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与巨蛇(七)

作者:何佳磊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1-11

当雷加下车后脚触碰到地面的一刹那,瞬间大量的信息如潮水般哄涌进他的大脑……

  上接迷雾与巨蛇(六)

  【迷雾与巨蛇故事简介:一千年前的一次粒子碰撞实验导致了迷雾在世界的蔓延,人类不知道迷雾里面有什么,只知道一旦进入迷雾绝无生还的可能,里面的怪物是不可战胜的。自那以后,人类建立起迁徙文明,房车成了所有人的居所与劳动场所。

  故事的主角名叫雷加·亚伯拉罕,是一位破雾者,原本是战无不胜的传奇人物,对正义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执着,正是这份执着导致他成了通缉犯。故事主线是讲述几位赏金猎人在押送这名通缉犯的路上所遭遇的各种事情,在这一路上,逐渐与雷加建立了友谊。】

 

  第四章 蒂塔镇(上)

  “所以这就是你当破雾者的原因?”布兰德一边嚼着苹果一边嘲笑的说,“得了吧雷加,不要再说那些陈词滥调,我在长老前都听腻了,咱俩私底下说些真心话。”

  “那……还能有什么原因呢?”雷加耸了耸肩说,“也许,仅仅是因为我擅长这个,而总得有人去做这个不是吗?也许是因为我觉得这职业很酷炫……”

  布兰德咧嘴笑着,指了指雷加说:“最后那句,有点真心的味道了……”

  “那你呢?布兰德大师,你又为什么成为破雾者呢?”雷加反问道。

  “呃,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我想多杀点人。”

  雷加冷笑了声,犹豫了下,说:“你是认真的吗?”

  这时布兰德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眼睛姚望远方,沉默了一段时间后,问:“你怎么看亚伯拉罕一族呢?”

  “这一族都是一群伟大的人……当然除了我跟你之外。”雷加笑着说。

  “在我看来他们只是一群只会痴人说梦的傻子,”布兰德说道,这时候他脸上那玩世不恭的笑容已经消失了,“得了,不要用那种惊讶的表情看着我,告诉我雷加,你难道不也是这样想的吗?”

  雷加低了头,没有正面回答。

  “那番话怎么说来着?‘神说亚伯拉罕的后裔要遍布全地,天上的星星有多少,海边的沙子有多少,亚伯拉罕的后裔就有多少。’天啊,他们居然相信世界上所有人都会变得跟他们一样善良,说什么每个人都会崛起,每个人都是君王……哦,还有更荒谬的,‘旧的天地将要废去,神要创造新天新地,神要亲自与我们同住……’

  “神要亲自擦去我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雷加一边笑着一边跟布兰德异口同声的说出,两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故作娇柔式嘲讽。

  “这是怎样的傻子才会说出这些屁话并且对此深信不疑?真的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傻子……”布兰德带着几丝愠怒说道,犹豫了几秒钟,又继续说,“但却是一群我所爱的傻子。”

  这时布兰德不再姚望远方,而是看着雷加,用坚定的口吻继续说:“是的,我爱他们,我的名字不再只是布兰德,而是布兰德·亚伯拉罕,能够加入这一族,是我此生最大的荣誉……而我之所以成为破雾者,并不是为了终结迷雾,因为在我看来那是不可能的,我之所以成为破雾者,是因为这些战斗技巧能够保护他们,让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依然流传下去,在我看来,也许这是世上仅剩的美好了……为了这个,也许我会最终成为他们所憎恶的那一类人,但我愿意这样,为了他们,我愿意牺牲自己……”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杀了那些强盗?并且你以后还会继续这样干,对吧?……放心,我会保守秘密,因为我也会那样做,算上我一份,‘死’就是那些恶棍应得的惩罚……”雷加问道。

  这时布兰德略带困惑的看着雷加,说:“你说‘死’就是他们应得的惩罚?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呢?”

  而雷加不解的看着布兰德,那表情似乎在说:难道这不是你的意思吗?

  “噢,不,雷加,我在谈的不仅仅是死亡那么简单……死只是一种解脱,你认为那些混蛋在干了那些事之后,最终得到的报应仅仅是一种解脱?不,对于他们来说,死亡是个遥不可及的奖赏……不,我要让那些混蛋加倍体会到他们给善良的人们带来的痛苦与恐怖,让他们知道自己都干过了些什么,只有这样他们才有资格去死,只有这样才称得上公平……为了这样,我必须成为比他们更加残忍的怪物……这就是我选择的道,那么你呢,雷加·亚伯拉罕?”

