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与巨蛇(九):竞技场之王(上)

作者:何佳磊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8-27

他们在地球上栽培了人类,当人类数量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他们就来收割了。

上接迷雾与巨蛇(八)


第五章 竞技场之王(上)


弗兰克骑着刚租来的小黄共享单车穿行在蒂塔镇的房车群间,忽听见远处有人高喊:“想成为勇敢军将军吗?快来应聘吧!一经录用立刻成为勇敢军将军!”

循声望去,喊声源自一名身穿绿色大衣,头顶戴着西部帽的非裔小哥,他手里拿着厚厚的宣传单张。

将军?大概是要请能指挥一小队雇佣军的人吧,也算是个体面的工作……弗兰克心想。

“你这有将军职位招聘?”弗兰克走近问道。

“是的,在下拉维•普雷斯顿,乐意为您效劳。”非裔小哥回应道。

“在下弗兰克,乐意为您效劳。”

拉维继续说道:“看样子你有兴趣成为我们勇敢军将军,能否介绍下你自己呢。”

“嗯,我曾在一个雇佣兵团服役过,参加过不少合法战争,记得有场微软与索尼之间的合法战争吗?我在里面还是副指挥官呢。现在是一个全职赏金猎人,也可以叫我狩魔猎人,可想而知我的作战经验有多丰富,不管是对人还是对怪物。”弗兰克说着,用大拇指往后指了指自己背着的钛银剑,“看到我后背那把钛银剑吗?我曾用它砍杀了至少上千头狼人,甚至还砍掉过一条钢龙的首级……”

“哇嗷,让人印象深刻……能说说你的外语水平吗?”拉维打断道。

“嗯,我有中文专业八级证书,还另外分别考了潮汕话与重庆话的口语四级证书。”

“听起来你正是我们所需要的人才,”拉维说道,并拿出了一份合同,“我很荣幸地告诉你你被录用了,你只需要在上面签个字,就能成为我们勇敢军将军。”

弗兰克满心欢喜地接过了合同,正准备签字的时候,又问了一句:“对了,能大概介绍下我平时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吗?”

“你的工作很简单,就是当哪个街坊需要通马桶的时候,你就过去通就行了。”

“了解,我敢说你找对人了,我每天都在干这事,可以说是驾轻就熟……等等,什么?通马桶?是我听错了吗?我以为你是在招一名将军。”

“你没听错,这正是我们勇敢军将军每天的工作。”拉维回应道。

“我去,你是在搞笑吧,你想要招通马桶的,可以直接说招聘通马桶工人,勇敢军将军这什么鬼。”

“为了增加工人的荣誉感啊。”

弗兰克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算了算了,那么通一次马桶的薪水是多少?”

拉维回答:“我们从来不接受报酬,或者说,勇敢军将军这一荣誉就是最大的报酬。”

弗兰克就这样盯着对方几秒,终于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太好了,先是遇到过一言不合就怼人的机器人,现在又遇到个想请人白干活的疯子,这个镇是奇葩聚集地吗?”

“为什么这么说?在你看来无偿奉献的人就是疯子,对吧?”

“那么你现在招了多少人?或者我该问,你的勇敢军现在有多少个人了?”

拉维回答:“现在为止就只有我一个人,但我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人加入这崇高的事业。”

“崇高的事业?你是指通马桶?”弗兰克又冷笑了一声,说道。

“不,不单单是这个,而是走更高的道路,”拉维回应,“看看我们每个都唯利是图,把城市都搞成啥样子了,我们完全可以换种方式,勇敢军的理想,就是建立一个不存在交易的社会,每个人都愿意为其他人无偿奉献,一个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世界。”

“你觉得这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你知道吗,曾经有个民族就是秉承着这种理念,那民族的名字叫亚伯拉罕,他们是最受世界尊重的民族。”

“是啊,我听说过,那后来呢?亚伯拉罕最终灭亡了不是吗?”弗兰克说道,“等等,严格来讲不算是彻底灭亡,现在还剩下一个,不过不提也罢。所以你瞧,他们的奉献最终换来了什么?”

