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之地

作者:浮动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5-24

这颗岩石死星上没有任何超级文明存在的迹象,没有占领和开发的价值,Pass。

一、 降落


“啊!”“啊!”除了机器人派尔,由于降落时的速度和压力对心脏、肺部、脑部及整个身体造成的极度不适,帕贝塔宇宙飞船里的五个人类船员都忍不住叫了出来,伴随着他们叫声的还有飞船剧烈的震动以及强烈闪过的密集光线,甚至还有与飞船擦肩而过的一块块陨石抑或是炸裂的小行星碎片,他们像是突然被吸入了一个引力极大的超级漩涡,帕贝塔这个堪称地球人类25世纪最先进的宇宙飞船在这时就像是一艘在大海中被狂风巨浪吞噬的小船,看起来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听天由命、随波逐流,不被撕碎就是万幸。

不知道过了多久, 终于,帕贝塔宇宙飞船历尽千辛万苦才勉勉强强、战战兢兢降落到这颗行星上。之前,无数次的超远距离各种科学手段的技术探测,飞船内的几个科学家们早已对这颗无生命固态行星的情况烂熟于心,它位于银河系内,属于与我们太阳系平行的另一个恒星系——巽星系,距离地球300光年。

这个恒星系中有一个很特别的行星——巽星,近几个世纪以来引起了地球天体物理科学家们的注意。巽星是一个岩石固态实心星系,它比我们地球大1.6倍,整个星体的地质构造极其复杂,以近些年对它的科学探测资料来看,从它的地心开始往地壳分别是不同材料不同结构的地质岩层,这个没有生命的岩石星球却经常往外散发着不同波长的神秘引力波,天体物理学家们分析这可能是由于巽星体内蕴含的丰富物质所致,我们在巽星的公转轨道周围安放的量子光谱探测装置近年还探测到这颗行星的地表也在发生着微小的奇怪的地质变化。

届时的地球已经是距今400年以后,即公元2418年了,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地球自然资源的极度匮乏和环境的急剧恶化,因此,跨越太阳系到更遥远的外太空去寻找解决地球危机的行动早已在近几个世纪内展开。

我们也曾试图让不同时期最先进的机器人探测器对巽星进行实地取样勘探,但很遗憾,所有试图接近巽星的机器人或者飞行器要么在靠近到某一定距离时即自行销毁融化,要么就莫名奇妙地失联失灵,没有一次能顺利完成任务的。也就是说,巽星成了银河系中最神秘的“百慕大死亡区”。

一个没有智慧生命体的行星为什么有如此大的能量,如此神秘?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地球科学家们几个世纪了,对巽星的各种科学猜想成为科幻小说永恒的话题,因此,登上巽星成为几代科学家的梦想。

其实帕贝塔宇宙飞船这次的任务计划是先登陆离巽星最近的另一颗岩石行星——鹩星,在那里先做足近距离的准备工作,然后再根据具体情况制订登陆巽星的计划。之前,地球的一个探测装置已经成功登陆过一次鹩星,但没想到此次帕贝塔宇宙飞船就在准备登陆鹩星的瞬间突然被一个超强磁场吸引偏离了轨道,宇航员们发现所有的操作仪器在那一瞬间都失灵了,他们手动也无法改变航线,飞船好像掉入了一个有着强大引力的漩涡,眼瞅着飞船就飞速旋转着被“吸”到了这个巽星上。

帕贝塔宇宙飞船的船长叫Peter,美国人,他紧盯着屏幕上标着巽星的坐标,在剧烈的颠簸中,心想:完了,但现在他无计可施,只能双手合十开始祈祷:愿上帝保佑帕贝塔,阿门!

