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吉侬的启示录

作者:简妮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4-13

阿尔吉侬闭上眼,条件反射地咽了一下口水,把鼻子深埋到土里,他拒绝闻到同伴的肉香味。

阿尔吉侬已经连续多日未进食,他瘦成了一把皮包骨头,小圆眼睛布满浑浊的血丝,眼皮耷拉着,蜷缩在阴暗潮湿的洞穴里,不敢出去觅食。

他瑟瑟发抖,舔了一口洞穴壁上青苔表面的露水,暂缓了口渴。他清楚地记得几个月前,有着一副天生好嗓子的同伴娜塔莎是怎么被人类吃掉的,他无法忘记同伴扭曲的面孔和皮肉烤焦后的滋滋声。这让他无数个夜晚反复做同一个噩梦,他梦见娜塔莎在荒芜的草地上歌唱,一边唱一边转着圈,越转越快。他看着她在面前逐渐化成了一团浅灰色的雾,娜塔莎的歌声渐渐从美妙的天籁变成了凄厉的哀嚎,一阵又一阵,在夜空中旋转,像是从地狱深处传来,痛彻心扉。凌晨时分,他常常在梦见哀嚎声的时候突然惊醒过来,泪流满面,独自傻傻地望着漆黑的洞穴顶部,直至月亮隐去,太阳升起。

娜塔莎腿部受伤,跑不快,当阿尔吉侬一溜烟跑出老远再回头张望的时候,她已经很不幸地落在人类手里了。他悄悄折返回去,躲在近处。那些天杀的野蛮人,大约五六个左右,他们把奄奄一息的娜塔莎用一根粗砺的木棍穿起来,围坐成一圈,摆上各种调味料,手舞足蹈地庆祝这来之不易的“美味”。

阿尔吉侬当时便觉得胃部一阵阵恶心,翻腾着酸水,他忍不住吐了。他看到娜塔莎无力地挣扎着,眼睛里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和绝望,无法确定她有没有看见躲在阴影处的自己。但很快,当她的小身体散发出诱人香味的时候,她便感受不到更多的痛苦了。阿尔吉侬一动不动地蹲在角落,睁大了眼睛,亲眼看见那些野蛮人烧焦了同伴的皮,灰色的皮肉滋滋地响,他们把它撕扯下来,烤熟的肉散发出一阵阵诱人的香味,甚至飘到了自己的鼻子里。野蛮人的首领给每人分了一小块肉——娜塔莎的肉,也许还有她的喉管,他们蘸上调料,吃得津津有味,抹了一嘴的油。娜塔莎死的时候睁圆了眼瞪着天空,那副灵动的歌喉,永远消失了。

阿尔吉侬闭上眼,条件反射地咽了一下口水,把鼻子深埋到土里,她拒绝闻到同伴的肉香味,竭尽全力地转移注意力不去回想这恐怖的末日场景。

曾经的人类不是这样的,至少阿尔吉侬的父辈口中的人类不是这样的野蛮人。爷爷常常用带着敬意的口吻谈起人类,阿尔吉侬还记得爷爷讲话时长长的白胡须随着呼吸上下颤动的样子。

“阿尔吉侬,人类是万物之灵,是值得尊敬和学习的,我的祖父跟我说过,人类的DNA里携带着难得的造物天性。他们能制造有着高度发达智能的机器,也能把火箭发射到5000公里之外的火星,还可以对活细胞里的每一个分子进行编辑……而我们,同样很重要,我们的身体内携带着整个人类文明复兴的火种!”

阿尔吉侬的小脑袋瓜那时还理解不了爷爷最后一句话,他记得自己那时低头敲一敲胀鼓鼓的肚子,又举起前爪在石头上使劲摩擦了几下,没发现发光的火种。

父辈眼里的人类和眼前茹毛饮血的野蛮人差异巨大。对于实验室里的动物,比如和自己一样的鼠类,曾经的人类也是尽可能善待他们的,给他们提供了宽敞舒适的居住空间。至于患病的鼠类,人类也给他们也提供了基于人道主义的安乐死。阿尔吉侬曾曾曾爷爷那一辈和人类和谐共处,度过了愉快的一生。

人类自身也未曾料到,末日来得如此之快。在一个起风的秋天,一种专门针对人类基因的病毒占领了地球,其他动物不受影响。病毒起初的症状和感冒有点像,不断地咳嗽、流鼻涕,接着是发高烧,最终受感染的人会在全身酸疼、忽冷忽热的折磨中死去。病毒通过空气传播,还不到半年,人类便濒临灭绝,仅有极少数基因变异的人才得以幸存下来。

阿尔吉侬的父亲解释给他听,末日来临之际,实验室里绝大多数人都被感染了。一群穿白大褂的技术人员忍着剧痛,一边咳嗽着,一边将整个人类文明的兴衰史压缩封装好,写入了阿尔吉侬的曾曾曾爷爷的基因里。鼠类的繁殖能力很强,人类期待通过这种特殊的方式把文明的种子保留下去,被幸存下来的后世子孙解码读取。

