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期

作者:美菲斯特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5-03

卡西莫多的五官如黑人般厚唇塌鼻,肤色却像涂了层白垩,褐色头发梳成十来股“脏辫”。

卡西莫多的眉脊高耸,颅骨像橄榄球般向后延展,这幅面容与某位电影明星很像,是同族女孩所青睐的。然而这五年来,他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海边穿“特基尼”的丰腴女孩,已经和阳光一同模糊在记忆里。

与他同样在地下基地与世隔绝的还有四千多人,五年不见天日的研究,终于成功了。

身后响起轻盈的脚步,脑海中浮现出交替迈动的颀长双腿,不用回头他也知道是谁。

艾丝美拉达上尉清脆的嗓音响起:“卡西莫多少校,福比斯将军说一小时后开始攻击。”

卡西莫多摆摆多毛的手掌:“知道了,我马上去。”

卡西莫多的五官如黑人般,厚唇塌鼻,肤色却像涂了层白垩,褐色头发梳成十来股“脏辫”。艾丝美拉达上尉很中意卡西莫多在族人中的性感面貌和头脑,多次暗示晚上去她的房间聊聊实验进展,排遣枯守地底基地的空虚寂寞冷。卡西莫多不是清教徒,可他总说艾丝美拉达小腿太长、身段凹凸有致,五官太小巧玲珑。而敦实矮胖、粗眉大眼的女孩才是他的菜,他说喜欢听她们重音鼓般的踏地声,而不是艾丝美拉达猫一样的步子。

冰河期

大厅里坐满了实验人员,人人专注于眼前椭圆形屏幕上跃动的数据,刻意不去注意二层楼玻璃室里的三个身影,据说政府最高层的三位就坐在那里。卡西莫多走到操作台前,望向福比斯将军,福比斯从凸起的上下颚迸出两个字:“开始。”

卡西莫多调出几个页面,粗短的十指以不相称的灵巧在上面跳跃,距离大厅十公里处的巨大纺锤体装置开始发出奔雷般的隆隆声,周身氤氲着光幕,令夜幕中的群星相形失色。纺锤体由层层叠叠的叶状零件构成,连缀成曲面形体。现在叶状零件之间的缝隙透出白光,随着内部光线的转动,在地上的投影生发着雪花分形似的变化。

一道白光从纺锤体直冲天际,在漆黑的夜空中撕开一个直径10cm的小洞。

最大的屏幕上显示出一片郁郁葱葱的大陆,不过根据时间空间坐标,那是6万年前的非洲大陆。

水草丰茂的非洲,一群四肢颀长的智人在向羚牛群投掷石矛,没注意距离地面600米的天穹裂开一个小洞。

福比斯从脖子上摘下一枚钥匙,插入操作台逆时针拧半圈。卡西莫多也掏出一枚钥匙,如法炮制,一枚直径不到10cm、长3米的银色圆柱体自纺锤体尖端冒出,汇入白光,缓缓上升。

大厅里所有的人紧张地盯着大屏幕,银色圆柱体一旦自虫洞打入非洲大陆,将在3天内引发局部冰河期,气温将从30摄氏度降至零下20度,昔日绿意盎然的地表将被冰雪覆盖。河流将封冻,几乎赤身裸体的智人并无度过严寒的经验。不知多少飞禽走兽会冻死,压根没留给智人贮存食物、皮毛的时间。

福比斯对着大厅发号施令,更多的是向二层楼中的三人报告情况:“目标——6万年前,第9527号时间线中的智人,‘骨棒’将在5分钟内进入虫洞投射轨道。”

卡西莫多深知,即使非洲大陆上的智人凭借火种和洞窟躲过严寒,也将面临食物匮乏。智人甚至会同胞相食,一旦饥饿之火将理智焚烧殆尽,一同陪葬的还有在千百次狩猎协作中建立的文明雏形。

就算智人有些许食物储备,饥火焚心的啮齿动物也会挖破原始的石窖吃光存粮,特别是老鼠,会在聚族蜗居的智人中散播腺鼠疫,将最后一丝文明的曙光扼杀在黑死病中。

福比斯将军两道宽眉拧在一起,复仇的火焰在眼睛里灼灼燃烧——6万年前,正是智人成群结队走出非洲大陆的时刻,残忍狡猾的智人迁徙至欧洲大陆,凭借丰富的语言和团结协作,将和平善良的尼安德特人屠戮至灭种。从此居于食物链顶端的,不是四肢粗短、弯腰弓背的尼人,而是手腿修长、腰挺背直的智人。

福比斯回想起少年时参观博物馆,在尼人骨骼化石上发现齿痕和撕扯肌肉的痕迹,甚至有腿骨被石斧砸断,里面的骨髓吸食一空——那些骨骼还是儿童和妇女的啊!