 

  雷加从睡梦中醒来,他在梦里面回到了过去,回到那段与他的老师布兰德之间的谈话。他坐了起来,正想伸懒腰的时候,才想起双手被一个足有30斤重的大手铐铐着,他对面坐着的是其中一个逮捕他的赏金猎人,名字叫拉萨奇。

  拉萨奇正目不转睛的盯着雷加,仿佛雷加从睡觉开始,对方的视线就没移开过。

  雷加感觉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这意味着他们到达了蒂塔镇的边境,而蒂塔镇也刚迁徙完毕。

  “睡得香吗,大英雄?”拉萨奇问道。

  “还行,你呢?”雷加略带嘲讽的问道,他明知道对方为了看守他所以不可能睡觉。

  “你觉得这很有趣?”面对雷加的嘲讽拉萨奇直接带着愠怒回应,“不,一点都不香……多亏了你,从几个月前开始追踪你就没有睡过一次好觉。弗兰克那老家伙,总想着要以最安全的方式逮捕你,跟踪了你三个多月,就为了等到你睡觉的那一刻……这就是他的作风,总想着风险风险风险,我说,那么在意风险,为啥还进入猎人这一行……给我选择,我宁愿跟你大战一场……”

  接着拉萨奇身体前倾往雷加稍微靠近了一些,压低声线说道:“也许还有机会,对吧?我想,以你的能耐,应该有学过类似怎么摆脱手上的大手铐之类的技巧,对吧?说实话,我还蛮期待的,我真想见识下你是否真有传说中那么厉害。”

  说起这大手铐,雷加确实知道有门路可以解开它——小型EMP 定点放射仪,俗称小药丸,因为它只有一颗胶囊般的大小,却可以让大多数的电子设备失效,包括这手铐。但由于是违禁品,所以恐怕只有在黑市里面才找到。

  拉萨奇又坐直了身体,叹了口气说:“但即使你解开了手铐,我还没来得及亮招你就已经死了,毕竟我们五个人,就算你成功逃脱了弗兰克,也很难躲过菲欧娜的狙击……算了,不说这些了,谈起睡觉,我打算好好的在这镇上休息一番,也许会找个女人快活快活……”

  说到找女人快活,拉萨奇有意去揣摩雷加的表情,他是带着恶意去说这话,毕竟雷加作为在押犯是不可能享受到这待遇,他只是想让雷加嫉妒而已,回敬他刚刚的嘲讽。然而雷加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没有让人感到有意思的羡慕嫉妒。

  拉萨奇又继续说:“说到女人,给你个忠告……不要上菲欧娜的当。”

  这时候雷加的表情稍微有点变化,表现出一丝好奇。

  拉萨奇又继续说:“相信你应该听说过飞缘魔这个怪物吧?长得异常妖艳,任何男人一旦见到它,都无法抵抗它的诱惑,送进它的怀抱,然后它会吸干那些男人的精血。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赏金猎人队伍里都至少有一个女猎人,因为她们不受飞缘魔诱惑……但我想说的是,菲欧娜她本身就是一个飞缘魔……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她吸食的不是男人的精血,她甚至更可怕,吸食的是男人的灵魂,记住我这番话。”

  拉萨奇不怀好意的对雷加笑了笑。他说这番话的目的更多的不是提醒,因为他觉得眼前这个叫雷加的死刑犯在未来很难逃得了菲欧娜的玩弄,他只是想着到那时候可以对雷加说一句:看吧,我早提醒过你了。是的,这是他的恶趣味,即使知道事情的走向无法改变,但说出那句话能够给他带来古怪的优越感。

  但此刻雷加心里想的是:说起怪物,你们的车底盘贴着一只食人蜘蛛呢,该担心的是你们……

  正如之前经历过的所有入关程序一样,太多东西让弗兰克感到郁闷,入关申请处一条长长的车队,其中有不少是物流货车,它们运送一些诸如蔬菜、水果、肉类,或是一些工业原料跟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另外还有一部分是准备入住蒂塔镇的房车。这群人为了抢占蒂塔镇外围比较好的一些临时车位,往往争先恐后导致水泄不通,更加延长了入关时间。

  然而经历了这漫长的等待后,更让弗兰克不爽的是不得不面对的联邦海关,因为掌握了能够把人拒之门外的权力让他们变得趾高气扬,那不苟言笑的表情往往带着不屑或苛刻的眼神。

  “1个马格南44左轮枪,8个沙漠之鹰,5个M4卡宾枪,3个雷明顿散弹枪,2个ASW338狙击枪,1个M99巴雷特反器械狙击枪,1个格林重型机枪,1个MR99多重导弹发射器,你申报的入关武器就这些吗?”负责审批武器清单的海关用慵懒的调调问弗兰克,一边用慵懒且不屑的眼神看着后者。

  “是的,就这些。”弗兰克回答。

  “抱歉,格林重型机枪跟巴雷特属于5级兵器,MR99多重导弹发射器属于6级兵器,这三样东西不能入关。”海关仍然用慵懒的调调说着。

  “什么?!等等……我们有赏金猎人牌照,我们有权拥有5级及以上级别的兵器。”

  “我没说你无权拥有,只是最近在戒严,镇里有革命军的人混进来了,所以市政府下令禁止5级及以上级别兵器在镇里流通……”

  “该死……”弗兰克轻声嘟囔了一句,又继续说,“那我们该怎么办呢?把这些东西扔到旷野里?”

