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的拳王

作者:海漄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4-24

在一片惊叫声中,教练像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砸在观众席的最高处。

觉醒的拳王

觉醒的拳王

(一)

公海上,“胜利女神号”仿佛一只海怪,舒展着自己庞大的身体,享受着这暴风雨前难得的宁静,为接下来的杀戮兴奋着,沉吟着,期待着。

教练的眼睛像野兽一样盯着唐龙,闪烁着幽幽的绿光,仿佛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但又带着深深的仇恨。唐龙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不动,没有任何表情,但具有蓄势待发的力量,静中蕴涵的动态,犹如奥林匹斯山上的雕塑,线条协调却富于力度、雄性、健壮。“比赛开始了!蠢货!”教练用电鞭抽打着唐龙,“你不过是老子买来的垃圾,但你必须替我拿到冠军!”教练的脸就会扭曲得和魔鬼一样——那是在他还是一个拳手时在一场比赛中被对手一拳打碎下巴留下的痕迹。可惜等他伤好复出时,却已经丧失了作为拳手的资格。

通过一段隐蔽的楼梯,拐几个弯就到了最大的海上生死拳台——修罗场。除了照明灯具外没有任何装饰,金属的墙壁在灯光下斑驳如上古的壁画。四周密密麻麻地都是人头,而正中央一座8米见方的大擂台,高出地板两米左右。在这里,观众都为拳手的生死相搏欢呼呐喊,为每一次K.O声嘶力竭。人们不光可以进行金钱交易,更能够感受到他们在现实的社会中从所未有过的刺激。修罗场才是完全意义上的拳赛,它超越了以往所有的规则,完全变成了搏命的厮杀。只要上了这个擂台,就注定只能有一个人活着走下来。

“先生们女士们,热血沸腾的时候到了,在这里,让那些文明的伪装见鬼去吧!让我们尽情宣泄心中的愤怒,观看这场野兽间的较量!下面有请今晚比赛的挑战者,哇哈哈,就是他,看看他胳膊上的纹身,对,他就是‘鲨鱼’唐龙!在他的对面,是昨晚的优胜者,‘北极熊’伊万洛夫!昨晚就是他,把‘铁锯’唐尼撕成了两半!”说完这些,主持人夸张地跳下拳台,用打着颤的声音说道:“上帝啊,我感觉到了危险,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这里,属于他们,他们,只有一个能活下来!为他们呐喊吧!”在主持人鼓动下,平时那些在甲板上优雅地晒太阳的绅士们此时一个个像疯子一样扭动着身体,挥舞着手里的钞票,制造高分贝的噪音。

“去吧,小子,把我教你的那些招数都使出来,打爆他的头!”教练甚至比那些观众更加激动,眼睛里透着狂热,那张丑陋的脸扭曲得更加厉害了。

拳赛正式开始,对手如同他的绰号一样,像一头健壮的北极熊,但却异常灵活,漂亮地跳跃着向唐龙移动,忽左忽右,拳头在他脸前不断晃动。唐龙正在思索该怎样进攻他,对方忽然闪近身来,肩一沉,电光火石一般,一拳重重击中了他的下巴。唐龙措手不及,直到对手的拳头收回来时,他的身体才猛地向后仰。好在他打了个趔趄,重新站稳。

观众的情绪被这一拳调动起来了,纷纷大叫,“打!打!打死他!”教练暴跳如雷:“蠢货!白痴!刚刚他起手时肋下是空的,怎么不打啊!蠢猪,想想我教你的!”

北极熊一击得手,迅速后退,放下拳头晃动着肩膀,不断地前后跳动,调整着和唐龙的距离。观众们敲打着一切能制造噪音的东西,有节奏的狂热叫好,震得船舱都仿佛要掉下来了。在观众呐喊达到最高潮时北极熊猛地前冲,身体像拧紧的皮筋,一记摆拳打来。这次,唐龙捕捉到了他拳头的轨迹,正打算一记直拳抢先攻击,但北极熊的拳头倏地下垂,屈拳为肘,狠狠砸在唐龙的脸上。唐龙脑中一阵晕眩,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扑倒。在倒地的最后一刻,他勉强伸出右腿,往前迈了一步,撑住了身体。观众们的欢呼声又变成惋惜的惊叹。