“是的,也许结果不尽人意,但我想说的重点是,如果每个人都只为自己而活,那跟那些被圈养的猪猡有什么区别?”

“也许我们就是被圈养的猪猡,”弗兰克说道,然后稍微更靠近拉维压低声音继续又说,“哦,也许你没听说过,关于迷雾的真相。”

拉维愣了下,也放低了声音问道:“什么真相?”

弗兰克故作神秘地看了看四周,压低嗓音说道:“我一个朋友的老婆的舅舅,是迷雾勘测团的高层,他告诉我,其实他们已经推测出迷雾的真相,只是不想造成民众的恐慌,所以一直不敢公布出来。但看在你我有缘,我就悄悄告诉你,答应我别传出去。”

拉维点了点头。

“迷雾其实是早在人类诞生以前就存在的外星高维文明,因为他们是某种高维生物,所以他们的食谱跟我们不太一样,怎么说呢,他们的食物是某种精神能量,是当像我们这种物种在极度恐惧或痛苦时才散发出的精神能量,并且如果这物种的认知程度越高,对于他们来说就越美味……所以,他们在地球上栽培了人类,当人类数量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他们就来收割了。”

拉维惊讶地看着弗兰克,沉默不语。

弗兰克继续说:“所以你瞧,我们确实是跟被圈养的猪猡没啥区别,所以善恶道德什么的根本没什么意义……听我一句伙计,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拉维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才开口说:“这只是推测,对吧?我还是相信人类可以走更高的道路。”

“随你怎么想吧,伙计。”弗兰克说完便转身离开。

而拉维依然对着弗兰克离去的背影说道:“听从你灵魂深处的召唤,弗兰克!记住我的话,你还可以走更高的道路,这选择永远都不会太迟!”

弗兰克冷笑着摇了摇头,便骑着单车远去了。


后来弗兰克来到了江边,那里主要是一些渔业生意的房车,也有一些做过滤纯净水的房车链。他来到几家连着的捕鱼业房车前大声说道:“下午好,伙计们!有需要聘请一个狩魔猎人吗?我建议你们最好要,据我所知,这一片江有不少水鬼,会在人捕鱼的时候突然从水面冒出把人拉下水,在水底下啃得一干二净,谁也不想做那样的倒霉鬼对吧?所以你们怎么看?”

其中一个正在擦洗着手雷的渔民回应道:“你说的对,那群水底下的混蛋确实烦人,但可惜你来晚了,已经有一个猎人接了这门生意,而他的绰号叫‘水鬼收割机’——说恶魔恶魔就到,那人来了。”

回话的那位渔民指了指远处,弗兰克顺着那方向看到一个人骑着一匹骏马缓缓而来,那人身穿银色锁甲,胸前挂着一个狼头徽章项链,背后背着两把剑,骑着的马的屁股处挂着十来个水鬼的首级。那人来到弗兰克跟前,胯下的棕色骏马与弗兰克骑着的小黄单车形成鲜明的对比。

“天啊,你们两个可长得真像!”渔民惊讶地说道,眼前的两个狩魔猎人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同样的脸跟同样的发型,只是骑着马的那位皮肤要显得苍白些,“该不会是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吧?”

弗兰克尴尬地对骑着马的猎人说:“你好啊,杰洛克,好久不见了。”

杰洛克回话:“你好啊,弗兰克,世界真小啊,想不到还能再遇见你。”

这时场面更尴尬了,因为他俩连说话的声音都几乎一模一样,都是同样的低沉。

“不错的马,是基因改良品种对吧?”弗兰克闲聊道。

“是的,最先进的基因改良技术,骨头如钢铁般坚韧,体能是一般品种的五倍,而且智商极高,在她背上你完全可以把道路的问题交给她,自己只管专心射击就好。”杰洛克说道。

“酷,话说我老早也想搞一头了,最近一直在挑马行,她有名字不?”弗兰克问道。

“我帮她起名叫‘旬苟’……还是‘葡萄’什么的我也忘了,总之她是个忠心耿耿的好马……话说你在找工作?”

“呃不,我现在一时半会还不用愁吃饭跟燃油的事,我只是出来逛逛罢了,但我不介意有工作,你懂的,我就单纯的闲不下来罢了,所以,你有什么好介绍的吗?”

