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小镇上的造魂师(十八)

作者:萧河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3-02

维克多说着,两眼放光,像是一匹闻到肉味的饿狼。

上接克莱小镇上的造魂师(十七)

莉娜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奄奄一息的女孩子,做起了她最喜欢的推理游戏。这个女孩子有着漂亮的五官,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眼睛即使半睁着,仍透出一股不可忽视的高傲之气。这种气质绝不是普通市民家的孩子所能拥有的。从她穿的夜行衣来看,有加热系统和运动辅助平衡系统,再搭配那设计精巧的智能头盔与动力强劲的飞鞋,怪不得能让她如此的灵动迅捷,像一只会飞的魅影精灵。

她是谁?在哪里受过特种训练?她背后有怎样的一个势力集团,能够拥有如此让人印象深刻的科技?

“听说你为我带来了一份礼物。”高斯特的声音从看守所的大门外面传了进来。

“我想你会对这份礼物感兴趣,高斯特。”莉娜转过身,笑盈盈地看着高斯特。

高斯特走到玛维面前,用手钳起她的脖子。玛维的眼睛凸出,脸色由苍白变成了血红。

“轻点儿,别伤了她那娇美的小脸。这可不是那些背叛帝国的老式破铜烂铁。”莉娜小声提醒道。

“搞清楚她的来头了吗?”高斯特放下玛维,玛维立刻一阵剧烈的咳嗽。

莉娜摇摇头:“从被抓到开始,她就没有说过一个字。”

“哦?你有什么线索吗?”莉娜看着高斯特。

“我的下属接到秘密消息,威廉家族正准备营救这个女孩。”

“威廉家族?就是三年前从这里劫走犯人的那个黑帮组织?”

“没错。这次,定叫他们有去无回。”现在回想起三年前劫狱案,仍然让高斯特愤怒难平。仅凭一个打入看守所内部的人类内应,看守所的安防系统就被破解了。虽然最后这名天才内线在掩护同伙时死掉了,威廉家族付出了代价,但他仍是第一个成功策划从帝国看守所里越狱的,挑战了帝国不可侵犯的威权。

“经过了上次的事情,我对这里的安防系统可没有什么信心。”莉娜打量了一下四周:“要想阻止他们再把人劫走,必须尽快把人转到帝国监狱去。动作要快,要隐秘。转移的路上加强警戒,别出什么乱子。记得……”

高斯特抬起手,打断了莉娜的话:“不用说了,我来亲自押送。”

莉娜有些失望地看了高斯特一眼,欲言又止。她丝毫不怀疑眼前这位格斗专家出身的军部部长的战斗能力,但是对他那冲动的头脑和暴躁的脾性实在不敢恭维。

“不过这件事先放一放。眼下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昨天发生了一起针对AI的新式高科技犯罪案件。”高斯特说。

“哦?”莉娜来了兴趣。

“一名AI巡警在凯普特近郊的一条小巷子里被毫无征兆地袭击了,失去知觉三小时,苏醒后记忆体里没有任何记录。”

“他有什么损伤吗?比如丢失了什么零件没有?”

“并没有。这也是疑点之一。”

“袭击者很可能是用了一种超频信号干扰器,对巡警的中央芯片发生了作用,激发了芯片的超频自我保护功能,导致AI巡警的系统自动关闭,就像人类的休克。袭击者对AI的设计结构很有研究。我们的对手有点意思。”莉娜若有所思地说。

“他们很可能是在试验一种新的武器。莉娜,战争要来了。”高斯特的语气里听不出忧愁,反而有一股兴奋之情。

“如果那样的话,没人比您更高兴了,高斯特将军。”莉娜看着高斯特那魁梧威猛的钢铁身躯,略带讥讽地恭维道。

小弗瑞德这几天脸上写满了不高兴。他还没学会把情绪完全藏到心里。“威廉家族决不食言”,鬼知道这是不是他们打出来的幌子。玛维会向那个十岁小姑娘说的那样,暂时安全吗?他什么时候才能救她出来? 

“喂,别发呆了,小鬼,跟我们走。”不知什么时候,史贝斯叔侄二人已站在了小弗瑞德面前。 

“去哪儿?”