“白痴!那么明显的假动作都会上当!你那锈掉的脑子把我教你的都忘了么!?”教练在场边气得直跺脚。他确实把最好的格斗技能都教给了唐龙,但唐龙面对的不再是训练场里的沙袋了,而是一个灵活的对手。在比赛中,他根本来不及思考用哪种方法反击对手,对方暴风骤雨般的拳头已经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唐龙只能凭着本能拼命地靠近对手,一次次被击倒,爬起来,继续靠近,再爬起来,再被击倒……没多久,他的身上就伤痕累累,眉骨已经被打裂,鼻子夸张的弯曲着,肋骨好像也断了一根。不过,他存在的目的就是在拳台上击败对手,他不会觉得疼,更不会怕死。终于,在顶住一连串的进攻之后,唐龙得到了近身的机会。也许连续得手让北极熊放松了警惕,他毫无顾忌的张开手臂抡起拳头砸向唐龙,头部毫无防护。在被他一拳打中眼眶后,唐龙再向前一步,随后,锁颈,提膝,飞撞!

“嘎啦”全场观众通过修罗场上的扩音器听到了一声脆响,北极熊的头像被抛起又用绳子扯回来的球,剧烈地前后晃动了一下,然后,整个人轰然倒地——他的颈椎断了。

“还在船舷发什么呆。快给我滚!蠢货!”教练在唐龙身后咆哮着,一脚踹在他身上,把他赶进训练房。刚刚领取奖金时眉开眼笑的表情已经不见了,脸阴沉得像乌云一样,上面的疤痕就像这片乌云中劈出的闪电一样,诡异地抽搐着。“废物,废物,真是糟蹋了我教给你的技术!知道你今天怎么赢的么?你只是运气比他好一点,比他更耐打而已。今天算你小子走运,北极熊那种货色的拳头不能对你造成致命伤,要换成其他拳手,你的脑袋早变成一堆烂泥巴了!”

对他的咆哮,唐龙总沉默以对。作为一个拳手,他不需要想太多,工厂更不会为他装备一个高级大脑。

“白痴!你在听我说话么?”教练扬起电鞭抽在他脸上,在失去意识之前,唐龙模模糊糊地听到了教练欣喜的声音: “对啊,我高估了他的智力了,他的蠢脑子怎么能把那些复杂的技术融会贯通啊?临场反应更是差了一大截。看样子,我得想办法提高他的运算和分析能力才行……”

朦胧中,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是一个电脑显示屏,教练对着显示出来一行行数据喘着粗气。电脑上连接着一些线路,扭成一团,最后都接到了唐龙的脑袋上。黑暗,黑暗重新吞没了唐龙的意识。

(二)

当唐龙醒来,迎接他的是第二场拳赛。教练难得的对唐龙露出笑容, “上吧,小子,这次没问题了,打垮他!”唐龙走上拳台,观察着自己的对手。很明显,今天的对手比北极熊要强得多,他舞动拳头做着准备活动,拳势简洁迅猛,双腿节奏感极强地做着提膝的动作。看样子,是个技术全面的家伙,不像北极熊只擅长拳法。

奇怪的事发生了,在对方出拳的一瞬间,唐龙准确推算出了那一拳的方向,同时大脑中闪现出不同的技法。在那一瞬间,他学会分析思考,选择了最好的破解方式。只一记高鞭腿,对方就像被砍断的木头一样滚下了拳台。这是怎么回事?唐龙感觉大脑一阵清明,他不再是教练口中的“蠢材”了么?