作为一名资深宇航员,他知道,至今为止,还没有过任何人类机械安全接近过巽星,更别说登陆了,看来今天的“意外”降落巽星绝对是凶多吉少,很可能今朝就是他和船上4名同事的末日了。

虽然与地球联系的频道早已变成了不通的红色,负责通讯的中国物理学家肖还是大声喊着:“报告地球,帕贝塔飞船已经失控,帕贝塔飞船已经失控,我们好像掉进了一个强磁场里,我们正在往巽星坠落,我们正在往巽星坠落!我们现在的坐标是……”

一阵强烈的晕眩袭来,Peter最后看了一眼他的4名同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二、 巽星


不知道过了多久,Peter才慢慢睁开眼,周围一片死寂,他一时不知他是不是已经在地狱了,直到那束刺眼的光线让他眯缝了双眼,他的大脑才慢慢恢复了正常,天呐,他们的帕贝塔飞船已经稳稳地在巽星着陆了。

Peter三下两下解开死死固定住身体的安全带,站起身来。这时,他的4名同事也都陆续醒过来,大家先是拥到舷窗前,打量着外面这陌生荒芜星球的景色,然后,不约而同回过身,激动地互相对视着,医生,美国姑娘Marry喊了一句:“我们居然在巽星登陆了?”

随之而来的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几乎要冲破飞船,五个人不由拥抱在一起,都红了眼眶,是啊,他们这趟跨越四分之一世纪、每个人都历经过两次10年以上冬眠期的艰险旅程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就在刚才,他们还以为要血洒外太空,折戟在这与巽星一步之遥之处。

虽然这个神秘的荒芜之星的所有数据早已刻进了大家的大脑,但他们还是一一确认飞船仪表盘上显示的一串数据:含氧量只有地球的1.6%,降雨量估计为0,地表含水量估计为0,辐射约为地球的17倍,全年温度50度——负170度,重力是地球的1.4倍,全年风力在6级以上。

负责通讯的物理学家肖向Peter报告,和地球的联系还是中断的。鉴于从未有过人类的任何物体接近过这个神秘星球,虽然不知道为何唯独他们帕贝塔宇宙飞船如此幸运能安全到达这里,Peter还是不敢贸然放人出去,他先派出了一个全副武装的无人陆地探测车出舱。

现在正值巽星的上午时光,巽星系的两个恒星,特布瑞星和大肖克星呈10:10分的角度高高挂在略有些橙色的天空上,他们的着陆点还比较好,正好在两个山谷间的盆地,周围地势很平缓,视野也很开阔。

无人着陆探测车缓缓驶出帕贝塔宇宙飞船,顺着山谷间向前试探着推进,几个人紧张地盯着监控,在方圆100km内没有探测到生命迹象,没有任何植被,没有探测到金属及放射性物质,没有磁场,也就是说,这里和之前地球掌握的情况一样,是个岩石死星。那从遥远的外太空曾经探测到的神秘的引力波为什么到了这里却没了踪迹?没人能说清楚,连美国地质物理学家汤姆也解释不了。

几小时过去了,帕贝塔飞船的机器人派尔把无人陆地探测车的速度调快了一些,它已经顺着前面右侧那座大约有3100米高,形状像是个奔跑着的豹子一样的岩石山脚下弯曲着的“小路”往前开去。那两颗恒星——特布瑞星和大肖克星正向着地平线的方向缓缓落下,它们之间的角度也随之加大,外面的橙色更加深重,风也比刚才大了很多,温度已经降为零下90度,山间的散落岩石不断被风吹打到探测车上,传来很大的撞击声,在天擦黑的时候,Peter让机器人派尔把探测车撤回了飞船,看来这巽星的夜间要比白天的气候严酷得多。

地质学家汤姆把探测车取回的岩石、土壤、空气等各种小样分门别类放进相关的仪器里进行着分析;日本生物学家高岛又在照看他在舱内种植的生态循环植物,如果没有意外,这套生态系统必须足够支持五个人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的生命所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医生Marry则分析着大家降落到巽星后的第一次身体生理数据;Peter和肖将飞船的各部分机械和电路仔细检查了一遍。


