是无限的。很快,一系列的后果显现了出来,就像推倒了多米诺骨牌。
 
  系统开始崩溃。
 
  首先消失的是那群海鸥。如果把天空比作一张白纸,这些海鸥就像是写在纸上的标点符号,现在,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拿着橡皮把它们全部擦去了,把天空还原成了原本纯净的蓝色。然后是空中的太阳,就像电灯有个开关一样,咔哒一声就熄灭了。但周围的环境并没有因此变得漆黑,远处的海平面比刚才更加清晰可见,只是海平线在迅速收缩。一忽会儿的功夫,海平线就重叠而成海岸线,大海也消失了,这成了一座悬空的岛屿。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小云突然想起古老的印度一个遥远的说辞,他们称地球是驼在三头大象背上,而这三头大象又站在一个巨大的海龟背上,小云现在很想走到岛屿边上,向下看看,是否有这两种动物。
 
  崩溃还在继续,整个岛屿突然下沉,而小云和老游却被钉在原地,看起来就像是他们两个飞升了。接下来的变化顺理成章。飞升的速度越来越快,小云一时想起阿童木一时想起哪吒,但是他的脚下既没有喷射引擎也没有风火轮。他的脚下,等等,小云低头一看,不禁惨叫出来,他的脚没了。很快,膝盖、大腿、腰腹、胸部、脖颈、下巴、鼻子,在眼睛和耳朵消失的一刹那,小云看见老游还张着嘴含糊不清地说;“我们真发了!”
 
  下一秒钟,他们又出现在那个玻璃箱内。一切都结束了。
 
  屋子里的一切保持着原样,这种杂乱的真实让小云感动得几乎要掉下泪水,或者说,熏出眼泪。唯一不同的是,李老师消失得无影无踪。小云手脚并用地从玻璃罩里爬出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下来。他才想起老游在系统里说的最后一句话,便说:“你刚才说什么?我们真发了?”
 
  老游:“我是说,我们蒸发了。”
 
  小云扶着玻璃罩站起来,虽然什么报酬也没有得到,但是他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心境,便觉得眼前的一切问题都无足轻重,有什么比只有一次的生命更宝贵的呢。呃,还真有,那就是要给丁柔买的生日礼物。自己兜了一圈又回到原地,而且还白白浪费了时间,担了一场虚惊。想到这里,小云无比怨恨的目光像刀子一样一下一下喇着老游皮实的脸。
 
  “你看我干什么?”老游说。
 
  “干!语气词,没有歧义!”
 
  老游不顾小云的抗议,一把把他搂在怀里,任凭小云挣扎也不松手,还拿下巴在小云脑袋上摩擦,以示亲昵。
 
  一声巨响,大门突然洞开,眨眼之间,数位武装到位的特警冲锋到位,把正在亲热的小云和老游团团围住。
 
  “举起手来!”其中一个衣着明显区别于其他人的中年男子向前走了一步说。
 
  老游放开小云。问话的特警表示满意,抬手在腕表上摁了一下,在半空中投影出一张图片,旁边三个大字:李老湿。
 
  “这个人在哪儿?”
 
  “我们也在找李老……湿?这家伙还欠我们2000点的劳务费。”小云说。
 
  “这么说,你们是他的员工?”
 
  “合作关系,不是从属关系。”小云解释道。
 
  “那你们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
 
  “干--什么的?”
 
  “李老湿,绰号‘老实李’,警局备案号‘劳力士’,这家伙可不老实,他是列入全球通缉的A级危险人物!他正在研发一个软件,然后制作成游戏投放到市场。这个软件调动了互联网中的资源,抓包能力超强,能随意篡改后台数据,是一种新型囚禁程序。远比现在市场上流行的虚拟实境要逼真得多。人一旦进入这个系统,也就再也出不来了。我们正在全力抓捕他,顺藤摸瓜找到这里。”
 
  “原来是这样。警官大哥,我们识破了李老湿的阴谋,那个系统被我们给破解了。有没有奖金拿呢,没有奖金给一面锦旗也行。”
 
  “想什么呢,我还怀疑你们是李立力的同党?”
 
  小云:“怎么可能?我们都对他恨之入骨!是不是,你说?”他捅了捅老游。
 
  “李老湿是大傻--”老游看着警察,轻声地吐完最后一个字,“×!”
 
  尾 声
 
  “你听我解释,钱会有的,礼物也会有的。喂--”小云挽救不及,还是被挂断了电话。他一脸惆怅,眉毛拧成了内八字,用熨斗都烫不平。
 
  老游却很高兴,对着窗户仰望外面的高楼,感叹道:“生活多么美好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朋友,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每天多想想开心的事情,你就将会天天开心。看,我已经把玻璃换好了。”老游说完走向小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咔嚓一声--老游和小云面面相觑几秒后,同时喊道:“小R!”
 
  ……
 
  又是一块石头。刚刚装好的玻璃窗好像遭遇了快进键,霎时间走到了它生命的尽头。
 
  “看来,还有新的任务在等着我们啊。”老游惦着石头,若有所思地说。
 
  小云绝望地对着破损的窗户,满腔愤懑化为一声怒吼:“干!”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