或许是胜利女神的垂青吧,自从这次大胜后,唐龙经历了自己第一个职业高潮——连胜30场。一时间,他成为了修罗场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被认为是技术流的代表。

我为什么要打拳呢?这样一直打下去,就是为了满足教练的愿望么,那我是什么?工具?为什么我是工具?这个世界除了这艘巨轮,就只有这一片无边无际的海了么?这段时间,唐龙总会想这些问题。他很奇怪,以前自己的生活不也是这样么,但过去为什么没有这些问题?这些问题让他压抑,他很想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想,只需要遵照教练的指示行动就可以了。但那些问题就像海里的章鱼一样,挥动触手牢牢缠住了唐龙的心,总有一天,他要自己去解开……

“胜者,唐龙!”主持人举起了唐龙的右手,他的左手已经断掉了。连赢30场后,他发现对手与以前不同了,他们对技术的运用的水平大大提高了,而以前这是唐龙最突出的特点,现在,他每场比赛越来越艰难,直到这一次勉强赢下,还断掉了一只手臂。

“那帮人渣!居然敢模仿我,对自己的选手进行改造!这么多年了,他们一直没变,以前偷学我的格斗招数,现在,连我的改造技术也被这么无耻的剽窃!该死的!”打完比赛后,教练在低矮的过道里怒吼着,用电鞭在唐龙身上发泄自己的怒火。他狠狠地抽了一口劣制雪茄,然后一把按在唐龙肩膀上。烟头在他肩膀上留下了一个淡黑色的痕迹,熄灭了。

教练为什么要打我?我天生就是他的工具么?凭什么!唐龙郁闷地一拳开在打在船舱上,顿时,那块金属板凹进去一个大洞。“蠢货,发什么疯呢?”教练瞪了他一眼,突然惊喜地大叫起来:“对,对了!哈哈,我真是个天才,这次,那群白痴绝对想不到我会用什么提升方法!你们就是一群没思想的工具!对技术运用得再好有什么屁用!你们根本不会怕,那些白痴以为你们作为拳手毫无恐惧是个优点。只有曾经站在修罗场上,亲身体验过黑拳的我只才知道强烈的求生欲望有多么重要!只有对死亡的巨大恐惧才能让拳手不按常理出招,激发所有的潜力!”教练疯狂地自言自语,对唐龙露出狰狞的笑容,让他感到刺骨的寒冷。当一只猎物到手后,猎人就早已再为杀死另一只猎物做准备了。慢慢的,唐龙的视线模糊了,教练又要对他进行改造了么?

(三)

此时的修罗场空旷阴森一如黑暗森林,暗藏杀机。世间所有的喧嚣退去,密密麻麻排列的座位空着,像一只只空洞的巨眼仰望着它们心中的星空,但什么也看不到,只有那永恒的黑暗。这里注定是永远见不到阳光,望不到星空的地方。教练抚摸着栏杆,过往的喧嚣之声如潮水般袭来。当年,自己站在赛场上,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为他助威,全宇宙都因自己而咆哮。

往日的记忆再次吞没了他。赛场开始随着记忆旋转,围栏上也开始慢慢爬满红色,多条红色的地毯从中央的赛台散开,延伸。红色绸带像火红的巨龙在雕梁画栋间奔腾翻飞,中国红和金色鳞片从空中散落,落在座椅和地面上迅速蔓延开来。四周的墙壁上欧式经典拱形浮雕下古典壁画随着火龙的腾飞从墙壁中一幅幅显现,使人仿佛置身于艺术的殿堂。金色的巨柱托起深蓝色拱形穹顶,悬在半空的水晶灯在这深色的背景下一如散在夜空的繁星。整个拳赛大厅显得富丽堂皇。当年,赛场还没被现在那些杂种占据前,是那么绚丽夺目。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期盼已久的拳王挑战赛即将开始!”高昂而富有激情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整个大厅突然安静下来。“首先出场的是挑战者,来自印度的安东尼,嗜血的鳄鱼!”挑战者一席深蓝色的拳击袍从红色的地毯上走来,身后跟着几个膘肥的大汉,座下掌声一片。

“接下来出场是你们期待已久的拳王!”顿时尖叫声四起。曾经年轻的他一身金边红袍骄傲地站在于工作人员当中。即使是这样都能让十米开外的人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上那股由血肉堆积出来的杀气。

“下面。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终于,主持人将手中高举的血红色旗子挥下。然后迅速跑出了赛场。接着“哐”的一声响起,笼门关闭,只剩下如困兽一般的拳手。

