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钧的烦恼

作者:美菲斯特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8-15

马钧看到那东西的全貌,大惊失色,几乎坐倒在地上。

楔子

 

申逢时“望”着身边的时间湍流,有些魂不守舍。

时间穿梭机究竟是属于“绿塘集团”还是属于研究院?法院会怎么判决?申逢时一直在为这个犯愁,遥想七年前,他在研究院的立项会上提出“时间穿梭机”的提案时,从上到下都说他疯了,梅局长不会拨一分钱给他做经费,不许一个研究员参与他的计划。

在申逢时困窘无比之时,“绿塘集团”慷慨解囊,拿出大笔资金投入项目。申逢时给自己留了条后路,在研究院办了停薪留职,带着一帮工程师花了几年时间,终于做出“时间穿梭机”。然而这相当于一台在时间长河中寻找目标并且跟踪的机器,无法改变已成为既定事实的历史,饶是如此,人们发现自己可以探究历史的真相,甚至在刑侦破案等方面大有可为。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当年留的“后路”带来无穷后患,平时跟申逢时老死不相往来的研究院听说“时间穿梭机”成功了,组成专家组号称要来进行测试,如果通不过测试,严禁应用于经济领域。还说申逢时的组织人事关系尚在研究院,属于研究院的成员,并且威胁申逢时如果忤逆了研究院,以后没有哪个科研单位敢收留他。

“绿塘集团”知道研究院是来下山摘桃子的,投入那么多资金和人力,岂能乖乖就范?两家打起了官司,主持研究的申逢时态度关键,双方都对他威逼利诱,申逢时骑虎难下,躲进“时间穿梭机”里向着历史深处随波逐流。不知不觉时间轴显示“公元239年”,到了三国时代,申逢时心想:不妨去看看,说不定可以借助三国时代的智慧。

穿梭机“停驻”在某个时间裂隙中,VR眼镜里随即出现某处宫殿的场景,申逢时无法介入历史,但他可以通过虚拟成像观察真实人物的生活,他选定一位在宫殿中行走的官员,后者正亦步亦趋地跟着黄门侍郎,丝毫没有察觉有人在以他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

 

1

马钧跟在黄门侍郎身后,穿行在邺郡(曹魏帝国首都)嘉福殿的殿檐斗拱之下,每穿过一道门廊,马钧心里就揪紧一分。时值西蜀第四次入寇,天水等西陲三郡沦陷(诸葛亮:“我们叫解放。”),魏国在“连弩”等技术上的短板暴露无遗。以骑兵见长的魏国向来不重视弓弩的列装和研发,魏军山地战吃亏极大,无论山壁伏击、山地仰攻、山头防御,蜀军能够以“诸葛连弩”树起一道毒刺般的铁栅栏。

据卧底在成都的间谍报告,蜀军的粮草运输车辆“木牛”、“流马”已经进入流水线生产阶段,即将大规模列装后勤部队。如果这是真的,蜀军的远程作战能力将实现质的提高。马钧猜测除了这迫在眉睫的军情之外,皇帝曹睿不会再因为其他问题紧急传召他入宫。

前面是嘉福殿的承露宫,黄门侍郎做个手势,让马钧在门外等。时值正午,隔着半开的窗户,马钧隐约看到曹睿站在一件长约七尺、宽五尺的东西旁边,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他暗忖:难道我军隐藏在成都的间谍成功窃取了最新型“连弩”的实物?不对,这太大了,难道是木牛流马的关键部件?这得付出了多少牺牲,才能从诸葛亮、魏延眼皮底下偷出来?

他正心绪不宁,黄门侍郎轻咳一声示意他进去。

马钧诚惶诚恐地进入承露宫,他跪拜已毕,曹睿一手捻着下巴上的一点髭须,一手轻挥示意他平身。马钧直起身,看到曹睿一直注视着那东西,眉头微蹙,并不向他这里看。而那东西外面罩了一匹蜀锦,细绢下显出一个宽大的台面,以及台面上凹凹凸凸的形状。

马钧顿时心里忐忑——这既不是连弩,也不像木牛流马,就听曹睿对他说道:“德衡(马钧的字),今天你见到的东西关乎一个月后一件重大无比之事,千万不能外泄一点风声。”

“遵命!”马钧调动脑海中所有的技术资料,猜想着:这会是什么?自动装填的三联装连弩?改良的新式冶铁鼓风机?对了,会不会是新型的水上战船模型?为了对付东吴水军的艨艟和斗舰,难道上面搭载了小型化投石机?或者是全人力驱动的轮桨翻动式战船……

马钧越想越是心潮澎湃:莫非新式战船现在停留在模型测试阶段,这次招我入宫,是为了将模型做成实物?皇帝陛下首先要对东吴用兵?

