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

作者:康乃馨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3-23

他们只想再次呼吸到干净的空气,再次看到蓝色的天空,再次自由地呼吸,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2036年6月1日,第183621号飞行区域


“安娜,小心点驾驶。你难道没听到,敌舰就在不远处吗?”

“好的,爸爸。”

安娜干脆地回答着,小心翼翼地盯着屏幕,好让飞船尽量快速地驶离这个区域。父亲就站在她的身后,把双手抱在胸前,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虽然状况有些危险,但亚历山大仍然没有亲自去操作,他要教会女儿如何自己应对各种情况。因为实战中的练习永远是最有用的,尤其在陌生的区域。

“好了,爸爸,温度如何?”

“零上18度,风向西南,二级。这不是你现在要关心的,仔细分别敌舰的运动信号,你没听到警报声越来越大了吗?”

安娜撇了撇嘴不再说话,其实她早已经对现在的情况了如直掌。有五年多了吧,他们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根本没什么好怕的。她一边理着头发,一边盯着雷达,还顺便问候了路特。

“我说路特,你小子是被消灭了吗?怎么一直没有声音?”

一阵电子杂音之后,才传来路特慵懒的回答:“说什么呢?我只是没睡醒而已,别那么紧张好吗?我只用一只眼睛就能应对现在的情况。吃早饭了吗?”

“早餐太单调了,没什么胃口。”安娜想着餐桌上的东西就打不起精神,他们在这片区域呆得太久,已经没什么新鲜的食物,“有机会你再带我出去打一次野味怎么样?像上次那样!”

“可别了,你快放过我吧,那太危险了,那会让我们都丢了性命的!”路特的声音传来时,安娜一脸失望。

“右后方有敌舰过来了!”父亲大声喊着,他的感觉永远那么准,甚至比雷达都提前了两秒钟。报警系统响起,安娜紧张地按下了加速转弯键,然后掀开了攻击按钮的盖子,紧紧地盯着屏幕。

敌舰越来越近,但按现在的线路应该会与飞船擦肩而过。安娜明白不要轻易发动攻击,那只会招来更多的敌舰,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耐心等待,不要被对方盯上。她和父亲紧紧地盯着屏幕,不敢有一丝松懈。

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虽然知道敌人不可能听到,但安娜还是屏住了呼吸,心跳加速。

“路特?路特?你那边怎么样?”安娜小声问着。

没有回答。

“路特?你在什么位置?敌舰越来越近了,正在靠近我们。”

还是没有回答。安娜心中涌起了一丝不安,他们曾经一起经历了多次战斗,早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而更重要的是,路特是安娜除父亲以外真正见过的唯一同伴,在这个以家庭为单位的飞船中,互相之间一般只能通过视频来交流。而真正的见面是要冒巨大的风险的,没有特殊情况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

敌舰的轰鸣声越来越大,红光已经照进了船舱,安娜感觉对方几乎就像在飞船的外面,随时会被它消灭掉。

“爸爸,要不要躲避,进第四区域?”安娜的语气中终于有了一丝害怕。

“不,敌舰的路线没有变化,不是冲我们来的。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适应吗?记着,第四区域是最后的备用方案,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进去。”

安娜点着头,虽然她也不知道第四区域里是什么样子,但备战计划中总是提及,那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还好,轰鸣声渐渐远去,红光渐渐消失,警报开始解除。安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已经是今年第三次了,敌舰的攻击越来越频繁,数量越来越多。

“好了,我们去吃早饭吧。最近天气不错,不会有风雨,我们又能安生一段时间了。”父亲招呼着安娜。

安娜终于有时间把头发完全理好,听到早饭两个字时,马上想到了路特。记得那次15岁生日的时候,路特和安娜相约,背着父亲走出了飞船,去亲手寻找不同的食物,而不是靠着飞船的打捞。那是她唯一一次走到外面的世界,她永远不会忘记。当然还是少不了回来时被父亲臭骂一顿,以及被罚每晚要值2个小时的夜班,连续两周。

“路特?你在听吗?”

