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好你的丹尼尔

作者:简妮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2-28

现在这个地球上除了我,没人知道丹尼尔的存在。

大萧条又一次降临,我的邻居一个接一个地失业了。

机器人先是替代了清洁工、速递员、服务生,接着替代了司机、前台、保安,再后来连一部分医生、律师也被性价比更高的机器人替代了。

他们都很羡慕我,因为我是作家,这份职业短期内看起来还没有被机器人取代的可能。

邻居家的主妇们轮流来敲我家的门,她们往往神态有点拘谨,捧着一盘在自己家精心制作的蛋糕,用不太熟练的技巧地向我推销。

“嗨,我们家小孩生日,顺便多做了一些蛋糕,原材料都是纯天然的,给您尝尝看味道怎样,喜欢的话可以预订半年的,只收取成本价!”精心妆扮过的主妇微红着脸对我解释。

“非常感谢,但是我不太喜欢吃甜食!”我推脱道。

“小孩子肯定爱吃,刚出炉的,免费试一下吧!”推销蛋糕的主妇不愿放弃,她努力探着头,似乎看见了角落里的丹尼尔。

“这样吧,你先放一小块在这里,晚点我给丹尼尔尝尝,如果需要我再打你电话。”我守在门口,挡住她的视线,希望她赶紧离开。

“好啊,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记得联系!”主妇递给我一张印着电话的小卡片。

我把蛋糕和卡片往桌上随手一扔,近期已打发了至少五位推销蛋糕的主妇,预计未来还会更多。丹尼尔站立在一旁,困惑地盯着蛋糕,看看我,又看看还冒着热气的蛋糕。很明显,这块甜食激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他甚至舔了舔嘴唇。我知道,任何甜食对丹尼尔都是有害无益的。

不久后的一天,我在小区里沿着碎石小径散步,一架无人机盘旋在我的头顶,精准地投放了一个包裹在我手上,从包裹的形状和重量来看应该是新购入的一本古董书。我把包裹拆开,发现这本书有着墨绿色的皮质装帧,烫金的字体,散发出淡淡的油墨香味,远古的气息扑面而来。如今,购买古董精装纸质书籍的人已经成了稀有动物,除非像我这样有特殊收藏癖好的人才会偶尔购入一些。我敢保证,这本古董纸质书今年的销售量不会超过一百本。人们早已习惯于购买书籍的廉价电子版本,免去印刷、物流、店面等多个环节的费用。而且还有一个好处,电子版无需耗费数日的等待,几乎在购买的同时便可以开始阅读。快速,便捷,不占空间,电子版本的优势远远超过了纸质版本,我自己的90%的书也都变成电子版本了。

我正在阳光下眯着眼翻阅着新收到的书,突然,一个狂怒的邻居挥舞着拳头走过我身旁,他碰掉了我的书,还看似不小心地踩了一脚。

我看见他加入了草坪上的一圈失业邻居的队伍,他们在激动地讨论着什么重要事情,几十个人,声音压得很低,零零星星听到“机器、工作、革命”的字眼,我刚想走近一点听听他们到底在商量些什么。碰翻我新书的那位邻居突然抬起头,目光往我这边扫了一眼,我顿时觉得脊背上冷汗直往上冒,邻居眼神里透露出凶残的光,打消了我走得更近去偷听谈话的念头。

整个社区没有失业的人,就只剩我和一位女演员。女演员非常敬业,大部分时间都在片场拍戏,她出演的每一部影片,表情、动作、谈吐都很到位,许多高难度复杂动作,她往往都能一次做到位,大段的台词也都背诵得一字不差,导演喜欢和她合作,非常省心。更何况,女演员绿色的眼睛会说话,我也看过不少她拍的影片,银幕上目光所及之处,可以俘获所有的观众。她有大把影迷,几乎每天都有人通过各种渠道找到她家,偷偷地送花,有时是放到门口,有时从窗户里塞进去。我都碰到过好几次,从这些影迷们眼里灼热的光芒就能分辨出,他们是她忠实的粉丝。

怀着隐隐的不安情绪,我回到家,打开灯,拉紧窗帘。在窗边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偷窥,我得开始创作了。邻居们还不知道我的秘密。

“丹尼尔,我们开始工作吧!”我说。 

“好的,今天您想要写什么内容呢?”丹尼尔用亮晶晶的蓝眼睛望着我,我知道他的出厂程序设定,一旦完成写作任务他的大脑就会获得类似人类大脑里分泌出多巴胺的愉悦奖赏,而愉悦程度的多少和我对作品的评价直接相关。

“写一部大约十万字的冒险小说,采用苏联帕乌斯托夫斯基式的环境描写,人物心理描写参考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写作风格,故事框架类似托尔金的《魔戒》,能体现叔本华的哲学思想,再适当加一些道格拉斯·亚当斯的幽默,嗯……结局要开放式的!另外,与已出版的每一部作品的相似度不能超过百分之三十,这一点很重要,好了,开始写吧!”

