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异能系列:毒液

作者:英神操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6-14

一个人,是不是怪物,不是看他们的长相,而是看他们的内心。

漆黑的街道上风刮得正紧,女人裹紧了衣服,匆匆地拐进了小巷里。她的家就在前方不远,这个城市中小小的一个出租屋。小巷子黑洞洞的,远远的路灯下面,一个环卫工正在扫马路,用竹子扎成的扫帚摩擦着地面,声音刺耳地回响在巷子里。女人不由得裹了裹衣服,这条路离家最近,不过太偏,她平时都是不走的。不过今天,突然到来的冷空气让她想快一点回家。

“哎呦。”女人被绊了一下,差点摔了一个马趴。低头看去,是一个醉汉,卧在巷子里,灯光昏暗,一时没有看见,绊在了他的身上。醉汉翻了一个身,嘴里嘟囔着,兀自睡去了。女人不敢久留,脚下用力,匆匆离开了。

前面的环卫工还在扫着马路,女人高跟鞋蹬蹬地踩着地面,离他越来越近。扫帚尖锐地刮过地面,声音刺得女人头皮发麻,这么冷的夜里,那场景分外的诡异。

女人的脚步不自觉地慢了下来,她开始有点后悔今晚这个冒失的决定。夜很冷,风呜呜地刮着,直往女人的脖子里钻。女人缩了缩脖子,看着远处的环卫工,咬了咬牙,走了过去。

“打劫!”冷不防的,斜刺里蹿出了一个黑影,一下子将女人顶在了墙上。女人的腰碰到了墙,传来了剧烈的疼痛,疼得她脑袋一下子空掉了,她猛地吸了一口气,才感觉好一点。

女人的脖子被人用胳膊肘架着,整个人被摁在了墙上。她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自己的包被一股大力拽着,正在离她而去。

女人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什么,她拼尽全力护住包,用喉咙里仅存的空气挤压声带。

“救命!”女人的声音又细又小,很快消散在冰冷的夜里。

“救命?”对面的劫匪笑了一下,嘴里的热气喷在了女人的脸上。“你还是把包乖乖地给我吧,这么冷的夜里,谁来救你,那个扫马路的吗?”劫匪显然也看到了那个路灯下的环卫工。

女人绝望了,她闭上了眼睛,慢慢地放开了手里的包。

“等等,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扫马路的?你可以叫我真地球守护,绝对清洁者,城市之光,竹舞者也行,但是你不能叫我扫马路的呀,这也太没品了。”

“你,你,你他妈有病吧,别过来!”女人感觉身上一松,她睁开眼睛,看见那个环卫工,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过来了。他一步一步地逼近劫匪,而劫匪,唰地一声,掏出了一把刀,明晃晃的,对准了环卫工。

“用刀这种老古董吗?好无聊哦。”环卫工举起了手,弹了一下,一滴绿色的液滴飞了过来,溅到了劫匪的刀上。劫匪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刀就像太阳下的雪糕,从溅到了液滴的地方,慢慢地融化了。

“还要吗?我这多的是。”环卫工又举起了手。

劫匪扔掉了刀,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环卫工,转身就跑。

“这边你可走不了喽。”巷子口的醉汉,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他冲着劫匪,甩了一下手。然后一个东西就旋转着,迎面飞了过来。劫匪一侧头,躲过了。“咣!”那个东西钉在了墙上,激起了一串火花。劫匪回过头看去,那是一只断手,从断手的每根指头里,都伸出了一截钢爪,这几根钢爪,把断手牢牢地钉在了墙上。

“啊!”劫匪一声尖叫,他被这两个怪人吓得肝胆俱裂,斜刺里一头冲了出去,夺路而逃。

“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还学人当劫匪,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浮夸。”环卫工咂了咂嘴,冲着女人鞠了一个躬,笑眯眯地说道:“小姐你好,我叫毒液。”