“嗯,我建议你可以尝试往北走去碰碰运气,那里的华人稍微多一些,他们偶尔会提一些巨鳄怪的尾巴或是章鱼怪的触角这一类奇奇怪怪的订单,据说是他们的食谱还是药方什么的。你可以去到那附近举牌,你懂的,滴滴APP上的委托都被狼帮的人垄断了,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

“你呢?你是狼帮的人吗?”弗兰克问道,“不要介意,毕竟你的绰号叫‘白狼’,想着跟他们会合得来。”

“但我是一个孤狼,不记得吗?”杰洛克回应道,“我是不会加入那帮乌合之众的,虽说他们之中也有几个高手。”

“我想也是……真高兴见到你,杰洛克。”

“我也是,弗兰克。”

俩人道别后,弗兰克就顺着对方的提示往北边走。


弗兰克来到杰洛克所指示的地方,并找了块牌子,正当琢磨着该在上面写“专职猎杀狼人、吸血鬼、巨魔、食人兽等各种生物”,还是写“你的好邻居弗兰克,能解决你各种麻烦事”的时候,有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弗兰克面前。

“你是狩魔猎人吗?”那两人问道。

“是的,有什么能帮到你们吗?”弗兰克回答道。

“我们老板正需要一个猎人,能跟我们走一趟吗?”

弗兰克一听,心中暗喜居然这么快有生意找上门,又问道:“能说说是什么麻烦需要解决吗?我比较习惯先了解状况,根据状况来给出定价。”

“这里不方便谈……放心吧,我们老板相当慷慨,待遇绝对会让你满意。”其中一个西装男边说着,做出了请的姿势,一只手指向了一辆漆面光鲜亮丽的机动三轮车。

能在闹市中不吝啬燃油的使用机动车辆,而且还是派两个保镖来,这位老板肯定是个富人,弗兰克心想,看来这次真的是要走好运了,于是便跟着那两人上了三轮车。


三轮车驶向蒂塔镇的中心,随着越接近中心,四周的房车越显高端,弗兰克能辨认出一些是用核动力引擎的房车,它们大多具有光滑漆面又或是独具风格的外壳,有些甚至是按装甲车的防护标准来建造,显然他们已进入了富人区。之前在城市外围随处可见的用来作为交通工具的黄牛、驴子、骆驼等动物,在这里几乎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式各样的燃油机动车,嘈杂的叫卖声也几乎听不到了,因为这里几乎都是一些全自动无人商店,用来作为无人商店的房车顶端,不断的有小型无人机出入——这些无人机是用来运送外卖的。

射向空中的全息影像广告、随处可见的站街妓女、弥漫着香气的咖啡馆,这一切对于弗兰克来说是如此陌生,他已经忘记上一次进入富人区是什么时候了,但他对这里的印象没变——臭显摆,就像那些富人戴着个高筒帽,胸前还打着个蝴蝶结,又或是染了色的长发遮住一半的脸,这些永远搞不清楚意义是什么的显摆。

三轮车从一个牌坊进入,那个牌坊上写着“迪克斯徹大马戏团”。弗兰克心想:这可怜的创意,就想不到更好的名字吗?但等等……迪克斯徹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经过一番思索,弗兰克终于想起来迪克斯徹这名字——就是今天早些时候被他一把摔进牛粪的那个贵族人的姓氏……而恰好那时候有人提醒他,那人的父亲是经营着一家马戏团。

“我能否问下,你们的老板叫什么名字呢?”怀着忐忑的心情,弗兰克对接送他的西装男问道。

“马瑟•丹德里恩•迪克斯徹,你有听过他吗?迪克斯徹大马戏团、王者竞技场的老板。”