笼门再次开启时,倒下的却是拳王。在修罗场上,从来没有永恒的王者,拳王的下巴被打碎了,伏在地上不停地抽搐,血液像一条妖娆的毒蛇,蜿蜒着爬行在拳台上。

我要回来,我要回来……我才是冠军!我不会输!拳王的心中不断呼喊着,泪水和血液一起模糊了他扭曲的脸,却也铭刻了他绝望的仇恨和愤怒。

是的,他回来了,以另一种方式回来了。现在,他能感觉到,距离最后的胜利已经越来越近了。这次改造后,他的作品已经趋于完美了。

(四)

蔚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深邃的大海,拂过海浪的海鸥。对唐龙而言,只有在眺望大海时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在修罗场上,人群因自己而沸腾,所有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每一块肌肉都是一台整装待发的引擎,只要一点点的刺激就能飞速运转。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女士们,先生们 ,这是你们熟悉和喜欢的鲨鱼-——唐龙!!!”习惯了此起彼伏的尖叫,习惯了残忍的厮杀。唐龙并不在意场下的观众有多疯狂,多少人为他而疯狂,多少对手向他发起挑战,他只想早点结束每一场比赛,赶快逃离这里,不管用怎样残暴的方式。在这里,不管是多少人注意的焦点,他永远也只是工具,而不是自己。

又打完一场比赛,对手在被唐龙摧毁的最后一刻,眼里也没有流露一丝恐惧,但对手没有机会知道了,正是唐龙的恐惧,对生的渴望,让他所向无敌。生命到底是什么?

他总喜欢来到船舷,一座胜利女神的雕像矗立于船头,引领着轮船乘风破浪。他第一次感觉到她的英姿,她那勇敢、飘逸的气势。两支张开巨大羽翼和轻盈飞扬的衣裙,让人感到女神在空中腾飞,体现出一种强烈的运动感。自己过去怎么就没觉得这东西漂亮呢?当唐龙惊艳于胜利女神之美时,一阵凄惨的尖叫使他回过神来。一只名贵的宠物狗不小心从栏杆间摔下,那么渺小,无助地在海浪中挣扎。它的主人,一位穿着体面的先生急得趴在船舷上大声叫喊,船员们纷纷聚过来,打算把那只宠物狗用网给捞上来。可是,让那位先生痛心疾首的事情发生了:海面上,出现了一排尖尖的背鳍。从远处迅速向浮在水面的宠物狗靠近。小家伙也感到了危险,惊恐地划动四肢,贴在船上,但它可不是壁虎,怎么努力也爬不上来。海中饥饿已久的鲨鱼张开血盆大口,悲鸣在风中渐渐堰息,海面上已经泛起了一片鲜红,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那位失去宠物的先生头发凌乱,衣冠不整地瘫软在甲板上,脸上还挂着泪水。唐龙很奇怪,他被吓坏了么?这个场面说不上多恐怖啊,刚刚自己把对手的脑袋砍下来的时候,明明看见那位先生在看台上兴奋地大喊大叫,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就在这时几个身材壮硕的船员抬着一具尸体从修罗场出来,唐龙一眼就认出那是刚刚在比赛中被自己摧毁的拳手。 “这杂种,真他妈沉…… ”船员们一边咒骂着,一边把他拖到船舷上,推下海。唐龙心里突然一阵慌乱,跌跌撞撞地跑到船舷边,眼眼睁睁地看着他在高耸的船舷边做自由落体,落入海中激起好大一片浪花。凶恶的鲨鱼还没离去,又围着尸体转了几圈,似乎对他没什么兴趣,慢慢散去。不一会儿,那具破碎的躯体就被海浪吞没,什么都没剩下。那位先生的哭泣依旧悲伤,为他的宠物,而不是丧生的拳手。唐龙凝望着那永不停息地翻滚着的海浪。心中一阵颤抖。  

死去的拳手就要被抛入大海吗?是不是这大海就是我们最终的归宿?

