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系统上线前出Bug怎么办?——评《Other Life》

作者:刘啸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1-07

《Other Life》便是这么一部独特的、反映互联网时代中程序员与产品经理以及投资人之间的关系的影片。

《Other Life》澳大利亚海报 图自豆瓣

《Other Life》澳大利亚海报 图自豆瓣

  有关虚拟现实题材的科幻影片很多,但因为有《黑客帝国》三部曲以及《盗梦空间》等这样的老牌模范摆在眼前,再拍也就大多像黄鹤楼上的李白:“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不过,科幻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别出心裁挖掘亮点,纵使场面、深度、思想性比不上老前辈们,但只要独具一格,也总能让人眼前一亮。《Other Life》便是这么一部独特的、反映互联网时代中程序员与产品经理以及投资人之间的关系的影片。

  《Other Life》这部描绘虚拟现实的烧脑科幻片来自澳大利亚,今年已上映,不太贴切的中文译名是《虚拟实惊》或《异生》。女主角是一位名叫阿玛瑞的女博士,因为一场冲浪事故导致弟弟溺水而成为植物人,弟弟一直昏迷,只能用器械维持生命。为了唤醒弟弟,她和父亲合作研究虚拟现实技术,并与合伙人山姆开了个公司,利用这项技术开发“Other Life”游戏系统。阿玛瑞负责其主力研发,但在“Other Life”上线前,她发现系统有Bug,矛盾就此展开。

《Other Life》女主人公 图自豆瓣

《Other Life》女主人公 图自豆瓣

  影片中的冲突集中在阿玛瑞这位程序员以及山姆这位产品经理之间。阿玛瑞利用程序代码,将虚拟现实的内容通过编程的方式注入一种含有大量纳米机器人的黑色药水里,然后将药水滴至人的瞳孔,便能引导人进入药水中构筑的虚拟现实场景,恍如梦境却又极其逼真,令人真假难辨。可以想象,如果这套游戏系统成功上线,将给人类的生活带来巨大的颠覆。正因为此,合伙人兼产品经理山姆才对“Other Life”死心塌地,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推动其上线,其角色往大里说甚至像承担了来自投资人压力的CEO。而作为程序员的阿玛瑞博士却谨慎得多,虽然她也是山姆的合伙人,但天生的程序员秉性加上本着对系统负责的态度让她极其慎重,起初,她像所有程序员一样,认为发现的Bug只是小问题,一定能在上线前轻易解决,但当虚拟环境出现变形崩溃这种严重事故后,她才意识到系统存在巨大缺陷,于是一边承诺迅速解决Bug,一边反对系统上线。产品经理山姆心急如焚,他无法接受“Other Life”不能按期上线的现实,却也无法说服阿玛瑞这位顽固的程序员,两人的矛盾愈来愈深,终于闹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散伙。

  在互联网的时代,为何老板们把程序系统的上线时间看得至关重要呢?众所周知,近几十年信息技术的发展速度很快,无数影响我们生活细节的各种新式科技像雨后春笋般冒头。它们完全不同于传统的粗放产业,谁抢在了前头,谁就占据了市场,这正是所谓的“一招先,吃遍天”。更何况,许多一窝蜂一拥而上的创业者们,他们并没有真正了解如何才能占据市场,是靠解决具体问题还是靠精美的界面还是靠返利?在商业模式尚不清楚的情况下,花费时间去争论且谁都无法说服谁无疑是错失良机的,因此,无论是创业者还是天使投资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快速推出一个“能用”的系统来,一方面在实践中试错,看看能不能挖掘出真正能用的商业模式,另外一方面借此向下一轮可能存在的投资人展示自己的能力,以力争拉到下一轮风险投资。基于这个心理,老板们非但不会答应系统的延迟上线,反而会在出现风险时动员全体员工日以继夜加班,或者无风险时也以加班为常态,目的正是为了抢先,即使项目失败了也只是试错,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值得投资人继续投钱。

  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既然大多数创业公司是这个状态,难道投资人看不明白吗?实际上,投资人也都是人精,他们除了不知道“这个创业公司是否能成功”之外,别的什么都懂。反正天使投资的成本也不高,不如广撒网,即使一百家创业公司只有一家成功,那也是极其划得来的游戏,其收益率甚至胜过买彩票中大奖。而那些ABC轮风险投资虽然金额巨大,但既然起投,也说明创业公司的业务已经大到一定规模,成功的概率也比起步时大不少,即使最终没有成功做大,也已有足够的资格让其他人接盘,实在找不到接盘时还有上市一条路,总之断然不能砸自己手里。而对于创业团队来说,整个团队的素质也是投资人所要考察的重要因素之一。如果某团队每天加班,曾经有创业成功的经验,那么他们在投资人眼里就比其他初创团队加了很多分。所以说,一次创业,次次创业还是很有道理的。

