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蒸汽与酒鼻子——关于酒精光谱差分机的考证

作者:粱谋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1-31

这个没有上过一天大学的人,这个失败者的儿子,就这样,发明了酒精光谱差分机。

阿斯蒂星(Asti)以外的人,恐怕很难理解阿斯蒂人对葡萄酒的感情。

阿斯蒂星一个远离帝国中心的小星球,多山,少雨,日照暴烈。如果阿斯蒂人曾经有过较为详实的文字记录,那么,我们只要匆匆扫一眼,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感谢仁慈的造物主,为阿斯蒂人送上了葡萄酒。

几乎所有高等动物,都用同样的方式对待酒精。首先,先用一种酶,把它转化成乙醛;然后用另一种酶,把它变成乙酸。动物体内的线粒体,就像克虏伯级火车上的蒸汽机,是如此的挑剔,只对重重提炼过的乙酸感兴趣。至于乙醛,那不过是一种会让人脸色发红、头脑发昏、满嘴胡话的有害物质罢了。

乙醛(图片来源:en.wikipedia.org)

乙醛(图片来源:en.wikipedia.org)

真正的绅士,绝不会陷入这样的诱惑。

阿斯蒂人则不同。他们的体内流动着酸,可以把酒精直接变成脂,淡黄色的,或者白色的,充满能量的脂。

所以,我们很容易理解第一批帝国来客的失望。他们花费了大量晶石、跨越了数百个星球,驾驶着蒸汽战车,咬着臭气熏人的火绳,可不是为了丑陋的葡萄藤而来的。酒在帝国中枢星球已经消失了数百年了,因为那是一种会让人堕落的东西。它会浪费大量的粮食,没有了粮食就没有办法扩张;它会降低矿工的效率,没有了煤块,谁运着高贵的公爵、伯爵们去郊外野炊呢。

它甚至能引起暴动,让那些肮脏的底层人,拥有直面鞭子和火绳枪的勇气。

不过很快,议会里的老爷们醒悟了——酒不是个坏东西,它可以让矿工忍着疼痛入睡,它可以代替金币,让那些刚入伍的新兵蛋子学会杀人、对生活表示满意;如果给酒划分出等级,它就可以像蒸汽机的气缸数目一样,成为阶层的象征。

“让那些底层人变成安于现状的土狗、或者急着融入我们的新贵吧!”如是这般想着,他们发明了酒鼻子。

酒鼻子是旧帝国文明的顶点,是创造力的巅峰。一直到现在,若是有人想显摆身份,再没有比轻飘飘来一句“我家里有套酒鼻子”,效果更好的了。

其实酒鼻子并不复杂,复杂的是酒鼻子背后的人。所谓酒鼻子,就是一些样品。把特定年份、特定香型的酒,装到小瓶里。你当然可以用水晶瓶子装,但是,用土陶又有何妨呢?反正,重要的是后面的步骤。忠诚的骑士们,献上自己的子女。这些儿童从小生活在特制的房间里,学习辨别各种样品的不同。直到他们轻呷一口、就能说出任意一种酒的年份和价值。

酒鼻子(图片来源:sina.com)

酒鼻子(图片来源:sina.com)

阿斯蒂人是悲愤的。他们看着帝国军人到来,他们被迫交出自己生产的大部分酒精,他们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反抗,然而,他们的反抗只是让帝国人更加聪明了,改用“剪刀差”进行更加隐秘的控制。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约瑟夫爵士出现了。

有人说约瑟夫爵士是个懦夫,也有人说他是个精明的反抗者。总之,比起完全跳脱旧帝国的统治,约瑟夫更加关心,有没有办法减少同胞们忍受的压迫。

大概在星历1800年的时候,从帝国大学游学归来以后,约瑟夫觉得自己有了寻找答案的资本。他设法说服阿斯蒂人,从他们本就不多的收入之中,拿出一部分,资助自己的实验室。他的想法也很简单,既然帝国已经开始用差分机统计人口、编制预算,为什么不能用差分机进行酒精分析呢?

