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雷神崛起,武士没落——评《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

作者:粱谋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4-08

曾经的少年们,都踏上了自己的归路、等来了自己的结局。

IP,知识产权,一直是个十分挣钱的玩意儿。不过,直到漫威公布“电影宇宙”计划,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还能这么玩”。于是,光拍《超人》是不够的,还要拍《蝙蝠侠大战超人》和《正义联盟》,而迪士尼影业自2012年接手星球大战系列的版权以后,也是动作不断,拍了两部正传和一部外传。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正是其最新作品。

《最后的绝地武士》海报(图片来源:douban.com)

《最后的绝地武士》海报(图片来源:douban.com)

所谓的“电影宇宙”,在我看来,就是运用序贯分析。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也用不着辛辛苦苦调查研究用户的爱好、决定每只鸡蛋的价格。先推出一些作品,然后根据观众的反应,适当加减比例就好了。

——所以说,学点数学,还是很有用的。

另一个数学问题,是非常简单的“比大小”。《雷神3:诸神黄昏》上映于2017年11月3日,连续多周雄霸票房之首,最终以7.4亿人民币的成绩完美收官;与之相对,《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定档2018年1月5日,截至目前,票房不过区区2.7亿。这个数字,不要说迪士尼不满意,恐怕很多星战粉丝也会心寒。

《雷神3》海报(图片来源:douban.com)

《雷神3》海报(图片来源:douban.com)

两部电影,都是好莱坞制作、瞄准内地市场,都是带着科幻标签的神话片,一个上映在圣诞节许久之前,另一个上映于元旦结束后。有了这么多的相似之处,为什么票房表现会差这么多呢?有人可能认为,这是因为80后、90后对星战系列不熟悉。但《原力觉醒》和《侠盗一号》的票房都不差啊……

《原力觉醒》的票房统计(图片来源:cbooo.cn)

《原力觉醒》的票房统计(图片来源:cbooo.cn)

所以,还是要从电影本身进行分析。

首先,是角色。

电影是会动的画面,这是它与其他艺术形式最根本的区别。视觉效果,是所有电影制作人最需要考虑的。抛开越来越成熟、大家都差不多的特效不谈,单看角色形象,《雷神3》就甩《最后的绝地武士》好几条街。

不,不是,这里并不是要对比颜值。虽然以颜值计,《最后的绝地武士》肯定会输……

每个故事都需要一个反派,他(或者她)必须是黑暗的,最好是强大的,但一定不能是“油腻”的、优柔寡断的。达斯·维达勋爵正是黑暗与强大的完美代表,他的盔甲、他的披风,甚至他独特的呼吸声,都足以称雄电影史;海拉女神也不错,衣服以黑色为主基调,武器怪异、尖锐、冰冷,很好地展现了一个复仇者的形象;就是《原力觉醒》里的凯洛·伦,也多少继承了外祖父的品质——是,他的头盔没什么特色,头发也凌乱了些,可他至少有一把独特的光剑,当一身黑衣的他在白雪皑皑的荒野中拔剑的时候,还是很有些“一夫当关”的气质的。

《原力觉醒》剧照(图片来源:douban.com)

《原力觉醒》剧照(图片来源:douban.com)

遗憾的是,《最后的绝地武士》中,他连光剑也没有了……

其次,是核心元素。

核心元素是故事的标志,倘若《神秘博士》里没有了塔迪斯、《哈利·波特》里没有了魔杖、《冰与火之歌》里没有了裸体,想想真是不寒而栗。

对于雷神来说,他的标志,就是雷神之锤。有了雷神之锤,他才能飞,能召唤闪电,能快速消灭小股敌人。然而,到了《雷神3》里,开场还不到半个小时,海拉就把雷神之锤捏碎了。

为什么呢?

