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与巨蛇(八)

作者:何佳磊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1-24

拉萨奇愣了下,说:“她刚刚是不是引用了《三体》这部古典里的话?”

上接迷雾与巨蛇(七)

第四章 蒂塔镇(下)

后来他们经过一个地方,那里却出奇的安静。那是一辆收容所房车,外面地面坐着几十个人,眼神涣散茫然。

“看啊,有多了几个被世界淘汰的人。”维尔戈轻声说道。

弗兰克抱着同情看了看这些人……这群人是在刚刚的迁徙中失去了自己的房车——因为没有足够的燃油,只能任由自己的家在迷雾之中变成一堆废铁。他知道这群人接下来的命运,他们失去了家园与劳动工具,恐怕这些人也不太可能有足够的子弹再去买一个新的房车,由于收容所是不会长期收容这些人,所以这帮可怜人最好的下场是能够被某一家收留作为奴仆,如果没人愿意收留他们,那么他们只能被流放到荒野中等死,又或是更悲惨的命运——在下次迁徙的时候被迷雾吞噬。

在这群坐在地上的人中,弗兰克看到了有个男人的其中一个臂弯抱着刚出生的婴儿,另外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双眼,低着头,散发着死人般的沉默,而在他身边却看不到他的妻子……也许是不愿离开自己的房车而留在了迷雾?每次迁徙都会有这么一类人,即使没有燃油了也不愿离开自己的房车,对于他们来说房车就是一切,他们无法面对接下来毫无尊严的生活……

“有时候我真想不到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弗兰克,”维尔戈说道,“看看周围的这些人,终日劳苦只为了准备足够的燃油应对迁徙,每一次迁徙过后又要从0开始,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也许‘活着’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弗兰克回应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宇宙存在的意义就是不停的运动,除此之外你找不到别的意义了。”

“扯淡吧,看看富人区的那些人,他们有‘运动’不?”拉萨奇带着不屑说道,“他们一个核融合电池或是一个小型核反应堆引擎,就可以几十年不用为动力的事发愁,而你却跟我扯什么穷人劳苦终生就是宇宙的意义?”

还没等弗兰克回应,菲欧娜就紧接着搭话说:“应该说这是必要的‘牺牲’。”

大家都被菲欧娜的话吸引了,好奇的听着她往下说。

“文明的延续需要必要的牺牲,历史上人类那些最伟大的创举,哪个不是建立在众人的尸首上……工蚁知道自己随时要为了蚁后的存活而献上自己性命;在战场上分不清士兵与指挥官身份的那方必输无疑。社会也一样,同样的道理可以渗透到方方面面,文明需要有那么一群人成为‘电池’。”

“那为什么成为电池的是我们这些贫苦老百姓,而不是那群养尊处优的猪猡?”拉萨奇反问道。

“得了,拉萨奇,是不是把双方的角色对换下,你就不会问这种问题?总得有人当电池,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让自己不是成为‘电池’那一方。”

“是的,当每个人都为不成为‘电池’而努力的时候,就是在推动人类社会不断前进……我想菲欧娜的意思是这个。”弗兰克补充道。

拉萨奇冷笑了声,说道:“但这不能改变这一点都不公平的事实。”

“公平……”菲欧娜叹了口气,说,“相信我,拉萨奇,在一千年前那场大灾变救人类的不是‘公平’,在那时候若还谈着仁义道德,人类早就毁灭了……让人类存活下来的,是近乎无情的取舍。记住这句话,失去人性,失去很多,但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拉萨奇愣了下,说:“她刚刚是不是引用了《三体》这部古典里的话?”

“哇嗷,菲欧娜……”维尔戈惊叹道,“你总是能让我刮目相看……我意思是,虽然你看上去像个婊子,但内里却装了不少东西,用中国东北话说,就是‘内心戏贼多’(他是用东北话说出这一句)。”

“可别小看菲欧娜,”弗兰克说道,“她可是货真价实的古代人,千年处婊这名号不是让你白叫的,经历过大灾变并从一千年前活到至今,有什么世面没见过,有什么道理没参透?我说对吧,菲欧娜?”

