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迹

作者:英神操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7-27

他们在死亡到来时,保持了尊严。

“等等,我发现了一个遗迹,一个微文明,你们得去考察一下。”简说道,她是飞船上的人工智能。

“不是吧,现在这个点?”锋有点诧异,他扫了一眼面前的虚拟屏,那里的倒计时正在飞快地流失着,距离飞船升空已经不足24个小时了。这也意味着他马上就要离开这个星球了,在这里呆了五天,他实在是受够了这里的沙尘暴,戈壁滩和忽明忽暗的恒星了。

“对,你们的时间不多,速战速决。”简的声音冰冷。

“不是吧,你这个死机器,你想害死我们吗?你知道错过发射时间的代价有多大吗?我们会对接不上母舰,一辈子困死在这里的!”

“请穿上宇航服,五分钟之后,我将为你们打开气密门。”简并没有理睬锋的抱怨。

“走吧,锋,这是我们的工作。”飒已经穿好了宇航服,站在气密门前面,看着锋。

“飒,你不要让人这么容易看出你没有性生活好不好。”锋只能无奈地穿上宇航服,和飒站在一起,等着面前的气密门开启。

“什么意思?”飒的脸红了一下。

“只有没有性生活的人才会一心扑在工作上。”锋撇了一下嘴,说道。

气密门慢慢地打开了,夹着黄沙的风吹了进来。锋的面罩,一下子蒙上了一层了黄沙,视野也变得昏暗了起来。

“我呸,这鬼天气。”锋伸手,一把抹掉了面罩上的浮尘,和飒一起,走出了飞船。

“我已经把文明所在地的坐标给你们发过来了。”耳机里滋滋响了一下,一个声音说道,是飞船上的简。

“我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每艘考古飞船非得要配一个人工智能,我迟早要把这个玩意拆掉当计算器使。”锋恨恨地说道,他还没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好了,这可是我们的工作。再说,那里可是一个全新的文明,你难道不感兴趣吗?”耳机里传来飒的声音,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激动,锋觉得如果自己现在回头看飒,一定会发现她的眼睛正在冒着光。

“是的,那可是一个微文明啊,我很感兴趣。”锋面无表情地说道,他打开了导航,这将指引着他们前往目的地。

“简的坐标就是这里,我想我们应该到了。”所幸这个微文明的遗迹离得并不远,走了一会儿,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哇,这个文明可真是雄伟,太让我惊叹了。”锋说道,头盔里的投影仪已经将这个文明的全貌投射了出来,那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土堆。事实上,整个文明的全部,在这颗星球上,也就是一个十几厘米高的小土堆。

“毕竟是微文明嘛,这个宇宙中最常见的文明形态。”

“哦,你还知道是最常见的文明形态。”锋特意把最常见的四个字加重了一下。

“带了转换器吗?”飒没有理睬他话中的嘲讽,从包里拿出了一个转换器,打开了它。那是一个黑黑的圆球,文明考古者最常用的工具。飒把转换器扔到了天上,转换器感应到了外界的变化,一下子裂开,从腹中伸出了三条半透明的薄翼,就在小球快要掉到地上的时候,这些薄翼飞快地转动了起来。小球在空中嗡嗡地飞着,前面的扫描仪,射出淡蓝色的光线,这光线将飒的浑身上下都扫描了一遍。然后,它停在了地上,尾部嗡嗡颤动,里面的3D打印机工作着,吐出了一个微型复制品。

“意识传输。”飒说,用手拧了一下耳边的一个旋钮,将意识传输到了微型复制品上面。

“我看上去还是蛮雄伟的,一眼望不到头啊。”锋也很快地将自己转换为了微形态,他背着手,欣赏自己原来的样子。

“如果你去了宏文明,将自己转化为宏形态的话,你会发现,原来的你就像一个小芥菜种一样。”飒在身后说道。

“你要不要这么扫兴啊。”锋不满地哼了一声,转过身来。他掏出望远镜,看着眼前的文明。可以看到整个文明是建立在一座山上的,山上盖满了密密麻麻的建筑物,山顶好像是一个花园,可以依稀看到一些干枯的树木,同时还有两道巨大无比的石墙,环绕着整座山,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看不出来这个文明是怎么毁灭的,我们得上去考察一下。咦,你在干什么?”锋收起望远镜,转过头对着飒说道,却惊讶地发现,飒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箱子。