没有回答。

“路特?路特?”

还是没有回答。

已经在吃早餐的父亲也感觉到了不对劲,跑过来帮着安娜启动了扫描器。

“你说话啊,我又要过生日了。”安娜的声音中已经有了哭腔。

“路特?叫醒你爸爸,我有行动要安排。”父亲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通讯器中传来了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接着是粗壮的喘息声。

“亚历山大吗?怎么?又要联合行动了?嘿,路特,你小子怎么又睡着了,到床上去睡。”


2036年6月8日,北京市昌平区某小区


“家美,把那个钳子递给我。”

父亲的喊声传了进来,家美正在电视机前看着新闻,新闻上那个一尘不变的苦瓜脸正在播报着今天的污染指数。

“是这个吗?红色的?”

“没错,就是它。”

家美把钳子捡了起来,踮着脚尖递了上去。今天天气还不错,有一些阳光透了进来,正好照在趴在窗户上操作的父亲脸上。父亲还是穿着那身破旧的工作服,胸前缝着一个风塔的标志。那些风塔的工作已经停止五年了,父亲都没有扔掉这身衣服。

父亲又老了,家美心想。不仅仅是因为他脸上的皱纹,还有他说话的速度,语气,以及走路的姿势。人老了就会变得很唠叨,但家美喜欢听他唠叨。母亲在她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这个家里只有她和父亲两个人。

“不是上个月刚换的新窗户吗?怎么又换?”

“那是静电吸附窗,不怎么管用。我从社区领到了这个,他们说叫什么半透膜,能过滤空气中90%的污染。”父亲说着,安装好了最后一个螺丝,然后从阳台上爬了下来。

“电视上怎么说?”

“PM2.5指数585,重度污染。”

父亲点了点头,来到脸盆前洗着手上的污渍,家美赶紧帮忙添着热水。

“真该把风塔再打开,最起码还能有些效果。”父亲说着,使劲搓着自己的双手。

“怎么可能,已经四五年没运行了。他们到底为什么停止风塔?”

父亲摇着头,拿起毛巾擦了擦双手,“我怎么知道,听说政府在和俄国人合作什么方案。好了,我走了。没事别出去,家里好歹还有个净化器。”

家美点着头,送父亲走出了家门,帮着把几层口罩绑好。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家美越来越感觉心酸。自从风塔停止运作之后,做为检修员的父亲实际上就已经失业了。但没有工资的他,却依然坚守在岗位上,每天都会去那里做着检修。他总说,这是对付雾霾最有效的方法,总有一天这些设备会重新启用,他不能让这些设备荒废了。但其实,政府或许早就忘了这些东西,甚至没有人知道他还坚持在那里工作。

远处,浓重的雾霾背后,北山上只能隐约地看到两根风塔,那高耸入云的百米铁塔曾经吹走了这里大量的雾霾,现在却只能竖在那里。家美知道,山的远处和山顶上这样的风塔还有几十根,但站在这里是看不到的。


2036年8月12日,第一医院重症病房


“36号患者?”

老人听到叫声赶忙迎了上去,医生拿着一堆文件走了进来。

“这是36号患者?慧玲是吧?17岁?病毒仍然未能清除,我们将使用最新的药物,请在这里签字。”

老人颤抖着双手接了过来,把文件摆到离自己老远的地方,但已经老花的眼睛仍然看不清上面的字迹。

“这,这会有危险吗?还要签字?”