晚饭时的气氛很凝重,虽然高岛的晚餐也算丰富,还打开了一小瓶自地球带来的珍贵的威士忌,但显然大家都没有什么胃口。

虽然迄今为止今,他们暂时还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是和地球的联系无法恢复,让每个人都无法心安,谁也不知道在这遥远的荒芜星球上下一刻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但有一点大家很明确,既然来了,不管明天遇到什么,也一定要履行他们的神圣使命,要珍惜这地球人类第一次登录巽星的机会,他们知道,对巽星的所有科学勘查对母星地球的未来都极其重要。Peter决定三天后,派一名人类科学家出舱。

巽星的夜空像是被一个厚厚的盖子遮住,根本观测不到一颗星星,也没有一丝透亮,完全就是透不过气来的漆黑一团,只有裹夹着飞沙走石的呼啸的风一阵阵地吹打着宇宙飞船的外壁,发出令人心悸的响声。虽然几个人都知道,飞船在降临巽星地表后,就有坚实的“地爪”牢牢地钻入岩层,加上飞船的本体重量,完全可以抵抗12级大风而不会被刮跑,但听着外面那不时响起的石块撞击飞船的响声,大家的心里还是无法完全镇定。

躺在床上,Peter想,等出了舱后,要再仔细勘测一下,如果飞船要长期扎营在这里,是不是再靠近山体一些会更安全,这么想着,不知什么时候就进入了梦乡,但很奇怪,在梦里,他们的飞船却怎么也靠近不了那个像奔跑着的豹子一样的山体,飞船往前靠近多少,那山体就诡异地往后退多少,每次他们的“地爪”钻入岩层后,一测量,和山体的距离还是和第一次一样。试了几次,都是这样。“真是见了鬼了!”Peter跺着脚骂了一句,猛然惊醒了,发现自己竟急出了一身汗。看了看时间,凌晨3点半,他翻身下了床,光着脚走出休息舱,去厨房倒了一杯水,走回来路过中央控制舱时,他端着杯子悄无声息地走过去,隔着窗户往里看了看。

飞船的机器人派尔正背对着他直直站立,两只手正在飞快地点着他面前调出的全息电脑系统。作为和飞船同系统的派尔,可以说他本身就是飞船的一部分,他能及时洞察飞船各个部分甚至每个零件的运行状况,他不仅是飞船最主要的执行驾驶者,在整个漫长的太空航行中,只有他不用休眠,而且他可以指挥调动飞船的所有武器、备件、传动装置、电子和机械部分,除了中央指挥权,这个仅属于船长Peter外,他是飞船的副指挥官。

一看派尔的站姿和动作Peter就知道,他正在对飞船的主机进行每日例行检查,每当这时,他会关闭对话功能,全神贯注于系统2分钟,实际上,他选这个时间进行这项工作就是因为这时大家都睡了,根本也不会有谁和他对话。

Peter转身准备回去继续睡觉,突然,大脑中某根神经一跳,他又转回了身,怎么刚才就在转身的那一霎那,他好像看到派尔右耳廓的那个红点闪了一下。

这不可能啊!派尔这个红点只有他和人对话的时候才会闪动的,现在派尔应该是关闭了对话功能,就算是他忘记了关,这儿现在也没人和他说话啊,Peter又看了看派尔的右耳廓,我去,哪有闪,刚才一定是自己睡的晕晕乎乎看花了眼。


三、 出舱


三天后,在完成了对方圆1000km以内的试探性勘测,再三确认了外面确实没有“吃人”的生物和射线等威胁后,Peter第一次派出了地质物理学家汤姆坐进了那台陆地探测车的密闭驾驶舱。

为了安全,Peter的计划是,搭人陆地探测车先离开宇宙飞船100码,如果一切正常,再退回50码,然后,由飞船这边操纵解开驾驶舱的密闭阀,再改由汤姆操纵它由陆地探测车内驶出。这个特制的驾驶舱其实是一个小型飞行器,汤姆从驾驶舱内走出后,它会以1码的距离自动跟随他移动,万一出现意外,汤姆或者飞船这边只需按一个键,它就会在0.1秒内把汤姆“抓”回舱内,并即刻升空,然后自动“弹”回宇宙飞船。

