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无法抵达的星球

作者:简妮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5-08

你最好不要来找我,见到这只猫,你也不会知道这就是我。

我将长眠于这颗星球,这颗你永远无法抵达的星球。

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离开家园,为什么要主动申请成为志愿者去探索未知的陌生世界?是不是因为你?不,这不重要,我现在不想说。

你无法抵达的星球

这是一颗毫不起眼的淡蓝色小行星,百分之七十由水构成,在黑色天鹅绒般的宇宙背景下,它仅仅是一粒散发着微光的暗淡蓝点。数以千计的宗教、意识形态,猎人与强盗、英雄与懦夫、文明的缔造者与毁灭者、国王与农夫、年轻的情侣、母亲与父亲、满怀希望的孩子、发明家和探险家、超级明星、最高领袖、历史上的圣人与罪犯,所有的人类和动物,都住在这里——一粒悬浮在宇宙中的淡蓝色微尘之上。

我登上的飞船,经过了数次跃迁,离我们的家园越来越远,坐标上出现了许多星系,银河系、太阳系等等,你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星系吧?我知道你学的是天文学专业,对星系的了解比我们星球上任何人都知道得要多。但我刚刚提到的这些星系已经大大超出你、我,甚至我们星球上最顶尖的天文学家的认知范围了,相信我,没有人走得比我更远。

我们的飞船在黑洞的漩涡里挣扎了多久?我记不清了,只记得飞船被迫抛锚,无法跃迁,无法飞行,只能一寸一寸地缓慢挪动。后来,飞船终于像蜗牛一样爬了出来,在黑洞的边缘留下一条淡淡的印痕。时间究竟凝固了多久,我不知道,当时一个参照物都没有。所幸,船体里储存有大量从家乡带来的绿色果麦,成熟的果麦散发出香气四溢的能量球。虽然口味不够丰富,但也给我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基本生存能量。

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能悠闲地品尝家乡不同口味的优质能量球,那是多么的幸运。你是否记得我们曾在有着大片果麦的原野上追逐?我们在绿色麦浪上呼啸而过,大肆挥霍着一个又一个充盈的能量球。我们悬停在空中裹挟着能量球飞速转圈,嬉闹着争夺,像是在做一个永不腻烦的游戏。我们挑最大最圆的能量球吸进去又吐出来,在黄昏的空中看着半透明的球体渐渐消失。这是多么奢侈的行为,你从来不知道能量球也会有短缺的时候。你常常因为我给你摘的某个能量球长得不够圆而小声抱怨。好了,这些我都不想跟你计较。

总之,我们从黑洞的深处爬了出来,又幸运地朝着未知前行。我们有多少个人?噢,差点忘了,加上船长正好是43个。不过,现在这个数字已经不重要了。

船体曾遭遇一场剧烈的磁暴,四分五裂,我幸运地降落到这颗淡蓝色星球上,这里的人把它叫做地球。其余42个同胞没那么幸运,他们被彻底分解了。飞船没了,我在逃生舱里幸存下来,再也无法离开这个星球。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悬浮在半空中,从一块陆地飞到另一块陆地,从一栋房子飞到另一栋房子。我怀着一丝侥幸,或许你还会奇迹般地出现在我眼前。也许有一天,你厌倦了家乡毫无创意的游戏,也已品尝了每一种能量球的滋味。到那时都还不满足的时候,说不定也会像我一样,坐上一艘飞船,去往未知的远方。

我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开的?我厌倦了家乡的游戏?不,不是,你猜不到。

即使你想乘坐飞船离开,可是,茫茫宇宙,有无数个你叫不上名字的星系,里面有成千上万颗小行星。你碰上这颗淡蓝色星球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又或者,你非常幸运,经过数亿年的时间,你恰好到达了这颗星球。可沧海桑田,瞧,我也学会地球上人类的用词了,我的确是读了不少人类写下的书。经过数亿年的时间,这里的生命形态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类、猫和我都已经成为熔岩底下沉默的化石。迎接你的,也许会是一个蜘蛛,一头鲸,或一只乌龟,谁知道呢。

许多年过去了,我渐渐不再抱任何希望。我长久在蹲在地球上香港元朗的一套公寓锈迹斑斑的窗户外,在观察这套公寓的主人——一只猫,以及一个人类。

我在想,在这个星球的余生,到底是体验猫的生活,还是体验人类的生活?这是个严肃的问题。你知道的,我只有一次选择机会。

这是一只雄性的英短蓝猫,我脑袋里已经储存了这个星球物种的百科全书了,从陆地到海洋。你看,我是有多无聊才会往脑袋里塞这些东西!公寓里的这一只猫很特别,这猫走路的姿态,挑剔的眼神,让我想起了你。他的动作、表情吸引了我,这种感觉很奇怪,对吧?我知道,你从来没有见过猫这种生物,很难向你准确地描绘。可以说,猫和你的外貌特征没有一丝相同处,连性别都不同,可是我却发现,你们具有相同的本质。我在这只毛色浅灰、耳朵半折的雄性蓝猫身上发现了你的影子。