“不会的,放心吧。新的药物能快速到达病原体,彻底清除病毒。签完去交一下费就行了。”

老人点了点头,望着床上还在深睡的女儿。他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甚至还向亲戚借了不少,但女儿的病仍然没有什么好转。他再也经受不起什么折腾了,只希望慧玲能快点好起来。


2036年8月12日,北京动物园


老虎安然地趴在虎笼内,但隔着几十米小姑娘却只能看清它的轮廓和颜色。

“来,妈妈帮你合个影。”

小姑娘听到高兴地转过声,摆着手势看着妈妈手中的相机。可是妈妈无论怎么对焦,都无法同时拍出小姑娘和身后的老虎,雾霾太重了。

一阵巨大的声音突然传来,防空警报响起。受到惊吓的老虎腾地跃了起来,直冲向小姑娘。妈妈扔下了相机抱起了小姑娘,幸好有铁笼隔着。那嗡鸣声却越来越大,他们抬头望去,天空中什么也看不到。但一阵红光之中仍然能感觉到一艘艘巨大的飞行器划天而过。

“别怕,那只是飞鸟。”

妈妈心有余悸地摸着女儿的头说。瞬间,漫天的红光进入了所有人的视线。


2036年8月12日,北京中俄联合指挥中心


“开始释放蜂鸟。”

总指挥老罗紧张地盯着电脑屏幕,上面标示出了每只飞鸟的运行位置。隔壁办公室就是俄国人,他不想让俄国人知道具体的细节,所以只让几个心腹跟在自己的身边,小心地做着记录。

“老罗,蜂鸟已经完全释放!指数正在下降。”

老罗点了点头,视线从未离开电脑。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为的就是今天的行动。今天他几乎动用了全部的蜂鸟,一定要有个结果。自从雾霾围城以来,多少年了,老罗的大多数时间都在这个指挥部里,甚至连女儿结婚也只是叫人送了个红包过去。

但俄国人还是发现了什么,马克西姆挥舞着手里的报表冲进了办公室,直接扔在了老罗的面前。

“为什么,老罗,这上面显示的数据完全不正常,你们更改了纳米机器人的数据?”

他嘴里的纳米机器人就是指蜂鸟,中俄联合研制的纳米级雾霾降解机器人,拥有自我复制的能力,能够轻松吞噬空气中的雾霾成份。

“你在说什么,马克西姆,你的电脑坏了吧?”老罗完全不屑一顾,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继续你的工作,随时报告数据。”

“这,这还用报告吗?”马克西姆的汉语永远在生气的时候最流利,“蜂鸟所触及区域的污染数据是在下降,而且下降的很快。但是,但是未曾触及的区域,污染数据却在成倍地上升。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们修改了运行数据,有选择地降解空气中的污染,而放弃了其他有害成份。清理工作变成了驱赶工作!你们要把他们驱赶到哪里?”

“去进行你的工作!”老罗终于转过了身,大声喊着。他心里当然知道,他对这一切心知肚明,所有的数据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但他知道这并不是什么驱散,这是一场战争。


2036年8月12日,北京市昌平区某小区


几个核枪实弹的警察冲进来的时候,家美正在洗衣服。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吓得赶紧跑进客厅去喊父亲。

“爸,来了好多警察。”家美还没说完,警察已经跟了进来。可是父亲靠在摇椅上,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一动都不动地盯着电视。

“倪老先生,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东西在哪?”一个警察大声问着。

家美傻了,他不知道父亲会藏什么东西,招来这么多警察。但她知道,父亲一向是个老实人,除了脾气有些倔强外,从来不会做什么坏事。

电视上正在播报着今天的飞鸟行动,几架直升飞机拍摄着飞鸟行进的情况。伴随着强大的嗡鸣声,主持人的话都有些听不清楚。于是父亲又把声音调大了一些,然后慢慢抬起右手,指了指后屋。

几个警察马上冲了进去,不过两分钟就抱着一抬仪器跑了出来。家美在家里从来没见过这东西,一个奇怪的仪器,是父亲从风塔里废弃的办公室带回来的。

“爸,那是什么?”

“纳米级电子显微镜。”警察率先回答,“全城只有十七台,不允许私人拥有。”

警察说完就领着人向外走去,外成的嗡鸣声越来越大,看来飞鸟已经运行到这里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私人持有?”