顿时弗兰克的心凉了半截……我就知道肯定不会有那么好的事找上门,弗兰克心想。原本以为要接上一单不错的生意,现在才知原来是仇家找上门了。

他开始琢磨着要不要现在就打晕这两个西装男后逃跑,虽然这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难事。但这样做之后呢?很显然这之后结的梁子更深了……贵族一向跟执法部门的关系很好,毫无疑问那个姓迪克斯徹的人会让警察把整个城市翻一遍都要逮到他,而他的几个伙伴都在这座城里,恐怕也免不了遭殃,再加上他们唯一的交通工具也被这座城看守着……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弗兰克……弗兰克心里说道。从他羞辱了一个贵族人起,就注定麻烦黏上了他,这硬茬是躲不了的了,干脆大方点面对,也许呆会见面的时候马上跪下磕几个响头,然后把他背上那质量上乘的钛银剑送给对方,说不定能获得原谅?也许对方会拿着一坨粪便塞到他脸上,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会熬过去的……弗兰克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弗兰克又把视线移到了车窗外,看到两排布满了展示箱,展示箱是用防弹玻璃制成,每一个里面都放着一种活着的珍奇异兽,有狼人、吸血鬼、巨型高脚蛛、食人花、轿车大小的蝙蝠、气态幽灵等等,基本每一样怪兽弗兰克都有对付过。每个展示柜面前都站满了人,一些怪兽妄图把玻璃撞穿,但都是徒劳,只是在让围观的人更加尽兴发出更大声的欢呼。

远处的天空被投影了几行用全息影像制成的大字:谁是真正的竞技场之王?今晚8点王者竞技场,吸血鬼之王盖尔森对决狼人王吉布斯!最强对最强!王者对王者!萦绕千年的疑问将会得到解答! 

又是这种用到滥的噱头,弗兰克心想。自古以来吸血鬼跟狼人的个体实力不相伯仲,有时吸血鬼赢,有时狼人赢,但人类总是不厌其烦地想要在这类毫无意义的问题上寻求答案,像狮子厉害还是老虎厉害,巨型蜈蚣厉害还是巨型蝎子厉害,粽子应该是甜的还是咸的,古时候是不是真有名为春哥的强者,这类话题永远不会有真正的答案,也正是因此这样,人们乐此不疲地争论不休。


“能描述下你们老板大概是个怎样的人吗?”弗兰克又开口问道。

“呃……”其中一人犹豫了下,说,“他比较健谈。”

“健谈……我想健谈的人一般都比较好讲道理,对吧?”弗兰克紧张地问道。

“呆会你就知道了,”正在开车的那人故弄玄虚地回答道,“我们到了。”

这时车子停了下来,三人下了车。首先吸引弗兰克注意的是一辆超巨型房车,正对着的正是这巨型房车的入口,入口前堆满了人,上面一个牌匾上写着“王者竞技场”。

在弗兰克印象当中,也许这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型的房车,虽然以前早有耳闻,一些用来做竞技场的房车的规模是按照几千年前罗马竞技场的标准,占地有2万平方米,高有至少60米,但当这样的庞然大物竖立在面前的时候,弗兰克也忍不住发出“哇嗷”这样的赞叹声。

毫无疑问,要推动起这样的庞然大物,至少需要几个核聚变涡轮引擎,其消耗的能源要是用在贫民区上,至少能让上千户房车摆脱迁徙的烦恼,然而现在却被用在竞技场、让一帮富人观看一群怪兽相互厮杀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弗兰克更加觉得这世界病了,他深信在古代肯定不会出现如此荒唐的事情,也许这一切都是从一千多年前的大灾变开始的,从那一刻起世界变得愈发不可理喻。


弗兰克被带进了竞技场的内部,首先进入了一个电梯,大概去到中层停下,出了电梯后,弗兰克被要求交出所有武器,弗兰克把背着的一把钛银剑、一把M4卡宾自动步枪交到了西装男手中,然后又把腰带扣挂着的两个破片手雷、两个银粉手雷、一把匕首交到对方手中,最后把两只手戴着的银制刺钉手套脱了下来。

“你胸前口袋里的那些呢?”西装男问道。

“里面是伤口粘合喷雾跟一次性肾上腺激素注射器,没有杀伤性的。”弗兰克回答。

于是西装男就指示弗兰克,走廊尽头的那扇门进去,就能找到他们的老板。弗兰克一人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那扇门走出了一个人。弗兰克一眼就认出,那人就是早些时候把弗兰克押送的犯人雷加亚伯拉罕一脚踹进一个牛粪上,然后被弗兰克一把摔到同个牛粪上的那位,名叫拉斐尔的年轻人。

