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克托耳的进化之境

作者:美菲斯特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0-15

我一直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见外星文明。

1

一艘竹笋状太空船静静地悬浮在英仙座星云附近,“竹笋”的第三节上树立着翘曲的蝴蝶状遥感仪,那是探查船“阿克琉斯”号的标志。船长列奥纳多与大副、测量员正瞩目于即将接近的赫克托耳星系,忽然警报大作,一架飞行器高速接近中,三人顿时紧张起来:“莫非星系内部有恒星级文明存在?这和先期掌握的情报不符!”

飞行器以直线轨迹与“阿克琉斯”号擦肩而过,在船体的微微震颤中,蝴蝶状遥感仪锁定离去的飞行器,那像是四枚步枪子弹叠加而成的飞船,尾部向后探出巨大的“凹透镜”。

大副里维斯盯着飞行器的轨迹说:“无法分析表面物质,密度质量不明,相对星系速度为光速的二十分之一。”

测量员程步一盯着不断变化的数据和曲线,说:“能源反应是那种间歇性闪光造成的,有大功率的反射光。镭射震动在照射飞行器的尾部,形成镭射推进。”

随船医疗官瓦伦蒂娜问:“什么是镭射推进?”

程步一答道:“是由地面发射功率极强的镭射炮,借助光压来推动光子帆船的理论太空航行方法。这么一来太空船不必加装推进器和燃料,虽然只能单程航行,但藉由连锁加速,可以达到光速三十分之一到二十分之一的高速航行。”

瓦伦蒂娜:“这么说,人类现在还没掌握镭射推进技术?”

“造船和推进成本过高,得不偿失。”程步一转向船长,“飞行器在我们说话间已经距离本船大约七十个天文单位,没办法追上它。”

列奥纳多船长问:“镭射发射源在哪里?”

“是赫克托耳星系的第二行星,目前我们对这个行星知之甚少。最多知道那颗恒星是距离太阳系五十光年红色巨型星体。类比太阳系来说,体积就像木星轨道那么大,第一行星大约等于是在冥王星轨道上运转。更里面说不定曾经有过行星,只不过全被赫克托耳吞进去了。”

大副里维斯提醒道:“赫克托耳直径膨胀到了太阳的数百倍,这个怪物非常不安定,已经到了毁灭的边缘。”

瓦伦蒂娜心里一惊:“毁灭?”

程步一接着道:“就是红巨星发生大爆炸,结束整个恒星周期。赫克托耳星系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它和《木马屠城记》里那位穷途末路的英雄一样,是英雄迟暮的恒星,历史应该超过七十亿年。换句话说,有足够的时间让生物进化。”

船长自言自语道:“进化到能够建造镭射推进飞船的程度吗?”

“赫克托耳的第二行星气候炎热,可能像热带雨林一样。发射激光的地点估计在赤道附近。”

船长对里维斯说:“立刻沿着赤道设定登陆路线”

“阿克琉斯”号缓缓降入第二行星的大气层,船长盯着屏幕上读数,说:“大气中有氧气,约比地球稀薄9.7%,还算是适合生存的大气结构。安德烈准备着陆用小飞船,程步一再检查一次有没有无线电波。还没确实标定激光发射地点吗?”

程步一答道:“发射激光可能是有周期性的,要等到星球自转到一定位置才会再度发生。”

瓦伦蒂娜兴奋地说:“看屏幕中的影像,下面好像飞到亚马逊雨林的上空了。哈哈,那不是公路吗?”

船员安德烈说:“不对,是沿着山崖断层流淌的河流。”

“怎么会如此荒凉?”

程步一插口说:“可能是最近才发生大规模的地壳变动。”

“最近?”

程步一说:“两三百万年左右吧,不好,我们应当重新计算激光的功率!要是威力超过一兆瓦的话。”

“会怎么样?”

“我们太接近大气层了,稍微比保持距离比较好。”

“什么?”

“具有破坏力的不光只有激光而已,我们忘了激光贯通大气层的冲击波了,假如再碰上一次发射……”

话音未落,一道绿色激光笔直地将苍穹划作两半,犹如摩西分开红海。 

安德烈吓得大叫起来:“上帝啊,1.3兆瓦的镭射能量,在大气层造成冲击波!”