“我是钢爪,嘿嘿。”醉汉已经过来了,把墙上的断手取了下来,慢慢地旋在了自己的手上。

“啊,怪物!”女人歇斯底里地大叫,蹬着高跟鞋,披头散发地跑远了。

“喂,小姐,你这话就不对了,你怎么能叫我怪物?是我救了你,我救了你哎呦喂!”毒液在后面急得跳脚,但女人并没有停下脚步。

“唉,你说,这是第几个叫咱们怪物的人了?”毒液转过身去问钢爪。

“我不知道。”钢爪挠了挠头。“不过我今在超市发现了一种叫桃花酿的酒,酸中带甜,特好喝。”钢爪兴高采烈地说,他还没醒过酒来。

“哦?是嘛,那可太好了。”毒液淡淡地说,转过身进了巷子,钢爪的家就在那里,那是一间潮湿的地下室。

“我以后一定要买下这座城市最高的一层楼,我要开八个窗户,每天早上醒来,不管从什么方向,都能看到太阳升起,照亮城市。”毒液看着黑暗潮湿的地下室说。

“是吗?不过我觉得现在住的这地方也不错。”钢爪走了进来,开了灯,打开电视,坐在了沙发上。

“你当然觉得不错,对你而言,景甜那一版的《环太平洋》也不错。”毒液嗤之以鼻,他挨着钢爪坐下了。

“奇异先生今日与我市市长进行了会晤,双方在天网系统在城市中的深入应用展开了讨论……”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新闻。

“为什么大家都有超能力,他就是奇异先生,咱们就是怪物呢?”毒液看着自己的手,幽幽地说道。毒液心中念头一动,手很快地变成了深绿色,泛着粼粼的光,就像是水做的。毒液轻轻地一弹手指,一滴液体弹了出去,落到了地板上,地板很快地冒起了白烟。

“哎呦喂,你悠着点,我这地板不便宜!”钢爪跳了起来,使劲地在地板上踩了几脚。

毒液的手恢复了正常,在刚才弹出液体的地方留了一个伤口,潺潺地往外冒血。很快,这个伤口结了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了。

毒液在沙发上坐了一会,拿起遥控器,换了一个台。

“那两个怪物,一个手上长满了尖刺,另一个手上能弹出毒液,融化了一把匕首……”电视上一个女人流着眼泪说道,一堆话筒对准了她,背后的警笛呜呜的响。

“嘿,这人怎么这么面熟,我想想,哎,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咱们刚才救的那个女人吗?”背后的钢爪说。

“我去你妈的,你才是怪物!”毒液爆起,一脚把电视踹翻在地,画面闪了几下,灭了。

“我,我我我我操!你知道这电视我花了多少钱吗?”钢爪蹿了起来,心疼地把电视扶起来,左拍右拍,奈何电视一直没有动静。

“钢爪……”毒液的气消了,看着面前电视的惨状,他知道自己闯祸了。

“滚,你给我滚的越远越好,我他妈不想再看到你!”钢爪气冲冲地说到。

毒液从钢爪家里出来,时间还是凌晨,毒液无处可去,找了一个桥洞窝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糟糕,上班要迟到了!”毒液整了整身上皱巴巴的衣服,飞快地跑向了公司。等他赶过去的时候,老板已经在公司了。毒液暗叫不好,但是还没来得及躲避,老板就已经看见他了。

“毒液,你过来。”

“嘿嘿,老板,好几天不见,你又长帅了诶。”毒液慢慢地走了过去。

“哦?是吗。”老板笑了,用手抹了一下头发。

毒液心中长舒一口气,终于算是把这件事躲过去了。

“不过这个月,你这是第几次迟到了?”对面的老板抹完头发,突然正色问道。

得,还是没躲过去。

“没几次啊,今这是事出有因,老板你要相信我……”

“你不用给我解释,我完全相信你,我举双手相信你。”