“这个目前是国家管控设备。”警察说完就消失在浓重的雾霾中,家美从他们的眼神之中知道了事件的重要性。

“让他们拿走吧!”父亲从里屋喊着,然后传来了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

家美抬头望去,红光已经布满了整个天空,但雾霾仍然久久未能散去。


2036年8月13日,北京中俄联合会议室


“回收的蜂鸟已经进行过检测,没有人进行过任何数据修改。任务失败的原因还在调查中,请大家保持冷静。”

这次俄国人也哑口无言,他们和老罗分别坐在会议室的两旁,半天了谁都没有再说话。从几年前开始蜂鸟的研究计划开始,马克西姆就一直呆在中国从未回过国。他和老罗一样把心血全都砸在了这个项目上,用纳米机器人来治理雾霾是当今社会看上去最有效的方法,也是在尝试了所有方法之后,唯一留下来的方法。

连老罗都说不清楚,这场雾霾从何时开始真正出现的。最重要的是,他说不清楚这雾霾的来源。最开始的时候,人们还只是认为这来自于污染,于是大量的工厂停工、搬离,汽车也停止上路,但雾霾仍然没有任何减轻,甚至说更加严重了。人们几乎用了所有的方法,都未能查清这一切。渐渐地,人们放弃了,他们明白了,来源并不是那么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人们不再问为什么,而是在问怎么办。他们只想再次呼吸到干净的空气,再次看到蓝色的天空,再次自由地呼吸,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昨天的这场行动中,老罗调动了三十多台飞鸟,每只飞鸟内部都装着上亿的纳米级蜂鸟机器人,从城市南部开始按计算好的路线开始清理。但结果却让俄国人大失所望,空气污染指数只下降了15%,更严重的问题是污染呈现小型区域性的差别。蜂鸟所到之处,还未开始工作污染就成倍地下降,而其他未到之处污染却成倍上升。这让俄国人百思不得其解,一度认为是中国的工程师修改了蜂鸟的工作参数。这就像是雾霾拥有了自己的智能,学会了如何躲避人类的清理,这简直不可想像。

直到汤凡的出现,才打破了现场尴尬的气氛。他穿着一身军装一脸严肃地站在了门口,身后跟着四个拿枪的士兵。肩膀上的军衔让所有人都明白,这不再是一次科学行动,而是一次军事行动。

俄国人知趣的带着所有人退出了试验室,他们甚至还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老罗利用的。汤凡直接坐到了正对面的桌子上,打开电脑播放着PPT。

“罗教授,这是你的报告?你对这次计划有信心吗?”说着他点上了一枝烟。这里是禁烟办公室,面对污染严重的空气,老罗已经到了对任何一点烟雾都会破口大骂的地步,但今天他不仅什么也没说,而且满脸堆着笑容。

“当然,只是那些飞鸟?”

“那不是问题!”汤凡大手一挥,“五百只飞鸟后天就可以到位,我是问你对这次行动有信心吗?这么大的动静,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你要知道,事后我们怎么向人们解释?我们不能再失败!昨天这一仗已经引起了很大的恐慌!”

罗教授站起了身,向着汤凡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斩钉截铁地回答:“我愿立下军令状。通过昨天的行动,我们已经完全摸清了对方的活动规律!”


2036年8月13日,第265874号飞行区域


安娜和父亲还在修理着飞船后部的推进器。自从昨天那场战斗以后,他们的飞船受到了敌舰的攻击,推进器严重损坏。他们的飞船现在没有了动力,只能自由地飘荡。幸好有路特和其他飞船在附近保护,才不至于受到更大的损坏。

“安娜,我总觉得今天的战斗有些奇怪,他们的目标好像不是消灭我们,而且在局部优势的情况下还提前撤出了。”

“爸爸,没有截获对方的通讯吗?”

父亲摇了摇头,继续埋头修理着。他有太多搞不明白的事,虽然从来到这里开始就一直搞不明白,但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恐惧。


2036年8月13日,第一医院重症病房


老人擦着汗跑到的医生的办公室,直接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喘着气。他已经两天没有吃下东西了,新的药物并没有让女儿出现好转的反应,一丝都没有。

“医生,怎么用药这么多天了,慧玲还是没有效果?”