马钧等待曹睿说出关乎魏蜀吴战争走向的话语,曹睿却向黄门侍郎摆摆手,后者带着两个小太监抓住蜀锦的两个角,小心翼翼地掀起来,先露出汉白玉台面的一角。马钧紧张地想:果然是重要的机械,须得放在汉白玉台面上。

随着蜀锦一寸寸卷起,云山雾罩的东西一点点显露出来,马钧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曹睿似乎很满意他的表情,神秘地说:“这是朕花了若干心思从西域搞到了,就算德衡你阅遍天下器械,也不会想到这个。”

马钧看到那东西的全貌,大惊失色,几乎坐倒在地上。

曹睿踱步到案台前,爱惜地抚摸那东西,感慨道:“现在西蜀逆贼盘踞天水三郡,这些东西差点运不回来——路上死了五名‘虎豹骑’的校尉,才把它安全运到邺郡!”

 

2

马钧一直以前任尚书令刘晔为榜样。

刘晔历经曹操、曹丕、曹睿三朝而不倒,虽然他和刘备一样是“皇叔”,获得“大汉皇族”的认证比刘备还早一些,但是所有人都清楚,刘晔先生是曹魏集团的忠实盟友,哪怕汉献帝拼死一搏,刘晔也不会跟着汉室起兵。

一想起刘晔改良的投石车,马钧感到热血沸腾,在官渡战役的艰难岁月里,面对袁绍军团筑起的土山箭楼,曹军士兵每天在袁军的箭雨下苦苦支撑,曹操大人眼睁睁看着一个个中箭的士兵被抬下去,士气一点点跌到谷底。屋漏偏逢连夜雨,军粮又接济不上,若不是夏侯惇、曹仁、张辽等亲信大将死命压制,士卒早就哗变了。

曹操焦虑得患上偏头痛——越来越多的将校官兵开始和袁军暗通款曲,如果这样下去,用不着袁军的冀州铁骑打进营寨,曹军的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唯有刘晔改良了投石车,将原来的拖拽绳索施力改为重物施力,又在摆臂末端加上弹弓似的兽筋,使得抛掷弹丸的射程比原来多了三分之一。当一轮齐射之后,多有箭楼被损毁。甚至一座箭楼在密集的轰炸中倒塌,沉重的石块和十几个袁军士兵从土山上滚落,构成箭楼的巨木连带着被拔出来,所经之处尘土大起,土山被压出数道裂痕,头破血流的士兵在废墟中哀嚎,箭楼上的兵器和盾牌叮叮当当落了一地,袁军士兵恐惧地称投石车为“霹雳车”。

后来刘晔屡出奇谋,丰足的功绩足以让他接替荀彧担任尚书令一职,然而在马钧心中,唯有改良投石车才之类的技术路线,是刘晔的本色。他甚至遗憾地想:如果刘晔大人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劳形于案牍,不知道还有多少战争利器被发明出来。

据西域来的胡商说,在极西之地有一幅员辽阔的大国名曰“大秦(罗马帝国)”,征伐四方,将渤海那么大的海域囊括为内湖(地中海),“大秦”所倚仗的除了投石车,还有“弩炮”,据说以绞卷兽筋为动力,发射长矛、标枪,甚至能洞穿排成一列的士兵。大体形制听胡商描绘过,马钧非常想制出弩炮,以平衡蜀军在弓弩方面的优势,可惜图纸重金难求。马钧又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即使能重金买到,曹睿和曹爽也舍不得花这笔钱,皇帝陛下和大将军对采买珍玩异宝和良田美舍更有兴趣。

当他向常侍高堂隆申请材料和经费研制指南车时,掌管军械司的高堂隆讽刺道:“马先生的表字是‘德衡’,先思考一下能不能衡量自己的德行,再去想制作‘指南车’的事吧!”

