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父爱如山​!不一样的僵尸科幻片《负重前行》

作者:吕默默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7-19

这部电影不需要一个天才或者非常能打的救世主,需要的是一个小男人,一个不苟言辞、不那么帅气的爸爸。

僵尸科幻《负重前行》

僵尸科幻《负重前行》

由英国作家玛丽雪莱于1818年创作的《弗兰肯斯坦》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小说讲述了生物学家弗兰肯斯坦长期在藏尸间里出没,寻找不同尸体的器官企图拼成一个巨大的人体。终有一天他成功了,但这个怪人醒来后紧追弗兰斯坦肯要女朋友、温暖和友情,引发的一系列的故事。这部小说被多次搬上大荧幕,也是很多僵尸小说和电影的灵感来源。进入20世纪后,各种僵尸科幻电影更是层出不穷,例如前几年的《僵尸世界大战》、由著名游戏改编的同名系列电影《生化危机》等,这些电影大多以卖场面为主,剧情为辅,鲜血、粘液、碎肉横飞,多数可以归到动作科幻电影的类别。很少有僵尸片走情感路线,但也确实可以小成本制作成催人泪下的父爱片,这就是我们要聊的澳大利亚僵尸科幻《负重前行》。

《负重前行》剧照

《负重前行》剧照

 

短片与电影

《负重前行》原本是本·豪林导演于2013年拍摄的一部电影短片,整部影片加上片尾的制作人员名单一共7分04秒,六位演员,只有两句对白,却感动了无数观众。当年在某视频网站上一经播放就获得了超过1100万的浏览量,在那个年代已经相当可观。之后该短片在超过17个电影节上展映,获得了不错的口碑,并且杀进了澳大利亚短片电影节的决赛。

短片讲述了僵尸病毒肆虐的末日,一对夫妇在车祸现场醒来,老婆变成僵尸,丈夫救女儿时也被咬伤,病毒发作时间只有3小时,丈夫决定把女儿带到安全区。他背上咬着安抚奶嘴的女儿,找到一个气球吸引女儿的注意力以免哭喊引来更多的僵尸,捆上自己的双手,最后把烂肉绑在棍子上系在面前,负重朝安全区的方向前进了。短片最后虽然男主变成僵尸被人打死,但女儿终于到达了安全区。

五年之后,万千粉丝翘首期盼,由短片扩展而成长达105分钟的电影终于上映了,塞进了更多人物和剧情,人物更加丰满,增加了末世下人性的讨论。马丁·弗瑞曼的精彩表演也再一次赚取了观众的眼泪。

 

扩展剧情的典范

我的写作老师曾经教给我一项技能——做故事梗概。任何故事都可以浓缩成100字内的一句话梗概,然后由此再扩展成一个短篇或者一部长篇,但扩展过程中相当考验作者构架故事的功力。这部电影堪称扩展剧情的典范。

僵尸片嘛,无非就是交代僵尸病毒的由来,或者干脆忽略起因,序幕阶段就是一段打斗,让观众的肾上腺素彪上去再说。但如果观众看过短片,既然知道了结尾,会不会失去兴趣?有了果,那就在因上下功夫。导演的确是这么做的,在因上下了不少功夫。

这部影片首先交代了车祸的前因后果,最开始镜头放在了一艘小游艇上,一家三口和和美美泛舟河上,镜头一转开始交代故事的背景——僵尸病毒肆虐,现代世界已经完蛋了。故事继续发展,夫妻两人开始争论要不要继续留在船上,从而引出一家人的窘境,也是僵尸片的共同痛点——食物和安全。男主安迪赢了这场争论,发现了另一艘游艇,自己去上边找到了食物。当妻子想给丈夫去找把剃须刀的时,被游艇上的僵尸给啃了,故事正式展开。与短片不同是,电影里的僵尸病毒需要48小时才会发作,这给了编剧重新创作的空间。

大多数时候单一的故事线并不能撑起一整部电影,于是编剧开始往里边塞人物和另外的故事线——土著女孩图米的故事。

一路上安迪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类和僵尸

一路上安迪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类和僵尸

为了找医院救妻子,一家人上了岸,顺利找到一辆车,但为了躲一个僵尸撞了树。妻子被树枝扎死并尸变,安迪为了救女儿被妻子咬了,生命只剩下48小时,到这里电影才回归到短片的剧情。不同的是短片为最后结尾的铺垫相当精炼,只有寥寥几个镜头,这同样给了编剧和观众想象的空间,于是这也变成剧情扩展的“重灾区”,刚才撞的僵尸是土著女孩感染了病毒的父亲,两条故事线开始融合,不再是单一的故事线。

