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与巨蛇(六)

作者:何佳磊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0-19

“告诉你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权力的本质是恐惧,只要掌控恐惧就能掌控人类,而人类最大的恐惧就是混乱。”
第三章 罪恶之城(下)
 
  在蒂塔城的另外一侧,接近车队尾部的地方,一辆大型货运车正在靠近。
  货运车里面堆放着数十个50平米的铁笼,每个铁笼都挤满了人,他们着装各式各样,只是他们每一个的脸上都是呆滞的表情,眼神空单涣散,大多数半张着口流淌着口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站着。
  戴着一副墨镜的鬼狼坐在货厢尾部的一张椅子上吃着苹果,而一个戴着铁口罩、身穿黑色皮革紧身衣的男人站在鬼狼身边,此人便是针眼。
  “老大,又发现一个对孟婆免疫的人。”一名手下赶来鬼狼面前,说道。
  鬼狼叹了口气,说:“那把他带过来吧。”
  随后,两个手下架着一名男子来到鬼狼面前,接着把他往地下一摔,男子重重的倒在鬼狼的脚前。
  针眼蹲在了那男子旁边,用鼻子嗅了嗅男子,眼睛像盯着一块可口的肥肉一样看着男子,说:“鬼狼,我能收他做我的玩具吗?”
  “不,针眼,”鬼狼回答道,“还记得你上次的玩具,害小弟们花了多少时间清理房车吗?到现在还能找到一些肉屑。”
  鬼狼扔掉了手中的苹果,身体往前倾了倾,对地上的男子说:“先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男子用颤抖嘶哑的声音回到:“霍桑……霍桑·彼拉特……听着,我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也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但请你们放过我的妻子与儿子,我发誓我永远为你服务……求你了,放过我的妻子与儿子吧。”最后男子哭了起来,不断的向鬼狼磕头。
  鬼狼冷笑了一声,说:“告诉你一个事实,接下来不管怎样你都是会死的,只是我现在在纠结关于你妻子和儿子,该怎么跟你说呢……你瞧,我的怜悯心让我想告诉你说我会放了你的妻子与儿子,让你死的没那么难过,但我的原则却让我想告诉你事实,那就是你的儿子会被送到矿里做奴隶,没日没夜的干活直到他饿死,而你的妻子则被送到妓院没日没夜的接客……你说我该是倾听我的怜悯,还是倾听我的原则呢?”
  男子先是呆滞的看着鬼狼,然后低下头抽泣起来,眼泪与口水不断的滴落在地面,接着他说:“怜悯……倾听你的怜悯吧……求你告诉我……你会放了我的妻子和儿子……”
  鬼狼回应道:“嗯……原本我也想这样,可是你看你给我带来了多大的损失……你知道一个你这样的奴隶能让我赚100银吗(100发银制子弹)?这可是一块陀飞轮手表的价格啊,就因为你对那该死的孟婆免疫,让我少赚了100银!而现在你却要求我服务你?要我来哄你开心?我想说皮拉特先生,你的过分程度已经超过我容忍的范围了……”
  听了这番话后,男子哭的更厉害了,他的声线已变得像女人一般尖声哭喊,周围鬼狼的手下嬉笑着,有些则在模仿男子的哭腔。
  后来鬼狼又对男子说:“好了好了,我在逗你呢……我成全你,我听从我的怜悯,我会告诉你,我们会放了你的妻子和儿子,并且帮他们在蒂塔城中心最好的地段买一个豪华房车,旁边就住着市长大人,每天都有最好的厨师做出的佳肴供奉着他俩,一到晚上则会请歌手贾斯丁到他们家里献唱,还会请黛米恩在他俩面前跳脱衣舞……天啊,我编不下去了……”
  说着说着鬼狼忍不住笑出声来,最后一句是夹杂着自己的笑声好不容易才讲完,周围的手下无不捧腹大笑。
  “怎样,现在满意了没?可以安心的去死了吗?”鬼狼一边笑着一边问道。
  男子没有回答,依旧绝望的哭着。最后两个手下把这男子从车厢门扔了出去,高速行驶的车让地面成了绞肉机一般,男子瞬间就四分五裂。
  