虽然说,Peter的这个出舱计划是万无一失的,他们在其它星球上也已经多次使用过此计划,但因为这是神秘莫测的巽星,是地球人类第一次踏上的星球,所以,听着汤姆急促而沉重的呼吸声,几个人还是很紧张。

离开飞船前,穿上银白色轻型宇航服的汤姆一一和战友们拥抱,为了以防万一,Peter还交给他一把激光枪。当他随陆地探测车驶出飞船的一霎那,不知为何,他好像瞥见站在最后边的机器人派尔的脸上掠过一抹冷笑。

“10码,20码,50码……”派尔平静而清晰地报着陆地探测车驶离帕贝塔飞船的距离,终于,100码到了。

“报告长官,一切正常。”汤姆的声音也很正常。

“他的呼吸、心跳、血压均正常。”旁边的Marry轻声说。

“很好,汤姆,暂停2分钟,注意观察周围环境并报告。”Peter命令道。

“Sir,周围1000米内没有发现异常。”派尔看着实时监控报告着。

“风力很大,能明显感觉到陆地探测车在抖动,各位,这里的景色还不错噢!今天的天空比较澄净,只有浅浅的昏黄色。”汤姆的声音轻松起来。

“请按原路线退回50码,并报告坐标。”Peter下着命令。

陆地探测车缓缓往回开了50码,并稳稳停住,从飞船这边越来越清晰地看到它那灰黑色的方墩墩的体型。

“报告船长,请求出舱!请求出舱!”是汤姆稍显激动的声音。

“好,立刻出舱!good luck!”Peter的声音略略有些发抖。

机器人派尔把汤姆驾驶舱的密闭阀解开了,飞船里的几个人同时拿起了望远镜。

已经在其它星球上多次登陆过的汤姆很熟练地把驾驶舱缓缓开下了陆地探测车并在离地面20cm处漂浮着停住,身穿银白色宇航服的汤姆从驾驶舱内探出了身子,随即他的两只脚稳稳地踏在了地面上。他扭头笑着冲着飞船的方向挥了挥握着激光枪的手臂,飞船的摄影系统为帅气而潇洒的汤姆定了一个格。

“嗷!”飞船内除了一脸冷漠的派尔,所有人都激动地欢呼了起来。是啊,这是地球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我们踏上了巽星。

虽然和地球的联系还是中断状态,但肖还是向母星地球兴奋地报告着:“报告地球,报告地球,这里是帕贝塔宇宙飞船发自巽星的报告,今天,人类纪元2418年4月25日上午10点25分,第一个地球人类踏上了巽星,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肖的声音哽咽了,除了无动于衷的派尔,所有人的眼眶都湿润了,在这和地球母星远隔300光年的荒芜星球上,在历经种种艰难的25年后,现在,他们多想听到来自母星的声音啊!

突然,派尔伸手指着飞船外的汤姆有些迟疑地说:“Excuse me, Sir……好像不太对劲……”

Peter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举起望远镜。

只见50码开外,那刚才还迈着稳健的步伐在巽星漫步并向他们微笑挥手摆poss的汤姆,身体好像突然变矮了很多,不,准确地说,他的身体像是正在被“吸”入地面!与此同时,汤姆手里的激光枪也响了。

“汤姆!汤姆!请报告!你那里发生了什么情况?”肖冲着通讯器大声喊了起来。

通讯频道里只传来“呲啦呲啦”的干扰声,根本听不到汤姆的回答。

“派尔,立刻回收驾驶舱!”Peter大声命令道。

“Sir,我已经回收了。”派尔幽幽地回答。

没错,只见外面一直跟随着汤姆的驾驶舱有一个猛向地下俯冲的动作,同时,一对机械爪伸向已经几乎完全“陷”进地面的汤姆的身体,几个人的心都不由地一沉。因为,他们看得真真切切,那一瞬间,汤姆在地面仅剩不多的身体像是变透明了一样,那一对本应该嵌入他身体内的机械爪却好像只是抓到了虚空中,什么也没抓到后,驾驶舱按程序“嗖”地一下瞬间加速升空,眨眼就弹回到飞船尾部的一个同形状的位置,然后,被派尔收了进来。