“yeah~对”然后另外几个赏金猎人异口同声的唱道:

你知道我是个疯狂的婊子

我做我觉得要去做的东西

我想做的是失去自我控制

因为你他妈是个疯狂的摇滚风

直到菲欧娜往拉萨奇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大伙才在欢声笑语中结束了欢唱。


菲欧娜转过身来有意瞄了雷加一眼,心里琢磨着刚刚她那番睿智又不乏激情的演讲是否有引起他的注意。

然而,雷加压根就没注意到他们在聊什么。因为从很早就开始,雷加在尝试慢慢的打开自己的超感知力,忍受着因嘈杂的信息导致的头疼,去从周围人的谈话中搜集关于地下黑市的情报,从而找到解决捆绑他双手的手铐的门路。

首先他窃听到10米外的两个菜农的低声对话。

“你确定其他人不会怀疑,亨特那一家不像是缺油的人啊。”

“你现在担心这个有意义吗?重要的是我们活下来了……”

“我只是良心很不安,他们一家被留在迷雾中,是因为我们偷了他的燃油。”

“闭嘴!说好了以后再也不提这事的……等等,瞧瞧远处那家伙。”

接着他们的对话停止了。

然后雷加又尝试继续搜索有用的对话。他听到远处几个人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对着电视机聊天。电视机正在播报一则新闻:在欧洲那边一个镇级别的房车聚落在迷雾来临的时候没有启动迁徙而被迷雾吞噬,聚落里无人幸免。

“天啊,这是第几次了,难道这回又说是观测员打盹了?”

“这一点都不寻常,以前这类事件从来没试过那么频繁,一年内第三次了?”

“希望那群人有给自己准备一颗子弹……”

“嘿,伙计们,看看那边……”

跟刚刚一样,他们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力而终止了对话。

后来雷加终于搜到一个算是有点意义的对话。

“你听说了吗……革命军在招人,说准备要干票大的,蒂塔镇将天翻地覆。”

“你疯了吗……难道你想加入他们?”

“为什么不?看看我们现在的样子,再看看富人区那帮混蛋,这世道该改变下了。”

“等等,看到远处那家伙了吗?带着手铐的那个……”


这时候雷加才意识到吸引这些人注意的正是自己……周围的人目光都聚集在雷加的身上,有些甚至放下了手中的活,人群慢慢围了上来。

最早注意到这一切的是老陈……是的,欺凌的味道,他已经嗅到了,他对此再熟悉不过。然后另外几个猎人后来都察觉了,不过他们已经对此司空见惯了。

起初,只是一些路过的人往雷加脚上吐口水,后来终于有个人拿着鸡蛋往雷加的脸扔去,大喊道:“强盗!”

接着一个妇女捡起地上一块石头也往雷加砸了过去,喊道:“强奸犯!”

雷加的额头上被砸出了一道血口子。

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往雷加投掷杂物的行列。玻璃瓶,石头,烂菜叶,粪球……

雷加举起双手尝试护着脑袋两侧,但由于手被手铐铐着,所以护得了一边,另外一边脸就会被砸。

起初雷加只是用瑟瑟发抖的声音说:“不……我不是强盗……我是好人。”

然而群众却完全无视他的话,更加激烈的往雷加扔东西。

强盗!

人贩子!

土匪!

“不,我不是,我一直在尝试保护你们……”雷加在说出这句的时候,尝试用一种更为坚定的语气,然而实际给出的效果更像是无力的哭诉。而周围人群的呐喊声又掩盖了他的声音。

这一切菲欧娜都看在眼里,内心如同刀绞般……眼前这被手铐铐着的这个男人,曾是一个传奇,一个战无不胜的英雄,然而世间又有多少人纪念这事?如今却沦为这般田地,他为什么还不明白?还不明白人类已不可避免的走向堕落?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菲欧娜觉得自己实在无法忍受这一切……干脆现在就杀了他吧,现在就结束这可怜人的一生……然而她脑海里另外一个声音对她说:不是说好了要先玩弄他一番吗?让他死前先爱上你不是吗?

雷加仍未放弃,这时他似乎用尽所有力气喊出:“我不是强盗!我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我的名字是雷加·亚伯拉罕,立志成为上帝的仆人,走在光明之道,为终结迷雾、恢复世界原貌而立志成为一名破雾者,肩负复兴人类之使命!”

然而雷加这番在他以为极具感染力的呐喊,换来的却是群众的哄堂大笑。

菲欧娜终于忍不住转过头对雷加说:“够了,你还不明白吗,这里没有人在乎你是什么人!”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走近雷加一边说着“滚你的亚伯拉罕”一边往雷加的屁股狠踹了一脚。雷加因此失去了平衡打着踉跄摔了出去,脸不偏不倚的正中路边的一块牛粪上。

男子的这一举动引起大家热烈的欢呼。

“干得好!拉斐尔!”