骁骑将军秦朗从旁帮腔说:“马先生大名为‘钧(陶器的模具)’,别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还是去做陶器的好。”

秦朗是曹操的义子,素来高傲,朝堂大臣都要让三分,马钧不好与之争辩,只好去找曹爽的弟弟、武卫将军曹羲,曹羲向曹爽报告说:“马先生需要制造的是精密的军事器械,只要花费数十丈木材、十来斤铜材,用去五六个人的劳力、一两个月时间,就知道结果是好是坏,何不试试?”

曹爽那边迟迟没有答复,曹羲安慰马钧说,你先做出模型来,我再给大司马说一下。马钧长叹一口气,知道不能像刘晔一样走技术官僚路线,再也不提此事。

 

3

没想到能在距今2000年的三国时代找到同病相怜的人,申逢时知道马钧是想借某事讨好曹睿,让皇帝陛下拨款给他研制新型军械。申逢时急不可耐地将时间推后一个月,想看看马钧能不能受到重用。

一个月后,正值曹睿的宠妃郭贵妃生日,黄门侍郎带着八个小太监抬着一张巨大的案台,小心翼翼地进了嘉福殿,案台上罩着花纹繁复的蜀锦。蜀锦徐徐掀开,上面是数十个木偶,黄门侍郎和小太监转动案台下面的转轮,上满发条的木偶如同被注入活力,抒臂伸腿地活动起来,或击剑、翻筋斗,或打鼓、弹琵琶,或骑独轮车,或一步一步地走钢丝,或将两个球轮番抛起接住……俨然一派百戏杂耍。

两个木偶拽拳飞脚地打起架,前面一个木偶一身官袍,坐在几案前拍着惊堂木,另外两个木偶提着五色棒,作势要打开前两个混战的“人”。俨然是县衙里坐堂审案、排解纠纷的样子,逗得曹睿哈哈大笑,其他人看他笑得开心,也跟着鼓掌以助笑意。

与会的妃嫔的目光齐齐从案台上的木偶转向曹睿身边,艳羡和嫉妒如毒藤般缠绕在郭贵妃身上。郭贵妃毫不示弱,端起晶莹剔透的水晶杯凑到曹睿唇边,年轻的皇帝探着嘴唇去喝酒,郭贵妃却将酒杯往后一撤,媚眼如丝,欲拒还迎。

曹睿笑着夺过酒杯喝下去。郭贵妃示威的目光扫过在座的妃嫔,笑弯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冰冷,后者一时没有人敢向曹睿敬酒。

郭贵妃笑吟吟地问道:“陛下,这巧夺天工的东西,是谁献上来的?”

“是寡人从西域千里迢迢买来的。”曹睿得意地说,“而后,让给事中马钧略施巧计,让木偶活了起来。”

郭贵妃惊叹道:“有此大贤,何愁蜀吴二贼不平?讨逆平叛,荡平蜀吴,岂不是指日可待?”

“郭贵妃说的是,来,再饮一杯,哈哈!”

“陛下,马钧有此功劳,何不加官进爵?”

“他是个结巴,一着急就说话断断续续,如果让蜀吴二贼知道大魏重用口吃之人,还以为我大魏无人可用,不得笑掉大牙?”曹睿转头对黄门侍郎说道,“赏他二百八十贯铜钱,相当于一个给事中一年的俸禄,不少了!”

“遵旨。”黄门侍郎跪下说道,“陛下英明。”

 

4

前期的努力全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申逢时赶紧将视角切换到马钧那里,他怕马钧知道这个消息承受不住,恨不得提醒司马懿赶紧叛乱,废了曹睿这个昏君。

申逢时终于在邺郡郊外的兵工作坊找到马钧的身影,身为兵部军械司给事中的马钧此时还在那里加班,他永远忘不了在承露宫的那一幕。

随着蜀锦一寸寸卷起,马钧的心一点点沉下去,几乎坐倒在地上。

蜀锦下面是数十个木偶,每个高约五寸,雕刻得高鼻深目、毛发卷曲,皆做西域胡人打扮,他们颈、腰、肩、肘、腕、膝、脚踝关节皆可活动,或做击剑状,或弹琵琶,或做走钢丝状,或做抛球状,或骑独轮车……

马钧难以置信地听曹睿在一边侃侃而谈,说为了搞到这些木偶不惜出动“虎豹骑”,路上死了五名校尉——要知道,“虎豹骑”的普通骑兵是从曹魏骑兵团的百夫长里选拔的,虎豹骑校尉更是骑兵中的佼佼者,这五名牺牲者平时在骑兵团中皆可指挥一支军旅,是不可或缺的人才。他们没有死在大魏的卫国战争(诸葛亮:“我们叫解放战争。”)中,却死在从西域到邺郡的“走镖”途中,保镖的还是这些木偶,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曹睿拈起一个木偶,饶有兴味地说:“你能让他们动起来吗?”

