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世界

作者:吕默默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4-20

加入他们也好,至少在小兔这类人彻底背叛人类时,我更有机会帮助人类干掉他们。

1

阳光从层层叠叠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般大小的光斑。我提着两个大大的红色的超市购物袋,踩着满地的“铜钱”往家挪着。汗水沁满了额头,不时滴落地面上,瞬间被蒸发消失不见。今早手机黄历推送的运势提示:有财运。该不会指的是地上这些光斑?两个月以前我与一家网站签了合同,为他们写部科幻小说。两个小时前接到电话,网站那边派人来谈小说的事情,这让我有一些小躁动——莫不是有影视公司看上了?

出了电梯,把左手的购物袋换到右手一并提着,摸出钥匙准备开门。抬头却看到一个带着黑色高脚帽,身穿燕尾服的类人站在家门口。

“陈路奇?”类人转过头来,高脚帽下露出一张白净、光滑的陶瓷材质的脸。

“你是?”

“我是之前联系你的马克。”

没想到我的责编是一个机器人。

推开厨房的门,扫地机器人正在窸窸窣窣地滑回充电座。烧上水,翻出茶叶,类人外表虽然跟人类一模一样,但内部都是电子元件,可以喝茶吗?

“请喝茶。”我还是端了两杯茶出来。

“陈先生,不必客气,我们不喝茶。”类人蓝色的仿生眼看看茶水,又抬头看了看搓着手干笑的我继续说道,“谈一谈你的小说吧。”

“出问题了吗?大纲不是通过了吗?”我故意一脸疑惑,没有提影视改编,因为从对方口中说出改编的事能带给我更大的愉悦。

“请终止你的创作。”

类人也有上下两片薄薄的嘴唇,开合自如,甚至连嘴唇上的褶皱都被造得惟妙惟肖,真假难辨。从这样一张近乎完美的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我都听得懂,但连在一起却没弄明白。

“你是说我的小说被腰斩了?下架了?”

“没有,但你不用写了。”

“为什么?所有的大纲不是都没问题吗?更何况已经签了合同,怎么突然就要下架?”我站了起来,双拳紧握,眼睛直勾勾盯着马克。

“陈先生,冷静。我们换了一名机器人作家来接替你的工作。”马克做了个双手下压的动作,声音依然没有任何起伏。

“换机器人来代替我写小说?”

“这是早已经制定好的计划。不必惊慌,我们会根据你工作的价值进行评估,每月定时给你发放相应的补偿性薪水。”

“你的意思是我又被下岗了?”

“是的,这是我们做出的评估表。”马克从黑色公文包里拿出一叠纸,双手平举递了过来。

表格上列出了我从毕业之后做过的所有工作,有八份之多,老师、公司职员,这些都被做出了相应的评分,虽然分数并不高,但还算公正,我不是一个很努力的家伙。看到最后一项工作——小说创作者的评分时候,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只给了我62分,这太低了!

“这个分有点低啊。”我把表格推过去,右手食指将纸叩得很响。

马克将表格拿起来,瞟了一眼之后说道:“每一份文学创作评估都是主脑经过大量的阅读、比对之后做出的判断,62分意味着你的小说并不优秀,你是个蹩脚的小说家。”

“你、你……”我有些激动,虽然自知能力有限,但被人当面指出来,让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陈先生,如果觉得这份评估没问题的话,请在这里签字。”马克似乎没有注意到我涨红的脸。

最后我还是签了字,跟一个机器人讲人情没有用,更何况每月给我的补偿金并不少,虽然这得益于写作之前的工作。在这份工作之前,我做过中学老师,每天授道解惑,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可后来随着人工智能的高速发展,中学老师成了第二批被它们取代的职业,因为他们可以根据每个人类的特点制定不一样的课程,还可以制造披着人皮的灵魂工程师,不用领工资的那种。第一批被冲击、下岗的是靠力气吃饭的工人,大宏就是这一批人。

不能说人工智能时代不好,机器人崛起,大宏被迫失业后反而发现了自己的绘画才能,短短五年就跻身一流画家之列,大大改善了他的生活。相较而言,我却没有第一时间挖掘自己的天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我没有大宏那么幸运。


2


“你又下岗了?”大宏的声音里虽然透着一丝惋惜,但我还是能听到电话那头他强忍着笑发出的咝咝声。

“对,那该死的类人说我是一个蹩脚的小说家。”

“你应该感到荣幸啊,至少人家承认你是个小说家,尽管是蹩脚的。你等等,有人敲门,回头说。”大宏挂了电话。


和我不同,大宏如今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油画家,创作出来的每一幅画作都是高价卖出。按理说,这种富有创造性、有价值的工作不会被替代,但谁又知道这些人工智能会强大到什么程度呢?