阿斯蒂人只关注葡萄酒中的酒精含量,酒精是他们的粮食。作为适应这一生活方式的代价,他们几乎没有正常的嗅觉。换句话说,他们永远不可能成为合格的鉴酒师。约瑟夫许诺,只要有了足够的金钱,他就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研发出全自动的葡萄酒分析仪,让阿斯蒂人掌握葡萄酒的议价权。

现在,已经很难考证阿斯蒂人当时的想法。不过,这些笨拙、肥胖的人,显然跟葡萄藤一样,有着坚忍不拔的心。

他们被说动了。

约瑟夫的底气来自于自己的经历。作为一个帝国大学中的异类,一个群贵族之中的贱民,他自然是被排斥的。然而,他不是唯一被排斥的。

在图书馆里,约瑟夫偶遇了伽伐尼。伽伐尼的家乡是一个多云多雨的星球,与自己的族人不同,伽伐尼认为,那些云层之中蕴藏的,绝不仅仅是造物的怒火。电,可能会成为新时代的煤块。

约瑟夫从伽伐尼那里得到了一个电容瓶、学会了制造电流的方法,最重要的是,他了解到一件事情——电可以分解物质。

懦弱的约瑟夫,精明的约瑟夫,随便怎么称呼他吧,他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用砖瓦和石块,搭建了简易的蒸馏炉。苯酚遇到三氯化铁会变紫,而酸液可以让石蕊发红。约瑟夫相信,自己可以找到特定的试剂,对提纯过的酒精进行定性分析。

(图片来源:上瘾五百年[M]. 薛绚译. 中信出版社, 2014)

(图片来源:上瘾五百年[M]. 薛绚译. 中信出版社, 2014)

遗憾的是,他没有。

一次实验中,约瑟夫发现,把葡萄酒滴到有色纸带上,然后通电,那些颜色会活过来,葡萄酒的品种不同,最后形成的图样也不一样。然而,也就到此为止了。

阿斯蒂人找到约瑟夫的时候,他的尸体已经腐败了。人们说,他和魔鬼做了交易,为了得到最纯净的电,献上了自己的灵魂,可惜,魔鬼就是魔鬼,它在最后一刻变卦了,直接用电流杀死了他。

约瑟夫的儿子,罗伯特,也站在围观的人群中。

所以,和约瑟夫不同,约瑟夫是为了研究酒精而使用电,罗伯特却是为了搞清楚电,才去研究酒精。

罗伯特仔细阅读了父亲的实验笔记,关于色带的那一部分,尤其吸引他;在一次又一次的实验中,他逐渐领悟到,有时候,我们不必急着确定一种东西的性质,我们只要知道它和已知物质的关系就好,是相同呢,还是相左。

电泳色带(图片来源:thermofisher.com)

电泳色带(图片来源:thermofisher.com)

这个没有上过一天大学的人,这个失败者的儿子,就这样,发明了酒精光谱差分机。

酒精光谱差分机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电泳室,把样品倒在黑色的纸带上,然后通电,形成明暗不同的色带;接着,蒸汽驱动的齿轮,会把色带传动到光照室,光照室的构造和电影院差不多,一面是强光源,一面是光木,一种对光照极其敏感的植物,在不同的强度的光照下,有着不同的电阻;不同的色带,会触发不同的电流,将电流大小与已知样品进行对比,就得到了被测物质的成分。

这种仪器当然是粗糙的。实际上,当罗伯特气喘吁吁地搬着设备走上品酒大赛的时候,很多贵族老爷都认为他是主办方请来的小丑。

后面的事,就是我们所熟悉的了。粗糙的仪器,击败了从小培养的贵族,电,刺破了煤炭燃烧产生的黑烟,人民,打断了贵族老爷们用青铜铸造的枷锁。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