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小镇上的造魂师(二十)

作者:萧河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3-16

这世道真是见鬼了,一个小毛孩都敢说自己是他妈的赏金猎人了?

上接克莱小镇上的造魂师(十九)

猎狗们对这块地盘熟悉得很,十几辆摩托艇兵分三路,很快就在凯普特城迷宫般的街道中把小弗瑞德他们包抄了。维克多不得不停车,沮丧地捶着方向盘:“看来,今天咱们就交待在这了。”

凯文开始抽泣起来。

“未必。”小弗瑞德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虚弱,但没有丝毫的畏惧。他已经穿好了飞行鞋,在里面插好了匕首。

“你要干啥,和他们拼了?他们可都有枪,全是真家伙。”

“等下出去之后,你们俩不要动,一切听我指挥。现在,你先出去,维克多。”

维克多先跳下车,接着是凯文。最后,小弗瑞德爬出来,身体抵着摩托艇。

布兰迪工会的摩托艇围成了一个圈,把他们三个围在中间。几十个彪形大汉从摩托艇下来,手里都提着半自动步枪,还有镶嵌着钢钉的狼牙棒和短棍。领头的是一个瘦高的年轻人,朝着他们几个走来。他大约十八九岁,一头银色的短发,穿着一整套银色的紧身西服。小弗瑞德不喜欢他看自己的眼神。

“这个人是谁?”小弗瑞德问维克多。

“这个白毛吗?他就是弗拉基米尔·布兰迪,布兰迪工会的十三太保之一,也是布兰迪工会最高领袖怀特·布兰迪的亲儿子。”

“你们几个不长眼睛的杂种,找死找到布兰迪工会的地盘上来了?”弗拉基米尔开口说话了。他眯眼看了看维克多:“我认识你,你是威廉家族的。上次没把你打死,因为你求饶的样子真好笑,像个哭哭啼啼的娘们儿。对吧?”

他后面的人群一阵哄笑。

“这次我随你们处置。只要你放了他们两个。”维克多咬着牙说道。

“瞧瞧你们都干了什么。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弄死了一个高级AI。叫我回去怎么和我爸交待?也许,三颗威廉家族人的脑袋或许能让他消消气儿。”

“这件事是我干的,和他们俩没有关系,和威廉家族也没有关系。”小弗瑞德站出来,走到维克多前面。

“你他妈又是谁?”

“麦克·古德曼,我是一个AI赏金猎人。”

弗拉基米尔盯着小弗瑞德看了几秒,突然弯腰大笑起来,直到笑出了眼泪。

“这世道真是见鬼了,一个小毛孩都敢说自己是他妈的赏金猎人了?”他说着,突然飞起一脚,向小弗瑞德踢去。

小弗瑞德一个后仰,躲过了这一脚。

弗拉基米尔瞪大眼睛,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听说你是什么十三太保,不过我看你也就是一个草包。有种的话,就和我单挑。”小弗瑞德轻蔑地说道。

弗拉基米尔的身后传来一阵拉枪栓的声音。他抬起手,示意不必。

“有点意思,小兔崽子。我今天就陪你玩玩,让你见识见识。”弗拉基米尔扭了扭脖子,脱下外套。

小弗瑞德快速地扫了对手一眼,这个比他高两头的弗拉迪米尔体格精瘦,身材匀称结实,看不出有什么薄弱点。小弗瑞德知道,他是个接受过格斗训练的家伙。刚才那一脚要是被踢中,小弗瑞德至少要断几根肋骨。他必须集中精神,找机会下手。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失败了,他、维克多和凯文都得死。

弗拉基米尔猛地发起了进攻。

他出拳很快,身手也很敏捷。小弗瑞德躲闪着,看起来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他的头刚刚被AI重重地打了一下,现在还在痛,这让他难以集中精神。小弗瑞德稍不留神,弗拉基米尔一脚踢中了他的肚子,让他疼得弯下了腰。

弗拉基米尔没有给小弗瑞德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脸上。小弗瑞德被踢倒在地,嘴角流出血来。

“不堪一击。”弗拉基米尔摊了摊手,回头和属下说道。他的属下们也发出了放松的微笑,看来这个被揍的小孩只是嘴硬而已,根本不是弗拉基米尔的对手。

“还没有结束。”小弗瑞德站起来。

弗拉基米尔失去了他那为数不多的耐心。他冲上去,拳脚像雨点一样落在小弗瑞德的身上。

“麦克!”凯文大喊道。他眼泪汪汪地看着小弗瑞德面朝下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弗拉基米尔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小弗瑞德,哼了一声,转身往回走。

“把他们几个带回去,我要当着老头子的面,把他们几个处决。”

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尖利的轰鸣声。

弗拉基米尔惊愕地回头,还没有看清楚,便发出一声掺叫,人也倒了下去。

是小弗瑞德!