  “你可以委托海关代保管这些物品,当然要交一定的保管费。”海关回答道。

  “哦,是啊,保管费,真有你们的,真他妈会创收啊。”

  海关没有回答,只是耸了耸肩,继续用慵懒的眼神看着弗兰克,大概意思是在说:怎么,你能怎么着?

  “操那群操妈的无良吸血蛀虫。”拉萨奇听完弗兰克的阐述后爆了一连串粗口,但这也是每个人的心声。

  原计划彻底被打乱了。原本计划是到蒂塔镇里把这几样基本用不着的重型武器卖出去,然后再购买燃油来补充战车那快要枯竭的燃料箱,现在显然行不通了。

  “所以,为了让车子继续前行,我们只好在这呆几天,接几份生意来做,就像以前经历的无数次一样。”菲欧娜说道。

  “恐怕只能是这样了。”

  “又或者,B计划,我们把布莱茵里面那用不到的核反应堆引擎卖掉,这样我们接下来一路上都不用再为燃油费烦恼了。”拉萨奇道。

  “该死的,拉萨奇,我跟你说了多少次,我们不会把布莱茵的任何部件拆下来卖。”维尔戈带着恼怒对拉萨奇说。

  “为什么不?反正我们永远都不会去买核反应电池的不是吗!我们只会用性价比最高的燃油,那这引擎留着何用?只会徒增加战车负重不是吗?”拉萨奇回应。

  “那为什么不把你其中一个肾割下来卖啊,拉萨奇?”维尔戈争锋相对道,“布莱茵是我们的伙伴,你最好意识到这点。”

  “我觉得维尔戈说的对,”弗兰克插嘴道,“布莱茵是我们的伙伴,我们不会随便把伙伴身上的东西拆下去卖,况且这可是核反应堆引擎,不是随便能弄到的东西,留着日后肯定有用。”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菲欧娜附和道。

  “我也是……”老陈也附和道。

  拉萨奇像遇到挫折似的,一脸不爽的回答:“好吧好吧,随你们便。”然后就背靠着车厢开始沉默不语。

  弗兰克清了清嗓子后说:“所以,接下来的计划是在这找些生意赚些子弹,这些子弹除了要购买燃油,还要为那些不准入关的武器支付给海关管理费。”

  “还要顺便把画家给安置了。”菲欧娜说道。

  “哦,对,关于画家,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在这里认识个伙计,是开酒吧的,也许我可以问问他需要请个帮手不。”维尔戈说道。

  “好,这事就拜托你了……”弗兰克停顿了下,接着说,“现在剩下最后一件事,雷加·亚伯拉罕……”

  “我不建议就把他锁在车厢里,尤其这里是狼帮的地盘……”菲欧娜说道,“若他们知道这车子里有这么‘贵重’的货,按他们的尿性一定会打什么主意。”

  “是的……他们又会耍他们那一套,打劫其他猎人手中的猎物是他们最在行的……”弗兰克说,“而且他们知道布莱茵,他们一定会窥看车厢里的东西。”

  在这几个猎人看来,比起这有高级防盗系统并且用坦克装甲的材料构建的车厢,他们的视线反而更加保险,世界上没什么地方是比他们眼皮底下更安全了。然而他们谁也不愿意一直呆在车厢里只为看着这个叫雷加·亚伯拉罕的囚犯,所以他们还是决定把雷加带上。

  弗兰克打开了车厢门,微笑着对雷加说:“看在你就快要死的份上,今天就带你出去逛逛,喝点啤酒吃点烧烤什么的,让你在上路前对这世间没什么留恋……但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想趁机逃跑,或是让我们觉得你有逃跑的想法,我们会毫不犹豫的打碎你的膝盖,听明白了吗?”

  雷加点了点头。

  “好吧,那下车吧。”

  当雷加下车后脚触碰到地面的一刹那,瞬间大量的信息如潮水般哄涌进他的大脑。附近人叫卖的吆喝声,人流行走的碰撞,房车内的吵架、做爱、电子音乐等等各种各样从近及远的声音一下子充斥着他的耳膜……四周各式各样的气味,肉类的腥臭,地上的牛粪,燃油与润滑油等等的气味涌进他的鼻孔……

  雷加已经太久没进入过稍微大型点的房车聚落了,以至于忘了这种地方会让他多厌烦。他无所适从且头痛欲裂,导致双腿发软跪倒在地上。然后他深呼吸,很快调整好状态进入短暂的冥想,通过这样降低了松果体的能量状态,从而关闭了自己的超感知,很快便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并站了起来。

  几个猎人看到这过程,以为仅仅是雷加太久没运动导致腿软,除了弗兰克……弗兰克把这一切看进眼里并察觉出异样——雷加那一刹那的表情就像是癫痫发作,眼睛翻白,呼吸急促,虽然很快又恢复正常……弗兰克冥冥之中感觉到雷加跟正常人一定存在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但他并没有把这感觉分享给他的同伴们,而是想继续观察,待得出一个合理的结论。

  雷加站起来后,画家便来到他的身边,关心道:“你还好吗,雷加?”