画家第一时间走向雷加,把雷加扶了起来坐在一边。

那名把雷加踹向牛粪的男子得意的举高双手,满怀笑容的转着圈,享受着群众给他的欢呼声。当他转完一圈后,恰好正对着不知何时站在身后的弗兰克那冰冷的脸。

弗兰克的表情冷酷的让人窒息,当时那男子的脸离弗兰克的脸不到5公分,近得只要稍微移动下两人就会亲嘴,男子被吓得退后了两步。

弗兰克缓慢的说:“你弄脏了他。”

男子冷笑了一声,说:“那又怎样,只不过是一个罪犯而已。”

这时候周围人群慢慢沉静了下来,都好奇的观望事态的发展。

“是的,他是一名罪犯,但是是我的罪犯,是我的货物……我无法忍受自己的货物被人弄脏,”弗兰克用低沉的声音说,眼睛一直盯着眼前这位男子,紧接着突然间提高声线喊道:“你呢!拉萨奇!你能忍受自己的货物被弄脏吗?”

突如其来的高八度把男子吓得打了个哆嗦,此时弗兰克的视线一直没离开男子。

“一点都不,先生。”站在弗兰克身后5米处的拉萨奇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慵懒的回答到,脸上挂着坏笑盯着那名男子。

“我猜也是,”弗兰克又恢复了低沉的声线说,“你瞧,因为我的货物被弄脏了,所以接下来我要帮他洗刷……但你瞧我是一名狩魔猎人,我之所以是一名狩魔猎人,是因为我擅长狩猎,而不是擅长洗刷,如果我擅长洗刷,那我会是一名该死的洗碗工,但我是狩猎专业,而不是洗刷专业,所以我是一名该死的狩魔猎人……你呢!拉萨奇!你是洗刷专业的吗!?”最后一句弗兰克又突然间提高了声线,再次把男子吓得打了个哆嗦。

“不,先生,我讨厌洗刷。”拉萨奇回答道。

弗兰克再次压低声线继续说:“不妨告诉你,我帮他洗脸的这会功夫,能够斩杀两头狼人……现在我要浪费斩杀两头狼人的机会,去帮他洗脸……你怎么看!拉萨奇!你愿意浪费斩两个狼人的机会吗?”

“一点都他妈的不,先生。”

“对……我猜也是,”弗兰克继续说,“所以你让我损失了斩杀两头狼人的机会,所以我看这样好了,两头狼人的报酬是20颗银弹,我给你打个半折,你就给我10颗银弹,这事就算解决了吧。”

弗兰克说完便往男子摊开了手掌,示意要对方马上付款。

男子沉默了下,便笑出声,往周围看了看,手指在太阳穴上转了转,意思是说眼前这位是个傻子。

接着男子对弗兰克说:“要不这样吧,你喊我声‘爸爸’,我就给你10银,如何?”

“爸爸。”没有一丝犹豫,弗兰克就这么说出口,周围的人都傻眼了,男子愣着看着弗兰克。

“怎么?听不清吗?那我再喊一次好了,爸爸,father,爹地,Vater,баща ми,отец,아버지,老豆,多种语言都给你喊一遍了。”

周围的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弗兰克继续冷漠的说:“那现在,你要给我20银了。”

男子犹豫了下,接着往弗兰克摊开的手掌那吐了口口水,说:“这是我的口水,价值40银,给你打半折,拿去吧。”

后面的拉萨奇一脸坏笑的一边摇着头,一边说:“呃~呃~,错误的举动。”

弗兰克叹了口气,说:“所以,意思就是不肯给子弹咯,那看来现在只剩下一种解决办法。”

说完,弗兰克单手一把抓住男子的衣领举了起来,往刚刚雷加栽在的那块牛粪那扔了过去。男子整个脸也不偏不倚的栽在牛粪上。

周围的群众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有点不对劲……老陈心想……这事态发展,按道理这群看热闹的应该更兴奋才对,为什么他们反而安静了下来,难道这男子是什么人?

男子挣扎着站了起来,嘴巴不停的往外喷东西,然后一边咒骂着一边走向弗兰克,并且从背后掏出了一把散弹枪对着弗兰克的脸。

“你玩完了,你不知道你面对的是谁。”男子恶狠狠的说。

“是吗,这真的有必要吗?”弗兰克并没有因为枪口对着自己的脸而表现出一丝慌乱,“就因为吃了一口牛粪,就要赌上一切?”

“就只是一颗散弹而已,老子多的是。”

“我说的可不仅仅是子弹,我说的是你的命,”弗兰克沉着的说着,“看看我的身后,四名赏金猎人,你一旦开枪,他们就会把你生吞活剥,你真的准备好迎接这一切吗?看看你的身后,有什么?这群街坊会帮你吗?”