“扫描机器人,我把所有的扫描机器人都带出来了,时间不多,速战速决。”飒打开了箱子,里面装了一箱子的颗粒物,码得整整齐齐。飒按了一个按钮,箱子上闪烁出一阵红光,然后像烟雾一样,腾空而起,很快就四散在空气中了,它们被激活了。

“走吧。”飒对着锋说道,然后向着遗迹前进了。

锋首先突破了遗迹外面的高墙,那是用从地上挖出来的土烧制成的简陋的砖块。在大功率激光器前面,它们甚至没能坚持一分钟。

“这里也没有危险啊,为什么要建这么高的墙。”锋感到奇怪。

“墙并不一定是用来抵御危险的,有时候它也可以用来保持稳定。”飒边说,边从高墙之中的洞钻了进去,墙的那边,就是文明的遗迹。

飒和锋穿过了高墙,眼前出现了大片大片,铺展开来的土地。用土垒起来的田埂将这些土地分开,使得它们就像是棋盘一样,整整齐齐地铺展在大地上。土地上面,种植的是一些不知名的农作物,它们现在都已经枯萎了,埋没在风沙里。一些建筑孤零零的立在土地上,大风刮过,呜呜作响,见证着这块土地曾经拥有的繁荣。

“典型的农耕文明。”锋评价到。“不过一般来说,植物都是需要水来浇灌的,这片沙漠里,哪来的水?”

“是有水的,我发现了一些水利设施。”飒已经钻入了田野中,四处考察着。“不过我没有发现水井或者类似的东西。”飒顿了顿,接着说道“而这里的水渠,都是通往远方的那座山。”

“也就是说,水是从山上引过来的?”

“或者他们依靠的是雨水,通过在山顶修建的蓄水池。”

“雨水是不可能的,这颗星球太干燥了。”锋抬起头,看着暗红色的天空说道。“它只有在两极,和极深的地下,才有一点水。不过这些水,依靠这个微文明的力量,是没办法得到的。”

“好了,别乱猜了,答案就在前面的山上,我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飒从田野里钻了出来,笑着说道。

“等等,这里怎么空荡荡的?”锋说道,他和飒已经走到了山脚下。这里的建筑,逐渐多了起来,三五一堆,松松散散地聚集在一起。在这里,锋可以看到一些类似于市集的地方,不过规模都非常的小。这不奇怪,毕竟农耕文明是一个自给自足的文明,只有那些很少数的,农业提供不了的东西,农民们才会求助于商业。不过奇怪的是,在这里,锋只看到了几具尸体,零零散散地躺倒在地上。依靠这么几个人,是完全撑不起农耕文明所需要的劳动量的。

“人都在这里。”远处传来了飒的声音,锋赶了过去,发现她正趴在一个沟渠里面照相,那是一条一直从山上贯穿下来的沟渠,它的里面,塞得满满的,都是尸体。锋可以看到,这些尸体大多数都已经脱水,变成了干尸。另外,还有一些精致的水车,放在河道里,它们一路连接着齿轮和杠杆,直通到河边的房子中去。

“这是怎么一回事?”锋看着眼前的场景,感到不寒而栗。

“这个文明,可能死于太阳风暴。”飒猜测到,她抬头看了看太阳,这颗星球的恒星,还处在青年期,很不稳定,时明时暗,它现在看起来,昏暗的像一个低瓦数的电灯泡,很难想象,在过去,它曾经爆发出那么大的威力。

“太阳风暴来临之前,气候变热,他们可能想在沟渠中躲避高温,却没想到,爆发的太阳风暴瞬间蒸发了沟渠中的水,然后炙热的水蒸气杀死了所有人。”

“沟渠里的水,看起来对他们很重要。”

“是的,说是生命之源也不为过,这个文明的动力,甚至也是依靠水来提供的。”飒指了指,沟渠之中连接着的,水车和齿轮。

“那么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锋提出疑问。

“我们继续往上走吧,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我们能够找到答案。”飒说道,她抬起头来往上看了看,山顶看上去,还有一些距离。