飞船被冲击波所震撼,船员们霎时间感到自己漂浮起来,些微的重力竟然荡然无存。


2


藤蔓如蛛网,浓雾缠绕在参天古木的树顶,一名穿宇航服的人站在树顶,面罩上的瞄准镜模块四处扫描。

“只看到绿色的树海和红色的山崖,只有这些一眼望不到边的景物。”

程步一从树冠上借助速降绳滑下,问乘坐小飞船进击着陆的同伴:“情况怎么样?”

瓦伦蒂娜从一名神色痛苦的女船员身畔站起,说:“艾坦娜骨折了,虽然用了愈合剂,还是很痛。”

艾坦娜是见习船员,年龄最小,船长安慰她说:“振作点,比起来不及逃走的那三个人就算好运了。”

船员艾伯特说:“飞船的‘脚’也受伤了。船长,起降装置受损,恐怕飞不起来了。”

秃顶又气质猥琐的安德烈小声说:“正好,反正我讨厌小飞船,会让我晕船的。”

里维斯竖起通讯功率放大器,正要发送求救信号,程步一急忙制止他,里维斯大惑不解:

“你说什么?你是说,我们不能向任何人报告我们在这里遇难了?”

“特别规则里有一条,在这种可能有高度文明的外星,要是任意使用无线电,恐怕会被他们检测到的。再说,我们也不确定对方是否友好。”

里维斯反问:“那么,救援队该怎么办?”

瓦伦蒂娜急忙道:“对呀,谁会来救我们呢?我们再也没有太空船的情况下……”

一道绿色激光再度划破天际,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程步一说:“快把探测器对着那个方向,计算冲击波抵达这里的时间,借此可以算出距离。”

列奥纳多船长召集几位骨干商量半天,最终作出决定:“我们先去寻找镭射光源,说不定能找到救援设施。”

船长鼓舞他们道:“无论如何,现在最重要的是和外星文明接触,否则‘大探索’时代会结束。为了能让地球人再一次将目光放在宇宙,我们要以同为银河系智慧生命体的身份,和异域的文明展开交流。只要人类能了解自己不是孤独的,就会再一次产生拥拥抱宇宙的勇气。”

船员们相扶互携,在雨林中穿梭,艾坦娜最先受不了:“呼吸真辛苦,宇航服提供的空气太稀薄。不能摘下头盔吗?”

艾伯特扶着她一路走来:“忍耐吧,食物虽然足够,但是氧气却要节省,不能轻易改用这里的大气。”

瓦伦蒂娜悄悄问船长:“假如食物也吃完的话,怎么办?”

“食物吃完之前,我早就抵达前方两百公里的镭射发射地点了。”

安德烈气喘吁吁地说:“只好忍耐了,我一直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见外星文明。”

艾伯特鼓励艾坦娜:“有文明的话,也会有食物和氧气吧。” 

安德烈脸色发白:“说不定,我们就是他们的食物呢!”

船长和程步一、里维斯和瓦伦蒂娜对他怒目而视,情绪激愤中,有几人觉得燥热、摘下头盔,瓦伦蒂娜决定不再理安德烈,转而问艾坦娜:“我们只能翻越这个山谷,还痛吗?”

艾坦娜还未回答,地下开始冒出白色的蒸汽,艾坦娜不由得向后一缩:“这些气体是怎么回事?”

安德烈不以为然:“假如有毒,检测器会先有警告的。”

小队在白色气体中走了一阵,艾坦娜忽然笑着说:“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腿渐渐不疼了,跳舞也不会痛了。”

瓦伦蒂娜咯咯笑着说:“我也是,一起跳舞吧,呵呵。”

艾伯特笑道:“以后他们还在火星盖殖民地吗,哈哈?”

“咦嘻嘻,在火星真的吗?”

“是啊,哈哈哈。”

程步一骤然觉得不对:“船长,快让大家改用氧气瓶里的空气,这里布满了高浓度纯氧,直接吸太多会因为纯氧中毒而昏迷的。”

船长高喊:“大家别吸外头的大气,快切换到氧气瓶里的。”

艾坦娜拍拍用夹板固定的伤腿:“你看我这条腿,也能跳舞了,哈哈!”