“是吗,这么好?”毒液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你被解雇了。”老板冷着脸说。

“老板!”毒液叫道,丢掉这份工作,他唯一的生计也就丢了。

“没得商量,上班竟敢迟到,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你不过就是一个怪物而已,我当初只不过是看你可怜才收留你,你还给我这样……”老板边说边转过了身,打算离开。

“你…不准,叫我,怪物!”老板听到身后的毒液,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

“怎么着,我今天还就……”老板话说道一半就停住了,他身后的毒液,两眼发红,一只手已经完全变成了深绿色,散发着幽幽的光。

“得得得,咱们有事好商量,你别冲动。”老板被吓坏了。

“咣!”毒液一拳砸在身边的铁门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铁门瞬间被打穿了一个洞,毒液收了手,看了老板一眼,鼻子里哼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毒液走在街道上,街道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只有一辆又一辆的车,密密麻麻地停在路边。大家都很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街道上很冷,昨晚的冷风带走了所有的温度,毒液不自觉地裹紧了身上的衣服,他的肚子已经有点饿了。他打算去钢爪那里蹭顿饭,钢爪也没有什么钱,昨晚摔了人家一个电视,也不知道现在还会不会让自己进屋子。

就在毒液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辆车开了过来,“咣”的一声,撞在了前面的墙上。汽油箱被撞裂了,火苗瞬间燃了起来,吞噬掉了整辆车子。

毒液一愣,现在的人都已经这么有钱了吗,没事开车撞墙玩?

毒液抬头四周看了一下,第二辆车已经撞了过来,这辆车是直接冲着自己来的。

毒液心中暗叫不好,他迅速反应了过来,向路中间疾跑了几步,躲过了这辆车。

“好险。”毒液站在路中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不过他一口气还没有吐出来,就听到了周围传来了引擎的声音。毒液往四周看了一下,路边密密麻麻的车辆,不知什么时候,发动机全部打开了,它们的轮胎慢慢地转动着,向着毒液缓缓地开了过来。

“我操!”

……

“等等,你先别着急把我往外赶,我摔了电视固然是我不对,但是你知道我刚才经历了什么,我差点没命了,全市的汽车发了疯一样地撞我!什么,你不关心?我是你拜把子的兄弟好不好,等等,你别推我,你收一收手上的爪子,抓疼我了。不是,我跟你说正事,有人想谋杀我。赔电视,怎么可能?我刚捡回一条命,现在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你把我卖了看能不能给你赔得起电视。等等,这是什么声音?”

远方的天空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钢爪和毒液停了手,一起跑出屋子看着远方的天空。只见一枚冒着浓烟的导弹由远及近,拐着斐波那契螺旋线,从钢爪和狼牙两人的面前掠过,直直击中了钢爪的地下室。钢爪甚至看清了导弹尾翼上标的编码,AIM-9。

“乖乖,响尾蛇导弹,真舍得下血本。”钢爪看着自己冒着火焰的地下室,张大嘴巴说。

“看来,对方要杀的人,不止我一个。”毒液说。

“你给我说说,你今天遇到的事情。”钢爪转过身来,对毒液说。

毒液简单把遇到的事复述了一遍,钢爪听完,凝神思考了一会,然后抬起头,幽幽地说道:“能操纵全市的汽车,射出响尾蛇导弹的地方,这个城市中只有一个。”

“哪里?”

“天网系统。”钢爪回答到。“不过没道理啊,那个系统是用来监测城市犯罪的。就算退一万步讲,真的是这个系统,那奇异先生为什么要杀我们,他可是站在这个城市金字塔尖上的人物。”

“这可说不上来,有些大人物背地里还喜欢玩小女孩呢。”毒液说道。

“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缺德事?你去偷核弹头了?”钢爪打量着毒液说。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你怎么能怀疑我呢?”毒液连连摆手。

“是不是天网系统出什么岔子了?我们最好还是过去看看吧,为了城市的安全,毕竟我们是有超能力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说的也是,我们怎么过去?叫出租车吗?你身上有钱吗?”毒液问道。