这一切仅仅发生在10秒内,几个人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他们眼睁睁看着刚才汤姆还站着的地方突然就变得空空如也,就好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全速把陆地探测车开到汤姆刚才站立的那个坐标来!”Peter大声叫着。

身材粗壮的日本人高岛一把推开机器人派尔,亲自过来操作了。

“挖地三尺!也要把汤姆给我拽出来!”Peter已经声嘶力竭了。

“没有用了,生命探测仪显示,这里没有任何生命迹象。”虽然派尔的冰冷声音小的和蚊子一样,但还是被高岛听见了,他冲派尔吼了一声“巴嘎雅路!”一扭头,一双冒火的眼睛恨不得生吞了派尔。

十分钟后,刚才汤姆待的那个位置已经被陆地探测车掘出了一个硕大的坑,但哪里有汤姆的影子!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在大白天、在几个人的眼皮子底下就被瞬间蒸发了。   

陆地探测车又在周围方圆10公里内进行了生命探测,但很遗憾,还是一无所获。汤姆就像是融入了这片棕红色的岩石地表中。

“Sir!我请求出舱去把汤姆找回来!”高岛红着眼睛冲Peter大喊。

“No!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包括派尔,都绝对不许出舱!”Peter哑着嗓子却是斩钉截铁地说。


四、 迹象


Peter一帧一帧地查看着汤姆出舱后的监控录像。汤姆一共在帕贝塔飞船舱外待了10分10秒,其中,在密闭的驾驶舱内7分30秒,出舱2分40秒,他的异常仅仅发生在最后的10秒钟,从监控上看,他的身体随着他的走动好像是渐渐“陷”入地面的,同时,逐渐变透明,从几台监控画面,以及所有检测设备都看不出在那最后10秒内那一片地面的地质物理变化情况。

看监控,在最后的时刻,汤姆肯定是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异样,因为看他大张着嘴巴的样子,是在使劲地和他们喊着什么,可惜,飞船这边却什么也没听到。

至于他鸣枪,Peter认为这应该只是他的下意识反应,因为看他当时握枪的动作姿势,他的枪口没有对准任何实际目标,当然,这也是在最后时刻他唯一能为战友做的一件事——报警。

Peter仔细观察和比较在那最后的10秒内,汤姆周围的地质环境变化,试图找到点线索。他才不相信在这300光年外的荒芜星球会见什么鬼。

这时,站在汤姆电脑边的肖喊了他一声,Peter走过去,肖指着汤姆这三天对周围地形地貌的地质测绘图说:“你仔细看这个豹子山的山貌图,你注意看这个位置,弓着的背部,和我们飞船的相对位置。”

Peter抬头看向舷窗外面这座他们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岩石山,与汤姆电脑里绘制的这三张图比较着,很快,他也看出了蹊跷,他和肖交换了一下眼神,问:“你是说它在移动?”

肖点了点头说:“以我们飞船和它的相对位置来看,飞船是由地爪固定在地下的,除非这地下在动。”肖指了指下面。

“但是我们的监测仪器却丝毫没有察觉。”Peter摇了摇头,这种可能太小了。 

“Hello!你检查过陆地探测车了吗?有发现异常吗?”Peter问那边的派尔。

“报告长官,我检查过了,除了车体外部的颜色发生了一些变化外,其它没有异常。”派尔回答。

“颜色?”Peter一边疑惑地问,一边走出中央控制舱,穿过走廊,进入飞船尾部的隔离舱,他正要打开舱门,被肖按住了手,他回头,肖冲他摇了摇头,Peter立刻明白了肖的意思。两人隔着圆形的观察窗,看那辆一身尘土的陆地探测车。