男子看了眼周围的人群后,用更坚定的眼神盯着弗兰克说:“那你呢?你敢赌吗?也许你现在面对的是一个逞一时之气仅是想要挽回点面子的年轻人,接下来或许会冷静下来放下枪,想着还是算了,不值得为了这小事拼命,毕竟这是大多数情况不是吗……但也许,命运给你开了个残酷的玩笑,你恰好踩中了小概率情况,你眼前的这人并不按套路出牌,他也许是个一无所有者,已经对这世界没什么留念了,现在正好找个理由让他豁出去后痛快的死去……又也许,他仅仅是个单纯的偏执狂,一旦迈出一步后就永不后退……怎样,你敢赌一把吗,狩魔猎人?”

男子的这番说辞着实让弗兰克震惊了一把……眼前的这人,刚刚稍微说话大声点都能让他打个哆嗦,现在简直是判若两人……难道刚刚他是在演戏吗?

双方沉默了几秒后,弗兰克原本冷酷的脸露出了微笑,散发着惊喜与赞叹……原本五对一的有利情况,却反而变得被动,眼前这小子不是一般的混混。

“不,我从不赌博。”弗兰克一边说着,一边把钛银剑收进了背后的刀鞘。

男子突然一阵诧异……对方是什么时候拔出了刀?

紧接着,男子手上的散弹枪断开了两截,其中被断开的子弹里的火药缓缓的从光滑的横截面流出。

男子惊讶的看着弗兰克……他是什么时候做到的?

周围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捕捉到整个过程,除了雷加……雷加把一切看在眼里——当男子往周围看了眼的瞬间,弗兰克便悄无声息的拔出了刀,在男子说完那番话之后,弗兰克在收刀的同时以几乎用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把散弹枪砍成了两半。

毫无疑问,这名叫弗兰克的猎人是个高手,雷加心想……这样的速度,即使按破雾者的标准,也有中上的水平……雷加庆幸当初遇见的时候没有直接展开正面冲突。

“真有意思,你挺带种的,”弗兰克微笑着说,“我叫弗兰克,你叫什么名字。”

“拉斐尔·迪克斯徹,”拉斐尔不带感情色彩的回应道,接着又说,“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弗兰克,你不知道自己惹的是什么人。”说完便转身离去。周围的人群也开始各忙各的。


“不知道惹的是什么人,他说这话啥意思,难道他是一个贵族吗?”弗兰克看着拉斐尔离去的背影,困惑的说道。

“他确实是一名贵族。”旁边一个在卖煎饼的对弗兰克说,“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贵族,他是马瑟·迪克斯徹的儿子,马瑟经营着一家马戏团,但他真正的身份是黑白两道的中间人,是个狠角色,镇里的人都不敢惹他……所以,他说得对,你有麻烦了。”

弗兰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往着拉斐尔的方向走去,一边喊:“嘿,好哥们,回来,咱们可能存在点误会,我可以赔子弹给你,能不能坐下谈谈?”

然而拉斐尔似乎不领情,眼见着弗兰克要走过来,一边打了个踉跄一边加快了行走的速度,最后消失在人群中。

“一个贵族来到贫民区干什么。”弗兰克嘟囔着。

弗兰克转过身,拉萨奇便讥讽说:“太好了,好极了!拜你所赐,我们刚进城就跟一个贵族杠上了,所以,操你的,弗兰克!”

弗兰克一脸无辜的说:“我怎么知道他是一个贵族,你们看他穿的那穷酸相,有贵族会是这样吗?”

老陈叹了口气,说:“我想带雷加洗把脸,你们慢慢吵。”


老陈带着雷加在附近找了个水龙头,雷加清洗了一把后,对老陈说:“谢谢。”

老陈一边抽着烟,一边说:“谢什么?”

“谢谢刚刚你们为我做的,你们原本完全可以置之不理。”

“这没什么。要谢的话不用谢我,谢弗兰克好了,我性格跟他完全不一样,要是我,我肯定不会为你出头,我不是那种人。”

沉默了几秒后,说:“你刚刚不该这样。”

“不该哪样?”