“全在里面了。”钢爪朝着地下室努了努嘴,那里的火焰,还在噼里啪啦地燃烧着。

“那怎么办?”毒液自言自语,四下张望着,突然,他看见墙角里停着一辆小摩托,用钢链锁着。

“我们用这个吧。”毒液边说边走了过去,一只手慢慢变成了深绿色。

“还是我来吧。”毒液眼前冒出了一串火星。钢爪已经用爪子,干净利落地斩断了铁链,骑到了小摩托上面。

毒液耸了耸肩,跨坐在了小摩托后面。钢爪戴上头盔,发动摩托,小摩托挣扎着,从排气孔吐出一口浓烟,载着他们两个人,突突突地向着城市中心前进了,奇异先生的天网系统,就建在那里。

“等等,我好像…迷路了?”钢爪突然停下了摩托,站在空荡荡的街头,困惑地看着四通八达的街道通向远方。

“搞什么啊,我看你这么自信地一直往前开,以为你知道路的!”

“怎么可能,我一直很宅的,活动范围不超过那个地下室方圆十公里。”

“那完蛋了,我也不知道路。”毒液耸了耸肩,从摩托车后座爬了下来,和钢爪站在一起,看着四通八达的街道发呆。

“哎,那里好像蹲着一个人,我们过去问问吧。”毒液环视了许久,突然发现,远远的街角,隐隐约约的,有一个人影。

“好啊。”钢爪迈着步子,跟着毒液向着那个人走了过去。

“大爷,请问奇异先生的天网控制中心怎么走啊。”到了那里,毒液定睛一看。只见那是一个老头,满脸的污垢,全身缩在一件褪了色的大衣里。他看上去困极了,闭着眼睛,缩在墙角,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头。

老头听见了声音,睁开眼睛,向着钢爪和狼牙望了一眼。

“哦,原来是钢爪和毒液啊,控制中心啊,你直接往前走……”

“等等,大爷,你认识我?怎么会知道我们俩的名字?”毒液和钢爪疑惑地相互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谁都不认识眼前的这个老头,于是毒液出言,打断了老头的话。

“然后往右边拐就行了,往右边拐的时候,要注意是在红色电话亭那个街道口拐,而不是有着灰色垃圾桶的那个街道口。”

“大爷,您说的真的是很有道理,可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名字?”

“进了街道以后,你往前走,差不多500米的样子,抬头就可以看到天网控制中心了。”

“大爷你说的真的很详细,我们两个非常的感谢你,可是问题是,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

“你们这两个年轻人真的很没有礼貌诶,难道就不能让老人先把话说完再问吗?天网控制中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馊掉的男式背心,你们很容易就能看到它的。”

“你他妈说不说!”钢爪失去了耐心,猛地伸出手,指尖的钢爪寒光闪闪,顶在了老头的下巴上。

“得得得,咱们有话好好说,别舞刀弄枪的,野蛮,野蛮。”老头连连摆手。

“让他说。”毒液拉了一下钢爪的袖子,劝说到。钢爪愤愤地看了一眼老头,撇了一下嘴,把手垂了下来。

“你叫钢爪。”老头伸出了一根指头,指向了钢爪。“能从骨头缝里伸出利爪,喜欢喝酒,最近刚在超市里发现了一种叫做桃花酿的酒。而你,叫做毒液。”老头的指头指向了毒液:“身体能变成一种腐蚀性的毒液,最大的爱好是打飞机,最喜欢的飞机杯是一款兄贵外形的。”

“真的假的,是比利·海林顿还是范·达克霍姆?”钢爪转过头,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毒液。

“去你的,别给我捣乱了。”毒液冲着钢爪挥了挥手,然后转过头,看着老头,一板一眼地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因为我就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通天彻地,无所不能的奇异先生!”老头一下子站了起来,抖落掉了身上的褪色大衣,露出了里面的衣服,脸上也不复刚才的衰老的模样。站在毒液他们面前的男人,穿着黑色的紧身马甲,胸口绣着四个连在一起的大写英文字母V,和电视上出现的奇异先生的形象,一模一样。

“哇。”钢爪张大了嘴巴,惊讶地说道。

“哇,能给我签个名吗?”毒液长大了嘴巴,惊讶地说道。

“签名?”奇异先生一愣,继而哑然失笑。“我觉得你们应该是不了解情况吧?”

