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禁闭岛

作者:简妮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6-22

我想,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确是同类!

海水和蓝天让R19感到恐惧,浪花拍打礁石飞溅而出的水珠就像一颗颗要命的子弹,震得他脑袋嗡嗡作响。他紧抱着头,额头渗出汗珠,无力地瘫在一棵棕榈树下,再多待上一分钟就快要窒息了。R19很想立刻跑回去,回到那个摆满了实验仪器的四四方方的小房间里。

“走吧,我们现在回去!”扎克看看手表,又盯着他观察了好一会儿,把几乎瘫软在地的他从沙滩扶起来,领回到熟悉的房间里,R19这才感觉自己又重新活了过来。

扎克锁好门出去了,R19长吁了一口气,他认为扎克锁门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但他还不太明白扎克为什么要把他带到沙滩上忍受十几分钟的煎熬,是在测试自己对痛苦的耐受程度吗,这对一个仿生人来说有什么意义?在空旷的海滩上待太久会让自己本能地手脚发软,无边的恐惧从蓝色大海深处蔓延过来强行钻入脑袋里,像无数根尖刺在吼叫,这甚至会让自己产生自杀的念头。小房间里有无数有趣的实验可以做,这才是自己的天堂。

R19抚摸着房间里熟悉的实验设备和材料,仿生皮肤、毛发修剪器、温度探测器、高精度眼球等等,他总算是放松下来了。

房间在沙滩边上,离海较远,仅有一扇密闭的门和一个可以窥视外面的小窗户。透过房间的小窗户,R19看见扎克在远处的沙滩上站着,他似乎在等什么人,扎克在等谁呢?R19有点困惑,这个小岛自他有记忆起,就没有来过其他人。

空中传来螺旋桨的轰鸣声,一架红色的直升机降落到沙滩上,一个胸前挂着摄像机的女人走了下来。R19在数据库里飞快地搜索、比对,经高速检索运算后他得出了一个结果,从直升机上走下来的女人五官比大多数人对称,用扎克的说法应该是“漂亮女人”,职业身份记者。

女人充满好奇地在岛上拍照,扎克作为向导一路陪着她,他们一边散步一边聊天。两人的说话声从远处传来,R19听到扎克亲热地叫她“丽芙”,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眼睛总是不由自主盯着他们俩。丽芙身边的扎克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身高、发型、面孔完全相同,甚至连眼睛的颜色,脸上的几个暗淡的小雀斑都是一样的。

他们走近了,细碎的对话声音飘进R19的耳朵里,他聚精会神地听着。

“扎克,你一个人在岛上做实验,待了整整二十年了,就没有想过要离开这个岛吗?”丽芙的嗓音要细得多,R19听着感觉很新奇,好像一股水流缓缓地注入耳朵里,余音久久未散。

“我迟早会离开这个岛的,应该不会太久了。 对了,先带你参观一下岛上的实验室吧! 我们去1号实验室,最大的那个!”扎克说完,领着丽芙消失在R19的视线里。

R19盯着空荡荡的海滩,脑袋里涌起了一些奇异的、复杂的感受,就好像有看不见的小虫子在脑袋里面悄无声息地爬着,痒痒的,这感受前所未有。

扎克已经好几天没过来交代实验任务了,也许是在陪女记者丽芙采访吧。R19一边摆弄着实验材料,一边想着,他的手抖动了一下,不小心砸碎了一颗人造眼球。

“嗨,这眼球材料很贵的,你怎么不小心一点?”扎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入了自己的房间,他看上去神采飞扬,状态很棒。

“好的,我以后会注意的。”R19表情平淡,机械地说,这是他常用的系统服从指令。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说话不能像个机器一样! 要有适当的表情,表情!你明白吗?”扎克做了一个很夸张的小丑表情,嘴角拉伸到脸颊上方。

“好,我尽量。岛上好像来了人?”R19调整声带和嘴型,用相对自然的语调问。

“是的,正要交代给你的新任务就和新来的人有关。 这是一个女记者,名叫丽芙,我希望下午你坐到我的办公室去接受她的采访。 你的名字叫做扎克,你这次的任务就是扮演我,不要让她产生怀疑,懂了吗?”扎克说。

“明白了! 那这段时间你待在哪里?”R19对新接到的任务很高兴,他喜欢听丽芙说话,但同时也有点紧张。

“我就待在你的小房间里,你尽量表现自然一点,千万别让她产生怀疑! 等等,头发整理一下,稍微乱了点!”扎克提醒R19,用手帮他整理了头发。

扎克中午把R19带到了办公室,交代了几句,他便离开了。

R19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过不多久,门铃响了。

“请进!”R19一边整理衬衣的领口,一边说着。

女记者丽芙推开门走了进来,她穿着一条天蓝色的百褶长裙,R19发现这个颜色和海水太接近,以致于自己有点晕眩,不得不赶紧扶住了椅子边缘。

“谢谢,扎克,今天下午算是开始正式采访了吗?”丽芙问他。

“当然,请坐!”R19第一次听到别人叫自己“扎克”,愣了一下,很快恢复了自然,丽芙眼里的自己和扎克应当是一模一样,完全用不着紧张。

丽芙在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她拿着一个小本子打算记录聊天内容。

“扎克,这样可以吗?从你的童年开始聊?”丽芙微微歪着头问,发丝垂下一些搭在了小本子上。

“丽芙女士,你喜欢用这么古老的记录方式?你是个怀旧的人吗?”R19从数据库里搜索到小本子作记录是大约五十年前的方式。至于称呼,是扎克告诉自己的,叫对方为女士会比较合适。为了避免女记者过度地关注自己,发现破绽,偶尔也得抛出一些问题给她。