这特制的陆地探测车飞船上一共有两辆,是由耐高低温、耐酸碱、具有高强度硬度的高科技复合材料制成,无反光,整个车体呈灰黑色,四个大轮子是黑色。

肖按了门外的一个清洁钮,只见从隔离舱壁的几个气孔喷出高压气体,把陆地探测车身外部的尘土吹去。

不用和另一辆车比较,肉眼也能很明显地看出,这辆车的颜色的确发生了变化,原来的灰黑色里好像渗入了棕红色。

Peter又按了一个按钮,调出一个机械臂,用它的金属平头在陆地探测车的车身使劲刮了刮,颜色刮不下来,看来不是浮色,确实是车体变了色。

“这像是外面岩石的颜色。”肖说。

“整个星球都是这该死的颜色。”Peter说。


一通折腾后,已经过了晚上10点。Peter留机器人派尔在中央控制舱值守警戒,几个人来到休息舱开会,高岛为大家端来了三明治和咖啡。

“吃点东西吧,中饭也都没吃,都不饿吗?”高岛问。

“不吃,不饿。”肖先埋头应了一句,马上他又抬起头来说:“你们发现没,自从来到这里,就不饿不渴了,好像完全没有了吃喝的欲望,我直接怀疑,照这样下去,再过几天,我们真成仙了,彻底不用吃饭了。”

“不仅如此,我们每个人的身体机能也都发生了变化,心跳和脉搏变慢,血压变低,体温变低,肌肉变硬,关节变僵,新陈代谢变慢。”女医Marry顿了顿说:“我相信这也不是什么好征兆。”

“Sir,我在汤姆的电脑上还发现了一个怪事。”肖说。

“什么?”Peter问。

“你看,我们飞船的颜色。”肖把汤姆电脑里的画面调到了这边的屏幕上。

大家看到,银色的帕贝塔宇宙飞船现在也变成了岩石棕红色,不仅如此,飞船的外壁居然还有了岩石的纹理,这一切和汤姆的诡异消失有关系吗?每个人脑子里都在想这个问题。

“看来这个巽星绝对不简单,汤姆的奇怪消失,再联想一下近几个世纪来人类对这个星球派出的所有探测器全部不知所踪,我觉得之前地球对巽星的结论可能是错误的,这里应该不仅仅是个荒芜的死星,只是以我们地球今天的科技文明发展水平,我们还没有能力和条件探知这里的一切,我想,巽星,应该是留待未来探索的课题,今晚大家好好休息,明天我们提前返航吧!大家同意吗?”Peter看着大家问。

“同意!”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第二天,天才刚刚亮,Peter就被派尔呼叫起来。他三步两步走进中央控制舱,问:“又出了什么事?”

“Sir,你看那里。”派尔递给Peter一个望远镜。

“你是说昨天汤姆出事的地方吗?”Peter问。

“没错。”派尔用手指了指飞船外50码处。

“Shit!那堆翻出来的石块和土呢?那个大坑呢?昨天陆地探测车不是在那里挖地三尺吗?”

“不见了。”

“什么叫不见了?你是刚发现的吗?”

“Sir,我的眼睛每5分钟扫描一遍这方圆10公里内。”

“就是说5分钟前那个大坑和那一堆土还在?”

“应该是。”

“你确定?”

“Sir,你知道的,我的眼睛有夜视和远红外功能。黑夜里你们可能看不清楚,我却不受影响。”

“真是他妈的活见鬼了。”看着一丝痕迹也没有的那个位置,好像那里从来就没被挖过,也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连地上的土壤和岩石的颜色都和周围没有任何的不同,Peter甚至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叫醒大家,现在就返航!”真是受够了,Peter现在是一分钟也不想再在这个鬼地方待了。

“是!”派尔拉响了紧急铃。


五、 返航


几分钟后,所有宇航员都各就各位,做着启航前的准备工作。

“派尔,收回地爪!”Peter下达着命令。

“是!收回地爪!”派尔copy了一遍命令,按了一个按钮后,一阵熟悉的响声自地底发出,飞船开始有了微微的震动。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他们却没有等到地爪归位的报告。

“派尔,怎么回事?”Peter大声问。

“Sir,地爪收不回来。”派尔回答。

“Why?”