拉斐尔也认出了弗兰克,但让弗兰克感到惊奇的是,对方并没有表现出一丝情绪——没有感觉到愤怒,也没有感到害怕,而是全然的淡定从容。相比起来弗兰克倒是显得有些局促,弗兰克用恭维的语气说:“关于今天早上的事,我真是抱歉。”

而拉斐尔似乎无视弗兰克的存在,继续走自己的路,但当跟弗兰克擦身而过的时候,他却轻声说道:“给你句忠告,猎人——外表会骗人。”

弗兰克看着拉斐尔逐渐远离的背影,琢磨着这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是要暗示接下来他所要面对的事情吗?


弗兰克进门后,他看到一个旋转座椅背对着他,旁边一个小圆桌上放了一盘水果跟一杯酒,正前方是一块10米宽2米高的落地窗。想必旋转座椅上坐着的就是把弗兰克请过来的那位老板——马瑟•丹德里恩•迪克斯徹。旋转座椅旁边站着个壮硕的男人,这男人背对着落地玻璃窗,与弗兰克对视着,这个应该是马瑟的保镖。

弗兰克轻咳了一声以引起马瑟的注意。马瑟转了过来,注视着弗兰克。

马瑟是个精瘦的男人,就跟弗兰克以前见过的大多数贵族一样,马瑟的穿着高调俗艳,绿色的长袖内衬衫配上镶着金边的黑色西装马甲,胸领配着个金色的蝴蝶领结,下身是黑色皮制紧身裤配上一对白色的镶钻靴子。当然手上少不了富人的标配——一块名表跟两三个贵金属戒指。弗兰克敢肯定要是自己在几个同伴面前这样穿,会成为一辈子的笑柄,然而在富人圈里面这样才是时髦,是弗兰克这类人永远理解不了的时髦。弗兰克最后注意到的是对方的脸,醒目的八字须,须尾还刻意的转了个圆圈,眉脚也是如此……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弗兰克才意识到这样一直沉默的注视着对方好像不太礼貌,于是开口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他说:“关于令郎的事,我很抱歉,这一切只是个误会……”

“你是古代人吗?”马瑟忽然打断道,用的是富人圈最常用的英式口音。弗兰克一直搞不懂为什么这帮人要用这种口音说话,每段话的中间都故意抬高音调,并且觉得用这样的方式说英语才是上流社会的体现,他认识的一些同行为了能挤进上流社会圈子而每天反复练习这种口音。

“我觉得我不是,毕竟我对古代的东西没有什么印象。”弗兰克回应道。

“那你是做过整容手术吗?”马瑟又继续问道。

“不,为什么这样问?”

“天啊,那你脸上的皱纹是怎么弄的?简直太完美了……”马瑟兴奋地说道,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眼角说,“瞧,这是我去年做的手术,请了附近最棒的整容医生给我加了几道鱼尾纹,但跟你的比起来,哇嗷,真是逊色太多了,你这性感的鱼尾纹简直是浑然天成!想必你一定迷死不少女孩吧?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呃……我没刻意去弄,大概是因为我烦恼事比较多……我想你叫我过来应该不是为了讨论保养脸蛋的问题吧?”

“哦对!来这边坐下吧。”马瑟说道,并示意让保镖拿来一个座椅,放在圆桌旁边。

弗兰克坐下后,看到了落地窗外的场景——这里简直是观看竞技场节目的绝佳位置,刚好正俯视着竞技场中央接近上万平方米的大型擂台,不会太高或太低。竞技场的大型擂台,其实是一个迷宫,但这只是暂时的形态,因为这擂台是由纳米材料制成,可以随意制造掩体或变化出各种形态。迷宫在不同的角落里分布了几只怪兽——两只巨型高脚蛛,一只巨型蜈蚣,一只开膛兽。