此时陇西前线战事如火如荼,大魏的士卒被拖入诸葛亮精心策划的山地战漩涡,被不断改进的诸葛连弩压制的抬不起头,甚至在最近争夺关陇小麦的战斗中不断失利,蜀军分成多股部队在连绵的山脉中神出鬼没,吸引魏军分头追击。而蜀军主力军团则像蝗虫一样收割了麦田就跑,大魏在关陇一带的屯田等于给蜀军作嫁衣裳。

在外面疲于奔命的魏军主力匆匆赶回屯田地区,遭到以逸待劳的魏延、马岱和姜维军团的阻击,面对木牛流马川流不息地运粮有心无力,司马懿、郭淮、郝昭等将领在陇西前期苦心经营的根据地在“失血”,《孙子兵法》有云“因粮于敌”,此番实在损失巨大。负责关陇屯田的校尉邓艾沉痛地表示,若要补充军粮,不得不从长安进行长途运输,这可能造成难以估量的灾难——十五年前强征军粮、增加徭役造成的动荡,要数曹仁从南阳转运军粮,造成当地豪强侯音造反,关羽趁机进攻襄阳,进而歼灭名将于禁的七支劲旅共计五万余人。关羽水淹七军“威震华夏”,逼得曹操动了迁都心思,若不是孙权和吕蒙背后捅刀子袭取关羽,后果不堪设想。

那一次有孙权为了夺取荆州而出手偷袭,客观上帮了曹魏一把,可是现在呢?如果长安动荡,魏延趁机千里跃进子午谷,曹魏帝国将失去整个西部屏障,到时不但没有孙权出手相助,还要防着蜀吴两国同时从西线、南线发动攻势。而这些年来曹睿大兴土木、兴建宫室,国库被折腾的底朝天,能不能同时在相隔千里的两条战线打赢战争还是未知数……

马钧的目光投向嘉福殿方向,年轻的皇帝陛下此时在给郭贵妃庆祝生日,觥筹交错,夜夜笙歌。珍贵的银丝和兽筋被用于制作扯动木偶的细线,本应用在弩机上的精铁用来雕琢齿轮,黄铜和锡则用来制作发条。销金木偶作百戏,边卒已成河边骨。大将军曹爽带领曹氏和夏侯氏一干皇亲国戚进献珍玩异宝不计其数,只有司马懿、郭淮等将领在前线陷入与蜀军的苦战。

罩在木偶上的锦缎让马钧眼睛发疼,蜀国在关羽大意失荆州之后只保留益州益州,不但比不上占据青、徐、燕、代、冀、兖州六州的魏国,就连占据扬州、荆州的吴国也比不上,然而诸葛丞相硬是挖掘出雄厚的财政来源——蜀锦。诸葛亮自己都承认“诸般军资,唯仰蜀锦”,可是魏国的败家子们,比如战败被俘的驸马夏侯懋,前、后任大将军曹真曹爽父子,以及曹丕曹睿父子,都是蜀锦的忠实消费者。天才的诸葛丞相在成都推广新式织机,旧式织绫机,五十综(五十组经线)的需要五十蹑(织机的踏板),六十组经线的需要六十蹑,现在只需要十二蹑。十二片踏板减少很多检修的麻烦,能织出绸、罗、绫、缎、、绡和各种花纹,在魏国和吴国能当做硬通货使用,为蜀国赚取了不少走私的粮草和铁锭——这些织机的实际发明人,不是别人,正是他马钧。

是的,早在十年前,马钧就改良了传统织绫机,十二蹑的织绫机出自他之手。然而当时的皇帝曹丕对机械不感兴趣,只喜欢在嘉福殿水汽氤氲的慵懒气息中吟诗作赋。于是这些织绫机先是被俯首称臣的东吴买了去,又在吴蜀外交关系回暖之后,被运到蜀国,成为诸葛丞相赚取铜钱的利器——人皆称之为“锦范”(范:铸钱用的模具)。