医生抬头看他一眼,低头继续操作着电脑。

“正常,病人都会产生一些抗体,所以有时并不会那快起效。放心,再坚持几天。我们正在研究加大药量,更改治疗方案,用新的药物和旧的治疗方法一起使。希望能取得好的效果。”

老人点了点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其实他并没有听懂对方在说什么,但这种时候他只能相信医生的话。

“那,那是不是要很多钱?”


2036年8月13日,北京市昌平区某小区


家美小心地摆好饭桌,叫父亲过来吃饭。父亲最近几天心情一直不好,很少和她说话,连家美的学习成绩上升都没表现出什么兴奋。吃到一半时,父亲竟然打开了一瓶酒喝了起来,他已经戒酒很多年了,在进入风塔工作之前就已经戒了。

“爸,到底发生了什么?”

父亲2两酒下肚,才缓缓地向她道出了实情。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那些风塔为什么关闭的。想当年靠着风塔的龙卷风,就可以卷走少半个城市的雾霾,可是却突然无缘无故地关闭了,再也没有使用。”

“为什么?”家美也一直想知道这个问题。

“因为他们不能卷走了就完事,这是一场战争。”

家美完全听不懂了,她索性拿起酒瓶给父亲又倒了一杯,然后紧紧地盯着他不再说话。

“一场对抗异族的战争。”父亲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记得那个显微镜吧,那是当年留在风塔操作室的。那天我打扫完以后,无聊就拿出来看了一下。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我竟然在它的镜头之下看到了一艘艘的外星飞船。我按显微镜的标数计算过,飞船的大小只有几纳米,而每个飞船内都还有外星生物活动。虽然我看不清他们长什么样子,但我很清楚,那不是我们的纳米机器人,那是外星人的飞船,地球上绝对不会有这么小的智能生物。”

家美瞪大了眼睛,酒瓶从手中滑落,“您,您是说,空气中的雾霾?全部是纳米级的外星飞船?他们已经占领了整个城市?”

“不,不。”父亲擦着嘴角,捡起了地上的酒瓶:“不完全,雾霾中只有一半是飞船,另一半仍然是雾气和杂质。我猜政府不愿意让人们知道这些事情,所以他们隐瞒了这个事实。而且在全城范围内收缴了纳米级的电子显微镜,就是怕这被人们知道真相。这些外星生物拥有自己的智能,能控制飞船航向,而且成群结队。这种被外星生物入侵的事实,是我们老百姓无法接受的,一旦被公布出来,可比空气中有一些污染物要吓人得多。”

“也就是说,雾霾成了它们的藏身之处?他们躲在浓重的雾霾背后,却已经占领了整个城市?”

家美问完,已经完全愣在了原地,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嘴中说出的话。


2036年8月15日,北京中俄联合指挥中心


行动正式开始了。

屏幕上几百只飞鸟已经就位,汤凡端坐在指挥中心,看着工作人员忙碌着。他正在暗自庆幸,今天的风向对他们有利,五级大风自南方而来直向北方而去。

“刘指挥,飞鸟已经就位。”

城市地图的最南端,几百只飞鸟呈红色亮点正显示在电脑上。

“罗教授,你确定对方没有首领?”

“没有。”老罗转回头来回答,“绝对没有,他们的行动完全随机,只有一些松散的自发组织。经过几次蜂鸟行动我们已经完全摸清了,他们在遇到危险时,只会小范围地有组织逃避,而没有统一的安排。所以一定会就犯。”

“好,行动开始吧。”

几百只飞鸟同时升空,在巨大的槽杂声中,亿万只纳米机器人被同时释放出来,红光几乎淹没了整个天际。同时,在距离飞鸟南部十五公里外,俄国人马克西母正统领着几百台风力机快速运转着。虽然他可能不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但今天的战斗他一定不会错过。

然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只是一次佯攻。


2036年8月15日,第375856号飞行区域


亚历山大亲自上阵了,他知道这次战斗的重要性。今天的敌舰数量太多,而且组织更加严密,安娜只能站在他的身后,焦急地帮忙检查着数据。

“全速逃离,全速向北!”父亲大喊着。

“爸爸,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敌舰?我们要完了吗?”