“总有一天,我们也会有相同的结局的。”正当唐龙看着这一幕愣愣地发呆,思绪万千时,一个冷峻的声音响起。回过头,看见了一个精壮黝黑的家伙,唐龙立马认出了他,他叫皮特·阿宾斯,绰号“战虎”。和自己一样,也一样是新近崛起的拳手之一。他拳法出众,不但速度快,而且出拳连续性特别出色,跃进式勾拳拥有令对手窒息的恐怖攻击力。其他技术也相当全面,尤其是一手飞膝绝技让对手防不胜防。如果要成为最后的冠军,他将是自己要战胜的敌人之一,想到这里唐龙本能地绷紧了肌肉。

虽然阿宾斯的声音不带一点感情色彩,但唐龙分明能感受得到他眼里那种悲哀。迎上他的目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心底慢慢地升起,在这样的目光地注视下,唐龙渐渐放松了警惕。头一次,唐龙看其他拳手的眼神中没有了敌意,没有了那种嗜血的凶狠。也许,自己和他是同类?

“唐龙,你想过没有,在拳台上,没有谁是永远不败的,何况我们没有选择退出的权利。”第一次有人平静地叫自己的名字。“我们存在的意义难道就是无休止的生死相搏,让那些观众欣赏,满足他们变态的心理么?将来,我们也会像那家伙一样,被丢进海里,根本没人关心我们!你看,我们连狗都不如,连鲨鱼都懒得咬上一口……哈哈,鲨鱼消化不了我们。然后沉到海里,什么都不知道了,一切就结束了……”

阿宾斯的话像一道闪电一样劈中了唐龙,他呆立当场。心里的很多疑问被解开了,可却感到那么的绝望和无助。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他还有好多事情想做,想和一个正常人那样享受生活,他想离开这艘该死的船,到这片海之外的世界看看。不,不,不!我不要死,我要活下去!唐龙疯狂地挥舞着拳头,直到把墙壁打得像只蜂窝才停手。这个时候,阿宾斯已经走远了,唐龙冲着阿宾斯的背影喊道:“你怕么?”

海风还没有退却冬季料峭的寒凉,它吹响了胜利女神像的号角,吹拂过阿宾斯的胸膛,他魁梧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缓缓回过头,半张着嘴,却只从牙缝里挤出来一个字:“怕。”他的话像一粒种子落地生根,盘踞在唐龙心中。

大海对于唐龙而言充满诱惑,他开始越来越向往船以外的世界。一只海鸥飞过波光粼粼的海面,羽翼轻柔地擦过海浪,羽毛的每一个分叉都在阳光下泛着银光。他就像在海边捡贝壳的孩子,偶然拾得一片贝壳都惊艳于它的五彩缤纷,陶醉于生的美好。这个时候,唐龙不禁在心里默默地想,但愿我和阿宾斯永远都不要在拳台上相遇,我们都害怕死,害怕孤独,向往这生的美好。

(五)

远远的,唐龙就听见了修罗场上的喧嚣声。他已经习惯了观众那种疯狂的叫喊,这是人类基因深处对暴力的追求在宣泄。但今天有点不对劲,声音大得有点不正常,以至于走道里都嗡嗡作响。唐龙看了看教练,他也是一脸疑惑。但当唐龙和对手同时出现在休息区,教练的脸色变了,露出一种从未见过的表情:嘴巴半张,一颤一颤的,舌头不安地舔着嘴唇,时不时把牙齿咬得咯咯响。以前,唐龙肯定无法理解教练的表情,但现在,他看懂了,那是恐惧。

“他怎么来了,不是说这个家伙已经不参赛了么?上帝啊,他太强大了!怎么办?我想要冠军啊,可他是无法战胜的……他的攻击太恐怖了,完全没有办法破解……”教练的脆弱只流露了一瞬间,随即像一只夜枭一样嘶哑地笑了起来,带着不顾一切的疯狂:“好,好!反正他妈的都是工具,输了又怎么样!”他使劲用手指戳着唐龙的头,“去送死吧,白痴,你活该!都是你,你们这群实验室跑出来的杂种,是你们抢了我的工作,抢了我的梦想,你去死吧,你该死!”唐龙不再理会教练的话,注意力全集中在了对手的身上。