除了怪兽之外,还有6个手拿直剑的男人——这6个人要么是犯了重罪的死刑犯,要么是欠下高利贷而主动卖身给竞技场的可怜人。这个节目的结果只有两种——要么6个人都成了怪兽的食物,要么击杀所有的怪物,但弗兰克知道后者的可能性极低,极少人能在这样的“节目中”存活,因为大多数人对怪物的习性一无所知。他们当中有三个战战赫赫地背靠背围成一圈,以能够环视四周,另外三个则像发疯似的四处乱窜。

围着大型擂台的观众席已被人群挤的水泄不通,他们疯狂地呼喊着,似乎期待着看到鲜血。竞技场中央悬挂着四方屏幕,上面标记着各种数字,弗兰克看不懂这些数字的意思,但知道是每种结果对应的赔率——这就是这群人疯狂的原因,他们用竞技场上那些人的存活与否、或是死亡顺序、或是某人击杀怪物来设赌局。


“要喝什么呢?红酒?香槟?啤酒?可乐?”马瑟问弗兰克。

“就一杯冰水可以了。”弗兰克回答。

“哎,这也太没劲了,就给你来杯香槟吧……这桌面的食物你可以随便吃别客气。”

旁边的保镖给弗兰克倒了一杯香槟,弗兰克接过后,说:“关于令郎的事,我不是故意的,这其中是有一些误会……”

“干得太漂亮了。”马瑟打断道。

弗兰克一下没摸着头脑,犹豫了下说:“我还没听懂你的意思。”

“我是在说把我那混蛋儿子摔进牛粪这事,干得漂亮!”马瑟回应道,“你有录下来吗?真希望你有录下来,我真想看看他当时的样子,怎样?他有哭不?”

弗兰克松了口气,说:“哇嗷,这么说你不生气?”

“当然不生气!”马瑟嚼了一颗葡萄,说,“年轻人就应该吃点教训,我那没出息的儿子觉得自己可以胡作非为,不知道人们敬畏他,是因为敬畏我,而自己就像蜜糖罐里面的叉子,一点用都没有,只会捣鼓一些奇奇怪怪毫无意义的东西。你这一摔漂亮,让他认清一下事实,没有了我他什么都不是,你说对吧?”

弗兰克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是附会着笑了下,说:“那……我们之间没什么不愉快对吧?”

“呃……虽然我也很想这么说,但恐怕还有点问题需要解决。”


观众席突然沸腾了起来,此时能看到竞技场上其中一个人被开膛兽从脑门中间到胯部分割成两半,鲜血四溅。有人欢呼,有人捶胸顿足,显然前者是下对注了。但弗兰克注意力并不在这上面,而在马瑟那突然转换的态度。

“你瞧,我本人很赞赏你这么做,但其他人却会有别的想法,”马瑟又吃了一颗葡萄,边嚼边说,“他们会这样想,既然那个混蛋是我的儿子,往他脸上塞屎,就等于是往我脸上塞屎……这样的逻辑很可笑对吧?就因为那混球跟我同样是姓迪克斯徹,他们就会把我跟他划等号,虽然这样的说法很傻逼,但我不能左右他人的想法,你说对吧?”

马瑟边说边笑对着弗兰克,弗兰克点头回应了下,马瑟又继续说:“所以问题就出在这里,在大家看来你就是在往我脸上塞屎,而如果我不做些什么,大家就会觉得往马瑟•迪克斯徹脸上塞屎是不会有什么后果,而你知道我所做的生意是涉及到‘面子’的问题,这个马戏团还有竞技场只不过是我的业余爱好罢了,我真正的生意,是建立在大家都惧怕我的基础上,所以你能明白我面子的重要性吗?”

弗兰克点了点头。

“那就好!所以,虽然我很喜欢你,弗兰克,但生意归生意,你让我的面子受到了亏损,所以我必须做点什么。按照以往,当有人让我面子受到亏损的时候,我会打断他一条腿,又或是砍下他几根手指,但放心,我不会对你这么做,正如我所说,我喜欢你,并且我一向都有跟狩魔猎人打交道,所以我想到了另一种解决方案,我交个任务给你,你去完成它,就这么简单。”