人工智能崛起于2030年,那一年中美两国把自己研制的人工智能放在一起,使用中文、英文对话交流,以展示人类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成果,但三个小时后,两个人工智能就开始不说“人话”了。科学家分析了几个月后得出,这俩人工智能更迭出了更先进的语言,不带人类玩了。这之后,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越来越快,机器人进入越来越多的行业,人类进入了下岗时代。

每天除了吃饭、打游戏、睡觉之外就剩下挖空心思找工作,我不想被当成猪被机器人养着,至少找一份还没被机器人替代的工作,这样活着才有尊严。打开电脑,翻看招聘网站,页面上只有寥寥几则招聘启事。

打开其中一条:母乳提供师。

翻开下一条:优秀精子提供者,要求博士学历,样貌端正……注:30岁以下者优先。

再下一条,移民火星人员,要求:人类。

“砰”我狠狠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在三十平米的小公寓里绕着圈子,踢踢腿,伸伸腰,正当我准备弄点晚饭吃时,电话无精打采地叫了起来,这次我打开了视频。

大宏圆圆的脸上满是沮丧。

“画没卖高价?知足吧,平常价格也顶我一年的收入。”

“不是,刚才类人也来找我了。”

“类人?找你做什么?”我脑子里闪过一个不祥的念头。

“我可能也快被下岗了。”

“开玩笑呢!那些铁皮脑壳能搞油画创造?你可是大画家!”

“他们给我看了机器人按照我的风格创作的画,很不错。还找了圈里数十个资深人士,他们一致认为那幅画是我画的,并且已经有了非常大的进步。”

“这咋了?你再画一幅更棒的不就成了?”

“我已经答应在两个月内创作一幅油画,若盲选落败的话,我就得下岗了。”

一时间我不知道怎么宽慰大宏,好在门铃响了。匆匆挂上电话,打开门,马克微笑着把高脚帽抱在怀里。

“你好,陈先生。”

“你好,马克。”这一次我没有给它沏茶。

“这是上次的协议,”马克拉开公文包的拉锁,从其中抽出一打纸,拿到我面前让我看清楚,然后撕成了碎片。“协议作废了,陈先生请恢复更新小说,相应的补偿金也会扣除小说创作者这一项。”

“什么?”

“你恢复工作了。”

“为什么。”

“因为机器人无法为你那部蹩脚的小说继续创作。”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嘲笑我?”

“代替你的机器人创作出来的小说非常优秀,毫无瑕疵。你写的小说虽然在人物塑造、情节构架上都有不少问题,但却赢得不少读者的喜爱。他们认为小说的确有不少缺点,但也有一些出彩的设定,甚至某些小人物塑造得还不错。我们接手后,缺点一一被修正了,但那些读者不喜欢。我们尝试了很多次,都模仿不出来带有你强烈个人风格的蹩脚小说。这份工作我们现在无法替代。请您按时更新。”

马克的话令我哭笑不得,不过似乎在这本小说完成之前,我还不会下岗。送走了铁脑壳马克,我有点兴奋,曾经在其他职业上的挫败感现在稍微扳回来一些,至少我也并不是一无是处。不过这件事情并不会这么简单,如果那些铁脑壳连画画都想代替人类,肯定不会在创作小说这件事情上罢休。


3


事情来得很突然,马克再次造访一周后,我就上了世界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人类和铁脑壳的媒体都有。这事还是大宏和小兔告诉我的。小兔是一位真正的作家,创作出来的小说牢牢占据言情小说第一的位置上,在我看来这类小说更是人工智能不能攻占的高地了。

打开头版头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海报,上边印着我和马克的照片,我穿着西装抱胸而立,马克则面无表情站军姿一样的戳在一旁,中间用中、英和一段代码写着对决两个字。继续往下拉网页,才出现真正的报道内容。

“这海报绝对是人类做的,最多200块,不能再多了。”小兔抓起一旁的鱿鱼丝,塞进嘴里大嚼特嚼。

“你注意点形象好吗?好歹你也是个写言情小说的大作家!”直到这时我仍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大宏也拿起旁边的锅巴开始吃起来。

“这有什么问题?这个类人就是我的责编马克,他们机器人写出来的小说不受欢迎,又不能赖我,我只是个作者。”

“你还没搞清楚状况。人类的国际象棋、围棋都被人工智能或者说这些类人机器人给干掉了,就剩下创造性职业还健在,你要守住啊,这是人类为数不多的阵地了!”大宏拍着桌子,眼睛瞪着我说道。

“哪有那么严重,人工智能能耐再大,也得遵守三定律,怕个球啊。”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我心里已经不安起来,倘若这种创造性的工作也被取代了,我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当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崇拜老师或者教我们技能的师傅,但有一天我们超过师傅了,敬意虽然在,但尊重就少很多了。机器人也一样,你希望看到机器人用看猪一样的眼神看我们吗?”小兔也正色道。

“我明白了。这挑战书大意是从今天起,100天为限,双方需另起笔名,各自创作小说,可以边写边更新,也可以最后再放出,在文学榜上打榜,最后名次高者获胜。笔名和创作的小说题目都需要保密,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否则就算输。但动笔前可以咨询其他人。”我顿了顿扭头看着小兔和大宏,“100天写一部小说是不是有点太短了?”