“女士们先生们,这是年度冠军赛的半决赛,对战一方是最近战无不胜的强悍拳手——‘鲨鱼’唐龙!相信大家对他在场上全面灵活的技术印象深刻。而另一位,哇哦,哇哦!他是谁?” 主持人对着那些疯狂的观众大喊,挥舞着双臂,在观众台上掀起一波波翻滚的人浪。“地狱魔王,安东尼·马库斯!地狱魔王!地狱魔王!”如果说之前看台上的观众像一锅沸腾的水,那现在,观众们就像被点燃的汽油,在全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唐龙的对手,“地狱魔王”马库斯举起双臂,面向观众,有着一种如宇宙之王的狂霸之气。接受完观众们的喝彩,他转过身来,眼睛里闪烁着冷酷的光芒,带着不可一世的威严居高临下地看着唐龙。

比赛开始!对于这样一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对手,唐龙不敢轻举妄动,举起双手护住要害,和他保持着距离。几乎在面对他的一瞬间唐龙就明白遇到了最强的对手,同时肯定了关于他力大无穷,可以徒手裂熊的传言。马库斯的双臂又长又壮,肌肉线条棱角分明,看似放松地垂在身体两侧,但两只巨大的手掌却像老虎钳一样紧紧握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如果自己的头被这双手握住,肯定会和西瓜一样碎成几块。他的大腿粗壮紧绷,小腿骨骼突出,最适合施展简单有效的扫腿。

在互相试探了几招之后,马库斯带着轻蔑神情的眼睛里突然闪现出一道光芒,一瞬间突然专注了起来,地狱魔王开始展现他的恐怖实力!唐龙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起双臂一挡。什么都没来得及反应,唯一感觉到的就是自己向后飞起的身体和双臂发出的一声沉闷响声。当唐龙恍惚地依靠着围绳重新站稳时,双手已经举不起来了,它们都断了。只一击,唐龙就丧失了防守的能力。

马库斯迅速收腿,扭动着脚腕,酝酿着下一次力拨千钧的横扫。这是他的拿手绝技,虽然技术简单却攻势如潮,能随意踢断铁柱,被称作“大斧”。看着他像黑塔一样缓缓逼近的身体,唐龙感到恐慌,明白自己根本无法战胜他,他们之间的差距不是技术可以弥补的。教练灌输的求生欲有什么用?难道让我跪地求饶么,马库斯可不会放过我!唐龙无助地看向教练,可他却对他咧开嘴,阴森地笑着。唐龙知道,他在说:“去死吧!混蛋,去死吧!”

怎么办?没有人可以帮我!不,绝不!我不想死!唐龙几乎要绝望了。

于是,当马库斯再次靠近唐龙,准备用他的“大斧”一举砍倒唐龙时,完全出于求生本能,唐龙做出了一个在修罗场历史上从没出现过的反应: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快地逃跑!围着修罗场不停地跑,不停地跑,不顾一切地躲避着马库斯。观众席上的喧嚣一瞬间停止了,变得鸦雀无声,仿佛凝固的是时间。但片刻后观众席咒骂声四起,“这个该死的懦夫!胆小鬼!”“这个废物!这样的家伙不配在修罗场上混!快滚回去吧!”“马库斯,快干掉他!干掉那懦夫!”观众们从没见过这么懦弱的打法。但唐龙对他们的话充耳不闻,那些虚伪的人类,坐坐在看台上看着拳手们生死相搏,在场边叫嚣,可他们懂得面对死亡的恐惧么?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活下去。

马库斯一辈子也没见到过这样的对手,他被激怒了,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疯狂地展开了追击。在追逐中,马库斯庞大的身躯限制了他的速度,唐龙一次次逃过他的攻击。唐龙能感到马库斯在背后要将自己撕碎的眼神,听得见他抡圆了攻击的两只“大斧”不断发出的恐怖的呼啸声。唐龙不敢停下哪怕一秒钟,甚至不敢回头看上一眼,只能不停地跑,不停地跑。“轰!”背后传来一声巨响,带来一阵细碎的坠地声。显然,马库斯打空的大斧砍在了修罗场的台柱上,把它打成了碎块。