  这就是为什么黑帮们喜欢在房车聚落迁徙的时候交接谈生意,因为一旦发生什么事需要毁尸的时候,只需往外面一扔。迁徙中没有人会停下自己的车去看看刚刚撞到了什么。
  而狼帮跟蒂塔城矿业集团交接地点选在了城中能源枢纽带中的一辆甲烷提取车的车顶上,通俗点讲就是化粪车的上方,而附近有几台化粪车实际上是伪装,真实的用途是拿来装矿奴。化粪车的车顶有如半个足球场大小,更重要的是没人会没事靠近装满粪便的车附近,所以是最理想的交接地点。
  蒂塔镇的市长、兼蒂塔矿业集团总裁斯崔葛布已经在化粪车的上方等着,周围有10名持枪保安,安保总队长黛米恩站在斯崔葛布的身边。
  狼帮一伙人从化粪车的另外一端上到了顶部平台,走在最前面的是鬼狼,他戴着副墨镜,身后背着一把一米来长的钛银剑。旁边跟着的是针眼。
  
  “尊敬的蒂塔镇市长阁下、兼蒂塔矿业集团总裁、兼玉器工艺协会会长、兼蒂塔城首善斯崔葛布大人,你好啊!”鬼狼咧嘴笑着说道,还不忘行个夸张的弯腰礼。鬼狼每次见到斯崔葛布都乐此不疲的说出对方各种头衔,但斯崔葛布听起来总感觉其中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
  “这是你的酬劳。”斯崔葛布冷冷的说,其态度与对方充满嘲弄意味的热情形成鲜明的反差,其中一名保安推着装满两大箱子弹的推车送到鬼狼面前。
  鬼狼简单检查了下箱里的子弹,满意的说:“如往常一样,合作愉快……对了,今天来还有另外一件事要跟你商讨下。”
  “哦?请讲吧。”市长回应。
  “我们是朋友对吧?”鬼狼问道。
  “是的,所以呢?”斯崔葛布仍然保持着冷漠。
  “在我看来,所谓朋友,就是双方建立一种平等的关系,我不从属于你,你也不从属于我,我说的对不?”
  斯崔葛布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
  “那么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有点尴尬了,”鬼狼说道,“你瞧,我有个手下名叫亨利……”
  “你的手下亨利非礼了我们这里财务总监兼财政局局长的女儿,”还没等鬼狼说完,站在市长身边的安保总队长黛米恩便打断他的话冷冷的说道,“他当众扒开了她的衣服,在这里是严重的违反法律,所以他现在被关在大牢里。”
  鬼狼一只手抹了抹自己的头发,说道:“瞧,问题就出在这里,黛米恩刚刚提到法律,法律是什么?法律是用来管住比你低下的人不是吗?法律是一种秩序,而秩序是统治的工具……但我们刚刚提到,我们是朋友,我们是平等的,那么我的手下不应受你的统治,不是吗?”
  “那你想怎样,鬼狼先手?”斯崔葛布问道。
  “很简单,放了亨利,就是现在,把亨利拉到这里来……如果不这样做,恐怕我们之间的友谊会沾上污点。”
  斯崔葛布深深的吸了口气,从他的气息中可以感觉到那一丝丝的颤抖,然后他说:“好吧,我成全你……黛米恩,通知警局的人把亨利带过来。”
  黛米恩先是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市长,然后就照市长的话去做了。
  “从警局过来大概需要半个小时。”斯崔葛布说道。
  “没事,我们就等等吧,反正闲着无聊。”
  