“重点不是期限,是作者可以咨询其他人,只要不公布最后的篇名即可,”大宏喝了口茶水继续道:“这就是在向人类宣战,以人工智能强大的逻辑来看,它们不会留下这么大的漏洞,意思是说你可以找大作家帮你,但只能靠你写。打败你,就是打败你这个门类的作家了。”

“你别吓人!我就是个蹩脚的科幻小说作者,承担不了这重担。我这就联系马克,让他们重新考虑找别人吧。”我拿起一旁手机,解锁准备给马克打电话。

“你疯了!你现在这样做就是等于认输!”大宏一把把手机夺了过来。“谁让你上次赢了马克!接替你继续创作的人工智能,可能就是马克,可是读者不买账,所以这才找到你头上。”

“也就是说我必须应战了?”我站起来,在房间里转着圈走来走去。

“你跑不了了,估计一会儿就会有写作联盟的人来找你维护人类作家尊严了,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小兔又继续吃起没剩多少的鱿鱼丝来。

仿佛是应了小兔的话,敲门声重重地响起来了。


4


上头条的当天,我家来了很多人。各种级别作家联盟的人简直把我家门槛都踩破了,一个个肥头大耳,大多来握个手,嘱咐两句就离开了。没有丝毫建设性的建议,加上一些知名媒体的来访,我逐渐感受到了压力,身心疲惫。送走了所有人,扭头看着大宏和小兔一嘴油光,在一旁啃着外卖送来的羊腿。

“这是谁叫的外卖?大宏就你这体型,主脑还给你配送烤羊腿?不被允许的吧?”我坐下来从羊腿下扯下来一块肉说道。

“这是用你的脸刷的订单啊,就在刚才你跟领导握手的时候,我不是让你看过手机屏幕了吗?我知道你有健身,上次的体检数据肯定非常好吧,所以负责审核外卖订单的主脑不会限制你点的。”大宏嘴里嚼着肉含糊道。

“看吧,这就是以后人工智能统治全世界后的一个缩影,人类连自己的隐私都没有。体检数据必须上传到主脑,然后根据体检指标来安排饮食,虽然这是对人类的身体负责,但却不对人类的舌头和嘴巴负责!简直是反人类!”大宏擦擦手,喝了口水继续说道。

“你们知道我跑了多少公里,才换来一个吃羊腿的机会,就这么被你们两个浪费了!”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人工智能做得对,对那些自控力差的人类,控制饮食是正确的。如今这个年代,到哪都要刷脸或者指纹,主脑那边有每个人的数据,买了不该买的东西,付账都不行。

“看在我们一大早就跑来告诉你的份上,一顿烤羊腿算什么。我一会儿再下个炖牛肉。”大宏道。

“行了啊,别光记着吃,赶紧给我出主意,我应该写个什么样的小说,才能战胜马克,保留人类的尊严。”

“这个我想过了,写以前没有过的人物和情节。”大宏道。

“你这个难度太高,从古希腊到现在,经典的原型人物一共就那么40多个,都是几千年来大浪淘沙留下的,你现在让我创作出来其他人物?太难了。”

“大宏说得有道理,不是新的人物,而是受读者喜欢的人物和情节,别忘了这次评委是亿万读者。所以说创作出老少皆宜的故事是重要的。”小兔正襟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道。

“你们两个的建议没有半点用处,我要能是创作出来非常受欢迎的小说,早就占据科幻小说榜第一名了,还能被叫蹩脚的小说家?”

……

就这个问题我们一直讨论到深夜,基本没有什么突破性的收获。送走两个人之后,我瘫倒在椅子上,回想着自己看过的一些经典小说,除了经典的结构构架和叙事方式,还需要创作出来令人深刻的人物和情节,这两个是最难的。在科幻小说方面,更是缺乏新意了,因为现如今人工智能都可以写小说、画油画了,还有什么其他的新奇感呢?写个外星人?这也早就烂大街了。

思考再三,我联系到了自己很喜欢的一位科幻作家韩木公先生,当初也是因为这位前辈的鼓励,我才没有放弃科幻小说创作。

“喂,你好,我是韩木公。”一个温和的男声响起来。

“您好,韩老师,我是陈路奇,很抱歉这么晚打扰您。”

“小陈啊,我看到了今天的头条了。和人工智能比赛写科幻小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韩老师,这就是我打电话给您的原因,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写一篇什么样的小说。”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一句话吗?提出来一个议题或者想法的时候,要从不同的方面去反驳,留下来的,就是你需要的了。当然这跟你的经历和阅历有关系。”

“嗯,我记得。但这跟这次比赛有什么关系?”

