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小镇上的造魂师(十六)

作者:萧河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12-29

简单干净,直奔主题。小姑娘的领袖气质打动了小弗瑞德。

上接克莱小镇上的造魂师(十五) 

  “你刚才紧张的样子真好玩儿。”朱迪笑着对小弗瑞德说。

  “我有点怕他们手上的枪。”小弗瑞德随口编了个理由。看着朱迪把红色的头发重新披散开,一股香气扑面而来,就像漂满了玫瑰花瓣的瀑布。有那么一瞬间,他感到他的心被什么撞了一下,有点舍不得下车了。

  “放心,孩子。他们开枪是要经过许可的。只要你不威胁到他们,不触发他们的自卫模式,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好了,该分别啦。”坎德把车停在一家水果店前。

  小弗瑞德点点头:“谢谢你们,坎德叔叔,坎德太太,还有朱迪。我会小心的。”

  朱迪对他摆了摆手。她的眼睛里有带魔力的火焰,小弗瑞德不禁脸颊发烫。

  “再见,麦克。”

  “再见,朱迪。”

  小弗瑞德转过身。该走了,你这个笨蛋。

  “对了麦克,”朱迪轻轻说道:“如果你遇见了戈斯林叔叔,请转告他,我们大家都很想他。”

  小弗瑞德看了看坎德。两个人心领神会地挑了下眉毛。

  “哦。知道了。我会的。”

  朱迪还小,她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小弗瑞德沿着马路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身边路过的人们。行人里有一部分人类,但是形形色色的AI占了更大的比例。凯普特是如此之大,他要怎么找到并救出玛维呢?他甚至不知道她在哪儿。

  可是有人知道。

  小弗瑞德决定试一试。

  他在广场附近漫不经心地兜着圈子,暗暗记录着AI巡警的巡逻路线和频次。他耐心地等待着,直到太阳西沉,建筑物在街道上投下长长的阴影。再过十分钟,就是AI巡警交班的时刻。经过一个白天的巡逻,一切相安无事,电能消耗带来的疲惫感充斥着他们的每个回路,身上的关节因为一天的摩擦而微微发热。此刻他们最想做的,就是赶快交了班,回到警局的住所,身体平躺地充上电,再做一次全身润滑。这是一天中的美好时刻,也是他们警惕性最低的时候。

  小弗瑞德盯上了一名单独巡逻的AI巡警。他端着一把催泪枪,腰间还挂着一把激光手枪和一把电击手枪。

  “帮帮我,警察先生!有人抢劫!”小弗瑞德急匆匆地跑到巡警面前,用并不高的声调喊道。他可不想把其他的什么人招引过来。

  “不要害怕。抢劫犯去了哪个方向?抢了什么东西?”巡警用标准的发音问道。

  “抢了我的背包,往那条小巷子里跑了……”小弗瑞德指着那条已被阴影笼罩的小巷。

  “我去看看。不要担心,他逃不出凯普特的监控系统。你的东西一定会追回来的。”

  小弗瑞德点点头,看着这位好心的巡警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小巷。

  他是个好警察。小弗瑞德心想。但是为了玛维,他必须这样做。

  小巷的深处,小弗瑞德事先放好的背包正躺在地上。

  “是那个包吗?”巡警回头问小弗瑞德。

  小弗瑞德点点头。

  巡警环顾四周,然后走过去,弯下身准备捡起那个背包。可是他发现,自己却怎么也直不起身了,还没等他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小弗瑞德收起手里的超频干扰器,掏出一台掌上电脑,接入巡警脑后的数据接口。超频干扰器是布克尔送给他的,布克尔说,这个只有拇指大小的玩意可以通过大量的高频信息干扰AI的芯片功能,能造成一般AI的暂时性休克。

  以巡警的后脑数据接口为据点,小弗瑞德连接进了允许所有AI访问的公共脑域。只要玛维被捕的消息在公共脑域上出现过,就会有记录存在。

  “该死,什么都没有。”小弗瑞德全神贯注地在AI公共脑域搜索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两个人影在向他接近。

  “小子,有两下子啊。”

  小弗瑞德听到背后有人,抬起头刚准备转身,一记重拳直接将他打倒在地。

  “小兔崽子,抢生意抢到老子地盘上了。知道我是谁吗?”说话的是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他的旁边站着一个瘦得像麻杆一样的半大男孩子。

  小弗瑞德擦了擦嘴角的血沫儿,眯着眼说道:“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他想起来之前坎德大叔的话,这两个人应该就是弄“零件”的赏金猎人。

  “我无意冒犯你们,我也不是你们的同行。地上这个巡警可以给你们,就当是赔礼了。”小弗瑞德说着,收拾背包准备离开。

  “慢着。想走可没那么容易。”大个子用身体堵住了出口,小巷几乎变得密不通风了。

  “你想怎么样?”小弗瑞德知道来者不善,是要存心找他的麻烦了。

  “怎样?你知道你弄的是什么人吗?巡警!在老子的地盘上弄死了一个巡警,还要老子给你收拾烂摊子!”

