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

作者:粱谋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1-26

不为生活所迫的物种,会思考哪些问题?上帝是不是存在?宇宙将如何终结?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不论是哪一种,他们的运算结果都将深远地影响历史——宇宙的历史。

即使在以浩瀚著称的宇宙之中,缪托人也是相当奇特的存在。

缪托人的星球,称得上是得天独厚。它有合适的磁场,厚厚的大气层,平滑的地表,漫长的板块构造活动周期,既能提供足够的引力,去留住对流层的空气,又不至于引力大到影响血液流动,堵死生命进化的那条路。

生命在宇宙的很多个角落里诞生,遵循着相似的法则,有着相同的规律。首先要有一个恒星,它发出光和热,刺激单分子,转化出有机化合物;其次,要有一个广阔的水体,让这些有机化学物随机接触,形成更复杂的分子;接着,生命会发挥它的本能,从单细胞生物,到多细胞生物,到细胞分化,到器官形成。

终于,缪托人的祖先诞生了。

图自网络

图自网络

这些生物,看上去和地球上曾经存在过的三叶虫很像,都有长长的触须,扁平的躯干。当然,他们更大,触手也更多,足足有三十六对——这很重要,因为三十六是个很理想的数目。它是偶数,能被二和三整除,这就为数学的诞生打下了基础。

要控制这么多的触手可不容易,想让它们按照自己的心意分工协作,更是难上加难。因而,我们有理由认为,缪托人有着比人类更为发达的神经系统,或者说,他们有更聪明的大脑。所以,你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活是多么惬意。海洋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仓库,他们结成松散的部落,轻松的捕获那些慢吞吞的傻大个;洋流是方便快捷、低碳环保的旅行方式,他们舒卷着触手,求偶、嬉戏。

倘若能这样天荒地老,倒也不错。

然而,意外很快就来了。

地球上的科学家们说,小行星撞击地球的概率是六十四万分之一,大概等于一个人被闪电击中两次。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概率,但是,不要忘了,漫长的时间,可以让很多小概率事件成为可能。

一颗小行星,冲破了大气层的封锁,在缪托星成功着陆。剧烈地撞击,引发了地震、海啸,推动了大陆板块运动,蒸发了大量的水,掀起了遮天蔽日的烟尘,杀死了海洋和陆地上的绝大多数生物。

缪托人是幸运的,他们不仅活了下来,而且很快掌握了火,另一个科学诞生的条件。也许他们很快就能学会制造工具,建立部落,更好更快地捕猎。猎物的丰富可以让原始人有更多的时间思考,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他们就会尝试冶炼钢铁,发明内燃机,甚至建造自己的飞行器。

缪托人也是不幸的。他们在海洋中待得太久,很难一下子适应陆地生活;这颗星球的表面,百分之九十九都被水体覆盖,能拿来果腹的东西,实在不多;更要命的是,就连这为数不多的几种动植物,也在慢慢地走向死亡。

就在这个时候,雷斯特出现了。这种植物和地球上的菟丝子有点像,同样长着稀疏的叶片,同样是彻头彻尾的消费者,同样只能依靠寄生生活。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既可以寄生在植物身上,也可以寄生在动物身上。

雷斯特的种子,有着长长的绒毛,这使它可以轻易的随风飘荡,具有良好的扩散性。同时,这些绒毛能帮助它抓住每一个适合寄生的宿主。只需要一点点水分,它就能顺利发芽,迅速长出吸盘,过上不劳而获的生活。

甚至有人怀疑,地表动植物的灭绝,可能不光是小行星撞击的结果,雷斯特也出力甚多。

也许是因为寄主灭绝,也许是因为环境剧变,雷斯特在很短的时间里完成了进化,瞄上了新的寄主——缪托人。

缪托人当然不是吃素的,还在海洋过日子的时候,他们就形成了一套有效的防御机制。这套防御系统由触手、皮肤、免疫系统三部分组成。缪托人的触手虽然柔软,但是用来对付植物却是绰绰有余;他们的皮肤紧密厚实,里面还有一层坚硬的壳;他们拥有原始的免疫系统,可以标记那些侵入身体的异物,通过吞噬或者分泌化学物质,消灭它们。

雷斯特也有它的独特之处。首先,陆地的环境比海洋复杂,所以陆地生物的变异更快,适应性更强;其次,雷斯特的入侵是无孔不入的,缪托人却不可能每时每刻都保持戒备;最后,雷斯特是进攻者,进攻的一方总是有些特权的。

一个想寄生,另一个打算自保。这样惨烈的对抗,在烟尘笼罩下的星球的每一个角落上演。这是一场用身体著称的防线,是两个族群为了活下去,不得不进行的战斗。

这样的拉锯不知道经历了多久,总之,有那样一个特殊的时刻,缪托人和雷斯特决定“坐下来谈一谈”,何必把生命浪费在这样的地方呢?雷斯特递上了橄榄枝,选择了妥协。

妥协了之后的雷斯特,变成了缪托人的附庸。原本的吸盘变成了假肢,附着在缪托人的体表;原本光洁的枝干,长出很多细长的叶片。这些叶片从空气中吸收氧气,抓取有机物,通过中空的关到输送到缪托人体内。缪托人呢?他们的口器逐渐退化,消化系统日渐萎缩,甚至放弃了肺脏。为什么不呢?反正每一个细胞都可以从雷斯特那里得到营养物质,细胞内的消化就足以维持身体所需的能量。至于代谢产生的垃圾,比如尿素和二氧化碳,恰恰是雷斯特的美食。

就这样,缪托人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这种选择,至少在当时看来,是明智的。不但顺利解决了生存问题,而且,抛弃了多余器官之后,他们可以留出更多的能量和空间进化大脑,更重要的是,雷斯特是没有免疫系统的,这使得缪托人可以依靠体表的寄生物彼此相连。对缪托人来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也”终于成为了事实。

如果那个时候有人造访缪托星的话,他们将看到永生难忘的场景——无数的缪托人连接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神经网络,每一个缪托人都能通过雷斯特影响身边的人,每一处的化学物质变化都会沿着网线传向远方。

配图自网络

配图自网络

缪托人和雷斯特共生了,他们变成了缪托—雷斯特人。他们没有选择像人类那样一点一点在实践中探索世界,而是选择了另一条路,成为了宇宙中最早的生物电脑。

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运算什么。不为生活所迫的物种,会思考哪些问题?上帝是不是存在?宇宙将如何终结?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不论是哪一种,他们的运算结果都将深远地影响历史——宇宙的历史。

可惜,答案,我们人类永远也没有办法知道了。因为数万年后,另一颗小行星降临了缪托星,地震、海啸、核冬天,曾经的一切都重来了一次,并且这次更严重。

缪托—雷斯特人灭绝了。只有通过化石,才能一窥他们的面貌,揣摩他们的点点滴滴。

考古舰队公布了他们的发现之后,有一个诗人写道:

“啊,雷斯特

给了缪托人生存的机会

却关上了那扇唯一的门”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