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小镇上的造魂师(十七)

作者:萧河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1-02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所看重的、追求的东西都是不同的……有人视之如生命,有人视之如浮尘。 

  上接克莱小镇上的造魂师(十六)

  小弗瑞德垂头丧气地坐在大厅旁的沙发上。他的救援计划完全被那个叫克里斯蒂娜·威廉姆斯的小女孩毁了。让这么个小丫头当领袖,这样的家族迟早要完蛋。

  小弗瑞德感到一双厚实的大手在拍自己的肩膀:“别担心,蒂娜小姐既然答应了你,就说明她是有把握的。这一带的人都知道,威廉家族的名言就是‘威廉决不食言’。”

  小弗瑞德听出这个声音是大个子的。“你也是威廉家族的人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维克多·史贝斯,并不是威廉家的人,但是我为威廉家族效力。”

  “那个小男孩是你的儿子?”

  “不,他是我的侄子,叫凯文·史贝斯。我的哥哥临死前把他交给了我——那是三年前的事了。”

  小弗瑞德想知道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他想起了男孩凯文说“我爸早就死了”时的眼神,就没有再问下去。

  “现在该让我们的老大见识一下你那个神奇的宝贝了。蒂娜在大厅旁边的书房等你。”

  小弗瑞德有些不情愿地向前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站在原地的维克多:“你不和我一起去么?”

  维克多摆了摆手:“我这个人说话不过脑子,嘴上没把门儿,还是少在蒂娜小姐面前出现的好。”

  小弗瑞德惊讶地发现,这个书房比布克尔的还要大。书房里的书架上码满了书,书架侧面涂着仿古的褐色松木条纹。书房里只有克里斯蒂娜一个人。她带着一副大圆框眼镜,平添了几分可爱之气。她的手里正捧着一本厚厚的纸页发黄的硬皮书。

  “坐吧,麦克·古德曼。”她合上书,摘下眼镜:“我总觉得这不像你的真名。”

  小弗瑞德一怔,随即说道:“我叫麦克没错,但我确实不姓古德曼。考虑到我做过的事情,我只是不想我的真实姓氏给我的家人带去麻烦。”

  蒂娜微微一笑:“没关系。姓名只是代号而已。有的人很看重家族荣耀,有的人视之如浮尘。倒是很多人打着威廉家族的旗号,干了很多坏事。”

  “从维克多和凯文的所作所为来看,你们倒也不冤枉。”小弗瑞德带着一点讥讽的语气说道。

  “你说话还真是不留情面。不过我喜欢你的坦率,这就是孩子比大人好的地方。”蒂娜说道。

  “我12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小弗瑞德争辩道:“听你说话感觉像是多成熟似的。你明明和我差不多大而已。”

  “成熟和年龄无关,麦克。”蒂娜说道。

  “那和什么有关?”

  “经历。”

  小弗瑞德楞了一下。她说的没错。眼前这个小女孩不像他想的那样简单。在没有完全了解之前,你没法判断一个人,因为你不知道那个人都经历过什么。

  “现在和我讲一讲你那个能让AI瞬间休克的武器吧。”蒂娜看着小弗瑞德的背包。

  小弗瑞德拿出超频干扰器,递给蒂娜。

  蒂娜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超频干扰器平淡无奇的外表就像一只钢笔。

  “不可思议。它的设计者一定是个天才。能介绍给我认识吗?”蒂娜的眼睛里放着光。

  “对,发明它的人确实是天才。时机成熟的话,我很乐意把他介绍给你,但是如果你要见他,恐怕很难如愿。”小弗瑞德想起坐在轮椅上的布克尔。

  “如果你能帮我救出玛维,这个东西你们想要多少,我就帮你们弄多少。”小弗瑞德补充道。在他背包的便携数据存储器里,有布克尔给他的超频干扰器设计数据。布克尔告诉他,只要有这些数据在,在任何一家3D打印小工厂里,都能把超频干扰器的所有零件做出来。

  “好,一言为定。”蒂娜兴奋地说,她的小脸有一丝绯红。

  “我听人说,威廉决不食言。”

  “当然。”蒂娜有些骄傲地回应道。

  “那你说一说,怎么救出玛维吧。”小弗瑞德一脸的忧伤:“你把消息都泄露出去了,岂不是打草惊蛇?只会让他们加强戒备,增加救人的难度。”

  蒂娜笑了。“我知道,但这是唯一的办法。要救人,首先要保住你的朋友玛维的命。”

  “什么意思?”小弗瑞德有些不明白。

  “被AI抓住的人很多,除了一些误抓的之外,放出来的几乎没有。现在掌管公安警卫系统的是一个叫做高斯特的AI,格斗种出身,性格残暴,一些没什么身份的小毛贼都被‘处理’掉了。”

  “你是说,他在公然违背先民公约吗?”