  于是两队人马暂时分开一段距离,分别站在平台的两端。
  这时黛米恩带着不满的情绪轻声对斯崔葛布说:“市长,我们为什么要听命于这帮痞子……”
  “你不理解,黛米恩。他们的背后靠山是联储……”
  “联储……但即使这样,他们也太为所欲为了。”
  “就让他们继续跳吧,只要没威胁到我们的核心利益……这帮痞子没有意识到自己只是联储手里的一块棋子,随时都要被作为炮灰抛弃掉,等他们不再具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我们再好好的教训他们也不迟。”
  
  听了市长的话,黛米恩也沉静了下来,他开始观察平台另一边的狼帮的人,愈发觉得这帮人只是一堆头脑简单的傻子。也许他们的老大鬼狼稍微正常些,但他的副手针眼简直就是一个变态,他那身裹着全身的黑色皮革紧身衣让人感觉他是个基佬,还莫名其妙的戴了个铁口罩,最让黛米恩感到不舒服的是他那看人的眼神,总是半眯着眼,即使被口罩遮住也能感受到那淫邪的微笑,仿佛每个人在他眼里都是一盘可口的肥肉。
  而其他的手下都打扮得奇形怪状,要么就是尖刺一般的发型,要么就是在脸上涂满各种诡异的纹身。
  黛米恩惊讶的发现这伙人,有几个已经盘坐在地面玩起了扑克,还有的甚至吸起了K粉……还有那个准备吸烟的,站在甲烷满溢口点烟真的没问题吗?
  砰!……
  果不其然,在那人点烟的一刹那也点燃了刚好满溢出来的甲烷,随着一身巨响,那人被炸出了平台外。
  全场人都被吓了一跳,而狼帮那伙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哄堂大笑。
  “想不到杰克最后是被屁给炸死的!”
  “死的也真够窝囊的!”
  黛米恩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他们到底是怎么了?一个同伴就这么死了,他们却如此嬉笑面对?
  黛米恩心想他堂堂一个特种兵教头,如今居然被这么一群傻子压制,一股怒火在他胸膛里燃起……他发誓,只要这群人再有一丝冒犯,那今天就是他们的死期。
  
  不到半个小时,亨利被押送了过来,两个保安解开了他的手铐后,他不忘转身往那两个保安的脚边吐了口口水,之后走向狼帮那边,经过市长身边时鄙夷的瞄了市长一样。
  “鬼狼老大!我就知道!”亨利兴奋的笑着对鬼狼说,还跟鬼狼击了个掌。
  “亨利啊亨利,你这是怎么了,干嘛落得如此境地?”鬼狼殷切的问道。
  “你不知道,那妹子有多正点。”
  “你让我很尴尬你知道吗?”鬼狼原本热情的态度突然间转为严肃。
  “得了老大,这算什么屁事呢?我们一向这样不是吗?”亨利说道,脸上的笑容开始变得有点僵硬。
  “当然这算个屁事,你知道我们在跟市长做生意吗?而现在市长就是我的朋友……他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你现在这么做让我的朋友很不开心,我的朋友不开心,那我也会不开心。”
  鬼狼的语气仿佛是在训斥一个不听话的小孩。但是亨利的脸上已经不再有笑容,开始呈现出绝望般的恐惧。
  “老大,求你了……”亨利颤抖着说。
  “我只能说抱歉。”
  伴随着长剑出鞘的嘶鸣声,鬼狼单手持剑如闪电般一挥,亨利被砍下的头颅就瞬间弹到半空中,颈部喷血如柱。而当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鬼狼的剑已经入鞘。
  整个过程是如此之快,以至于大部分人都没看清鬼狼的动作,甚至连黛米恩也不禁怀疑自己是否能跟上这样的速度。
  