和猫在一起的人类头发花白,佝偻着背。他像是猫忠实的仆人,定期为猫服务,给猫端上菜市场买来的新鲜鱼、肉,在狭窄的空间给猫铲屎,给猫按摩和梳洗。

猫生来享受,无需工作,昂首阔步在房间里巡视各个角落。人类却兼好几份工,清晨送牛奶,送完牛奶就去附近的茶餐厅洗盘子,晚上还常常接一些零碎的活。 猫胖了,可怜的人类却愈发消瘦。

我发现了你和这一只蓝猫的共同点,我很想知道,这只猫到底在想什么,或者说,你到底在想什么?假如我不钻进猫的脑袋里,当然,我仍然可以在这个星球一直飘荡下去,就像我们曾经在家乡时一样。只要吸食充足的能量球,我们都不会死,我们会活到天荒地老!

“死”是什么?要是你在身边,一定会好奇地问我。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我在地球上也花了很长时间才完全理解这个概念。简单地说,这是地球上的生物特有的一种循环方式,到了一定年龄就会死去。按照地球历法,也许是几年,也许是几十年。人类大概有八十年左右的寿命,猫一般只有十几年。地球上的生物死后,会被细菌分解,融入到土壤里,作为新生命的养料。对,按照你容易理解的说法就是,他们死后变成了一个个的能量球。

这封长长的信快要写完了,是写在一块地球出产的芯片上的,我将把它封存在漂流瓶里,在宇宙的真空中、在时间的洪流里漫无目的地漂着。你能捡到吗,捡到了你能读取出来吗?我真不知道,也许写这封信只是为了满足我自己。

你猜不到的,因为我从来没在你面前表露出一丝痕迹。离开的原因和你的确有关,只有我自己知道,可我不想把它记录到芯片里。当写完这封长信的时候,原因已经变得不再重要,漂流瓶我已送出。

好了,我得进去了,我就要进入这只猫的脑袋里了。能适应这个奇怪生物吗?我好像有点紧张,未知的体验等待着我,我在颤抖。

是的,我进去了,我选择了他,或者换一个说法,是他召唤了我。在我选择进去之前,我就知道。这只猫仿佛能看到我,他的头半仰着,眼睛总盯着窗棱上一股看不见的风,细碎的尘埃在光柱中打着旋,没错,那就是我。

我小心翼翼地用猫的脚掌去感受长着青苔的地面,软软的,潮湿。我用他的鼻子去嗅着隔壁邻居家飘过来的蔷薇芳香,我用他的喉咙发出低沉的呜咽声,我用他的眼睛巡视整个房间,用他的整个身体享受着小公寓尊贵主人的待遇。

你最好不要来找我,见到这只猫,你也不会知道这就是我。你是永生的纯意识体,我曾经也是。我们没有形体,只要待在家乡,就有源源不断的美味能量球供应,没有危险。你没有任何理由离开那颗舒适的星球,我希望你能一直活到时间的尽头,带着我们共同的记忆!

等等,人类回来了,他正以惊骇的眼光盯着我!我低头看看自己,四条腿都在,毛色也正常,可我下意识地把行为习惯传递给了猫,此时猫正悬浮在离地一尺的半空中。我控制着猫的身体缓缓降落到地面,已经晚了,一件从天而降的旧衬衣裹住了我,眼前漆黑……

当我再次醒来时,怎么回事,我怎么会看到了这只猫?这只蓝猫好像被抓了,他躺在手术台上,快要死了。他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我无法回应他,我怎么不在他身体里?我好像是被迫出来了,再次悬浮在半空中。我感觉到自己正在分解、消逝,正在逐渐融化到地球的空气里。他们,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正在解剖这只猫,他们也发现这只猫的不同寻常了!是谁把猫送上手术台的?我想起来了,一定是那个人类,他不在这里。这只蓝猫躺在桌子上痛得轻轻发抖,透过高倍数电子显微镜,猫身体里面的世界一层又一层被不断放大。

我睁大着眼睛,不敢相信。在失去意识前,在电子显微镜放大的画面中我竟然看到了熟悉的家园,看到了你,你悬浮在起伏的麦浪上,托着一只半透明的能量球狡黠地笑着。是冲着我笑吗?我们的微型世界,人类的肉眼根本就看不见,即使放大了他们也看不见!原来,你一直就在这只蓝猫的身体里,在他的细胞里,在原子核里面的世界里。而我快要消散了,我只是地球上一阵看不见的风。

眼泪流了出来,在蓝猫的眼睛里,也在我的纯意识体里。他们没有什么发现,解剖后的蓝猫尸体被扔进了焚化炉,在跳动的火焰中化作一把灰烬。我知道,这灰烬将和地球上无数的实验垃圾、核废料一起射入遥远的太空。我们曾经的家园,还有你,将随着太空垃圾船越漂越远!

你再也无法抵达这个星球,这一点,我已确信无疑。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