眼看她一瘸一拐、在白色气体中越走越远,其他人拉都拉不住,忽然一个原木粗细的黑色身影袭来,头上如七腮鳗一般张开五轮尖利的锯齿。众人纷纷躲避“七腮鳗”,没想到从旁边又伸来数十条章鱼触手般的藤条,将“七腮鳗”团团缠住。藤条如钢缆越勒越紧,竟然将原木似的黑色身躯勒到原来一半粗细,众人听着绞肉机般的骨骼肌肉碎裂声,只感到胸口烦腻欲呕。

里维斯忽然大呼:“船长,快看!”

众人循声望去,艾坦娜不知何时被藤条缠住,腰部以上被绞成原来一半粗细,只有两条腿悬在半空、伶仃将断。一直暗恋她的艾伯特气急败坏,探出手臂上的火焰喷射器,船长急忙阻止他:“周围全是纯氧,艾伯特,你想烧死大家吗?”

艾伯特颓然坐倒,程步一回想方才的事,颤声说:“这里是某种食肉植物的巢穴,它们释放纯氧让动物昏迷,走进它们的陷阱。”

船长带着其他人探查一圈,周围的食肉植物虎视眈眈,似乎山壁上面尚有通路:“拿绳子来,看来非上去不可。”

“等一下,船长,这里好像是空中监测时发现的大断层露出地表的部分,附近一定有河流。”

他们向上攀登,里维斯脚下一空,踩入一处石穴。船员们生怕下面藏有食肉植物,七手八脚地把他拉出来。程步一打开高流明手电,望着深不见底的石穴说:“这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

船员们早已不想在陡峭且布满藤蔓的山壁上攀援,他们在失重的宇宙空间航行年余,小臂和小腿上的肌肉早已萎缩,在与地球重力差不多的星球上,实在难以忍受重力势能的负担。

他们扒开石穴周围的乱石,里面果然别有洞天,一条通道歪歪斜斜通向地下。船员们推开挡路的碎石,打开高流明手电向里面进发,越是深入道路越是崎岖,通道似乎被地震蹂躏过一番,满是翘起的石棱和落石。出乎意料的是,再往里面走竟然有按顺序堆叠的石块,那些巨型石块似乎隔出了城墙。

城墙的基座上长满了茂密的不知名植物,这些强韧的植物密密麻麻一直延伸到墙顶的表面,一簇簇藤蔓和枝叶蔓延开来,像肥大而贪婪的蜘蛛。

船长说:“果然,这里果然有智慧生命体存在。”

他们放眼望去,似乎是一个城市的废墟,城池轮廓依稀可见。无数粗大的根须犹如溺水者的双手牢牢抓住岩石废墟,从热带雨林骤然进入地底的废墟,程步一不由得产生幻觉——这里仿佛是船难现场,船体残骸碎裂成狰狞的人脸,人们惊恐地抓住任何能漂浮的物体,尖叫着,挣扎着,等待翻卷着白色泡沫的海浪将他们逐一吞噬,然后被循血腥而来的鲨鱼撕成碎片。

程步一甚至感到走得越久,越是能听到它们无声的呻吟。

船长问他一个问题,将他拉回现实:“我试着碰触一道石墙,石块表面如面粉簌簌下落。” 

程步一定定神,说:“新鲜空气一灌进来,会造成急剧的风化。”

船长说:“有没有壁画之类的东西,快找找,什么都好,有没有东西能显示原住民的外观?”

四处兜了一圈一无所获,他们沮丧地回到原地。程步一说:“没有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生物,不过应该是生存在很久远的年代。”

船长问:“有多久远呢?” 

程步一沉吟片刻,说:“大约三百万年前。还记得吗,从上空来看地表有些地方光秃秃的,这个遗迹可能在大约三百万年前一场地壳变动之后,被断层给埋没的。”

船长喃喃自语道:“三百万年。”

话音未落,裂缝声从四周传来,一块块巨岩从四处滚落。程步一大喊:“危险,快跑!”

山壁开始坍塌,先是灰尘簌簌地落在他们头上,而后是拳头大小的石块落下来。他们向着洞口拔腿就跑,恨不得一步跨出去十米。

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气浪滔天,洞口好似魔龙出洞,白烟黑烟冒得不亦乐乎,一会儿的功夫,落石轰然堵住洞口。船员们急忙止步,掉头躲开:“糟糕,入口被堵死了!”