一路上安迪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类和僵尸,图米也逐渐出现在观众的视线里,安迪与女儿的两人行最后会变成三人行。导演和编剧很好的完成了剧情“注水”任务,就好像把一个短句子加上定语、状语、宾语,变成一个长句子,只要加的好定会锦上添花,短片也由此成了一道论证题——是僵尸病毒强大还是父爱更胜一筹。

 

父爱如山

有很多僵尸电影中有过爱的表达,但大多数电影的重点仍旧放在了如何干掉更多的僵尸上,如《僵尸世界大战》。相对而言,《负重前行》用了更多的镜头放在了安迪这个即将变僵尸的父亲身上,重点放在了他在这48小时里的语言和行动上。安迪与女儿并不亲近。女儿首先学会的词汇是妈妈,安迪在一开始也开玩笑对妻子说女儿是否介意自己去亲近她。由此可以看出这个父亲并不称职。但接下来的48小时,他绝对是个好父亲,甚至当他快要发作准备结束生命时,女儿奇迹般的开始叫爸爸了。这又是比原来短片多出来的一个泪点。

从来没有一部僵尸电影里正常人的戏份和出场次数比僵尸还多,《负重前行》做到了。在僵尸末世,导演将镜头更多地对准了那些“正常”人的一言一行。这里有独守医院的热心大妈,有见死不救还抢了别人媳妇的变态男人,还有成群结队消灭僵尸的澳洲土著狩猎团。比僵尸更可怕的是什么?是这些不正常又正常的人类,僵尸只不过是力气大一些,明目张胆地去啃人。但变态的维克却对于同事痛下杀手,霸占了同事老婆,表面正常内心狠毒的人是不是更可恶呢?与此对比之下,安迪对女儿简单的父爱反而被衬托得更加深沉了。

导演不只在父爱上下了功夫,也放了不少镜头在安迪的人性与兽性之间的转变上。虽然有48小时的预估时间,但病毒正在一步一步侵袭着他的每一条神经,随时都可能变成僵尸。是安迪对于女儿的爱一次又一次把他从崩溃边缘拯救了回来,甚至在大限来临之前还可以清醒地叫图米帮忙把自己捆起来,把肉像胡萝卜一样绑在眼前,变成僵尸也要负重前行。

这部电影不需要一个天才或者非常能打的救世主,需要的是一个小男人,一个不苟言辞、不那么帅气的爸爸。

 

小男人马丁·弗瑞曼

提起马丁·弗瑞曼很多朋友首先想到的是基情满满的英剧《神探夏洛克》里的华生,亦或是“魔戒”前传《霍比特人》里的比尔博·巴金斯。他饰演了各种喜剧角色,很多时候被人贴上了喜剧人的标签,找他来演一部情感厚重的僵尸片是否合适?看过影片之后,笔者得出结果,马丁·弗瑞曼是合格的。

马丁·弗瑞曼在本片中的演出游刃有余

马丁·弗瑞曼在本片中的演出游刃有余

《负重前行》并不需要一个拯救人类的英雄,反而需要一个逐渐蜕变的“小裁缝”,这也是在西方戏剧里公认的经典小人物形象。观众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角色?只有角色的起步点够低,最后的转变会显得更大一些,观众也会更买账。有着以前小人物表演经历,马丁·弗瑞曼在本片中的演出游刃有余。

马丁·弗瑞曼从手足无措,到心甘情愿去帮助被霸占的洛伦,再到不忍土著女孩图米被囚带着她上路,到最后与病毒之间的意志之争,每一个阶段都考验着他的表演。在一次次的事件中,马丁·弗瑞曼不断做着选择,不断进化着,在肩膀上不断加着重量,用每个眼神、每个表情释放着自己对女儿的爱。这部电影里父爱的厚重和人性的光辉被马丁·弗瑞曼表现得淋漓尽致。

《负重前行》的剧情和人物形象都比原作丰满了许多

《负重前行》的剧情和人物形象都比原作丰满了许多

影片的英文名字是“Cargo”直译为负荷、负重,其实是一语双关,有双重含义,一是真正意义上的负重,因为安迪始终背着女儿前行;另外一重则是作为一个父亲,当抱着可爱的孩子的时候,你会感觉到肩膀上那份来自于爱的无形重量和压力。也许一些影评家会批评影片翻拍得并没有太大创新,注水严重。但即便如此,剧情和人物形象都比原作丰满了许多,父爱表达得更为厚重。

许多电影都拍过父子、父女之间的情感,表达父爱的也不在少数,但与僵尸片结合起来的这还是第一部,无论赚不赚得到您的眼泪都值得一观。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