  “他还没死,只是暂时休克而已。”

  大个子听小弗瑞德这么说,对旁边的男孩使了个颜色。男孩从后背掏出一把比他还高的标枪,“扑哧”一声,用力扎进了巡警AI的脑袋。

  巡警的身体剧烈地抽搐了一下,便僵硬住了。一股黑烟夹着火花从他的头上的窟窿冒了出来,就像刚刚喷发完的火山口。

  “你说他没死,那现在呢?”大个子得意地笑着。

  小弗瑞德看得目瞪口呆。他很纠结的东西在这两个人眼里,什么都不是。

  “半死不活的巡警比死掉的更麻烦,你这个傻瓜。”男孩也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大个子哼了一声,命令着男孩:“这里没你事了,去门口把风。”他转过头来,踢了踢巡警的脑袋,盯着小弗瑞德说:“你看现在怎么办,臭小子?”

  “巡警是你们杀的,跟我没关系。”小弗瑞德辩解道。但是他自己也知道,真的追究起来,这事和他脱不了关系。

  “你有一张嘴,我们有两张嘴,你说他们信谁的?哈哈哈。”

  小弗瑞德咬着牙不说话。他知道,和这种没有底线的人没什么可讲的。

  “其实要解决这事儿也挺简单,”大个子盯着小弗瑞德的背包,嘿嘿一笑:“把你弄巡警的那个小玩意儿留下,我就放了你。”

  “你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小弗瑞德狠狠地说。他后退了一步,活动了一下脚踝,确认了一下藏在靴子夹层里匕首的位置。

  大个子的表情由戏谑变得沉重起来。他仿佛感受到了一股杀意。不可思议的是,如此强烈的感觉竟是由于眼前这个瘦小的少年。

  气氛变得安静下来,敌意在空气中开始凝结。小弗瑞德盯着大个子的双手,他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他在等大个子先动手。

  “滴——”一阵尖利的警笛声打破了僵局。“不好了,条子们来了!”男孩从巷子口跑过来,一边大喊大叫。

  “真他妈的晦气!”大个子咒骂了一句,打开附近的一个井盖,让男孩先爬了进去。他看了一眼小弗瑞德说:“你也进去。”

  “我是不会和你们一起走的。”小弗瑞德说道。刚才还剑拔弩张,下水管道里那么狭窄,天知道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会给他下什么绊子。

  大个子叹了口气说道:“你也知道,只有这个角落是监控盲区。不从下水道走,你绝对出不了这条巷子。我带你去见我们的头儿。我是看你底子不错,死在这可惜了。”

  “你是想把我交上去邀功吧。”小弗瑞德抓起背包,白了大个子一眼,跳进了井口。

  “随你怎么说,臭小子。”大个子嘿嘿一笑,也跳了进去,随手关好了井盖。

  “先洗个澡,臭死了。”男孩脱光了衣服,顺手丢给小弗瑞德一块香皂:“我们老大爱干净,而你现在闻起来就像一只在下水道里生活了十年的耗子。”

  “那个大个子……是你的爸爸?”小弗瑞德问道。

  “我爸早就死了。”男孩向公共浴室走去,头也不回地说。

  小弗瑞德的头发湿漉漉的,跟在大个子和男孩后面。这里还保留着先民时代的装修风格,随处可见欧式的立柱和拱门,墙壁上挂着很多巨幅油画,大部分是先民探索太空主题的写实主义作品,表现的都是开发火星、建设月球基地初期的劳动场面。小弗瑞德听布克尔说,先民之战爆发后,消息传到那里,那些项目大都已经停工了,取而代之的是人类项目经理和AI工程师们无休止的谈判……

  他们来到大厅的中央。大个子把屏风一般的身体闪到一边,使小弗瑞德得以抬头看见面前那造型华丽的座椅,以及坐在上面的人。

  让小弗瑞德惊讶的是,坐在椅子上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淡金色的头发,穿着淡金色的丝质连衣裙,在灯光的映衬下熠熠闪光。

  “ 头儿,我把他带来了。”大个子毕恭毕敬地说道。

  小姑娘点了点头,转向小弗瑞德:“你的情况,我大概知道了。我问你几个问题,别和我耍滑头。”小姑娘的声音还带着几分稚气,但语气却十分利落老辣,有种不容抗拒的力量。

  “我来救一个人。”小弗瑞德决定实话实说。

  “被AI帝国抓走的人,是很难救出来的。”小姑娘面无表情地说。

  “你说很难,就意味着还有一丝可能,不是吗?”小弗瑞德问道。

  “就凭你,当然是不可能。”小姑娘站起身,走下台阶,来到小弗瑞德面前。小弗瑞德看到她有着淡蓝色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她的眼神就像秋风吹起的湖水。

  “不过如果我们帮你的话,确实还有一丝可能。我们帮你救人,作为交换,你把手里的秘密武器给我们,就是能瞬间放倒AI的那个东西。怎么样?给你一分钟考虑。”

  简单干净,直奔主题。小姑娘的领袖气质打动了小弗瑞德。他略微思索,点了点头:“成交。”

  “好。你要救的人叫什么名字?”小姑娘问道。

  “她叫‘玛维’。”

  小姑娘笑了笑:“一个女孩的名字。放消息出去,就说威廉家族要从AI手里救一个叫‘玛维’的女孩出来。”

  “你干什么?你这样会害了她的!”小弗瑞德大声叫了起来。

  “恰恰相反。”小姑娘转身离去,回头看了小弗瑞德一眼:“对了,我叫克里斯蒂娜·威廉姆斯,你可以叫我蒂娜。”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