比赛变得格外漫长,优秀拳手之间的比赛的节奏是一般是很快的,通常不会超过五分钟。但这场比赛已经进行了三十分钟。短短的三十分钟,对唐龙来说,就像永恒一样漫长。马库斯也好不到哪去,以往他只需要几十秒钟就能结束比赛,这次一定是他经历过的最长的比赛了。终于,当整个修罗场都被观众们扔下的垃圾杂物堆满,几乎没有立足之地的时候,马库斯动作慢了下来,他的手臂开始下垂,脚步开始沉重。唐龙杀手的敏锐猛地苏醒,这次,和开场时不同,马库斯累了!唐龙抓住这唯一的机会,猛地转身,横扫!如果是平常,马库斯甚至不用躲避,他那高速的大斧可以直接迎击过来将唐龙的腿砍断。但在这场漫长的比赛中,马库斯连续不间断的追击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现在,他已经来不及躲避。同样是横扫,马库斯轰然倒地,带着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地狱魔王死了。

结束了,修罗场一片死静。一些观众想继续扔东西,但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马库斯,吞了口唾沫,忍住了。教练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唐龙,仿佛在重新审视自己的作品。然后,他默默地带着唐龙走回船舱,奇怪的是,教练和以往相比出奇的安静,眼睛里没有了疯狂,只有困惑。只听他喃喃自语:“难道,我对他的改造过头了么?他现在是什么?”

蔚蓝的天空,盘旋着的海鸥发出一声声凄厉的鸣叫;深邃如明眸的大海,隐藏在海浪深处潜伏的鲨鱼。 再过几天就是最后的决赛了, 唐龙有种隐隐不安的感觉。这之后,我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么?看着无边无际的大海,他问自己。海是生命的起源,在这里,自己能成为真正的生命么?这一切,只有等到决赛后,才能揭晓了。

(六)

最后的决赛了,听说对手非常强。闭上眼仿佛海风又吹拂在耳边,黑暗的休息间嗅不到海的气息,但袒露的肌肉上鲨鱼的纹身跃然眼前。白森森的牙齿仿佛向着整个世界宣誓着它的隐忍和血性。

十,九,八, 七……数着倒计时,当数到一时,唐龙双拳使劲碰了下,走上了修罗场,最后的一场了,他的人生,能从此发生转折么?

白亮的灯光刺花了眼睛,对手的脸变得模糊不清。当灯光渐渐散去后,唐龙愣住了。是他,自己最不想遇上的人——“战虎”皮特·阿宾斯。他也认出了唐龙,眼神中流露出无限的悲悯。两个同样对生存,对生命极度渴望的拳手相遇了,这是一场宿命之战,无可避免。

比赛绝望到让人窒息,唐龙和阿宾斯都想活下去,像两头困兽一样互相撕咬着对方,一拳,又一拳,不断撞击,擦出一片片火花。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决战,修罗场上的空气越来越凝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观众们的眼中也冒着激烈的火花,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比赛当中,情绪随着台上死斗着的双方的节奏波澜起伏。他们的变奏太快了,快得让人眼花缭乱,前一刻的阿宾斯还将唐龙放倒,正要以雷霆万钧之势压住唐龙,却又挨了唐龙狠狠一记反击,被一脚踹翻。他们技术特点相似,水平相近,打得难分难解。僵持了一段时间,阿宾斯一记突然的一记飞膝再次击倒了唐龙,但唐龙咬咬牙,还是站了起来。阿宾斯满脸都是恼怒和遗憾,唐龙理解他,他要活下去,必须击败自己。观众们也开始躁动,最后的时刻到了,两人像两只饥饿的狮子,互相注视着对方,集中所有注意力,准备一击必杀!

阿宾斯降低重心,以左脚为支点向前跃进,背部先放松,然后迅速紧绷,再放松,利用腰、肩的转动带来巨大的扭力。这是他的绝招,跃进式勾拳!

“撕碎他!”“打爆他的脑子!”现场的观众看到阿宾斯出绝招了,显的极为兴奋。暴力、愤怒、血腥、死亡带来了比赛的最高潮,这才是黑拳赛的精髓啊。

一拳,两拳,三拳!一股股巨大的拉扯力随着阿宾斯的拳头从唐龙的脸颊传送到脖子,他感到颈椎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咔”声,但唐龙继续压低重心,没有倒下。阿宾斯对自己的绝招太自信了,他不相信在被他的跃进式勾拳连续击中后,还有人能保持平衡。在他再次发力的一瞬间,重心移到了上肢。唐龙猛地前扑,进入了阿宾斯攻击了死角,一个下潜摔,阿宾斯摔倒在地。唐龙双腿像蟒蛇一样迅速缠住了他的头,手臂紧搂住他的腰,施展“断头台”绝技!