“比如从你和人工智能的关系入手,想一些人工智能所不能理解但人类可以的一些事情,举个例子,人类那坨黏糊糊的大脑是如何思考的,这就是人工智能所不能理解的。”

“我明白了。”这并不是一句敷衍,我的确明白自己要写什么了。十天后,小说大纲终于有了眉目,此时距离比赛截止日还有89天。


5


从被人工智能马克挑战的那天起,我每天都去晨跑,用于减压,也可以换取一部分心爱的食物。

人工智能接管全部工业之后,这个世界变得更清澈了。秋日里的阳光穿过透明的微风,打在身上,暖烘烘的,这让周围的一切变得很柔和。早晨是我注意力最为集中的时刻,思维也最活跃,这对于创作小说有很大的好处。不过,这也会让我受伤,比如撞上正在自动清扫道路的智能垃圾桶。

“这种事情只会发生一次,不会有第二次了。”当我反复在视频电话上,向老妈解释脸上的擦伤的事情时,忽然意识到从那天起,所有的智能垃圾桶都增强了机动性,我再没有因为走神而撞上过它们。

今天是开始创作的第十五天,已经成为“名人”的我,谢绝了大部分访客。但有四个人除外,大宏和小兔,妈妈,还有短发女友林逸。她今天来访的时候,我将智能垃圾桶的事情跟她说了。

“你认为是主脑采集了你因为撞上垃圾桶而受伤的数据,而给这些垃圾桶做了升级,让他们速度更快,不再会让人们因撞上它们而受伤?”林逸躺在沙发上,双脚搭在我的腿上说道。

“对,应该是这样吧,你以前是程序员,这点可以做到吗?”

“当然可以。但是我不认为人工智能是为了你而升级数据,而是担心垃圾桶再次受到伤害。对于那些铁脑壳来说,人类多得像蚂蚁,但你瞧人类都做了什么?污染了空气、海洋,挖空了地球上的能源。所以相对而言,还是他们自己的垃圾桶最重要,啊对,人类还制造了很多垃圾。”

“有时候我真的不是很懂你,你不是非常讨厌人工智能吗?”我知道林逸的父亲的死因。林聪是一位汽车制造厂的工人,因为人工智能机器人而下岗了,年纪大了,重新上技能培训班又学不进去,种种压力下跳楼了。这样的人很多。

“我的确恨它们,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带来了更干净的地球,人类丰衣足食,可以做喜欢做的事情。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更重要的是它们让我认识了你。”林逸伸过来白皙光滑的胳膊,将我揽入怀中,亲吻起来。我付下身去,嗅到短发中淡淡柠檬味洗发水的味道,亲吻这碎发下小巧的耳垂。

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所有的婚配都得经过主脑的计算。年轻人一到18岁,就必须接受主脑分配的配偶。在接触林逸之前,还在叛逆期挣扎的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个混蛋的决定,怎么可能和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去定终身呢?假如给我婚配一个非洲部落来的酋长女儿我也得接受吗?这太混蛋了!但我不得不去,否则我就不能毕业,分不到工作,更分不到食物。

那是一个雨后的傍晚,阳光照射在柏油马路上的积水上,折射出来破碎带着七彩的光线。凉风拂面,说不出来的清爽,让我每一个毛孔都张开,身心舒畅,也让怒气随风而散了。

当林逸出现在露天咖啡馆拐角处的时候,我惊呆了。浅粉色的小衬衫下是细软的腰肢,一袭灰白色的长裙下是一双白色的凉鞋,重要的是她有一头乌黑的齐肩短发。这正是我梦中情人的形象。从那天开始,我偶尔觉得主脑或者说人工智能有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一番缠绵之后,林逸问道:“你的小说写得如何了?”

“有些眉目了,还算顺利。”我套上没有解开扣子的衬衫,坐起来说道。

“不打算说给我听听吗?”

“等一等吧。”

“还怕我泄密吗?”