  “所以,希望这事不会给我们的友谊造成影响。”鬼狼用轻快的语气对斯崔葛布说,仿佛现在是在谈论下午茶的味道一般。
  “不会……那现在还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吗?”斯崔葛布依旧冷冷的说道,琢磨着他还能以怎样冷漠的态度,让对方察觉出自己有多不想跟对方继续相处。
  “基本上没有了……”鬼狼转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哎呀呀,瞧我这记性……我差点忘了今天来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跟你谈。”
  斯崔葛布无奈的叹了口气,说:“还有什么事?请说吧。”
  “说来也挺尴尬的,据说你最近某些行为,让我另外一帮朋友不太高兴。”鬼狼说道。
  短暂的沉默后,斯崔葛布说道:“我猜你的另外一帮朋友,就是联储吧?”
  “真聪明,猜的没错……据说你们准备实施另外一套会计结算制度,不再以子弹作为计价单位,而是以PX9压缩干粮饼。”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哇噢……这问题可大了,你知道这会严重影响联储的利益,你瞧,联储是我的朋友,而你怎么做是在伤害我的朋友,这样做一点都不好,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不是吗?这不像是朋友间应该做的事情。”鬼狼皱着眉头,一边比划着手势一边说,其语气就像是对着一个小孩讲道理。
  这时黛米恩讽刺道:“你不是联储的朋友,你只是他们养的一条狗。”
  此话一出,气氛马上变得凝重起来,狼帮的成员们无不盯着黛米恩,并向前走了一步。
  斯崔葛布举起一只手示意要黛米恩保持沉默,然后他说:“那联储希望我怎么做呢?”
  “嗯,很简单,首先承诺永远保持以子弹作为会计结算单位,然后接下来有两个方案:第一种是取消以PX9的报价方式,实行单一以子弹作为报价方式;第二种是将所有产品的PX9报价价格提高一倍。”
  斯崔葛布冷笑了一声回应道:“你疯了,这等于是让我赶走一半的客户。”
  “我只能说很遗憾。”
  “鬼狼,我只能说你跟错了主子,联储自己也知道总有一天人们不再需要子弹,总有一天PX9会取代子弹成为通用货币,你看一个瓶盖大小PX9压缩干粮就能补充一个人一整天所需的营养,而且能200年不变质,这是最完美的硬通货,粮食永远是必需品,但子弹可就不一定了。”
  鬼狼向斯崔葛布走近了一步,首次以低沉冷酷的声音说道:“子弹,永远是必需品,永远记住这一点……”
  斯崔葛布被对方这突如其来的态度反转震惊了一下,以至于稍微退后了一步,但他很快就恢复淡定,说道:“哦?是吗?你知道汇率市场上穿甲弹兑PX9的汇率去到多少了吗?已经延续了2年的熊市!”
  “之所以是熊市,还不是因为你们这帮傻逼采取以PX9的会计结算造成的,所以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让你们停止做这种傻事。”
  斯崔葛布又冷笑了声,说道:“你无法阻止时代的潮流……任何人都无法阻止,包括你那些叫联储的朋友。”
  “时代的潮流吗?”鬼狼仰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看着斯崔葛布,说:“你知道吗?我一直以来对古代的历史很感兴趣,我在研究历史的时候发现了个很有趣事情,你知道一千年前人们是拿纸做交易吗?那些纸被称之为钞票,每一张的成本就跟你上厕所用的纸巾差不多,但却能换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人们对那些纸趋之若狂。”
  “你是在扯吧,老大?”其中一个狼帮成员忍不住说。
  “是真的,鲍布,”鬼狼转头对刚刚说话的人说,“在那个时代,要是有一整车粮食,跟一小箱装着那些纸放到你面前让你二选一,你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所以我很好奇,那时候的银行是怎么做到的?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想,最后我想通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鬼狼停顿了几秒,又继续说:“是因为恐惧……对混乱的恐惧,对未知的恐惧……人们并不在乎这世界是否合理,他们只在乎自己的未来是否稳定,只在乎生活是否一直保持他们所熟悉的样貌,只要给他们这些想要的,他们就会为你一直工作工作工作,不会产生任何质疑……所以,我跟你说这一切的意思是想告诉你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权力的本质是恐惧,只要掌控恐惧就能掌控人类,而人类最大的恐惧就是混乱……告诉我,市长先生,你觉得哪一个能掌控混乱?是被称为联储的军火联盟,还是一群制造粮食的农民?”
  斯崔葛布沉默了一阵,似乎是在琢磨鬼狼说的这番话,然后说:“很抱歉,你说了那么多没用……事情不会改变,代我向你那些朋友说声抱歉。”
  鬼狼叹了口气,说道:“看来跟你讲大道理没用啊,那只能用简单粗暴的方式了……你的女儿最近怎样?据说在剑桥读书?现在应该是个美人儿了吧?我想要是她出了什么事,那可真遗憾啊。”
  突然斯崔葛布脸色大变,以低沉但又饱含愤怒的语气说:“你居然拿我的女儿威胁我?”
  “我只能说很抱歉事情发展到这地步……”
  鬼狼本以为眼前这个名叫斯崔葛布的矮胖秃子会变得竭嘶底里,但他意料错了……斯崔葛布的嘴里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干瘪笑声,整个脸色变得凶险起来,很难看出他跟刚刚是同一个人,当笑了十来声后,说道:“你们这帮痞子啊,就只知道不分时间场合的露出獠牙,以为这样就能让人臣服?在你面前的可是蒂塔城市长,你可知道我是踏着多少人的尸体,见识了怎样的残酷才坐到今天的位置吗?而今天你却想威胁我?你天真的以为我的忍让是因为懦弱?你却不知道强者善隐的道理,只要不踩到我的底线,你永远不知道你面对的人有多可怕,但很可惜,就在刚刚,你踩到我的底线了……”
  