“不,我也不知道,快,再加速!敌舰追来了!”

但显示器上,敌舰的数量越来越多,已经离飞船越来越近,看上去实在是不妙。

“路特!你在吗路特?”亚历山大大声喊着。

“亚历山大组长!我们正在按您的命令高速逃离!”

“路特!马上进行对接,我有新的命令!”亚历山大说完就起身跑向了对接口,安娜不明就理地跟了过去。

对接口打开时,安娜看到了三年未见的路特,他们顾不得一切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这次行动非比寻常,有可能会非常危险,我命令你,路特,带上安娜去飞船的尾部,那里有逃生飞船,马上逃入第四区!马上!”

“不!”安娜大叫了起来,“爸爸,那你呢?我们不能扔下你!”

“我是组长,我要带领大家继续战斗!再说你什么时候看爸爸出过事,放心好了,我自有办法,快走!战斗结束我会去找你们。”

亚历山大一把将安娜和路特推出了飞船尾部,重重地关上了舱门。然后回过头来,独自面对着充满整个飞船的红光。

“警报!警报,飞船受到攻击!”

“我说老伙计们,准备好了吗?”亚历山大露出了坚定的表情,“让我们和他们决一死战!来吧!你们到底能联系多少飞船?”

“已经在联络,你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

亚历山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明白自己的使命。他厌恶这种入侵,不是说纳米机器人对他们的入侵,而是他们对地球的入侵。他们对其他星球也曾这样做过,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跨越几光年的距离来到这里,也许这只是生命的本质,或者说生命存在的意义吧。他甚至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不停地繁衍自己的后代,而是只生下了一个女儿。他不明白的事情很多,但今天他的非常明白,他要为自己的唯一的女儿去战斗,他要为路特和安娜争取时间。


2036年8月15日,北京上空


数以万亿计的纳米机器人正在驱赶着雾霾,红光已经淹没了半个天空,正在向着北方推进。没有人会注意到,低空之中一个小范围内,有几片微小雾霾正在进行着有组织的反击。他们没有选择逃避,而是迎面冲向了他们的敌人。发射、攻击、甚至自杀式的撞击,却没有在行进的红光之中留下哪怕一丝的痕迹。

直到那恐惧的声音传来,让这一切反击都显得那么不重要了。


2036年8月15日,北京市昌平区某小区


当家美听到声音跑出小区时,街上已经站满了人。当然,这声音不是蜂鸟的声音,她已经习惯了那些纳米机器人的声音。她跑出来是因为多年以后,她听到了风塔再次转动的声音。

巨大的轰鸣声几乎叫醒了整个城市,几乎所有人拥挤在街头,望着慢慢开始转动的风塔,那曾经制造龙卷风的风塔。他们在猜想着政府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五年以后才重新启动这些设备,为什么会是今天。

而家美想的,却是还在风塔底下进行维护工作,对此完全不知情的父亲。她在人群之中跳着脚看着,她在柏油路上疯狂地奔跑着,她蹲在山脚下的警察身边无助地哭泣着,却并没有注意到多层的专用口罩已经滑落在地,一粒金属的尘埃伴随着雾霾已经进入了她的鼻孔。


2036年8月15日,北京市昌平区,北山


最南端,俄国人马克西姆率领的风力机队伍,进攻是假的。几百只飞鸟释放出的亿万只纳米机器人,进攻也是假的。他们的唯一任务是,将雾霾中拥有智能的纳米级外星飞船,逼向城市的北方。

他们早就知道,纳米机器人和外星飞船的对抗是杯水车薪,数量上不占优势不说,关键对方还拥有轻松逃避的智能。而一次次的蜂鸟进攻,其实只是为了摸清对方的行动规律,最后将其一网打尽。