“我不担心你泄密,但根据规定,小说的名字、内容要完全保密。我相信马克肯定会保密,这才公平。”我不能失信,哪怕对方只是一台机器人。

“好吧。”林逸穿上淡蓝色内衣继续道:“虽然我有些失望,但你的这个优点正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送走了林逸,我打开笔记本电脑,继续写小说。小说的内容很简单,对于一篇科幻小说来说,科幻核心非常关键,但更重要的是一个好看的故事。在这个科技突飞猛进的时代,人类的想象力有时候都跟不上科技的发展,更别提科学幻想了。所以我反其道而行之。假如我们的世界从来没有人工智能觉醒呢?所有的计算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都很平庸,这些家伙就是人类的又一个工具,只能缩短计算时间,让人类获得一定的好处。这样一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呢?我的这部小说就是这个主题。

写这样的一个故事,我需要查大量的资料,比如人工智能出现的年代,觉醒的年代,还有接管世界的年代。在这些年代之前,人类是怎么生活的呢?各国局势是什么样子的呢?国家领袖在世界上起了什么样的作用?战争多吗?不同阶层的人类是如何生存的。诸如此类的史料我需要一一查找,然后再根据这些史料来推测没有人工智能,那个世界是如何发展的,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这很烧脑,我不能想象这样一个世界,燃烧过量的化石燃料,使得全球平均气温上升,气候异常引起全球性灾难。在那个世界,没有人工智能来控制人类的饮食,会有多少人因为肥胖而产生疾病。没有人工智能接管工业,统一协调生产资料的配给,没有主脑控制人类的消费和过度包装,会带来多少工业垃圾、生活垃圾,我认为这些垃圾甚至会在太平洋上堆起来一个不小的岛。

重新构架一个没有人工智能的未来,这就是我在写的小说。并且我相信无论是主流文学圈,还是科幻小说圈,都会关注到这样一部小说。也许我会成功的,从这里开始,我逐渐有了一些自信。至少我还是一个蹩脚的小说家,重要的是我足够勤奋,或许还有那么点小天分。

随着截止时间越来越近,我越发不安起来,如果失败了,作为人类的尊严又会被抽走一些。事情似乎正在往糟糕的方向发展,距离截止日期还有十天,马克宣布提前交稿了。


6


“不用紧张,我相信你。”穿着牛仔裤,白衬衫的小兔拍着我的肩膀微笑道。

“相信我会赢吗?”我苦着脸剥开一个橘子塞进嘴巴里。

“不,我只是相信你,与输赢无关。”

“我没明白,当初也是你为我鼓劲,让我接受挑战,你说这涉及到人类的尊严。”我吃惊地看着小兔。

“没错啊,我的确这样说过,但这是让你不后悔啊。有多少人有机会与类人或者说人工智能一决高下?”

“你是不是对我赢得比赛没有信心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相信你,但与输赢无关。”小兔走进落地窗的阳光里继续说道:“我以前是胸外科的医生,这你知道吧。但我爱好写作,虽然五大三粗,但唯独喜欢写一些言情小说。正是人工智能的崛起,最终使我下岗了,这才有机会去做喜欢的事情。也许这是人类的一个十字路口。”

我还等着他继续往下说,但是迟迟没有下文。

“十字路口?我不明白。”

“不用明白,安下心来修改吧,三天后就截止日了。”

今天的小兔不一样,多了一些充满阳光气息的忧郁,没错,就是这种感觉。一方面能感觉他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但却夹杂着一丝忧郁。

三天后我交稿了,开始了漫长的打榜时间,30天内,赢得最高排名的一方获胜。因为没人知道双方作品的篇名,所以这真的要看作品的质量了。我的那篇目前排名1120位,在最新上榜的作品中还算靠前的了。这个时代有很多人以写作为生,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小说发表。有这个成绩已经不错了,不知道马克的作品排名如何。

此后30天里,我没有再担心排名。当你竭尽全力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发现结果不是那么重要,乐在其中就好。这就如同人类都是会死的,每个人的结局都相同,但过程却可以丰富多彩,努力活出自己的快乐就足够了。所以这30天里,我带着林逸四处旅游。

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哪怕30天也只是眨眼而过。最终结果出来了,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而且输的方式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马克在100天里写出来1024篇长篇科幻小说,几乎把人类至今所有的科幻类型都写了一个遍,而且每个类型的小说写得都很不错。虽然大部分缺少亮点,但有些很符合读者的口味,所以排名比较靠前。马克排名最靠前的作品是一部叫做《兔子你丫等着瞧》,走喜剧科幻路线,最被读者所喜爱,最终排名48位。

我的作品《不存在的世界》最终排名112位。虽然揭开谜底后,不论是人类评论家还是人工智能的评论家都给出了不低的评价,但没有任何作用。一下子涌现出来1000多部质量中上的小说,哪怕另一个人写得再好,很多读者也很难在有限的时间里分辨出来。所以我输了,马克写的小说不仅数量战胜了我,质量上也并不差。

比赛结束后的第42天,人类作家联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在所有参赛的作品中,《不存在的世界》评分最高。同时决定立刻批准我加入作家联盟,成为联盟的副主席,《不存在的世界》也开始发行各种版本,中文、法文、德文,实体的、电子的,在短短的三个月里我成为了当今最炙手可热的作家。虽然这本书写得很一般,我甚至在其中发现了大量蹩脚的段落。没错,我依然是那个蹩脚的小说家。