  创业公司最怕的是合伙人各自心怀鬼胎。影片中,产品经理山姆和程序员阿玛瑞闹翻后,山姆偷偷联系政府部门,打算转移“Other Life”的研究方向,并提出“虚拟监狱”的想法,以这种技术取代传统监狱。阿玛瑞自然不同意他的改制方案。为达目的不顾一切的山姆正巧发现了阿玛瑞干私活的事儿,便将矛头对准阿玛瑞,查封她的笔记本,企图夺取她的全部研究成果并控制公司。偏偏心烦意乱的阿玛瑞又在和男友丹尼亲热时忍不住炫耀了她的虚拟研究成果,丹尼大为惊异,想要继续体验,便私自拿了阿玛瑞为弟弟编写的代码药水来尝试,没想到正好碰上Bug,惹出了巨大的副作用而一命呜呼。阿玛瑞背上了命案,情况一下又复杂起来。

《Other Life》剧照 图自豆瓣

《Other Life》剧照 图自豆瓣

  由于出现了政府这个重磅投资人,其意见能够左右公司的业务发展方向,再加上命案在身,阿玛瑞不得不屈辱地答应了山姆代表政府威逼利诱开出的条件:参与政府部门的“虚拟监禁”实验,说参与实验一分钟,等于在虚拟空间中监禁一年,只要熬过这虚拟的一年,就免予起诉,什么都摆平。从这里开始,情节才变得精彩起来。

  “假作真时真亦假”是本片最大的特色,正因为设定中有虚拟现实能够极度模仿真实现实的前提,因此对于多疑的观众来讲,每一个镜头切换,或许都隐藏着虚拟还是真实这个问题。影片的情节安排也的确不负众望,真真假假嵌套,营造的迷惑程度堪比多层的《盗梦空间》:阿玛瑞进入了一个有着巨大闪亮计数器的密闭房间。她在这个空间中吃喝拉撒,等待巨大的数字从001一直递增,一边回忆过去,一边充满希望。然而,在煞费苦心熬到365时,计数器突然又归零,重新冒出001的数字!阿玛瑞突然明白自己被山姆和政府部门勾结给坑了。她歇斯底里地在密闭房间中打砸抢,结果把墙壁砸开一个口子,爬出去看时惊呆了:自己在一个偏僻荒凉的厂房里,所谓的虚拟密闭空间,只是一间简陋的板房。她恍然大悟:山姆他们利用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真假难辨的特性,将自己偷偷囚禁起来。脱逃的阿玛瑞发现,在她被囚禁的这一年的时间里,公司股份被山姆拿走,“Other Life”系统早已上线,成为了风靡全球的热门游戏,山姆也一跃成为一名成功企业家。她拥有股权的创业公司被山姆彻底夺走了。

  不得不说,发展过程中股权分配的明争暗斗曾经毁掉过很多创业公司。团队成员之间的股权分配如果没有通过合法途径登记确定下来,只是口头约定的话,发展起来后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会出现分配矛盾。再者,引入外部投资后,投资者投入的资金也需要以股份来交换,这部分股份从何处来,分配多少,都是一门大学问。曾经有位单枪匹马的创业者获得天使投资后,投资人换走了他百分之百的股份,这位迷惑的创业者还提问,说投资人拿走他的全部股份有什么用?这个问题问得真是闻之令人叹息。

  失去了公司控制权的阿玛瑞痛定思痛,继续完善唤醒弟弟的药水代码,最终突破重重阻力,将药水滴入了沉睡的弟弟眼中。功夫不负有心人,被重新塑造记忆的弟弟果然睁开了眼睛。可就在阿玛瑞为此高兴之时,弟弟忽然僵硬抽搐,头脑深处的记忆令他仍旧选择了溺水死亡,这里,宿命论那种不可改变的沉重感弥漫了整个场景,最后,这一切也终于令阿玛瑞醒悟过来,她感受到的“Other Life”的上线、弟弟的醒来,原来只是自己脑海中的美妙想象,没错,尽管逃离了囚禁她的板房,她还在虚拟世界中。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阿玛瑞恍如脱胎换骨,一下子拥有了在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自由切换的能力,她利用这个能力击败了倒霉的山姆,山姆也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痛定思痛幡然醒悟,于是双方皆大欢喜,握手言和,影片在祥和的气氛中结束。

  其实,整部影片后半部分的各种波折,都是由系统上线前发现的Bug所致,不仅导致了公司内讧,还让主人公们遭受了“虚拟监禁”的折磨,令人印象深刻。从这个角度来看,本片像一部纪录片,略带夸张地反映了创业公司里程序员与需求方的矛盾,一旦这种矛盾得不到及时解决,便会激化,少则令系统崩溃,多则出人命。因此,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的老板决不能以“别人家公司的某产品都是带着Bug上线”为由而掉以轻心、不顾Bug强行逼迫自家产品上线,而应当按科学的软件工程流程控制质量,该延期时还是要延期的。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