石壁分化瓦解,无数棱角锋利的石块如天降刀剑,从洞顶纷纷坠落。“正面石壁开始崩溃了,没救了,快逃!” 


3


在不断崩塌的洞穴中,他们向深处逃去,迎面出现一个绿色的大湖,无风而波,湖心莹莹冒起绿光,一道道涟漪映照着绿纹,如音波扩散。

“地底湖,那个冒绿光的又是什么呢?”

“会不会和镭射推进飞行体有关?”

“说不定是从地表露下来的光,循着光亮,或许能重回地表!”

里维斯首先走下水,“哗啦哗啦”地走出去一百多米,回头招呼道:“你们看,湖水只有齐腰深,湖底挺结实,放心吧。”

“这里可能也是城市遗迹的一部分,说不定是街道。”

“三百万年前的大地异变,竟是什么单纯的地壳变动吗?”

“不,可能的原因是……”程步一话音未落,远方传来游水声,船员们不约而同地将高流明手电光柱集中到那里。

一个狭长的身影在水中游荡,安德烈惊讶地说:“有蜥蜴,好像是两栖类。”

里维斯感叹道:“英仙座赫克托耳恒星存在了大约70亿年,这类地行星上的动物,竟是些原始生物。”

程步一皱眉道:“我想到的答案也差不多,原生生物的环境可能曾遭遇到毁灭性的破坏,活下来的大多是低级物种。”

瓦伦蒂娜奇怪道:“建造遗迹的文明,也是在那时消亡的吗?那又是谁在发射激光推进飞船?”

“应该是其他种类的生物,三百万年的时间足够让类人猿进化成人类了。”

船长望着腁手腁足的蜥蜴,幽幽地说:“可是,也足够让智慧生物退化了。”

船员们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向湖心半走半游而去,好在湖中没再出现危险的食肉生物,掠食者似乎不敢靠近湖心。长时间的焦虑、恐惧和高强度体力活动已经让我们透支,上岸之后,他们休息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湖心岛上树立着一株看起来直通地面的巨树,巨树上伸展出无数蛇样蜿蜒的枝桠,枝桠上错落有致的分布着千万“灯盏”。

程步一惊讶地说:“是树枝上的‘花’在发光,怎么可能?”

众人仔细看去,果然是数千朵“花”在发光,它们大肚细腰宽口,上面长着怪异的纹路,活像一株株猪笼草立在那里。

“灯盏”中的点点光亮映得巨树繁复精美,顿时如同活过来一般,仿佛每一个“灯盏”后面都有一个原住民的灵魂,在讲述尘封在时间铅幕之后的历史。船员们望着或许在地底矗立了几千年的巨树,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地底能有绿色植物存活呢,这里也是城市遗迹吧,只不过风化的更严重。”

“是什么东西让它发光的?像阳光苔藓之类。”

“好像不是从茎的内侧发出来的。”

安德烈两手一摊:“走到这儿就没路了,放弃吧。”

程步一说:“看,这里还有坑洞,植物说不定是钻过这里爬上地表的。”

船长道:“钻进去看看吧,反正再往前没路走了。”

这一钻进去非同小可,他们发现数以千计的藤蔓从十几米高的地面上垂下来。程步一用激光刀切开一条藤蔓,说:“看,纤维细胞在发光,就像是光纤一样,它们利用茎把地表的光传导到地底。如此一来,即使是黑暗的地底也能进行光合作用。地球上也有类似这种系统的植物啊。”

“很滑的,小心。”

安德烈像怨妇般抱怨:“真是的,为什么非得这么辛苦不可?”

“说不准,说不定上头,有智慧生物在等我们呢。”

“咱们猜猜他的长相,一定是巨人,一手抱着竖琴一手抱着会生金蛋的鹅。”

“上面有洪水落下来了,快趴下,紧紧抓牢。”

湍急的水流将两个船员冲落下去,其中包括安德烈,哀嚎声经久不散。船长喊道:“快爬,一直呆在这里会被冲走的,快爬!”