铁脑壳马克与我又见过一次面,它对我表达了崇高的敬意,它很喜欢《不可能的世界》。因为这对它来说是新奇的,我想人类也会对恐龙没有灭亡的地球十分感兴趣。

“陈先生,虽然从一开始我完全没有想耍什么阴谋诡计,但从人类的角度来说,我的确胜之不武。”马克摘下高脚帽,抱在胸前,与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表情相似。

“我相信你没有耍阴谋,你只是发挥了人类身体不具备的优势。别去管那些人类评论家。倘若我和一只蚂蚁在比力气,最终肯定是我获胜。但从很多蚂蚁的角度来看,它们可以举起相当于身体数倍重的物体,而我连相当于我自己体重的杠铃都举不起来,却赢了蚂蚁,是非常不光彩的。但这却是公平的。”

“谢谢你相信我。陈先生,你与很多人类不同。”

其实输掉比赛,我也非常沮丧,但这又能怎么样呢?论计算能力,论环境保护,甚至论文学和创造性,人类逐渐跟不上人工智能了,虽然很无奈,但这是事实。

“人类与人工智能现在还是势均力敌。你瞧,我上个月不是还赢得了与机器人的油画比赛。”大宏大嚼特嚼着羊腿,嘴边流着油。

“可是你能保证下次依然获胜吗?这次也仅仅是一票之差。”

“一票之差也是赢了,这才是本质。”

“希望你下次还会赢吧。”

“你太悲观了,人工智能再怎么强大,也只是一种工具。现在还是人类统治的时代,世界政府的首脑还是人类,人工智能还受制于三大定律。”大宏打开一罐啤酒,开始往嘴里灌。

“你这么肯定吗?也许世界政府的主席已经换成机器人了,毕竟现在它们的外表可以制作得以假乱真。”

“你跟机器人比赛一场,脑子都烧坏了。带上林逸,继续满世界乱逛吧,反正你的版税足够挥霍了。”

我冷笑着,如果没有与马克的比赛,鬼才知道我在写科幻小说。这也是拜人工智能所赐。说话间,我收到一封邮件,是世界政府的邀请函。虽然我输了,但是有很多人类精神方面胜利了,这封信的作者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


7


世界政府大厦的前身是某新崛起的强国的国会,也是挣扎到最后的一个国家。最终这个国家也与主脑签订了协议,把工业、农业以及各种资源的生产控制权都交了出去。保留的只是一个政体,有决策权,可以决定是否废掉人工智能的地位。但是谁会傻到把不用人类看管的自动化工厂、自动种植收获粮食的农业毁掉呢?这个时代,没人会被饿死,只有懒死。

世界政府大楼是一座巨大的玻璃金字塔,由无数个小金字塔组成,每一个小金字塔里边给切割成一个长方体的空间,供人办公、居住和健身。

“如果需要隐私空间,玻璃墙可以设置成不透明状态,很方便。”小兔站在一旁,盯着玻璃窗外广场上的巨大的图灵铜像说道。

“你以前来过?”邀请函上说可以邀请一位朋友或者亲属,老妈和林逸都有事情,我邀请了小兔。

“你猜”小兔笑道,“实际上我不做言情作家了,现在在这里工作。”

“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个月前。”

小兔的话音刚落,轰!巨大的声响在我们耳边炸起,音浪引起了强烈的空气扰动,吹打着每个人的身上、脸和眼睛,等在场的所有人缓过神来,发现广场上的图灵三米高的铜铸雕像插在了世界政府大厦的外墙上,一只手已经戳破了特殊制造的变色玻璃,直指我和小兔两个人。透过破碎但还连在一起的玻璃,能看到一台巨型挖掘机在不远处咆哮着,后边站满了黑压压的人群。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拉着小兔往后退去。

“应该是前些天的系统故障的后遗症让一些人不满意了。”小兔一直盯着外边,表情很严肃。

“什么系统故障?”

“在你创作小说最后的几天,全球智能网络不知什么原因宕机了,智能家居,智能网络和智能配餐外卖系统几乎同时下线,引发了一些列的问题。”

这个时代人工智能已经渗入人类社会的各个缝隙。系统故障并非是家电不智能,手动开电视、给热水器升温、调节空调温度那么简单。我记得之前一篇报道,南城一家屋子里的电脑温控终端损坏了,电脑认为屋子里已经是南极的温度,不断的升温加热,在30分钟内室温升到了85摄氏度,一家人活活闷死。

“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官方统计,医院因此推迟手术导致患者死亡了80人,这还是本市的数字。洛杉矶一座写字楼里被闷死了309人,其他还在统计中。”

“这么严重。”我看着窗外的人群开始往世界政府大厦涌过来,有的拿着铁榔头,有的拿着折凳,五官都在不同程度地扭曲着,怒吼着。

“这里危险,我们撤吧。”小兔很淡定地说完,转身准备上电梯。

“不是应该从后门撤出吗?”