电影里面借奥丁之口做了说明,“你是雷神,不是锤子之神”。失去了雷神之锤,雷神仍然可以飞,可以召唤闪电,可以快速消灭小股敌人。换句话说,雷神只是在物理意义上失去了自己的锤子,在精神层面,他反而与锤子合二为一了。

星战系列的核心元素,毫无疑问是原力。在以往的故事里,大致遵循着这样的模式:绝地武士们,因为拥有原力,十分敏锐地觉察到了危机,然后,兵分两路,反抗军与帝国军队作战,绝地武士对上西斯战士。既然原力很强大,那么原力的黑暗面肯定也不差。于是,两相抵消,当绝地武士和西斯战士战斗时,拥有原力,反而不是什么特殊优势。

这一点,在《新希望》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当卢克驾驶着战机飞向死星时,他没有依靠自己的原力,没有利用自己出色的视觉,甚至关闭了瞄准电脑。他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直觉,这种直觉建立在一个十分简单却屡试不爽的逻辑上——正义必胜。

被炸毁的死星(图片来源:douban.com)

被炸毁的死星(图片来源:douban.com)

原力不是人人都能有的,“我站在正义一方”和“我最终会取得胜利”的信念,却没有几个人会轻易丢弃。正是因为如此,观众才能对一个虚构的故事产生共鸣。

所有伟大的故事,在这一点上,都不存在分歧。《指环王》里,弗罗多难道是靠魔法毁灭魔戒的吗?不,靠的是信念。

到了《最后的绝地武士》里,原力忽然成为了一种“解决方案”。“我有原力,我的原力足够强,就能战胜敌人、保护自己的朋友。” 然而,现实是,我没有,你没有,所有观众都没有。我们激动个什么劲儿呢?

最后要说的,是叙事结构。

约瑟夫·坎贝尔在《千面英雄》中,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从古至今,就只有一个故事而已。不管是武侠、奇幻,还是科幻、魔幻,甚至言情、推理,所有的人物,都取自这个故事,所有的桥段,都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所有的爱恨情仇,都不过是这个故事中的一段波澜。

那么,这个故事什么样的呢?

一个少年,因为命运,踏上征途,经过导师的指点,战胜邪恶,使世界回府秩序,或者,建立新的秩序。

当然,“少年”并不一定是男性,“导师”也不一定只有一位,可以先跟欧比旺学一阵子,再跟尤达大师学一阵子。重要的是,既然有正义一方,必然就有邪恶一方,既然有跟导师的感情,当然少不了描写斗争的残酷,既然踏上征途,就一定会有伙伴,少年负责披荆斩棘,伙伴们负责插科打诨。

《雷神3》和星球大战的前几部,都大致遵循着二元叙事结构,这不是没有理由的——它很成熟,也很有效。

《最后的绝地武士》是个例外。

《最后的绝地武士》是放射状的,整个故事围绕着莱娅公主的舰队展开。蕾伊寻找卢克大师,是尽快学会利用原力,拯救莱娅公主的舰队,芬恩悄悄离队、寻找神偷、深入敌营,是为了莱娅公主的舰队,达默龙“反叛”,还是为了莱娅公主的舰队。每一条支线都反转再反转,凯洛·伦前一秒还是受尽委屈的青春期小男生,下一刻就试图变成冷血的废土统治者……

整部电影,就像一个冗长的过场说明。“记住这个设定”、“记住那个细节”,在下一部和下下部电影中,这些都可能会用到。

问题失,下一部和下下部,还没有上映啊。

当然,这不是说《最后的绝地武士》没有任何亮点。通过这部电影,我们知道了,原力可以用来打视频电话;出色的配乐和特技,绝对值得上票价;卢克死去那一段,更是惹人感慨,“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曾经的少年们,都踏上了自己的归路、等来了自己的结局。一个时代就那么过去了,在我们的期待的悲壮里。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星球大战系列,早已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神话。所以,尽管对《最后的绝地武士》深感失望,但我很乐观。数之不清的衍生作品和数百亿美元的周边产品销售额,都决定了,这不可能是一个偶有挫折便一蹶不振的故事。

说到底,我们为什么要去看星球大战呢?

世界变得日益复杂,正义与邪恶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作为普通人,我们深知自己没有能力深远地影响世界,却也不愿轻易地举手投降。我们争论每一个生活细节,“甜豆腐脑就是没有咸豆腐脑好”,我们期待每一个幸运,“今天我的青蛙交到了一个新朋友”。

最近大火的青蛙旅行(图片来源:jiemian.com)

最近大火的青蛙旅行(图片来源:jiemian.com)

在这样的挣扎中,我们希望有一个人,一个强大的绝地武士,直白无误地告诉我们,“你是对的”,“我一直是这么做的”,“坚持下去,就能胜利”。

——那才是星球大战系列吸引我们的地方。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