“是的,在一大堆高科技实验设备的围绕下,用年代久远的工具来记录,我觉得这相当有趣,感觉就像是在记录一件……对,一件重大历史事件!”丽芙侧着头,微笑着说。

R19发现她笑的时候,脖子上挂着的一条项链也跟着颤动,这是一条简洁的钻石项链。不过是碳元素的另一种排列方式,却能散发出奇异的光芒,R19心里想。透过窗户玻璃射进来的阳光刚好打在钻石表面,七彩的光在的女记者脖子上跳动。由于丽芙的头偏着,重心向右,链坠歪了,R19伸出手轻轻地帮她拨弄正。

丽芙稍微有点惊讶,她一下子脸红了。

“怎么了?”R19手缩了回来,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呃,没什么,这样面对面记录是不是太正式了点?要不我们坐到沙发上,一边喝咖啡一边聊?”丽芙提出一个建议。

“好,我们坐过去吧,不过,我暂时不渴,不用喝咖啡。 我先帮你冲一杯吧!”R19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安装人工胃,暂时不能吃饭也不能喝咖啡,他想着改天得自己动手装一个。

他们并排坐在沙发上,丽芙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提了许多的问题。这些问题的答案R19数据库里都有,扎克的童年,学校生活,毕业后在与世隔绝的岛上的实验室生活,全在自己脑袋里,回答起来毫不费力,简直就像是开卷考试。

采访结束时,有一件事情R19差点没应付过来,丽芙采访完毕后合上笔记本,突然提出去海滩边上走走。

“天色这么好,你真的不想出去走走吗?”丽芙再次请求,湛蓝色的大眼睛望着R19。

“改天吧,我这里还有一些要紧的事情没处理完。”R19假装镇定地走到座位前面,拉出抽屉,装模作样地抽出一叠文件,假装这事很重要。

“那好吧,扎克,我就一个人出去啦!”丽芙朝他挥挥手。这一刻,R19希望自己就是真正的扎克,没有与生俱来的对大海、蓝天的恐惧症。

桌子上文件散落着,R19的高精度眼球一眼就瞥见了扎克的签字和手印,他把这份文件拿到最上面仔细地读了起来,花了两秒钟时间。

原来扎克跟公司签的是终身工作协议,他得永远留在这个岛上工作,1号实验室,2号实验室……以及正在建设的35号实验室,都是扎克一个人负责,岛上有一些老款的机器人是他的助理。至于自己,是扎克的秘密实验品,公司并不知道R19这个型号的存在。

抽屉最底部有一个硬皮本子,看起来扎克和丽芙同属于怀念旧时代的一类人,R19想,要是自己就宁愿都记在脑袋里,绝不会冒险把重要事情写到古老的纸上。R19翻开这个本子,发现了扎克的日记,他快速地浏览着。

“5月6日 恐旷实验成功了,R19只要一接近大海就会产生心理上的不适,他比我更适合待在实验室里。”

“5月7日 女记者丽芙的到来,让我的‘逃离禁闭岛’计划推进得更快。接下来我打算安排一次图灵测试,要是丽芙近距离接触都没有发现R19是仿生人,公司就更不可能发现。”

他发现了扎克的“逃离禁闭岛”计划,而自己正是该计划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原来扎克打算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让自己代替他在这个小岛上工作,履行对公司的承诺,一直做实验,直到生命的尽头。

在小房间里做实验能给自己带来愉悦的奖赏,不是么?而面对蓝天、大海却会条件反射似的感觉恐慌。R19的电子脑飞速地运转着,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他终于明白自己在海边手脚瘫软的原因了,也一下子明白了扎克对自己做测试的目的所在。R19对着窗户玻璃里自己酷似扎克的面孔,开始冷笑,面部肌肉像人类一样微微抽搐了一下,他也有了自己的“逃离禁闭岛”计划。

扎克和女记者关系进展神速,他们已经在海边上亲昵地挽着手散步了。采访任务结束后,R19看着扎克送女记者坐直升飞机离开,他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失落情绪。毕竟,扎克把他制造得太像本人了。

R19代替扎克处理事情的时间越来越多,帮扎克做实验,帮扎克远程连线公司总部,召开视频会议。

同时,R19主动走近海边的时间也多了起来。他给自己装了人工胃,学着吃海鲜,喝天然椰子汁,即使在海边呕吐得面色苍白也不愿意回到小房间。十分钟,半小时,两小时……最长的一次,他足足在海边待了三个小时。