谁知仅仅过了数百年的时间,人类文明便急剧衰退,科学技术失传,能源耗尽,地球上到处都是水泥废墟。人类的幸存者——即那些基因变异者,已倒退回茹毛饮血的生活,他们的学识连一只实验室老鼠的后代都不如,更遑论懂得读取基因信息的技术。地面上能吃的东西都被搜刮光了,他们只剩下最基本的动物本能,眼睛里闪着饿极了的贪婪红光,开始追逐原野上大大小小的鼠类,毕竟鼠肉也是富含动物蛋白,能迅速补充能量的一种食物。

阿尔吉侬的小脑袋还记得,从曾曾曾爷爷那辈流传下来的家族故事,父亲也常常在面前提醒着,“阿尔吉侬,你的长寿基因也是得益于人类,比其他的小伙伴足足多出好几十年的寿命。你要永远记得,你背负着特殊的使命,基因里保存着整部辉煌的人类文明史,这是我们家族的骄傲。”

可现在,阿尔吉侬脑袋里燃起的是熊熊怒火,只觉得那不是骄傲,而是莫大的耻辱。人类什么都吃,不仅吃老鼠,还吃自己的同类。而自己的基因里竟然有帮助他们恢复文明的所有资料,曾经的骄傲成了一种抹不掉的耻辱。

那些野蛮人围着篝火架吃完鼠肉散去了。阿尔吉侬从阴影里钻出,捡回娜塔莎的几块骨头,刨了一个坑,含着眼泪把她埋了,坟上插着一朵黄色的小雏菊。阿尔吉侬动作很轻,他心里默念着娜塔莎的名字,发誓不让自己被这些野蛮人逮住。

数万年过去了,斗转星移,山河易主。人类文明终于消失殆尽,深海里原本默默无闻的鲸发展出高度发达的智慧,逐渐演化为地球新的统治者。

鲸类炸掉了一大片陆地扩大了海岸线,建立庞大的通讯网络,构建起新的海洋秩序。他们的先驱探险队伍登上陆地,捕捉各种陆地动物标本,由于人类早已灭绝,他们只捕获到了一只小老鼠和一些别的动物。

陆地上的动物标本被送到鲸类实验室后,一位年轻的鲸类科学家意外地读取到小老鼠的DNA片段里竟附着整个史前人类的文明史,他还获知实验室里最初那只小老鼠的名字叫做阿尔吉侬,经考证这是一个纯正的古人类名字。当这次意外发现被敏锐的记者捕捉到,继而被鲸类的媒体大肆报道以后,年轻的科学家一夜成名。他成功申请到一大笔经费,组建起一个团队专门研究阿尔吉侬的DNA片段,随着研究的逐渐深入,他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信息宝库,任意攫取一小块,都是鲸类族群世代用不尽的宝藏。年轻的科学家带领着团队成员对最新发现的信息宝库夜以继日地深入挖掘,不断获得惊喜。鲸类文明得以飞速发展,他们不再受困于海洋。一部分鲸甚至从海洋永久迁居到陆地,鲸类终于成了海洋和陆地两地的主宰。

鲸类的一位音乐家——21.6赫兹,由于灵感枯竭,已经沉寂多年未发布过新作品。受到阿尔吉侬事件的启发后,仅一个晚上便谱出了一首交响乐,名叫《阿尔吉侬的启示录》,用以记录这段科技大爆炸前的重大发现。该乐曲出人意料的,短短数日便成了畅销曲目,迅速风靡整个鲸的国度。在南岛的海岸线,在北冰洋,在大西洋,都能听到不同种类的鲸群用美妙的嗓音在颂唱着这曲天籁之音。

听!在一个天然岩洞音乐厅里,鲸类的皇家乐队正在奏响《阿尔吉侬的启示录》。前奏干净、明澈,犹如不施粉黛的东方佳人。海浪的声音在这里被作为一种背景,淡然而舒缓地进行,有清风朗月中遨游的美妙和惬意。甜蜜而又略带忧伤的低鸣声反复地诉说着,偶尔会有一两个高音,如焰火,划破黑夜的宁静。海螺声出现的时候,舒缓的节奏突然变得急促,长笛高调而又内敛地引领着旋律,拉长的音符终于开始蜿蜒而上进入波澜壮阔的核心。听众仿佛被一下子带到了山巅,眼前开始出现日升月落、沧海桑田的交替幻景,痛苦、欢乐在心中同时产生,随着一阵密集的鼓点声响起,音乐戛然而止,一切情绪消逝殆尽……

在无声的黑暗中,三维影像被点亮,那原本是一团旋转着的浅灰色的雾,在漆黑岩石背景下逐渐速度减慢,逐渐变得清晰!一只雌性老鼠的影像显现出来,被鲸群簇拥着。

掌声雷动!阿尔吉侬的后代们端坐在贵宾席上,他们隐隐觉得这个同类似曾相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