  “是的,不过他们找了很多借口来掩盖罪行。我迟早要亲手杀了这个混蛋。”蒂娜咬着牙说着,眼里充满了怒火。

  “那我们要尽快动手才行。”小弗瑞德觉得一天都不能再耽搁了。

  “不,你并不了解情况。这个事情急不得,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你介绍一下玛维的处境。”蒂娜站起来,在一块大写字板上画了一个长方形。

  “这是关押玛维的地方,凯普特第一临时拘押看守所。虽然是临时看守之地,却也看守非常森严,白天是没有任何机会的;只有在凌晨2点到4点,AI换班的间隔,由一套复杂的安防系统换班看守:

  首先,要想进入看守所的大门,要打开一扇一英尺厚、五吨重的大铁门。折扇大门上安装着一个大转盘,转盘上刻着0到99共100个数字。要想打开这扇门,必须正确地转动这个转盘五次,输入一个正确的十位数密码。每次输入只有一次机会,一旦输入错误,系统将立刻报警。

  输入正确的密码之后,大门会露出一个锁孔。打开锁孔的钥匙被分为两半,由不同的AI分别保管,只有将这两半合在一起,才能打开锁。大门上面还设置了磁场报警器,两块电磁铁分别装在两扇门上。当两扇门分离时,磁场被破坏,就会出发警报,除非你在警报器上输入正确的密码。

  输入磁场报警器的密码之后,算是进了看守所的大门。可是过道内,还有红外线热感应器和动作感应器。一旦在检测到任何移动的、散发着热量的物体,感应器都会被触发,系统立刻报警。所以,想要在看守所里把人救出来,比登天还难。”                                                        

  “那你的意思是,放出消息去,声明玛维是很重要的人,所以那个高斯特不会‘处理’掉她?”小弗瑞德有点明白了。

  “没错。而且高斯特知道玛维是我们的人之后,一定会把玛维转到凯普特高级监狱去。而我们就在路上动手。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把人救出来。”

  “你为什么这么有把握?”小弗瑞德感觉蒂娜有点过于自信了。

  “因为威廉家族是唯一破解过那套安防系统,从看守所里救出人的。”蒂娜露出自豪的微笑,“那次营救我们准备了整整两年。遗憾的是,那次行动我们虽然把人救了出来,但也让我们损失了以为最好的卧底——卡尔·史贝斯,一位传奇的密码破解天才。”

  “如果我没猜错,这位卡尔·史贝斯是凯文的父亲吧?”

  蒂娜有些惊讶:“没错。你是怎么知道的?”

  “凯文和我说,他的爸爸已经死了。我想,为威廉家族效力姓史贝斯的应该不会太多。”

  蒂娜点点头:“我们对不起凯文。我会设法补偿他的。她的父亲是一位英雄,为威廉家族带来了无上的荣耀。”

  “你不该让他整天跟着他叔叔瞎混。那会浪费了他的天赋,而且他那么小,干那个很危险。呃,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小弗瑞德说完,意识到自己有些多管闲事。

  蒂娜摆摆手:“没关系。你说得对。凯文还没有从失去爸爸的伤痛里走出来,不喜欢和别人说话,只认他叔叔。”

  “可怜的凯文。”小弗瑞德想起了自己那只会种玉米和养马的父亲老弗瑞德。他不是什么天才,可他至少还活着,每天夕阳西沉的时候,还可以看着自己的马群,惬意地吸几口烟斗。

  “救出你的朋友之后,你有什么打算?”蒂娜问。

  “带她回……”小弗瑞德看到蒂娜正盯着他看,把“九方城”几个字咽了回去:“回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凯普特城里没有安全的地方。你可以考虑一下加入我们。威廉家族会保护你们的。”

  “来这里之前,我已经计划好了去哪儿。不过还是谢谢你,蒂娜。”

  蒂娜嘟了嘟嘴:“那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加入布兰迪公会,我可不想你成为威廉家族的敌人。”

  “布兰迪公会?”

  “凯普特最大的黑帮,也是威廉家族的死对头。答应我,麦克。无论他们开出怎样诱人的条件。”

  “好,我答应你。”小弗瑞德有些莫名其妙。他的口头承诺有这么重要吗?他看着蒂娜炽热的目光,好像有些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所看重的、追求的东西都是不同的,所以,很多东西就像蒂娜说的那样。

  有人视之如生命,有人视之如浮尘。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