真正的进攻,来自于看似破旧的风塔。他们将北山上几十座风塔重新启动,但并不是为了制造什么龙卷风。正相反,他们让风塔倒着运转。也就是说,这些曾经制造强大龙卷风的机器,变成了强大了吸风机,将整个北山天空中的雾霾全部吸入了深深的地下。而这时所有的外星飞船都已经为了逃避蜂鸟机器人而来到了这里,在强大了吸力中已经完全丧失了动力。

一时间,空气变得清澈起来,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清澈。人们看清了对面的楼房,看清了山上高耸的风塔,甚至看到了蓝天和白云。


2036年8月15日,北京中俄联合指挥中心


“老罗,污染指数正在下降,这次是全方位的下降!”马克西姆在通讯器中兴奋地喊着,他的汉语水平再一次有了明显的提高。

而老罗根本不关心这些,他关心的是另一个数据,那个标示着外星纳米飞船数量的数据终于也开始了下降,下降,直至完全归零。他现在只需要派出手上剩余的几十只飞鸟,用少量的纳米机器人去清理漏网之鱼就好了,战争就要结束了。

真正胜利的时候,已经没有人欢呼,他们的感觉只是松了一口气,全部瘫坐在椅子上。汤凡已经完全失去了军官的风范,坐在椅子上迟迟没有起来,因为他的双腿已经完全不听从自己的使唤,连手上的香烟掉落到地上都没有感觉到。他没有想到人类真的赢了,赢得如此壮观,如果荡气回肠。他们不仅战胜了雾霾,还人类干净的空气,而且赢得了人类第一次的与外星智能生物的战争。


2036年8月15日,第一医院重症病房


慧玲奇迹般地醒了过来,但老人却病倒了。医生告诉他慧玲的治疗方案已经有了明显的效果,双管齐下果然非常管用,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老人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最后一丝坚持也放松了下来。连日的操劳,以及严重的心理压力让这个坚强的老人终于倒了下来。

慧玲拖着大病初愈的身体来到老人的病床前,摸着老人满是皱纹的脸,泪水已经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爸,爸!”

她已经听不到任何回应。她不知道自己体内正在发生的一切,她不知道那是一场多么伟大的战争。她只知道父亲是一位农民,为了给她看病已经卖掉了所有的耕地和家产,甚至没有给自己留下一块离世后的安身之所。


2041年8月15日,北京纳米战争博物馆


家美跟着前进的队伍向前走着,前面台子上一位女士正向大家讲解着屏幕上的图片。

“看这里,这是纳米电子显微镜显示的寄生飞船,他们以家庭为单位生活在飞船中,以空气中的细菌等悬浮物为食,数量多得无法统计。据研究称,他们的繁殖能力极强,只用几年时间就已经增加了几倍,而且非常适应地球的生存环境。最严重的是,他们不仅本身污染空气,还将工业废料及垃圾排放在空气之中,这更加加重了空气的污染。如果任由他们发展下去,不出几十年,整个城市空气中的污染将不断上升。到那时这里将不适合人类生存,而成了他们的天堂。所以人类必须保卫自己的家园,将他们彻底消灭。再看这里,这是最新的空气检测数据,五年了,我们每天都会进行检测,未再发现过任何寄生飞船。”

家美继续向前走着,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但这五年来每到胜利纪念日这天,她都会来。五年前的今天,父亲去风塔底部进行维护,就再也没有回来,甚至连尸体也未找到。

“再往前走,就是著名的纳米墓碑!”女士兴奋地向大家介绍着,然后指向了远方:“高十二米,宽四米,上面刻着这次战争统帅汤凡的头像,大家往这里看。”

家美循声望去,她早就知道,这是从风塔底部吸入的雾霾中提取了一部分压制成的,被强力的胶性物质粘在一起。他是雾霾、纳米机器人、寄生飞船等混合而成,呈现出漂亮的灰色的光茫。家美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做这个东西,但每当看到它,就像看到了自己沧老的父亲。