“如果司马懿大都督主持朝政,恐怕形势不会是这样吧?”这个念头在马钧脑海中刚刚浮现,他吓出一身冷汗,甩甩头赶紧将这个可怕的念头从脑海中抛开。

 

5

第四次卫国战争的结果传来,老将张颌在木门道中埋伏,被最新款的连弩乱箭射死,时任“车骑将军”的张颌是阵亡的曹魏最高级将领。

膝盖中了一箭,濒死的张颌想起司马懿曾经说过,军械司的马钧一直在申请拨款研究“连弩”和“木牛流马”,无奈被曹睿、曹爽连番拒绝,七年之内蜀国已经发动四次侵略战争,弓弩技术依然远胜于曹魏军团,张颌愤怒地喊道:“曹!……”

可惜还没等旁边的人弄明白他到底想骂曹爽、还是骂曹睿,这位颇得曹操器重的老将军就溘然长逝。申逢时少年时玩《三国无双16代》喜欢用张颌这一角色,愤愤不平地想:名将死在蜀军最新款的连弩之下,总能让曹睿重视军械改造了吧?

他将视角调换至马钧那里,后者竟然在宫中,申逢时一阵感慨:马钧先生终于可以得到重用了,不枉了张颌将军的牺牲。

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瞠目结舌——马钧眉头微蹙,盯着长案上的几份蓝图——那是曹睿兴建新式宫殿的蓝图。曹睿和曹爽认为第四次卫国战争蜀军无功而返,以诸葛亮全军战败而告终,却不想想魏军的追击失败,至于老将张颌的死,在“可接受的损失”范围之内。

申逢时将视角转移到司马懿那里,后者成功地将张颌的死归咎于曹爽,将战败的怒火引向曹氏,陇西的军心渐渐倾斜向司马氏。申逢时苦笑着想:“鹰视狼顾”的司马懿还真不简单。

陇西凌冽的朔风吹不到魏国都城,邺郡的氛围变得诡异起来,名门望族酷爱“谈玄”,大袖飘飘、手持拂尘,伴以服食“五石散”。马钧去听过一次,座中多是贵族公子哥儿,以丁谧和何晏为首的庭枢官员们信口雌黄,扪蚤而谈。申逢时感到荒诞不羁,暗忖:如果吴蜀的将军们知道未来的大魏官员如此喜欢“清谈”,只怕做梦也会笑醒。

申逢时向后跳转几年,他看到马钧的郁闷没有持续太久,正始十年(公元249年),司马懿趁曹爽陪皇帝曹芳离洛阳至高平陵扫墓,起兵政变并控制京都。自“高平陵事件”之后,曹魏军权政权落入司马氏手中。司马懿没过多久去世,司马师、司马昭兄弟急招马钧入丞相府。

此时诸葛亮去世经年,然而蜀军的攻势并未停歇,大将军姜维在祁山一带蠢蠢欲动,马钧听闻姜维改进了诸葛连弩,猜想司马师一定是想研制更有威力的弩箭和投石车,自己被雪藏多年,从黑头发变得两鬓斑白,熬到今天终于云开雾散。想及此,满面皱纹的马钧加快步履,向司马师开府所在走去,再过几年,他的身子骨就难以为继了。申逢时也高兴地“跟着”马钧入府,虽然马钧看不见他,但他对马钧的遭遇感同身受,现在马钧终于能一展长才了,申逢时由衷替他高兴。

司马师热情接待了马钧,拿出一本装订好的册子,兴致勃勃地对马钧说了几句,马钧和一直隐藏的申逢时都惊呆了。

册子上绘制着十几种宫殿的式样,司马师想撇开曹睿以前兴建的宫室,另起炉灶,给司马家起一座宫殿,一定要在富丽堂皇和气势上压倒曹睿的大殿,此次招马钧过来,即是商谈营造诸般事宜。

申逢时退出时间穿梭机,他不忍心再看马钧后来遇到的事。他想起了李约瑟难题——“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

没有必要回答了,无论2000年前,还是研究院和“绿塘集团”打官司争夺时间穿梭机的今天,都给出了明确答案。申逢时心里泛起一丝侥幸:“或许在未来,这一情况能有改观?”

他将时间轴设置到自己时代的70年之后,时间穿梭机向不远的未来飞驰而去……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