当时尼人还处于打制石器阶段,而智人已经进入磨制石器阶段,用他们蘸水磨出的锋利石刃活生生地宰割憨态可掬的尼人,成年尼人在熟悉的猎场被有组织有计划地伏击。多少婴儿失去母亲?多少妻子失去丈夫?多少幼小的尼人在洞窟中翘首以盼父母回家,等来的却是手持石斧石刀的智人!

从那时起福比斯和小伙伴们一起发誓,作为尼人文明在时间湍流中的幸存者,要将各个时间线上的智人魔鬼送入地狱。

在虫洞开启伊始,福比斯曾主持观察不同的时间线,在99.7%的时间线中,智人文明一家独大;尼人文明的时间线只占可怜的0.3%,而这其中至少一半还是尼人与智人文明对峙、并逐渐滑向劣势的。现在尼人要抬起他们高贵的椭圆头颅了,纵然只能撕开直径10cm的虫洞,也要将万恶之源扼杀在非洲大陆。

狭小的虫洞是天然的障碍,尼人军方高层曾经激烈争论投射哪一种武器——如果用核武,难以控制尘埃云的扩散,非洲大陆将成为死地;如果用常规武器,难以造成有效杀伤,“清理”不彻底。

冰河期

被复仇毒牙啮咬了上百年的尼人科学家最终研制出一种武器“骨棒”,通过在计算过的区域投射,将扰动大气结构的关键点,在非洲大陆区域诱发冰河期,纵然有几百名智人幸存,风中之烛般的孑遗之民无法构成威胁。而欧洲大陆的尼人,将专注于发展文明,就像福比斯、艾丝美拉达所在的这条时间线一样。

在给银色圆柱体征集名字时,一位尼人科学家提议叫“骨棒”。在电影《遨游太空2111》中,饱受智人欺凌的尼人拣起一根羚牛的大腿骨击碎智人头颅,而后将骨棒抛向蓝天,变为在太空中旋转的空间站——这个名字很快获得军方的一致认可。

再过60秒,“骨棒”将进入虫洞,大厅里的所有尼人后裔仿佛听到9527号时间线智人文明的丧钟,对于他们那不敕于天籁之音。忽然,一位观测员对福比斯说道:“将军,欧洲大陆上空出现虫洞,直径比我们的略大一些,12cm左右。”

艾丝美拉达上尉紧张地说,“欧洲虫洞里有讯息传过来,是智人的语言!”

“快翻译!”

“他们说,无论我们从非洲虫洞投射出什么,他们都如法炮制,除非我们收起虫洞。”

福比斯命令道:“赶紧计算——假如‘骨棒’从欧洲上空的虫洞投射,会出现什么后果。”

过了30秒,观测员大声道:“‘骨棒’从那里投射后,会引起欧洲大陆70-90年的冰河期!将军,怎么办?”

倒计时只剩下20秒,所有人的目光望向二楼玻璃室里的三个身影,尼人最高领袖总参议长就在那里。福比斯飞快地汇报情况,大厅里所有人焦灼地望着倒计时:15、14、13、12……银色圆柱体已经在虫洞入口蓄势待发,似乎下一秒就会降临到相隔6万年的智人头上。

只剩9秒时,三人高层终于做出决断,福比斯心有不甘地宣布:“收回‘骨棒’,关闭虫洞!”

大厅里的人赶紧停止虫洞,纺锤体的白光慢慢减弱,“骨棒”缓缓落下。所有科学家极度紧张,虽然他们曾为紧急情况准备种种预案,回收冰河期武器仍然风险极大,如果操作不慎,冰河期将在他们所在的时间线爆发。而大屏幕上,时间彼端的智人在为猎杀到四头肥硕的羚牛欢呼雀跃,丝毫不知道自己与死神擦肩而过。

“骨棒”成功回收,虫洞关闭,漆黑的天穹恢复繁星点点,犹如百年之久的一瞬过去后,所有人长舒一口气。艾丝美拉达上尉正擦去额头上的冷汗,福比斯将军突然指着她说:“把她囚禁起来,严加审讯!”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的权限太低,怎么可能泄密?”艾丝美拉达被四肢粗壮的卫兵带走,尖利的申辩声消失后,大厅里静得如同坟墓。艾丝美拉达相貌身段与智人过于相似,福比斯不得不找个人来背锅,免得二楼玻璃室里的三个身影先对他降下责罚。