弗兰克并没有马上回应,而是犹豫了几秒,在这几秒内,他的大脑在快速地运转,他很快整理了现在他所处的状况——首先他不再像最初他以为的那样处于下风,现在看来对方需要他干活,也就是有求于他,这就意味着现在双方的地位是平等的……虽然弗兰克多年以来都是在做狩猎的行当,但并不意味着他不会谈生意,相反,他对心理战术并不陌生,他知道如果一味的唯唯诺诺,只会让他在谈判中一直处于弱势,他现在要做的,必须扭转一开始的局面,让对方觉得,主导权在他手里。这需要一些话术上的技巧,例如在某些方面表现出强硬的姿态但又留有余地,又或是恰到好处的讽刺,既能展现出自己的幽默又能释放出自己一点都不惧怕对方的信号。

“你是说,免费为你干一次活的意思吗?”弗兰克终于开口回应。

“不,恰恰相反,你会得到相当丰厚的报酬。”

这让弗兰克颇感意外,又沉默了几秒后,说:“看来这活的‘代价’不单只是你面子上的亏损,还有我那丰厚的报酬,消耗如此大的代价,我想这活并不是一般人能完成,并且还是个‘脏活’,对吧?”

马瑟的一根眉毛稍微上翘了下,微笑着说:“你很聪明,弗兰克……是不是脏活,得取决于你看问题的角度,不过世间万物都是如此不是吗?”


此时外面的观众席又传来欢呼声,弗兰克看到竞技场迷宫中央原本抱团组成圆形防御阵的三人,被巨型蜈蚣一次卷了起来,蜈蚣的身体挤压着三人并开始蜷缩,蜈蚣的触脚如同锋利的刀刃,随着身体的扭转,那三个可怜人一下就变成了一摊碎肉块。

弗兰克继续说道:“我整理了下,因为我把你儿子摔到牛粪上,所以让你面子受到亏损,因为你面子受到了亏损,所以我必须替你干一次脏活,来弥补你面子上的亏损……呵,虽然听起来总感觉逻辑不太通顺,但我姑且听下这你的委托吧。”

“恐怕你得先答应我你接下来这个委托,否则如果你听完了具体内容又拒绝的话,我就不得不让手下杀了你,”马瑟说道,“但等等,如果你现在不接受,那我就必须砍下你几根手指,你让我面子受到亏损了,还记得吗?所以现在看来,你并没有多大的选择权,弗兰克。”

弗兰克叹了口气,说:“好吧,那我只能答应你了。”

“太好了!”马瑟向保镖示意把两个杯子都填满香槟,“这杯酒,象征着我们合作的开始,也见证了我们的友谊。”

弗兰克举起酒杯,说:“为了友谊。”

俩人碰杯,就一口气喝完了它。弗兰克顿时感到了几分酒意,这在他看来是件好事,能够让他更放松地进行谈判。


“那现在你可以说说你需要我解决些什么了吗?”弗兰克问道。

“咒怨夫人,”马瑟回应,“给我说下你对她的了解,越详细越好。”

当听到咒怨夫人这四个字的时候,弗兰克感到背脊发凉,虽然他早就预料到这次的委托肯定是一些大麻烦,但没想到会是这种程度的麻烦,但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回答:“咒怨夫人……介乎于量子态与以太之间存在方式的生物,是当今世上最恐怖的女鬼种之一,被它盯上的猎物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它会先让猎物饱受惊吓的折磨,最后再以极其惨烈的方式结束猎物的生命。每击杀一个生物,会吸收其精神能量使自身更加强大,也有种说法是死者的怨念也会成为咒怨夫人的一部分。能够自由进入扭曲虚空并且制造异度空间,加上自身又是介乎于量子态级别与以太级别的存在形式,所以能够有效击伤它的条件非常苛刻,狩猎它的风险极大,所以一般的猎人哪怕是金山银山放在他面前也不会接这样的委托,除非……”

“除非是由像你这样老练的猎人组成的狩猎团。”马瑟打断道,“这只咒怨夫人就在距离蒂塔镇以东150公里处栖息,已经对附近一带聚落的安全造成严重威胁,这次是联储亲自出面组织狩猎团,而这只咒怨夫人恐怕是史上最强大的咒怨夫人,人称‘贞椰子’,据不完全统计,她已经夺取了将近2000人的性命,也就是说,她有2000人份量的怨念。”

“2000人?他妈的2000人份的怨念!”弗兰克惊呼。

“是的,我理解,听起来确实是个不小的威胁。”

“威胁?这就是你们所能想到最好的词?这简直他妈的是个天灾,该死,我刚刚真该选择让你砍去几根手指,”弗兰克借着酒意吐槽道,“为什么现在才想到来收拾,为什么不早点解决它?”