他们好不容易手脚并用爬上地面,却被顺着山壁流淌的暗河冲倒。且不说齐胸的河水像冰桶箍住呼吸,在滚筒洗衣机一样的湍流中,不时有刀片一样的礁石划过身体,一道道血迹在身后如影随形。

眼前的河道渐渐变宽,黑暗之中难以看清水势,但是听那水声澹澹、如同兽吼,波浪不时淋他们一脸,水势应该比滚筒洗衣机强很多。

程步一被浊浪灌上好几口水、感到快要沉下去,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丝光亮。虽然那光亮晦暗不明,但是他身上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奋力向亮处游去。体力将尽、胸口快要爆裂之际,眼前的景物耳目一新,暗河原来通往大裂缝里的河流,黑暗像调皮的海豚跃动着褪去,露出头顶上一片光亮,在没有工业污染的热带雨林之上,是星光璀璨的英仙座大星云。

船长说:“等到天亮才出发吧,累得动不了了。艾坦娜和安德烈他们都死了,只剩下四个人了,你们想,有几个人能活着到目的地?”

程步一说:“我们此行早有心理准备了,这不是你的错,船长。”

他们望向壮丽的英仙座大星云,程步一说:“面积广达三十光年的星云,中央闪烁着部分,现在正不断的有新恒星诞生,这种景致在地球上的任何天文台上是看不到的。”

里维斯说:“那颗发出青色光芒的是贝塔星的一等星吧,他也是刚诞生不久的超巨星,好漂亮。”

船长长叹一声:“在周围这么多年轻星系的环绕下,赫克托耳星系却在进入老年,真是莫大的讽刺。”

瓦伦蒂娜宽慰他说:“这颗行星上的生物,从远古以来就能一直眺望这么美丽的宇宙,也是一种幸运吧。”


4


翌日,晨光映射在千万片树叶的千万滴露珠上,这里没有喧嚣的野兽,没有回归巢穴的鸟儿,没有啁啾的鸟鸣中,清晨的森林仿佛头枕青山、在冥冥薄雾中睡去。

程步一望着晨曦,慢慢地说:“我好像猜到这颗行星上发生了什么。”

船长连忙起身:“说来听听?”

“红巨星赫克托耳是及其不安定的变光星,光度会一千至两千年为周期发生变化,。。因为是最大一级的恒星,变动规模当然也是极大的。这颗行星能创造出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因为只要放射能有些微的变化,对行星就会造成极大影响。”

船长语调低沉地说:“在七十亿年之间,这颗星星上的文明恐怕已经毁灭过多次了。”

雨林上空传来树冠裂开的巨响,他们看到苍翠的树冠中钻出一株株怪异的植物,像向日葵般对着恒星赫克托耳。每一个植株起码有雷达基站那么大,最顶端的吸盘状,很像雷达的圆盘天线。

“看这些仅仅缠绕在上面的藤蔓是昨晚的光纤,没错,就是我们沿着爬上来的‘光纤’。”

“原来他们是寄生植物。”

里维斯说:“那朵巨大的‘向日葵’应该就是聚光植物,这些藤蔓偷取它聚拢的光能,然后在地底繁殖就,是这么回事儿。” 

瓦伦蒂娜耸耸肩,道:“别说的这么难听嘛。”

程步一并无褒贬之意,只是客观地述说:“大家伙想独占所有的光源和水,所以小家伙只能在阴影里拼命的想办法生存。”

船长打断他们,说:“出发吧。”

一路上,程步一不断地思考:生命究竟是什么。又为什么要想尽办法活下来,为的是进化出更优秀的物种吗?可是不管再怎么努力,一旦恒星发生异变,生命却显得脆弱不堪,不是吗?宇宙中有亿万种生命存在,为的是什么,有谁知道问题的答案?

眼前豁然开朗,程步一暂时不去钻牛角尖。这一片沙地上到处是巨大骨骼,他们站在骨骼之下,仿佛站在帆船的龙骨里。

“尽是一些没见过的动物,是化石吗?”

瓦伦蒂娜蹲下搬起一段骨头,用右臂上的探测仪进行碳14测定:“不,这些骨骼的年份并不久远。为什么会散落一地?”

“小心点儿,这里是我们见过的唯一一片沙地,这不是普通的沙子,船长,是纯度极高的钠。”

“钠?不好!”