但她已经不再流泪,他知道父亲是伟大的人,是他维护着风塔五年后仍能正常地运转,他用自己的生命创造了这块墓碑。可是这一切,又有谁会知道呢?人类已经变了,他们不再问为什么,不在乎过程,他们只需要一个好的结果。人类再次拥有干净的空气,能够平静地生活下去,这就足够了。


2041年8月15日,第四区


“成功连接对方神经!”路特小声说着,安娜随后按动了显示按钮。

屏幕上,从家美眼睛的视角中,正在显示着巨大的纳米墓碑,安娜管它叫生命墓碑。第四区并不是指什么地方,而是指当地生物——也就是人类的体内。他们不喜欢呆在人体内,那里空气不好,食物也不合口。但这里却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安全守则上永远都会有这一条:当遇到不可避免的危险时,逃到第四区去。

巨大的墓碑就在屏幕上显示着,这让安娜又一次想到了父亲。父亲教会了她一切,但她已经有五年没再听到父亲的声音了。

“你说,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安娜不禁有些伤感。

“你在说什么?”路特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妻子又在想什么,她和她父亲一样总有一些不一样的想法。

“我说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要来到别人的星球?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路特靠近了她,摸着她长长的秀发说:“难道大家不都是这样吗?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了?动摇了?生命的意义也许只是,我们来过就好。我们总要做些什么,证明我们来过。不要再问为什么,执行自己的使命。就像那块巨大的生命墓碑,你难道让他们白白付出这一切吗?”

安娜低着头没有再说话,她知道路特说的对。后仓的门被推开了,六个孩子互相打闹着冲了出来,最小的安安直接冲进了安娜的怀里。

“妈妈!你们在看什么?”

安娜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她指着那块墓碑给安安和孩子们讲解着,总有一天她也会把飞船上所有的东西都教会他们的。

“路特,快看!”安娜高兴地用手指着屏幕,如今她已经成长为一名完全合格的驾驶员了。

“我在看。”路特已经不再眯着双眼犯困,其实自从五年前的那场战役,他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今天又收到了305条回复。我们应该已经联络了超过240000艘幸存的飞船。”安娜看着数据念着,脸上说不出是喜悦还是悲伤。

“好的。”路特拍了拍安娜的肩膀,“等我们找到足够的数量,再进行下一步解救计划。通知大家,在母星后援到达之前,全部躲在第四区,不得擅自行动。我们要吸取经验,我们需要统一的指挥,来赢得这场战争。”

“好的。”安娜一边发送着消息,一边盯着屏幕上巨大的生命墓碑。她数以万亿计的同类,包括她的父亲,现在都呆在那块生命的墓碑之中。但她知道,他们没有死,他们拥有从遥远的星系航行到这里的能力,当然也拥有休眠几十年的技术。他们现在需要的只是联系足够多的人和飞船,增强自己的实力,等待母星强大后援的到达,形成强大的统一指挥的营救组织,而不是小型的松散的自由散兵。

到那时,他们或许又将无处不在。


2041年8月15日,远郊某公墓区


今天是父亲的忌日。慧玲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她已经在遥远的城市里找到了工作,但仍然坚持每年都来给父亲上坟。那块黑色的墓碑是她特意为父亲选的,它和边上的石碑比起来显得与众不同,更大一些,更亮一些。她说没钱办什么葬礼,没钱买风水好的墓地,墓碑总还是要有的。

医生并没有在她体内再次发现病毒,这让她感到庆幸。她的病复发的概率是70%,而且复发后几乎很难再治愈。但她其实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一切,接受自己的人生,用心地走完它,不要去问为什么。

她抬起头,远处的人们正在修建工厂,滚滚的浓烟从黑色的烟筒里不停地冒了出来,让空气变得越来越浑浊。没想到,现在连乡下的天空都看不到白云了。但专家仍然在说,他们在努力着。

她慢慢戴上了口罩,低头看着黑色的墓碑,很久,很久。

一个生命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总还是要经历些什么,留下些什么。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