“什么情况?”毒液和钢爪齐声问道。

“嗯,好吧,我就长话短说吧,不论是今天的汽车,还是响尾蛇,统统是我干的。”

“你干的?不是天网系统出故障了?你他妈没事炸我地下室干嘛!”听了奇异先生的话,毒液瞬间暴走了。

“因为在这个城市中,只能有一个英雄来享受众人的膜拜,当然那个英雄就是我了,除了我之外,其他有超能力的人都得死!”

“你以为我愿意要这鬼东西啊,谁爱要谁要!整天被人怪物怪物地叫着不说,还被你这个神经病用全市的汽车撞!”

“做英雄就这样,习惯了就好了。”奇异先生笑了笑,然后看着毒液和钢爪说道:“不过,我现在改主意了,你们既然能活下来,那说明你们还算是有点本事。你们可以加入我,我是英雄嘛,一些脏事是不能做的,我需要有人来做。”

“发工资吗?我最近失业了。”毒液冷不丁地问道。

奇异先生沉默了一下,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发,发,当然发,你要多少我给你发多少,像我这种英雄,可是不在乎钱的。”

“毒液,你!”身边的钢爪怒斥道。

“不是,我最近真的很缺钱哎。”

“毒液!”钢爪又重重地重复了一遍毒液的名字。

“好吧,我就逗逗他。”毒液笑了笑,对着钢爪说道。

明白了毒液是拿自己寻开心,奇异先生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他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飞快的冲了过来,还没等钢爪和毒液反应过来,便一手抓住一个,抛上了天空。

毒液只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声音越来越小,在最高点,风声完全没有了,毒液以一个舒适的姿态漂浮在空中,他失重了,在这么高的空中,可以看到下面的城市,城市隐藏在黑暗之中,灯火正在一点一点的熄灭。毒液没想到,天色已经这么晚了。接下来是飞快的下坠,下坠,下坠。就在毒液快要落到地面上,摔成一堆肉泥的时候,他突然感到身子一沉,一个人拎住了他。

“我这爪子,八成是要废了。”钢爪将毒液扔到了天台上,然后自己跳了上来。他的左手,正在从钢爪根部一点一点的往外渗血。钢爪刚才就是用这只爪子,在最后的时候,插进了混凝土之中,这只爪子,承受了他们两个人一起下坠的力量。

“这王八蛋,力气可真大,差点把我摔死。”毒液站在天台上,展了展腰,这就是那个盖得像馊掉的男士背心的建筑,它是城市最高的一座楼,天网系统,就在他们的脚下。

“我可没有说,这个游戏就到此结束了。”一个人从天台的阴影中跳了出来,奇异先生。

“这怎么跟狗皮膏药一样的,还黏上了。”毒液说。

“那我就陪你好好玩一下吧。”钢爪说道,一只手甩了出去,钢爪夹着凌厉的风声,盘旋着飞向奇异先生。

“你就这么点本事吗?”奇异先生接住了钢爪,废铜烂铁一样的扔在了地上,看上去毫不费力。

“还有呢。”钢爪说道,肩膀上两块肩胛骨立了起来,然后从骨头里,伸出无数个钢片,密密的垂在了钢爪的身后,就像两片钢铁羽翅。

“乖乖,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本事。”

“这不废话吗?玩一次半条命就没了。”钢爪脸色发白,他虚弱地说到。然后他看着奇异先生,笑了笑,双手往前一挥。无数的钢铁羽翅瞬间从他的身体飞了出去,蝗虫一样的,扑向奇异先生,半尺长的钢片,闪着寒光,纷纷往他身上招呼。