“好。”锋答应了一声,跟着飒沿着河道,向着山的顶端进发。

“我真是搞不明白,这里为什么要建这么高的石墙,这是干什么用的,难道是他们觉得住的太平坦了吗?”锋一边说着,一边用手里的激光烧蚀着面前的石墙。他眼前的石墙,高高耸起,这是用从山上开采的石块建成的。墙的表面,被磨制的像光滑的像镜面一样,对于这个文明中的人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越过这道石墙。好不容易,锋在墙面上烧灼出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等到被激光加热的部分冷却以后,飒轻巧地钻过了石墙,锋收了激光器,很快跟了上去。

和山脚杂乱的建筑相比,墙后面的建筑,显得整洁而有序。锋的面前,是一条宽阔的大街,建筑物沿着街道排开,它们看上去很精巧,沿山而建,高低错落着,就像鱼鳞一样。河道从这些建筑中横穿而过,像是切豆腐一样,将这些建筑物切成了整齐的豆腐块。锋可以看到一些商铺,和在下面见到的集市比起来,这里的商铺,规模更大,也更加的豪华。锋在这里的街道上,见到了不少尸体,他们大多数衣着干净,整整齐齐地躺在地上,甚至有的尸体,脸上还挂着笑容。他们在死亡到来的时候,保持了尊严。

“这墙应该是区分阶级的,它将不同阶级的人用一种物理的方式区分开来。这道墙的里面,居住的是平民阶级,而外面,居住的则是贫民阶级。”飒看了看身后的高墙,说道。

“阶级?这么落后的制度。”锋已经沿着街道往前走了,他边走边伸出脚,踢开了挡在路上的石块。

“也不见得落后,在一个封闭而又资源有限的文明中,阶级制度会帮助文明分配资源,保持文明的稳定。”

“我还是更喜欢民主制度一点,人人生而平等。”

“民主制度也是有缺点的,它很脆弱,它会使文明中的个体走向自我,孤立和封闭,削弱个体的力量,当一个文明中,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那也就没有人会站出来承担社会的责任。这将会给独裁者,野心家和资本家以可乘之机。”

“美好的事物都是脆弱的,正因为民主很脆弱,所以人们维护它,流了很多的血。”

“说的也是。”飒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边走边聊,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面前,又是一道高高耸起的石墙。

“按照你阶级的说法,这道墙后面,应该就是这个文明的贵族阶级了吧,真想看一看他们是怎么生活的,关于河流的答案应该也在它的后面,我觉得应该有一个喷泉。”锋说道,他已经掏出了激光器。

“等等,那里是干什么的?”飒没有理睬他,而是指着墙角下,一座孤零零的建筑问道。和那些整齐排布的民居比起来,它看上去好像有一点不一样。

“那里可能住着一个社恐,不想和别人打交道,别管了,我们时间不多了。”锋说道,他注意到了飞船的发射时间,一半已经过去了。

“不行,我得进去看了看,你在这里等我一下。”锋的话还没有说完,飒已经风风火火地冲了进去,她就是这样,对自己的工作,永远保持着极度的热情。锋苦笑了一下,看着飒的背影消失在这座建筑中。他转过头来,看着外面的景象,这里是高处,能够看到遗迹下面两层的全貌。锋可以想象那天的景象,和平日没有什么不同,或许只是稍微有点热。下面的人耕种,纺织,一些人把自己泡在水渠中,而中间的人像往常一样购物、访友、工作,这点热量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和底下的人不一样,他们是这个文明的中产阶级,时时刻刻都要保持着体面和尊严。作为文明的齿轮,这些人高效而又稳定地运转着,为文明所达到的高度,奉献了自己的聪明才智。结果没想到,太阳爆发风暴,热量袭来,咆哮而过,一下子杀死了整个文明。

这个文明真的很美,作为一个文明考古者,锋已经见过了无数个遗迹,它们或毁于疾病,毁于人口,毁于灾难,随着时间的流逝,文明的能量被慢慢的榨取干净,原来的繁荣与美丽,到了最后,只剩下了衰败和肮脏,一地鸡毛。这么多年来,锋很少见到过这样的文明,它死得就像樱花一样,干净而果断,让后来者,甚至只是站在空荡荡的街道上,就能够想象着它昔日的繁荣和美丽。