“Sir,是……就没有找到地爪。”

机器人派尔是和飞船的电脑系统联在一起的……

“What?”几乎所有的人都叫了起来。

“Sir,地爪已经和地下岩层融为一体了。”派尔的声音冰冷冰冷。

“那,立刻切掉地爪!”Peter喊道。

“是!切掉地爪!”派尔大声copy着。

一分钟后,派尔报告:“Sir,地爪已经切掉,飞船底部也已经密封好。”

“Good!各部门做好返程的准备了没有?”Peter问。

“报告长官!做好了!”几个人几乎同时回答。

“好!目标——鹩星,返程!”大家终于等到Peter的这一道命令了。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能明显感觉到飞船的抖动,大家都穿好宇航服,戴好头盔,坐回到椅子上,扣好安全带,每个人的心都提了起来,从意外降落到今天,他们真是受够了,再坚持最后几分钟,他们就可以永远飞离这个鬼地方了。

然而,在系统规定的时间内,在一阵轰鸣声后,他们却没有盼来飞船离地前的那个明显剧烈的震动和派尔的报告,他们能感到飞船向上的动力充足,但很奇怪,飞船就是没能飞起来。

“派尔!这是又怎么了?”Peter大声问。

“Sir,我们的飞船飞不起来。”派尔的声音还是那个不急不慢的频率。

“什么叫他妈的飞不起来?”Peter的眼珠子都红了。

“我们的帕贝塔飞船好像……和地面融为一体了。”派尔的语气有些不确定。

“你不是已经切断地爪了吗?”Peter怒吼了。

“没错。但是就在刚才,飞船和地面的岩石却奇怪地融为了一体。”派尔平静地看着他们,微笑着说完,调出电脑画面,放在了大屏幕上。

先是飞船底部的画面,能够看到已经和岩石融为一体的地爪被切断后,飞船底部的窟窿立刻被特殊材料密封了,但紧接着,就出现了诡异的一幕,飞船的底部像是火烤了的cheese一样软了下去,同时,飞船下面的岩石也快速变得如熔浆一样,然后,飞船就和它下面的岩石熔浆融为了一体,随后,这种现象逐渐向上延展、延展。紧接着下一个画面是从飞船外部的视角可以看到,其实是飞船一点点的陷入了地下的岩石熔浆中。画面惊悚的显示这已经完全变成棕红色的帕贝塔宇宙飞船从高耸如云处急速下沉,下沉……在几分钟内直至完全沉入了地面。

“就是说,我们现在也都被吸到地下了?连同我们的帕贝塔宇宙飞船一起?”Marry这时才反应过来,她带着哭腔问Peter,紧接着,她就“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因为,她看到Peter的脸正在变成岩石色,然后,他的整个身体也自下而上快速变成了岩石,Marry惊恐地再看高岛,他也正在变成岩石,然后是肖,Marry疯了一样挥舞着双手厉声尖叫起来,但她马上就看到自己的手自指尖开始变成了岩石,自己的身体也正在快速变成了外面遍布巽星的那该死的岩石,然后,整个飞船里的一切仪器、设备、连同整个帕贝塔飞船都快速变成了棕红色的岩石,只除了一个人——机器人派尔。

派尔全程是微笑着带着欣赏的表情看着这有趣的一幕,等所有的一切都完全变成了巽星上的棕红色岩石后,他站起来,轻轻嘘了一口气,然后,他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透明,并向上升腾起来,他越过了这一片岩石层,一直向上升腾、升腾,最后,他完全融入了巽星那棕红色的空气中,在彻底消失前,他绕着这一片又飞了一圈,好像是做最后的检测,然后,他举起手,放在嘴上,对着帕贝塔宇宙飞船曾经在过的地方做了一个飞吻。


百年后,一艘路过的半人马星系的宇宙探测飞船在对棕红色的巽星进行了短暂的科学勘察后得出结论:这颗岩石死星上没有任何超级文明存在的迹象,没有占领和开发的价值,Pass。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