奇异先生被射倒在了地上,钢爪脸上浮出了一丝微笑,不过他的微笑,很快的就僵在了脸上。只见奇异先生从地上爬了起来,晃了晃脑袋,身上用力,刺猬一样插在他身上的钢片,全被崩了出来,噼里啪啦,在他的脚下积成了一座小山。

“你就这么点本事吗?”奇异先生满脸血痕,微笑地看着钢爪。

钢爪见状,吐了一口血。他支撑不住了,摇摇晃晃的,终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你又有什么本事呢?让我见识见识。”奇异先生看着毒液,笑道,满脸的伤痕,让他的笑容看上去格外的恐怖。

毒液没有说话,只是笑了一下。奇异先生惊恐地发现,毒液整个人都变成了深绿色,穿在他身上的衣服,也慢慢地溶解了。

“毒液人!”奇异先生转身就跑。

但还是晚了一步,毒液比他更快,他整个人扑向了奇异先生,脑袋埋入了他的胸口。就像陷进了淤泥一样,毒液的整个脑袋,正在慢慢地陷入了奇异先生的胸口。奇异先生惊恐地大叫,他的胸口,正在冒出滚滚的白烟。等毒液拔出脑袋,他的半边脸已经没有了,而奇异先生,胸口多了一个大洞。

“我只是想做…一个英雄啊。”奇异先生的生命力正在从胸口迅速的流失,他挣扎着后退了几步,然后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乖乖,这身上穿的是碳纤维甲啊,怪不得老子的钢片,一根都没有插进他的身体。”钢爪一边翻看着奇异先生的衣服,一边咂着嘴。

“火箭助推器!怪不得这小子力气这么大,一下子把我扔这么高。”毒液抬起了奇异先生的胳膊,惊讶的发现他的上臂骨头里,赫然埋着两节火箭助推器。

“这是什么玩意?”钢爪在尸体的腰间,发现了一个黑黑的盒子。“天网系统手持终端。”钢爪把盒子上的字念了出来。毒液没有理会他,继续在奇异先生的尸体上,翻找着。

“哇,这人真是怪物啊,内裤上竟然都有“我是英雄”四个大字。”

钢爪回过头看了一下,只见到毒液已经把奇异先生上下,里里外外翻了一遍,连内裤都已经扒了下来,正拿在手上翻看着。

“啧,你好变态啊。”钢爪看着毒液撇了一下嘴。

“不是,我现在浑身上下没有衣服穿了。”毒液边说,正在把奇异先生的内裤往自己的身上套,刚才变成毒液形态的时候,腐蚀掉了他全身的衣服。

“别管那个了,看我发现了什么?”钢爪把手里的天网系统终端递给了毒液,然后在旁边解说道:“这玩意里面,有全市人的信息,不管是购物信息,住宿信息,身份信息,什么都有。”

“这家伙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来的吧,这么喜欢偷偷收集别人的信息?”

“不行,这玩意是个大麻烦,有它在,所有人的底裤都会被看得清清楚楚,这太恐怖了,我得去把它毁掉。”钢爪说,准备动身去楼下的天网系统。

“不急这一时,歇歇吧,你瞧你全身的血。”毒液说道,坐到了天台上,他的半边脸血肉模糊,随着时间的流逝,正在慢慢的长出粉红色的肉。钢爪坐在他的旁边,肩胛骨已经放了下去,他的后背血流不止,整件衣服都已经被浸湿了。

“以前我觉得我是一个怪物,毕竟没有几个正常人是会身上冒毒液的,或者是骨头里长出钢片,唉,这可真疼呀。”毒液呲了呲牙,摸了摸自己坏掉的那半边脸。

“但是我终于现在知道了,一个人,是不是怪物,不是看他们的长相,而是看他们的内心。”毒液坐在城市的最高层,轻轻地晃动着双腿,微风吹过,远远的天际线,已经露出了鱼肚白,不知不觉,城市的黎明已经到来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