“开工干活啊。你可是答应了我们老大的呦。”维克多伸出手指做了个枪的手势,指了指自己的后脑。 

小弗瑞德知道,他在说那个超频信号发射器。看来,今天他们要去“弄零件”了。

“好吧。”小弗瑞德叹了口气,真是后悔踏上了这条贼船。

“嘿嘿,算你走运,刚来就遇到我们干大活儿。”维克多嘿嘿笑道,“今天我们要到一个比较远的地方去干活,那可是和布兰迪公会的地盘交界的地方,很可能碰见咱们的死对头。”

“布兰迪公会?就是那个凯普特城第一大黑帮?”小弗瑞德想起蒂娜和他说过的话:“无论如何,不要加入那个布兰迪公会,无论他们开出怎样诱人的条件。因为他们都是最厚颜无耻的骗子和毫无底线的暴徒。”

“虽然叫做工会,但谁都知道,布兰迪工会是最臭名昭著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他们干过的事情,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恶心和不齿。”

“他们都干什么了?”小弗瑞德好奇起来。

“回头跟你说。或许,等下你就能亲眼见到了。”维克多看着自己的眼神,让小弗瑞德不寒而栗。

夕阳西沉,暮色降临。维克多开着一台套牌的摩托汽艇,载着他的侄子和小弗瑞德向凯普特城中心的方向进发。这台摩托汽艇是一种陆空两用的交通工具,外形有点像长了一双翅膀的鲨鱼,水滴流线型的车身显示着其设计者先进的设计理念,表面那斑驳的油漆和零星的磕痕则蕴含着过去的沧桑。除了常规的电机,在艇翼两侧还折叠隐藏有两台涡轮发动机,情况紧急之时可以做短途飞行。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小弗瑞德问道。

“你说啥?大点声!”维克多回头冲小弗瑞德喊道。他的头发像章鱼的触手般挥舞,摩托汽艇的窗打开着,凉爽的晚风灌进舱室,呼呼作响。

“为什么选择今天去干大的?”

“今天有一场AI新种发布会,一种全新类型的AI概念机将在发布会上展出,所有AI时尚界的主儿都会到场。这些AI身上,那可都是一水儿的名贵零件啊。”维克多说着,两眼放光,像是一匹闻到肉味的饿狼。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AI算是帝国上层了,出席这种活动,一般都会随身带保镖。这也是我们称之为‘大活儿’的原因:要从带保镖的AI身上,弄到咱们想要的零件。”

“你们干过几次?成功过吗?”

“嘿嘿,上次差点就成功了,可惜受了点伤,只能先撤了。”维克多说着,亮出了右手手臂。一道狭长的伤疤像一条蛇一样盘卷在他的手臂上,看得小弗瑞德触目惊心。

“你们这是拿命在搏啊。”小弗瑞德嘀咕道。

维克多把摩托艇停在距离发布会现场几百码外的一条巷子里。维克多裹了裹旧皮夹克,把手插进裤子口袋里,神气地说道:“走,小鬼们,我带你们去吃点好东西。”

“我们去哪儿?”小弗瑞德问身边的凯文。

凯文扬了扬下巴:“去那家酒吧喝酒。每次他都要去那里喝上一杯。那里有凯普特城最正宗的鲜啤酒,还有他喜欢的女孩儿。当然,可不止一个。”

小弗瑞德撇了撇嘴巴,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像维克多这样有今天没明天的生活,及时行乐难道不是最明智的选择吗?

酒吧里人很多,AI也有不少,声音很吵。小弗瑞德隐约听出DJ播放着先民时期流行的爵士乐。他看见一个AI叫了一杯纯酒精,一口气喝下,打着满意的饱嗝儿,活像克莱镇上的那些老酒鬼。

维克多看小弗瑞德盯着这个AI,拍了拍他的肩膀:“酒精能冲走电路板上面的灰尘。这些老家伙精明的很,一杯酒的价格比做一次全身清理保养便宜得多了。这种AI都是要进熔炉的淘汰货,我劝你别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我只是感觉,他和我们很像。”

维克多哈哈大笑。“像吗?像个屁。你看他那方形的大脑袋,还有露在外面的电线、油管,真是难看得要死。等下去发布会,看那些高级货,你就知道‘和我们很像’的AI是什么样子了。”

小弗瑞德摇摇头:“不,就算他们的外形拟人设计再逼真,都没有我眼前的这个像。”

维克多楞了一下,想琢磨一下小弗瑞德说的什么意思,但他条件反射般地放弃了思考,用一句话终结了对话继续下去的可能性:“神经病。”

“我们走吧。这里的汉堡还不错吧?我去和吧台那个漂亮的金发姐姐道个别,然后咱们就出发。”

小弗瑞德看着维克多走向吧台,和那个金发女孩拥吻起来。“你叔叔还真是多情啊。”小弗瑞德对凯文说。

“他说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绅士。”凯文自豪地回应道,丝毫不为他的叔叔感到难堪。

“相信我,你以后也会成为一个绅士的。”小弗瑞德微笑地看着凯文说道。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