  双方之间的空气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没有人说话,每个人都知道现在处于剑张弩拔的状态,只是看谁会开第一枪……按照以往的套路,其中一个会拔出枪指着对方,然后对方也拔出枪,于是每个人都拔出枪,大家进入僵持的状态,但这种状态不会持续太久,每个人都意识到这种举动没什么意义,其实只是面子问题走个过场,接下来只要两边都有个台阶下去,那么大家都会收起枪。狼帮的成员们心想这样的场面见多了,于是其中一个先拔出了手枪。
  就在那人拔出枪的一刹那,一颗子弹悄无声息的穿过了他脑袋。
  鬼狼顺着子弹的方向看去,发现子弹是源于远处一架直升机上面的狙击手。
  狼帮成员见状,每个人都准备掏枪。但伴随着连续几声急促的枪响,每个想掏枪的人,手刚伸进枪套就被爆头了,其中一颗子弹从鬼狼耳边经过,击中了他身后的一个手下。
  开枪的人是黛米恩,用的是沙漠之鹰手枪,他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那几个掏枪的人几乎是同时被爆头,同时倒地……黛米恩通过这样发出的信息简单而明显,只要谁敢亮武器,马上就会被爆头。
  就这样,鬼狼的手下瞬间全死了,现在只剩下他跟针眼。他俩震惊的看着这一切,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当鬼狼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的10名保安每个人都端起了半自动步枪指着鬼狼跟针眼。
  鬼狼用因恐惧而瑟瑟发抖的声音说:“这真的有必要吗?居然用上了冲锋枪?”
  黛米恩笑出声来回应道:“你们猎人啊,就只想着投机取巧,总是想着节省子弹,却不知道每场战斗都是赌上一切的殊死相博,因为这样,你们猎人跟真正的军人间存在着本质的差别。”
  鬼狼跟针眼颤抖得更厉害了,黛米恩鄙夷的看着他们,心想猎人也不过如此……但他发现,鬼狼的脸色丝毫没有透露出恐惧,反而开始咧嘴笑出来,而旁边的针眼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原来他们颤抖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太过兴奋了……
  “你说殊死相博吗?”鬼狼用因兴奋而颤抖不已的声音说,“是什么让你有这等自信,认为有能跟我们对等的实力?”
  话一说完,黛米恩跟保安们的脚下随着一声清脆的爆炸声,发出了强烈的光芒,以至于让他们瞬间失去了视觉。
  黛米恩凭多年的作战经验,知道这是伽马闪光弹,但到底是什么时候脚下放置了这玩意的?伽马闪光弹与一般闪光弹不同,发出的强光除了让人在短时间内失去视觉,还会瞬间引发癫痫使手脚不听使唤……这就是为什么鬼狼一开始就戴着副墨镜,他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
  黛米恩对自己的手下大喊:“千万别开枪!”
  但已经迟了,其中几个开始胡乱扫射,因为癫痫让他们失去了方向感,他们开出的子弹全打到自己人身上。
  黛米恩半跪在地上,好不容易恢复了视觉,虽然仍然有重影,但足够他看清接下来发生的事。
  针眼一只手掷出两根飞针,飞针不偏不倚恰好刺进了远处直升机上狙击手的两个眼球,以至于他痛苦的嘶喊。然后另一只手掷出五根飞针,插进了其中五名保安的冲锋枪枪口,正当他们开枪的时候冲锋枪炸膛,整个手掌被炸得血肉模糊。
  就在这瞬间,鬼狼已经跑到他们面前,手持钛银剑一个利索的360度回旋斩,那五名保安的头颅如同被香槟弹开的瓶盖一样弹到了半空中,五个身体分别出现了五个从颈部喷涌的血柱。
  另外5名端起冲锋枪对准了鬼狼,但鬼狼左手一伸,手掌中散发出伽马闪光弹的强光,瞬间让那5名保安再次进入癫痫状态。鬼狼的剑往前一挥,剩下的5名保安瞬间身首异处。
  紧接着鬼狼往黛米恩的方向跑去,黛米恩的手脚终于完全恢复正常,正当鬼狼故技重施伸出左手施放伽马强光的时候,黛米恩马上紧闭双眼,避过了这次闪光。
  黛米恩心里说了一句“游戏结束了”,随即举起右手的沙漠之鹰指着鬼狼。正当他想扣动扳机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举起的右手的小手臂已经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平整的切割面,并且不断的喷涌鲜血。
  黛米恩这才知道,就在他闭眼的一瞬间,对方就利用这短暂的瞬间砍下了他持枪的手臂,那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他甚至没感受到疼痛。
  就这不到半秒的瞬间,就制造出如此的优势吗……原来这就是猎人的实力……
  黛米恩看着眼前鬼狼如一阵风般在他旁边擦肩而过,紧接着他感到天旋地转,当视线终于回复平静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鼻子离地面只有10厘米不到,而他生前看到的最后景象,是自己仍然站立的身体,但颈子以上的部位不见了头,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喷涌的血柱……
  