丹尼尔的出厂类型是“创意写作工程师”,是具有学习能力的人形机器人,14岁小男孩的模样,白皮肤蓝眼睛,表面看起来和人类小男孩并无不同。他是天生的作家,但是其写作风格却是我后天一手培养的。这个型号的机器人,出厂时其大脑存储里只有最基础的写作模板,仅靠这些基础模块让他写出市场认可的作品不太可能。我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喂食”内容给他,让他能够分辨内容的好坏,并形成良性的自我进化机制。直到喂食半年后,丹尼尔的写作水平才有了较大提升。从那时起,他正式成为了我的影子写手。

人形机器人曾引发过一场世纪大辩论,起因在于越来越多使用人形机器人的顾客有了心理疾病,他们产生了莫名的负罪感,不得不去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看着跟人外形一样的机器人不眠不休二十四小时地工作,不休息,不娱乐,兢兢业业,毫无怨言。许多人逐渐开始对奴役机器人的制度产生怀疑,不敢和人形机器无辜的眼神接触,这种主仆关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历史上曾出现过的暗无天日的奴隶社会,对肤色更深的同类进行心安理得的奴役和剥削,而奴隶本身也从一生下来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最终这场世纪大辩论结束,人们普遍认为对人形机器人的奴役挑战了人类的道德底线,会带来不必要的负罪感和隐性心理伤害,后来便正式出台了法律禁止再生产人形机器人。

我是在这条法律出台之前购买的丹尼尔,当时可是花了大价钱购买的限量定制版,这款人形机器做得相当逼真,皮肤、头发、眼睛都栩栩如生,甚至指纹也是独一无二的。购买费用里面还包括了一笔不菲的保密费,交货地点也特意选在了一个假住址。出厂证明已销毁,现在这个地球上除了我,没人知道丹尼尔的存在。

我足足花了三小时时间读完丹尼尔用一分半钟创作的长篇科幻冒险小说,修改了多处不符合人类常识的语句。

“丹尼尔,你得写得像一个人。”我说。

丹尼尔困惑地望着我,“什么是人?”如果说他的眼睛发出忽明忽暗的光代表困惑的话。

“人是能制造工具的两脚直立行走且无毛的……”这回轮到我困惑了,我没有办法对“人”这个概念作出精准的定义,“算了,关于人的定义以后再慢慢跟你解释。你看,刚刚完成的作品里出现的这首诗虽然写得不错,要是把机油、钢珠这样的词语替换掉就更像人类作家了。”

“好的。”丹尼尔蓝眼睛暗下去又忽然亮起来,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

我重新检视了一遍丹尼尔刚写的诗:

春风有机油的香味

秋天是月亮

迦南谷流淌着红叶白云

蜜和牛奶

黑水河有你的倒影

这里,人们是颗颗星辰

时间轻轻滴落。

宛如一枚钢珠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戴维斯小镇上

我的心里也升起了另一种困惑,以前似乎并没有教过丹尼尔写诗,他怎么会擅作主张在这一部长篇小说里加入了一首诗。可我不得不承认,他这首诗插入得很妙,将诗添加到这个场景里,能恰到好处地表达主角当时的情绪,以及为下一步的行为作出恰如其分的铺垫,比许多作家都处理得好。

随着社会上越来越多的工种被机器人替代,上街游行抗议的人也越来越多,我的大部分邻居们也加入了游行队伍。

我叮嘱丹尼尔平常最好待家里别出门,可还是有一些邻居透过窗玻璃看见过他,女演员还在门口和他说过话,“噢,丹尼尔是我的远房表弟,来这儿度假的。”我只好这样跟人解释。

又过了一些日子,我正在古董卤素台灯下修改丹尼尔刚完成的作品,女演员家突然传出一声绝不像正常人类的尖啸声,人类的声带发不出那么高的音频。我赶紧跑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丹尼尔也紧跟着我跑了出来。我很后悔当时没有把他锁在屋内,这也许是他幼年终身难忘的一幕场景,这件事对他“心灵”造成的影响及深远意义将在遥远的未来才会逐步显现。

一群人举着火把,围在女演员周围,疯狂的影迷们围住的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演员,像孪生姐妹。在火光的映照下,两人都美极了,都穿着猩红色的丝质长裙。一个紧紧抱住头蹲在草地上颤抖不已,另一个则摆出电影里无畏的姿势以四十五度的角度高昂着头,踩着高跟鞋,露出完美的腿型。

“骗子! ”

“无耻!”

“它是机器人!”

“它是抢走我们工作的机器!”

“烧死它!”

……

人群开始骚动,刚开始还有所忌惮。但很快,不知道是谁先冲上前去点的第一把火,穿猩红色长裙的女演员,不,人形机器人,红裙子倏地燃烧了起来,火焰在没有风的夜晚蹿得老高。机器人的大腿和手臂被火烧得焦黑,露出了里边的金属支架,脑袋被狂躁的人群用铁棍砸开,只剩下一半边脸还残留着原来的优美线条,“她”一动不动地躺在草地上,眼神空洞,外皮和电路已经被彻底烧毁。

骚乱的人潮终于退去,女演员仍然痛苦地抱着头,蹲在草地上哭泣,我和丹尼尔一起把她扶到屋里,丹尼尔离开我们去墙角倒了一杯水。

“藏好你的丹尼尔!”女演员轻声对我说。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