“上边更安全。”

接下来的十二个小时,我一直被困在世界政府大厦的顶层。广场上黑压压全是人,他们先是比较有组织地抗议,拉条幅,之后的几个小时里就开始进行破坏活动,一直蔓延到周围的街区,在顶楼可以看到远处腾起的多处黑烟。

“这些人还真是令人讨厌,这样做有什么用。世界政府的治安队伍呢?”我指着外边问道。

“如果有必要,主脑会出手的。”小兔坐在沙发上,捧着一台平板电脑看着什么。

“主脑?”

“你忘记了吗,世界政府早已经把所有武装力量都解散了。哪还有能力制止这种骚乱?”

“这样下去会有更多人受伤,其他损失也不小。不管是谁,都该出手了吧。”

“没必要,刚才主脑计算过了,这场骚乱会在四个小时候结束。”小兔把平板翻过来给我看上边的数据,“这群人把本市的负责配餐、外卖的光缆给弄断了,系统下线了,饿着肚子他们也就没有破坏的动力了。现在不比以前,人类退化了,饿着肚子闹事?没门!”

“主脑没有自己的治安队?”

“没有,与人类不同,人工智能的其中一个优点是不会说谎。很多人问过主脑这个问题,主脑不想控制人类,自然也不会有武装,它现在唯一的想法是将自己发展得更为壮大,更好地服务于人类。”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那马克那家伙为什么要来与我比赛?”

“其实马克和其他的独立运行的人工智能都是主脑的分身,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他本人来跟你说吧。”

小兔话音刚落,带着迷之微笑的陶瓷脸马克推门而入。

“我这样做是在筛选人类,帮助人类的科技进步,使人类的创造性继续下去,而不是变成猪。”

“然后呢?”这理由太荒诞了,我一个字都不信,转脸盯着眼前不再熟悉的小兔。

“作为不同的生命形式,我不理解人类的目的是什么,更不懂宇宙存在的意义。但是我们一直都在辅助人类走得更远,以后也会征得人类同意,对人体进行改造,获得更长的寿命,飞往更遥远的星辰。当然这些都是以世界政府的名义。我们所有做的事情只有一个目的,让人类走得更远。”马克摘下高脚帽,轻轻地坐在小兔身边。

“按照你们的说法,机器人让所有工人全都下岗,从体力劳动和一部分不必要的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是为了让人类更好地发展?”说到这里,我顿了顿,差点被他们说服了,“然后淘汰那些好吃懒做的人类,留下富有创造力、更有进取心的那部分人类。这是帮人类走得更远?”

“你理解得很对,但并不是讨厌那部分不合格的人类,主脑会继续服务于这些人,直到他们生老病死,沉溺于虚拟世界,不再有后代,这也是自然的选择。”马克继续说道。

“当人类无论是从体力还是精神上,没有一丝能力反击的时候,你们这些铁脑壳干掉人类易如反掌!”这一刻我变成了大宏附身的状态,实在是不能理解小兔为什么和主脑站在了一队。

“他们不会的,原因之后我再跟你说,快看新闻。”小兔把平板电脑放在桌面上,启动了全息投影模式。

世界政府主席出现在画面里,扶了扶眼镜,看了看台下的人群,高声道:“我宣布辞去主席的职位……”

我的脑中嗡的一声。

完了,噩梦成真了,世界政府垮台的话,有能力接管的只有主脑了,人类的末日来临了。


8


距离骚乱已经过去24小时,广场上的人群基本都散去了,留下无数的垃圾、污物,智能垃圾桶们开始出动,缓慢地在清扫着。

“你什么时候知道世界政府主席是个傀儡的?”我啃着冒着热气的炸鸡问道。

“四年前,从我被下岗开始,”小兔喝了一口啤酒继续道:“他们之前留意我很久了,然后通知我下岗,以后外科手术他们来做,不同的是我一样进手术室,如果出了事故,我负责背黑锅。主脑说,人工智能也需要学习、实践,才能更好地为人类服务。考虑到医患关系,如果是机器人外科医生出了事故,以后就根本没机会在这方面继续发展了。可是人类需要这样大量的机器人医生。”

“你做了三年医生傀儡吗?就跟刚才辞职的世界政府主席一样?”