卡西莫多明白艾丝美拉达不是智人,她对四肢粗短的男人情有独钟,为自己曲线玲珑的身材自卑,这一切是尼人的审美。卡西莫多望着艾丝美拉达消失在门口,向旁边的观测员说:“我早就怀疑她是智人的卧底,连着三天严刑拷打,不怕她不吐露实情。”

观测员生怕福比斯怀疑到自己头上,唯唯而诺,尼人之间相互猜忌、相互出卖的特质,与智人相比不遑多让。 

再次蒙混过关了!卡西莫多冷汗浸透内衣,五年前他套用卡西莫多的克隆躯壳,潜入尼人基地相机行事。每次尼人的计划,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智人都会知晓,并针锋相对地想出对策。不枉他通过意识存储器将自己上载到这具腁手腁足的躯壳中,只可惜不能颠鸾倒凤,每次面对艾丝美拉达的引诱都要吞冰块抑制欲望……

这条时间线的威慑平衡已经达成,可以回去了。卡西莫多总算争取到一个单独外出的机会,驾车来到戈壁滩的雅丹巨石后面。卡西莫多确认四周无人,将自己的左边第三颗臼齿拧下,一旦开启里面的定位装置,他的时间空间坐标就会传递到他所在的0017号时间线。只要他从后脑拔出意识存储器,另一端的同胞会将这个小东西传送回去,安装回他的智人躯壳中,到时他恢复为身高一米九的亚麻色头发帅哥,再也不是这鬼样子。


卡西莫多忽然感觉昨天大厅中发生的事有什么不对,不祥的预感攫取了他,瞳孔骤然收缩,这时卡西莫多感到后背一麻,麻痹飞快地蔓延到全身,再想开启臼齿里的定位装置已经来不及了。

尼人头盖骨形状的飞行器降落在他身旁,福比斯将军亲自带一队特种兵围住他,本该在审讯室中被拷问的艾丝美拉达也赫然在列。

“暴露了?”卡西莫多如堕冰窖,他方才意识到,智人的虫洞绝没有开启12cm那么简单,观测员当时的表述是基于尼人的技术水平来说的。换句话说,没有来自0017号时间线的对等威慑,没有来自尼人最高层的三人,没有福比斯向总参议长紧急请示……被逼无奈的妥协只是一场戏,一切是让潜藏的间谍认为威慑平衡已建立,不用再待下去。

卡西莫多被致瘫痪武器击中,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福比斯拾起臼齿。他忽然想到,尼人的目标根本不是6万年前的智人文明,而是他所在的0017号时间线,这是智人绝想不到的反击——若想在紊乱的时间湍流中对某一文明实施精确打击,唯有获得时间线的精确坐标。福比斯拿到臼齿,迟早会解析出坐标, 0017号时间线的智人文明将暴露在打击之下!

艾丝美拉达拿起激光手术刀,从卡西莫多后脑剜出意识存储器,那个小东西离开后,卡西莫多的躯壳内只有1分钟意识残留。艾丝美拉达揶揄道:“我会好好炮制你的意识母本,做成‘缸中之脑’,炮烙、硫酸、凌迟……各种虚拟酷刑,直到把你脑子里最后一滴情报榨出来。对了,还会让你看看‘骨棒’投射到智人时间线之后,你的同胞怎样在上百年的冰河期中挣扎!”

福比斯凑到他脸旁,冷笑道:“艾丝美拉达整容成骨瘦如柴的智人模样,只想把潜在的智人间谍骗上床、套出情报。为了排查尼人文明中隐藏的奸细,她也是拼了,我看着都心疼。你是不是后悔没早尝尝?”

卡西莫多无法说话,只能在心里大骂:“尼安德特人,变态!”

他被人用悬浮担架抬起,送入头盖骨形状的飞行器。一双双高耸的眉脊下,尼人特种兵邪恶的小眼睛注视着他,卡西莫多感觉自己仿佛被剥光了、在八十亿尼人面前游街。

10、 9、8……意识存储器拔出后,1分钟堪堪过去,卡西莫多感到堕入无边的黑暗,恍惚中,他仿佛看到40万年来的冰河期凝结在“骨棒”里,似鳄鱼般,缓缓地向0017号时间线游去。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