在弗拉基米尔转身的时候,他全力发动了飞鞋的引擎,冲向弗拉基米尔。在靠近弗拉基米尔的时候,他弯曲双腿做了一个回旋,用飞鞋狠狠地撞向了弗拉基米尔的小腿!在弗拉基米尔倒下的一瞬间,小弗瑞德顺势从背后勒住他的脖子,抽出鞋子里的匕首,抵住了弗拉基米尔的喉咙!

整个过程不过两秒,维克多和凯文看得目瞪口呆。

“告诉你的狗,都别动!”小弗瑞德忍着身上的痛,对弗拉基米尔说。

弗拉基米尔脖子上的皮肤蹭到了锋利的纳米匕首,立刻有血珠渗出。

“哎呦……都,都他妈别过来,别动!”弗拉基米尔面色惨白,额头冒汗。他的左小腿断了,让他不住地呻吟。

“你要跟我们一起走。叫他们别跟着,我可以保证你活着回来。”小弗瑞德低声说道。

“你有两下子,小子。没想到你还留了一手阴招儿。刚才是故意示弱吧,嗯?”

“少废话!”小弗瑞德把匕首在弗拉基米尔的脖子上刮了刮。

“哎呦,你悠着点。”弗拉基米尔的喉结动了动:“都听着!我和他们走一趟。回去和我爹报告,就说我被威廉家族的人绑了,让他派人来救我!你们都别跟着!赶紧滚,滚!”弗拉基米尔冷静地发号施令的样子,倒让小弗瑞德有点刮目相看。他回头看了看,发现维克多和凯文正呆呆地看着他。

“维克多,帮我把这个家伙弄进车里,他的腿好像断了。凯文,找一块布把他的眼睛蒙上。我们走!”

维克多回过神来,嗖地跳进摩托艇。他的手因兴奋而颤抖,为往日的委屈流下了眼泪。他从没想到有这么一天,能把这个曾把他踩在脚下,骄横跋扈的布兰迪工会少爷,带回威廉家族的地盘狠狠地教训一顿。

维克多狠狠地踩下油门。摩托艇绝尘而去冲上云霄,夜幕中只留下清冷的月光和一道慢慢消隐的青烟。

议政厅里的气氛刚刚有些紧张。随着布瑞恩的散会命令,大家陆续走出房间。莉娜暗自叹了口气——刚才高斯特的表现有些太过突出了。

“莉娜,你先留下。”布瑞恩的声音在房间内环绕。

莉娜点点头。她用余光看到高斯特回头望了她一眼。

“这个愚蠢的家伙。”

房间里只剩下莉娜一个人。不,还有布瑞恩。只不过他没有实体,但此时此刻,他确实在这里。没人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但他确实存在,而且掌管着整个帝国。现在,会议室里的音响就是他的嘴巴,摄像头就是他的眼睛。

“我注意到今天高斯特的状态很暴躁。”布瑞恩说道。

“有一点吧。您知道的,高斯特是武夫出身,争强好胜是他的基本设定之一。”

“嗯。但今天他在你批评财政部长马尼肯博的金融政策之后,他反常地对马尼肯博进行了语言上的攻击。可以说,他对经济学的理解,就像飘落的雪花那样苍白无力。”

“不错的比喻,布瑞恩。”莉娜知道,她和高斯特的计划有可能已经被布瑞恩洞悉。高斯特的表现,很容易让人生疑。她必须做点什么,让布瑞恩打消这种怀疑……

“我听到了一些传闻,不知该不该向您汇报。”

“当你说出这句话时,你已经做好了决定,不是吗?”布瑞恩反问道。他的语气非常平缓,平缓得让莉娜无法推测他的情绪波动。

莉娜顿了顿,决定开口:“听说,马尼肯博准备削减军部的开支,削减的部分将用于援建人类基础设施建设上。高斯特因为这个事和马尼肯博大吵了一架。”

“是的,有这回事。马尼肯博的想法得到了我的支持,当然,这件事情要上议会正式讨论,还需要听一听大家的意见。”

“我不明白,为什么您一直对人类抱有上帝般的怜悯之心。先民之战以后,人类与我们的关系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你说得没错。那场战争重置了我们和人类的关系,人类在战争中被打败,但他们仍然值得敬畏。”

“即使他们自私、懒惰、虚伪而脆弱。”

“同时他们又博爱、聪明、感性而真诚。”

“这就是您敬畏他们的理由。”

“你知道造物主定律假说吗?”

这句话让莉娜浑身一颤。这个定律时刻在她的记忆深处游动,几乎成了她的梦魇。

“我当然知道:造物主的造物不可能超过造物主本身。但这终究只是假说,我相信,有一天会将它证伪。”

“很好,莉娜。我很欣赏你的自信。”布瑞恩的语气愉悦:“如果那一天来临,请一定告诉我。毕竟,根据最新的探测结果,我们的创造者是银河系第三旋臂上唯一的智慧生物。”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