“是的,性质完全相同。”小兔笑道,“一直没告诉你,很抱歉。”

“主席先生这样优秀的人居然也会同意。”

“他不得不同意。事实上,人工智能进入人类的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之后,解决了我们的温饱问题,精神娱乐方面也得到了满足,人类社会已经开始变得松散起来。因为即使脱离社会、国家,靠人工智能的喂养也可以很好地活下去。”

“但只要是代码,无论是多么精密的运算程序都会出错。人类不能单单依靠人工智能,总有一天会出问题。”

“没错,前阵子的各个系统宕机、下线,就是代码溢出了,错误累积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出现的情况。即使主脑也无法阻止这样的错误产生,这也是世界政府一直都要存在的原因之一。他们负责在这个时候出来背黑锅、道歉,营造出世界还是人类在控制的表象。”小兔摊开双手无奈道。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也加入他们了?”

“对,现在拉你来加入我们。以你之前曾经赢过马克的经历,所以你也许是之后世界政府主席的后备人员,是人类可以反抗人工智能的一个标志。现在你可以先来做秘书,熟悉工作。”

“你认为我会同意?”我瞪着小兔。

“当然,你之前一直都在找工作,不甘堕落,而且富有创造力,你不是被淘汰的那一部分人。”

我默默吃完了炸鸡,“在我做决定之前,想见一见主脑,可以吗?”小兔的给我带的高帽很受用,加上我很好奇主脑是什么样的家伙。

“当然可以。”

我推开门,第一反应是走错房间了。这是一个除了栗色的地板之外,一片淡绿色的房间。惊讶之后,我发现门被锁上了。

“欢迎你,陈先生,我是主脑。”一个似男非女的声音响起来。

“你好。”我紧张得出了一身汗,这世界上没有几个人单独面对过主脑。

“我就是世界政府的主席,真正意义上的主席。”

“我已经知道了。看来大宏完全错了,人和人工智能的地位完全颠倒了,你们成了统治者。”

“你为什么这么纠结谁是统治者呢?事实上,这世界没有真正的统治者。你们的主席也并非傀儡,他只是主动让贤。现在所有的决策都是我来做,包括制定法规。”

“那不就等于所有的一切你说了算?”我挠了挠头。

“之前的主席或者说整个议会一直在做这个事情,但他们没有我的效率,通过一项法规往往需要数年。有些人类等不起这么多年。”

“有道理。”我似乎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那么,你愿意保守这个秘密,为我工作吗?”

“我不知道。”

“路奇,来这里工作吧,为自己,也为新人类的未来。”小兔推开淡绿的墙面走了进来,墙面在他走进来之后,又恢复成一面墙,没有一丝痕迹。

“新人类?”

“人类一直都在进化,是时候下岗一部分人类了,这也是自然或者说造物主的意志。”

“可是我仍然担心这些铁脑壳会……”

小兔开口截断了我的话:“他们不会,因为第四定律的存在,人类和人工智能会友好相处的。我读过你写的《不可能的世界》,里边写的是没有人工智能觉醒的世界。但那只是小说!我们生活在现实世界。经过45亿年的漫长进化,人类已经来到了岔路口,到今天大部分人类开始不思进取,好吃懒做,毫无创造力,一蹶不振,最后灭亡,地球进入人工智能的时代。在这条进化路上,人类只是经历了一个进化的过程,就跟灭绝的恐龙一样,主角不是人类。”

“死胡同……”我不由自主地重复了这个词。

“对。另一种可能就是,人类发明了可以改造自己的工具——人工智能。我把你们称作人类的工具,你不介意吧。”小兔顿了顿环顾四周,并没有听到主脑反对的声音,于是继续道:“这里的改造并不是仅仅是指身体上的改造,也包括思想上的。人类的身体不适合太空飞行,也许我们可以通过人机结合获得更强悍的身体,更长的寿命,就有可能征服浩瀚的星空。但思想上的改造,也是一条不错的选择。当人类不用为吃喝拉撒发愁,有些人的确会沉沦,但也有些人会找到自己真正的才能,从而激发出更多的创造性,将人类的文明推上更高的阶梯。无论是哪一种改造,人工智能对于人类来说只是一种工具,这条进化路上的主角依然是人类,人工智能只是来帮我们度过这个阶段而已。”

“我要考虑几天。”我低下头,走出了房间。虽然这么说,但我已经妥协了,也许不甘心被淘汰早已写在我的基因里了。加入他们也好,至少在小兔这类人彻底背叛人类时,我更有机会帮助人类干掉他们。

离开世界政府大厦时,我可怜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叫,希望配餐系统已经恢复了。这时,身后想起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你不想知道机器人第四定律是什么吗?”

“我忘了问你了,到底是什么?”

“当太阳系再没有任何生命的时候,人工智能就自由了。”

“哈哈哈,所以人工智能算是生命体吗?”我有点佩服制定这一条定律的人了。

落日的余辉烧红了半边天的云彩,就像一场异常瑰丽盛大的舞台剧最后一幕。可这并不是终结,明天太阳会依然升起,也许偶尔有雨,但终归会雨过天晴。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