  斯崔葛布的护卫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全死了,只留下震惊而呆滞的他。
  “你刚刚说你见识了何等的残酷才坐到今天的位子?”鬼狼手持长剑慢慢的往斯崔葛布走去,“你真的以为在这里就能了解这世间残酷的真面目吗?你有看过外面的世界吗?恐怕你连狼人肉都没尝过……”
  最后鬼狼走到满是冷汗的斯崔葛布面前,又说:“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我的怜悯想让我饶了你,但我的原则却要我杀了你,你说我该听从我的怜悯,还是我的原则呢?”
  “怜……怜悯……”斯崔葛布瑟瑟发抖的说,“请你转告联储,我答应他们,我保证今后不会出现以PX9为单位的会计结算制度,并且取消以PX9产品报价……”
  鬼狼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把剑放回了背后的剑鞘,然后双手整理了下斯崔葛布的领结,并帮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而斯崔葛布差点脚软一屁股坐到地上。
  “好吧……就这么定了……我们还是朋友,对吧?”鬼狼问道。
  斯崔葛布强迫自己挤出了笑容,说道:“是……是的……我们是朋友。”
  最后,鬼狼拍了拍市长的肩膀,转身离开。
  在离开的路上,鬼狼掏出手机,他对手机另外一边的人说:“现在,马上大量买入PX9空单。”
  
  第三章 罪恶之城(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