“你猜猜这座建筑是干什么用的!”锋的耳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思绪,是飒激动的声音。

“它是一个艺术中心!”还没有等锋回答,飒就自己说了出来。“你不知道,我在这里面见到了多少优美的绘画和雕塑。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文明,竟然能产生这么璀璨的艺术,它是这个文明留给世界的最好的礼物。我正在这里面拍照,我敢保证,把这个东西发表,我们能上核心期刊的封面!”

“好了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到上面看一看,看还有什么收获吧。”锋催促道,时间在飞快地流逝着,距离飞船发射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了。

“好,等我再拍一些。”耳机那边的飒说道。

有了之前的经验,锋用激光器打开通道的时间大大地缩短了。很快,他们上到了山的顶端。果然和在山下看到的一样,山顶是一个花园。花园里面有两座豪华的建筑,一座是王宫,一座是神庙,王宫里面,有着高大而豪华的王座,而神庙里面,供奉的则是泉水之神。

泉水在这座上的山顶上,它是从地下涌出来的,在这座山的山顶上,形成了一个宽阔的池塘。它被精巧的栏杆围着,八条水渠围绕着池塘修建,向着不同的方向延展而去,将流水的活力注入了整个文明。不过现在,泉水已经干涸了,池子之中,可以看到一些鱼的尸体,泉水也被太阳风暴给杀死了。花园里,没有一个活物。太阳风暴,几乎是在一瞬间,杀死了花园里的所有生物。

“真是没有想到,这种地方竟然也会有一眼泉水。”飒说道。

“这是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造就了另一个奇迹,也就是这个文明,我甚至可以想象到,这个文明的祖先,那肯定是一些鱼。它们在泉水中生长,进化。终于有一天,一条鱼上到了岸上,这些在岸上的鱼,摆脱了蒙昧时代,修建水渠、房屋、皇宫,研究艺术,发展商业,最终变成了这个文明。”锋激动地说。

“而这个文明为了在这片荒漠中存活下去,拼尽了全力。”飒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王宫的石制栏杆。“宗教和王权,一套完美的社会制度。王权和阶级制度,规范个体,维持文明的稳定。而宗教,又给文明中的个体以希望,不管是世俗的还是非世俗的希望,而这希望,把所有人像绳子一样拧在一起,建成文明的高塔。这种社会制度让这个文明稳定得就像是凝固在这里一样,如果没有太阳风暴,它会一直这么存在下去。”飒一边说一边看着眼前,逐渐西沉的落日。

“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表之中冒出了一眼泉水。”锋感叹道。

“这有点让我想到地球,我们的故乡。”

“什么?”锋问道。

“我们的地球,看起来和这个文明是何等的相似。地球就像那眼泉水,所有的人类都依靠这眼泉水存活。然后他们发明了政治,发明了经济,去分配这眼泉水中的水,然后他们又发明了宗教、风俗,去规范人们的行为,保持这种分配制度,并引以为豪。”说到这里,飒停了一下。“殊不知,只要一场小小的太阳风暴,他们所引以为豪的一切,就会化为乌有。”说到这里,飒的语气开始低沉了起来,她站在高处,遥望着整个遗迹。天色已经很晚了,夜幕之下的遗迹,高大,美丽,静静的立在那里,就像凝固住了一样。

“还好,经过轰轰烈烈的太空探险时代,我们人类,已经摆脱了地球这眼泉水。”锋拍了拍飒的肩膀,说道。

“是啊,去了这么多的遗迹,我总算是懂得了这样一个道理。凡是停留在原点的文明,不管它发展得多么繁荣、美丽,只要它停留在原点,那么它的终点,就是死路一条。”

“你说的很有道理。”锋说道。他看着脚底下的遗迹。这颗星球上的太阳,已经慢慢地落下了天空,夕阳的余辉,也敷染到了遗迹之上,在暗红色的天空之下,就像是黄金打造的一样。它可真美啊。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