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如果全世界都不相信你——评《海带》

作者:刘啸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12-15

这是一场豪赌,只有被认为是精神病人的角色,才会押注在荒诞一方,并且全力为之斗争。

《海带》海报 图自网络

《海带》海报 图自网络

  近期国产的科幻影片有些许井喷的趋势,从《逆时营救》到《孤岛终结》,虽然票房没那么令人满意,但口碑尚也可圈可点。在这种趋势下,刚刚网络上映的新片《海带》从一个奇妙的角度杀出,给近期的观影季带来了一抹幽默的黑色。

  《海带》走的是网络发行路线,是一部典型的低成本小制作电影,亮点集中在情节冲突与演技上,也就是说,片中并没有像样点儿的特技场面,个人认为这是本片的主要缺点。

  影片主人公是一位名叫“卫仁磊”的年轻精神病人,从名字中就可以知道,“伪人类”,必然不会被人类所认可,更何况还被打上精神病的标签。卫仁磊和一众病友在海上钓鱼期间钓上一根海带,该海带变形成一个“海带星人”,透露十几天后将毁灭地球,人类只有全身裹上海带摇来摆去才能躲过灾难逃脱厄运。这种荒诞的设定从荒唐的海带星人口中说出,并且要通过精神病人之口传播,可以预期的是完全没人会相信。但卫仁磊深信不疑,并竭尽全力要挽救人类,于是镜头里便呈现出强烈的矛盾冲突。医生、父母、同事,各类角色在卫仁磊的生活圈里粉墨登场,嘲弄、怜惜、鄙弃、恨铁不成钢,各类情感涌动,唯独没有理解和信任,导致整部影片的基调极其黑色,给人的感觉很压抑。

《海带》男主人公是位精神病患者 图自网络

《海带》男主人公是位精神病患者 图自网络

  整部片中唯一一处疑似的信任是卫仁磊的同学、一名事业无成的记者所表现出的对世界末日的关切。他现身说法,帮助卫仁磊向他周围的亲人解释世界末日的真相,然而在观众暗自庆幸终于有人能理解卫仁磊的时候,剧情来了个大反转,原来记者与亲戚们仍然压根不相信卫仁磊,所有的配合都只是所谓的“治疗方案”,更残酷的是,这位记者全程记录了卫仁磊的生活细节,并拟以此做出深刻反应臆想症精神病人的纪实报告,作为自己事业前进路途上的垫脚石。末了这位记者在台上西装革履慷慨激昂地为自己的纪实作品演讲,描述精神病人臆想中的世界末日并据此论断治疗办法的时候,真正的世界末日来临了,这种刻意营造的强烈的对比,让全片的意识冲突达到了最高峰。

  借“精神病人”的角度来叙事是一种很独特的手法,不常见但很有效,为的是突出荒诞以及与众不同,顺便暗示社会上大多数人的主流意识或者说世界观人生观是否天经地义,是否需要反思。“卫仁磊”们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导演可能想把卫仁磊描述为一位坚持自己想法的理想主义者,并在他身边渲染上各种欺骗和束缚,营造一种被全世界背叛但“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悲壮气氛。但作为别人眼里的精神病人,他的努力无法获得任何一个人的认同 ,甚至曾经礼貌对待他的漂亮女同事在他离开时也会抛出一句“他是我们公司的那个神经病”,令人愤然。

  片中还有一位不起眼的角色是卫仁磊的奶奶,全篇几乎没有台词,表现得酷味儿十足。按常规想法她应该也不会相信孙子口中的海带星人世界末日的说法,可正是她,在卫仁磊被亲人们背叛再次送入精神病院后,夜里悄悄送去一袋海带,为最后救下卫仁磊埋下了伏笔。在她心目中,或许孙子的平安与快乐才是最重要的,她没有表现出信任,但是流露出了浓厚的理解和爱,也许只有沉默且足够阅历的老人才能达到这种境界,其余的中年人身上沾染了太多世俗,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都脱离不了“常规”的桎梏。所以观影的中途,观众也容易担忧,万一世界比较正常而不毁灭,万一海带星人也只是幻觉,那卫仁磊又该何去何从?在精神病院度过余生?好在片头导演借另一名同样也看到了飞碟的精神病友之口坐实了海带星人的设定,自行阻止了后面反转的可能,这才让卫仁磊有翻身的机会。可以说,这是一场豪赌,只有被认为是精神病人的角色,才会押注在荒诞一方,并且全力为之斗争。

《海带》剧照 图自网络

《海带》剧照 图自网络

  值得探讨的是,观众作为拥有上帝视角的第三方,在已经亲眼见到“海带星人”的前提下,接受了地球即将在下星期五毁灭的设定,在这个基础上再来看卫仁磊与一干病友的行为,很容易取得认同感,从而同情他、支持他,顺便对不相信他的其他人群产生反感,甚至痛恨那些将卫仁磊重新送回医院的亲人。但是,从已知答案反推过程的事后诸葛亮行为无疑是毫无难度的,而现实生活中,假如我们真的遇到陌生人或亲戚坚信荒诞不经的突发性质的新理论,尤其是和世界末日相关的,我们是否也应该像理解卫仁磊一样支持他,甚至毫不尴尬地协助他宣传?相信大多数人都会给出否定的答案。象征性的艺术更容易高于或脱离生活,仅此而已。

  本片没有著名演员,但角色们的演技均可圈可点,充满了小市民们的市侩和无奈。卫仁磊父母对儿子的爱,记者朋友对卫仁磊的利用与背叛,漂亮女同事对卫仁磊的轻鄙,医生护工对卫仁磊的射击,无一不深刻触动着观众的情感。亦真亦幻的场景常常采用逆光拍摄,摄像师用弥漫在人物轮廓四周的金黄光线勾勒出梦一般的氛围,甚至镜头画幅的宽度也有变化,用来区分真实场景与主人公服用致幻类药物后的幻觉,这也是替观众着想的一些细节,免得观众再为此耗损脑细胞。

  唯一要吐槽的是特效。也许是制作成本所限,能毁灭地球的飞碟像是哪个小商品市场里批发的塑料货,在空中飞行的抠像感也很强烈,世界末日来临的氛围仅仅只是光线暗了一下,最后卫仁磊得救的场景连个飞行的正面镜头都没给,不太可能是为了给观众留下想象的空间而故意留白。假设有足够资金,笔者非常希望本片将特效部分重新制作,补充上飞碟毁灭地球的巨大压抑的恐怖场景以及卫仁磊获救时的镜头,对之前所有的怀疑、嘲讽、鄙弃做出一个完整的有力反击,那样才能称之为一部风格独特的优秀科幻新片,不然现在看起来总像少了一点什么似的,给人感觉不够完整,或者说不过瘾也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