  “我还行,你呢?”

  “我挺好,猎人们对我不错,还给了我一些巧克力。”画家说完就悄悄的把一块巧克力塞到雷加的手里。

  其实这个小举动都被几个猎人察觉了,只是他们并不打算阻止。

  就跟之前大部分去过的房车聚落一样,聚落的外围是贫民区,停泊的都是老旧的房车。这里人山人海鱼龙混杂,贸易往来的人群川流不息。房车除了是人们生活的家园,也是他们的作坊,生产并贩卖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有的是卖各种铁器,里面的厨房放着压铸熔炉,有的是卖他房车顶上种植的各种蔬菜,也有的卖刚出炉的面包,四处充斥着叫卖的吆喝声。

  对于燃油,贫民区的人们在平时生活中能省则省,毕竟燃油的充足与否决定着在迷雾袭来的时候是否能让自己的房车启动长途迁徙,所以在大路上看到的运输工具大多是黄牛跟骡子,偶尔还会看到骆驼,牵着它们行走的有些则是太阳能机器人。

  这时一个牵着一匹老黄牛的太阳能机器人经过弗兰克一行人,那机器人锈迹斑斑,一边用笨拙的步伐缓慢前进、一边用机器人独有的平坦空涩毫无感情色彩的声线叫卖着身后牵着的老黄牛身上背着的物品,大概是在说:“黛西百货店,你能想到的这里都有!”

  拉萨奇逗趣的对那机器人说:“哦?真的什么都有?”

  那机器人停下脚步,对拉萨奇说:“是的,只要你能想到的都有。”

  “要是我说一样东西,你没有的话呢?”

  机器人停顿了下,顶上脑袋里面的老旧CPU发出了因快速运转而导致的滋滋声,过了好几秒后说:“那就说明你没想到。”

  除了各式的商铺房车,弗兰克一行人还经过一所露天学校——就在两个房车之间不到60平米的空地上,三四十个六七岁左右的孩童挤成一堆坐在小板凳上,面前的是一个身躯是一块三米宽显示屏的讲课机器人,显示屏上写着古代历史四个字,下面配着一个手持拐杖戴着圆顶帽、鼻子下面一块方形小胡子的人物照片。  

  讲课机器人用生硬的声线说道:“在20世纪初,卓别林带领着德国纳粹党掀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多年的战乱后被中国派出的城管大队平定……”

  但是课堂上没几个小孩有在听课,他们要么是在跟隔壁的撕扯,要么拿垃圾往讲课机器人那扔。机器人偶尔会嘟囔一句“该死的阿西莫夫定律”……

  他们经过一个联邦军队的一个办事处,那房车上顶着一巨幕,上面写着:

  “想成为这世界的救星吗?

  迷雾勘测团需要你

  丰厚的津贴与阵亡抚恤金

  唯一的入职要求就是有绘画功底”

  虽然上面给出的薪资很诱人,但门前却相当冷清。

  拉萨奇看到这招聘启事后两眼放光的看了看另外几个人,然后双臂展开指向画家。

  “省省吧,拉萨奇。”弗兰克冷静的说。

  “你怎么了弗兰克,这么大的好处摆在我们面前,这一下子就解决了画家的归宿问题,而且更重要的是抚恤金,受益人填我们,这也解决了我们的收益问题。”

  “闭嘴,拉萨奇,我们不会干这种事。”菲欧娜说道。

  “不会干什么事?”

  “就是让人送死的事情,猪脑袋。”维尔戈答道。

  这帮人还是没放弃啊……弗兰克看了眼联邦军队办事处里面那几个军人,心里想……迷雾勘测团应该算是最古老的组织了,一直致力于研究迷雾,之所以要求要有绘画功底的人,因为一切的录像录音设备在迷雾中都会失灵,所以只能用最古老的办法,让人进去后活着出来,把里面的所见所闻画出来……然而至今为止,没人能在迷雾中存活下来。所以一般肯去应聘的人,都是些本已经活不下去了,想通过这样来赚取那丰厚的抚恤金留给自己的家人。

  最后拉萨奇无奈的说:“对,当个贫穷的圣母婊也挺不错的,是的。”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