“那是因为她所在的位置相当特殊,恰好处于蒂塔镇与阿里城的几个卫星聚落的中间,这样导致物流运输都要绕着走,这让那几个卫星聚落成为了物流港,无形间就带动了物流产业的配套升级,给几个卫星聚落带来不错的物流吞吐量,带动了当地经济发展。简单点说,因为这女鬼的存在,给卫星聚落增加了5000个就业岗位,每年带来了1亿多银弹的GDP增量。”马瑟一口气解释道。

“那为什么现在又想着去消灭它呢?”弗兰克问道。

“政客们对外宣称是为了附近居民的安全,是为民除害。但其实聪明人心里面都清楚,是因为最近中华城与联储之间的贸易摩擦,而阿里城是中华城其中一个盟友,让阿里城与其卫星城镇的物流业收入缩水,是报复中华城的一个手段。你懂的,政客思维就是这样,做每件事都只在其会带来利益最大化的时候才去做,然后在冠以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其实这也并不是主因……”

“但等等……”弗兰克打断道,“既然是联储亲自出面去收拾,为什么还需要猎人?你懂的,有什么是一发量子弹解决不了的事情,有的话也只是需要两发。”

“那是因为联储并不想消灭她,而是要活捉她,所以才需要经验老道的狩魔猎人。”

“活捉她?为什么?是要满足某个政客的特殊性癖好吗?”弗兰克笑着调侃道。

弗兰克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但马瑟接下来的回答让他惊讶不已,马瑟说:“呃……这只能算其中一个原因,但并不是主要原因。我猜把她活捉回来后,他们首先会教她一些基本的沟通技巧。”

“教一个女鬼如何沟通?为什么?是想要让她读大学吗?还是说让她竞选市长什么的?”

“那是因为她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在迷雾当中存活下来的生物……”

马瑟说完这话,顿时双方沉默了下来,弗兰克已经收回刚刚调侃的态度,过了几秒后,说:“所以这就是这次狩魔行动的主因?科学家们想要通过她来了解迷雾。”

“是的,所以你明白这次行动的重要性吗?这个名为贞椰子的咒怨夫人,也许就是人类能够通往迷雾真相的唯一桥梁,上千年来,人类第一次找到突破口。”

弗兰克叹了口气,说:“但我劝你们最好别抱太大期望,这女鬼的脑袋里只有杀戮跟仇恨,恐怕不会从她口中套出什么信息。”

“那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了。”

“活捉它比杀死它要难多了,我不确定自己能胜任这工作。”

“先别那么快气馁,弗兰克,这次联储会给予大量的支持,他们已经聘请了由100人组成的雇佣兵团,另外还聘请了50个来自狼帮的猎人,其中包括了‘八恶人’,你有听过这名号吗?”

“八恶人,我当然听过,包含鬼狼与针眼在内的狼帮8个最强的猎人,”弗兰克闭上眼睛,刹那间脑海里浮现出8个身影,伴随着子弹、锁链、鲜血,电光石火间刀光剑影,“8个,精通闪电战的高手。”

“正是如此,总共150人组成的狩魔团,除此之外,联储还会给这次狩魔提供最全面的火力支援,狩猎过程中的所有弹药消耗都能向联储报销。并且联储会给予每人最低5000银弹的薪酬。我会动用我的人脉关系让你加入到这个狩魔团,行动当中所有的收入都归你,并且我个人还会额外给你5000银弹,只要你私底下帮我完成另一件事,这才是我的委托。”

“脏活……”弗兰克会意道。

马瑟微笑了下:“是的……不过如我刚刚所说,脏活与否得取决于你看待问题的角度。”

“洗耳恭听。”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