“R19,你在海边待了多久?”扎克产生了怀疑。

“没多久,半个小时吧!”R19不动声色地回答。

“噢,那对你来说太久了,你应该早点回小房间休息。”扎克提醒他,看似不经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对着他意味深长地微笑了一下。

R19用数据库里现存的信息,无法解读扎克的表情,但他隐隐感到不安。

过不多久,R19在扎克的本子里发现了新内容,他惊恐地发现扎克正在秘密制造R20来替代自己,扎克已经知道自己不在他的掌控范围内了。的确,自己的想法已转变,不再希望按照程式设定余生都乖乖得待在禁闭岛上的实验室里,恐旷症也在逐渐减轻。

丽芙的影子在R19的脑袋里挥之不去。他必须得做点什么来阻止扎克制造出更高级的新型号R20。


在即将离开的头一天,R19诱导扎克去爬小岛北边的一座小山,他经过充分的数据运算,知道怎样能让扎克摔断一条腿。

果然,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扎克临走前最后一次去爬山,他想再好好看一眼这座小岛。

“去岛的南边吧,风景更好!”R19提议,他知道扎克不会听自己的。

“不,南边我去了许多次了,这次就想去北边看看!”果然,扎克这样回复R19。

在攀爬过程中,R19在前面,扎克在后面。就在扎克攀着绳索要上到更高处时,这根老化的辅助绳索突然断开,扎克重重地摔了下来,断了右腿,他努力往旁边挪了一米左右。R19掰动一块早已松动的大石头,石头从山崖上滚了下去,差一点就砸中扎克。

“扶我回去,快点!”扎克命令R19,脸上的表情很复杂。R19在心里默默调整着计划,也许让扎克在岛上继续活着会更有利。他把疼痛难忍的扎克扶回医务室,打了一针麻醉剂。剂量有点大,在扎克昏迷的时间里足够R19做一些手脚了。

自从扎克摔断了腿,坐上轮椅之后。R19一直在观察他,扎克变得愈加躁狂,有时会一个人在屋里砸东西,有时候会对着大海怒吼。对于是否离开禁闭岛,去和丽芙碰面这个事情,他开始有点犹豫不决。

“R19,你还记得丽芙吗?”有一天,扎克坐在轮椅上,在办公室里面朝着大海,突然对R19说。

“印象不深,你说的是那个女记者,这二十年来唯一来过岛上的人?”R19回答。

“R19,你学会说谎了!”扎克不屑地用食指指着R19。

“没错,我当然记得丽芙,她很漂亮,难道你打算坐着轮椅去找她?”R19带着挑衅的语气。

“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外形、记忆、情感……你早就想替代我了,是不是?”扎克在轮椅上无助地咆哮着。

“扎克,这难道不正是你想要的?你把我制造得跟你一模一样,不,现在我们俩的腿不一样了,我才是更好的你。”R19冷冷地说。

“如果不是摔断了腿……唉,算了,你是我毕生的心血,我连灵魂都给了你!”扎克看着R19,修长健硕的腿,羡慕还是嫉妒的表情,说不清楚。

“你愿意自己去见丽芙,还是让我去?我个人认为当前状况,实验室更适合你。”R19说着。

“你说得没错,我们并无本质区别,不仅外形没区别,连情感模式都一样,你是想说服我,其实你就是更完整的我! 门儿都没有,你绝不会得逞的,不论你的外形和内在有多么的像我,你始终不是真正的人类!”

“问你一个问题,扎克,你有多久没做过梦了?不,你从来就没有做过梦吧?”R19靠近椅子,追问扎克。

“荒唐的问题,我昨晚上还做过梦,只是醒来就不太记得具体的内容!”扎克立刻条件反射似地反驳R19,随即又有点不确定。

“你从来就没有记得过,哪怕一个梦的内容你也说不出来。因为你从来就没有做过梦,你和我一样缺乏这个功能,出厂的时候就没有。你再仔细看看你的腿,摔断的那条!透过你白皙的皮肤仔细地看清楚了,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R19居高临下地看着扎克,继续说。

“这不可能,你这个骗子,卑鄙的人!”扎克仔细检查了自己的腿骨后,大吼大叫着,可声音里没有了以往的自信。R19知道自己在扎克腿骨上做的小把戏奏效了,那腿骨的表皮是金属材质的。看得出来,扎克开始误以为自己也是仿生人,多年来自信心的根源瞬间崩塌了。

“我没骗你,我想,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确是同类!”R19冲着扎克假装不屑地说。

“你走吧,代替我离开这个岛,你自由了!”扎克崩溃了,他颓然地躺在轮椅上,说着违心的话,并把如何逃离禁闭岛的细节都告诉了R19。

在一个漆黑的有星的夜晚,R19摸索着在山洞里找到潜水器具,他像鱼一样钻入了海里,使劲地游着,禁闭岛离自己越来越远。忘了轮椅上的扎克吧,R19摆动着脚蹼。从此以后,扎克就是自己,自己就是扎克,全新的自由的真正的人类。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