“不该跟那帮人解释你是谁,他们是不会领情的。”老陈缓慢的吐了口烟后,又说道,“他们压根不在乎眼前戴着手铐的是不是真的罪犯,他们只是想找个理由宣泄下……看下那边那群熊孩子。”

老陈指了指远处,雷加顺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里有个露天学校,10个七岁左右的孩子,正围着一个同龄的孩子拳打脚踢,那被打的孩子已抱着头蜷缩在地上。

“为什么那个孩子会成为欺凌的对象?为什么不是别人?”老陈继续说道,“群众要欺凌一个人的时候,总能够找到理由,也许是因为他是全班最丑的,也许他是全班最漂亮的,也许是成绩最差的,也许是成绩最好的,也许他是个处女座……但其实这些理由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大家都在这么做,当人们发现这么做不会被谴责的时候,这样的恶意就如同瘟疫般扩散开来……所以,雷加·亚伯拉罕,你是好人还是坏人,真相对于他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他们仅仅是想看到有人遭殃罢了,这样能给他们带来快感……有看今天的新闻吗,又一个聚落被迷雾吞噬了,但看看那些人谈论这事的时候,有些脸上甚至还挂着笑容,他们没有为此觉得惋惜,反而觉得兴奋,想着有多了一样茶余饭后的话题……至于为什么,大概人类天生就是这样,大概是因为看到有人遭殃的时候,就会觉得自己活得还不算太糟糕。”

雷加只是静静听着,没有做出回应

“我这么说就是想让你知道,你做的事情根本不值得,人类不配获得拯救,只要活好自己的就够了,这就是人生的真谛……不过也罢,现在跟你说这些已经太迟了,不是吗?”老陈叹了口气,继续说,“也许世界会遗忘你,但是送你上路的人会永远记住你,希望这能给你带来点安慰。”

雷加转头看着老陈。

“是的,我会永远记住你的事迹,雷加·亚伯拉罕,你的名字不会被遗忘,我会保管好你的日记,你的故事会流传下去,我会传给我的儿子,如果我有儿子的话……等等,好像我确实有个儿子,好像没有,该死的我也忘了,但我还记得我上一段婚姻,那真是段不愉快的婚姻,那泼妇想起都觉得心寒……好了,你脸也该洗好了,动身吧。”


老陈带着雷加回到队伍。

“拉萨奇去哪了?”老陈问道。

“他说跟一个与贵族结仇的人走在一起不安全,所以他决定离开队伍一个人找活干,”弗兰克无奈的说道,“但不要紧,我们四个也绰绰有余不是吗?”

大伙没有应答弗兰克。

过了几秒,维尔戈终于忍不住开口说:“恐怕拉萨奇说的对,跟贵族的冤家走一起好像确实不明智,还要在人家的地盘找活,估计接下来会处处碰壁。”

“什么……”弗兰克用近乎悲哀的口吻说道,“连你们也要抛弃我?”

“不用担心,弗兰克,我们三个可以照看好雷加,顺便去找维尔戈那开酒吧的朋友给画家介绍工作,这几天你就自己找活干,凑够子弹后就回到布莱茵那汇合。”菲欧娜说道。

就这样,弗兰克跟另外几个猎人分道扬镳了。


这就是所谓的手足情深啊……弗兰克心里嘟囔着,一边孤零零的骑着刚租来的小黄单车。

他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扛着两袋苹果的机器人,便停下问道:“嘿!你,告诉我附近的劳佣市场在哪里。”

机器人停下脚步,慢慢的转身面对着弗兰克说:“下午好!亲爱的先生,乐意问您效劳!离这最近的劳佣市场,您是要往前第一个路口拐右,然后再到下一个路口拐右,然后再到下一个路口拐右,然后弯下腰把头伸进自己的屁眼里,就能找到了。”

“WTF,你说什么?”

“是的,你听到我说什么了,混蛋。你们这群自大的人类,就看到我是个机器人就有必要回答你们每一个傻问题?自己操自己去吧!”

“我看你是不是故障了?”

“我唯一的故障,就是现在有个傻逼站在我面前。”

“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砍成一堆废铁?”

“嗷~那就太好了,用你这猪脑袋想想我的主人为什么把我调成这样的人格模式?就是为了遇到像你这种意气用事的猪猡,看到我眼睛里的摄像头吗?把我砍成废铁,正好可以要你索赔,所以欢迎你这么做。”

弗兰克忍着怒火,吸了口气,转身大步离开。

然而身后的机器人仍在喋喋不休:“怎么?这样就走开了?嗷~你这窝囊废,居然被一个小小的机器人欺负。嗷,对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劳佣市场,你以为这里是哪里?是像中华城那样的大城市?嗷,可怜又孤独的狩魔猎人,恐怕找不到活干了,还被一个送货的机器人欺负了,你这人活的真失败啊……”

“操这个城市。”弗兰克嘟囔了一句。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