阿宾斯拼命地挣扎,手臂胡乱甩动,打在唐龙腹部,不断利用地板的反作用力试图挣脱他的双腿。吊灯,观众,教练,地板,这些不断在唐龙眼中翻滚,脑子里嗡嗡作响,乱成一团。但是,他不能放开,唐龙死死地箍紧腿,发疯般地锁住阿宾斯的头,同时利用上肢和腰腹力量拉扯。他俩紧紧缠斗在一起,从修罗场的这边滚到那边,地板不停地晃动,仿佛下一刻就会坍塌。终于,当唐龙浑身都已经麻木的时候,阿宾斯的反抗渐渐弱了下来,唐龙胜局已定。就在他要最后发力,扭断阿宾斯的脖子的时候,唐龙瞥见了他的眼睛,一片哀求的眼神,而唐龙的目光却再也不忍离去,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唐龙,不要杀我,我不想死!”他沙哑的声音从被我扼住的喉咙里艰难地逃逸出来。

“你不死,我不算赢,只有赢了我才可以开始新生活!”唐龙冲他喊。

“你今天赢了又怎么样?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永远不败的,‘地狱魔王’就是最好的证明!你杀了我,拿了冠军,但最后的结果会和他一样的,我们不要打了!”

唐龙原本以为打赢这场比赛就可以开始新生活了,但提到“地狱魔王”,幻想破灭了。阿宾斯说得对啊,他也是曾经的冠军,他那样强大,但下场怎么样,不还是变成了一堆废铁?那么强大的家伙都不能在修罗场全身而退,自己又能行么?即使躲过了对手的攻击,教练会放过自己吗?自己会永远陷在修罗场的死循环里,直到被彻底毁灭。这就是所谓的新生活么?想到这些,唐龙慢慢卸掉了腿上的力道。而阿宾斯也没有趁机反扑,两人看对方的眼神中,都充满了真诚与信任。他们要为自己而战!

静! 绝对的静!

教练最先看出了唐龙的变化,他在台下怒骂着:“白痴,快动手啊,干掉这杂种!你个废物,快啊,快啊!”但唐龙不为所动,反而慢慢松开了锁住阿宾斯脖子的腿。

“蠢货,你在做什么?!”教练狂怒地冲上拳台,操起电鞭狠狠地抽向唐龙。“快点动手!你这个废物,你是我的工具,必须听我的!我的冠军啊,我的冠军啊!”教练已经扭曲得不成人形得脸上青筋暴起,一边发狂似地抽打着唐龙,一边念念不忘他那自私的冠军梦。

“我是我自己,唐龙!”新生的拳王对教练怒吼到,就像海底沉睡已久的鲨鱼猛然觉醒。然后——挥出了他一生中最快的一拳。

在一片惊叫声中,教练像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砸在观众席的最高处,然后如同一只破碎的洋娃娃一样瘫在了地上。

“杀人啦!”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那些刚刚还像野兽一样疯狂的观众们马上都变成了胆小的猎物,潮水般地挤向出口,生怕自己受到伤害。

唐龙向阿宾斯伸出手,慢慢地扶起他。

走上甲板,后面是无垠的大海,前面却是是一排排蓄势待发的拳手和他们几近癫狂的教练。

“给我杀了这两个怪物!!”“把这两个杂种扔到海里去!!”那些教练驱使着自己的拳手向唐龙和阿宾斯一步步逼近。

迎着海上的朝霞,两人已经剥落掉仿真外皮的手又紧紧握在了一起,他们跨出了第一步,终于被赋予了生命的意义。这双手反射着金属的光泽,在这片修罗之海中,这是机器生命的曙光。这才是真正的人生,朝闻道,夕死可矣。

然而,死亡并没有降临,在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中,更多的拳手将拳头挥向了自己的教练……

惊恐的人类驾驶着救生艇渐渐消失在天边, 机器拳手们面朝大海,迎接属于自己种族的黎明。胜利女神号舒展着她动人的身姿开始了新的航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