瓦伦蒂娜周围的粗管状植物突然喷水,地表的钠沙倏然爆炸,将她炸成血肉模糊的碎块。里维斯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在地,背部狠狠地挨了一下。

其他两人急忙扶着里维斯跑开,瓦伦蒂娜在他们面前炸得尸骨无存,三个人惊魂未定地跑出足有一公里。过了许久,眼看周围再无异状,程步一说:“这些植物利用水与钠产生爆炸,杀死不明就里的动物,然后吸收其养分,看来在这个行星上的植物在许多方面都比动物优秀。”

这一天在休整和疗伤中度过了,第二天,船长留下记录:“在短短的一周之内,我们丧失了五名队员,食物即将见底。环境依然很糟糕,这份记录就是为了预防万一而留的。我们的确在接近镭射光源,而我打算探明真相,直到只剩最后一口气为止。”

旁边里维斯痛苦的呻吟打断船长的记录,船长扶起他:“坚持一下,程步一去拿水了。”

弥留之际的里维斯精神似乎好了一些:“说到赫克托耳,在燃烧了七十亿年之后,这颗红巨星已经步入老年,逐渐地死去。不久之后它会开始膨胀,发生重力崩溃的情况,到时候这颗行星将会被赫克托耳吞没,整个燃烧殆尽。换句话说这颗行星没有未来,船长,你是否猜到了什么?”

共事多年的老朋友危在旦夕,船长实在无心想别的,经他提醒,倏然想起此行最初的目的:“我们来的时候看起来那个镭射飞行体,难道是逃离行星用的移民飞船?可是,它并不像移民飞船那么大。” 

里维斯回光返照,头脑格外清楚:“不一定只有人类才能造出移民飞船,程步一都说过,这颗行星的植物在许多方面都比动物优秀……”

程步一带着水回来的时候,船长低头在里维斯身边默哀,见到他回来,悲凉地说:“帮我埋了他吧。”

黄昏的红巨星赫克托耳将热带雨林行星染成一片红色,这是个不断有生物灭绝的世界。或许很久以后的地球末日,也是这般景象吧?这个世界深沉暗淡,是个充满不解之谜的地方。人类飘荡越过了两百光年的太空,我们的旅程也将接近终点。


5


列奥纳多船长和程步一默默地追寻镭射光源而行,直到那出乎意料之外的东西出现在视野中。

他们在一个盘底状大坑里发现了一艘坠落的“移民飞船”,船体由四枚步枪子弹状“舱室”叠加而成,尾部向后探出巨大的“凹透镜”,足有他们乘坐的着陆小飞船那么大。

“似乎从相当高的地方掉下来,外面的银色皮膜已经烧焦了,这个大坑多半是它砸出来的。这是太空船,还是人造卫星?”

程步一说:“先等等别靠近,我用探测仪扫描一下。皮膜是反射性的箔片,内侧十分坚硬,但不是金属制的。内部有有机物的反应,而且有相当多的水分……”

程步一话音未落,忽然远处传来“轰”地巨响,犹如建造地铁时的地下爆破,两人相顾骇然。他们看到前面一座小山丘顶端冒出滚滚浓烟,扩散形成绵延一公里的烟雾带。程步一很想知道为何突然冒出一座活火山,莫非还要喷发?他将望远镜模块指向彼方,观测到的景象令他半晌无语。

程步一说:“那不是镭射基站!”

列奥纳多问:“如果那不是镭射基站,会是什么?”

“难以置信,船长,那不是火山,是直径足有三十多米的巨树。它、它在发射什么?”

列奥纳多想起里维斯临终前的话,恍然大悟:“那不是人造卫星,也不是太空飞船——那是种子!”

船长指着发射种子的巨树,说:“同样是利用水与钠反应的爆炸,借着爆炸力来发射物体。我们看到的那家伙,或许是没被推上轨道,重新被地心引力俘获,坠落在此地。”

程步一如梦初醒:“应该是这样,这种焦耳动能发射系统成功率本来就不高,不过偶尔也会脱离大气层,进入卫星轨道。”

船长激动地说:“就是这样,之后再用镭射光加速。你看这里有许多种寄生植物,说不定它们也都把自己的种子,寄生在刚刚发射的‘移民舱’里了。”

“接下来怎么办,船长,还要去镭射推进的发射源看看吗?”

“必须去!”


他们终于找到镭射推进的发射装置,这里的集光植物比之前的大数十倍,程步一想起地球上的“大王莲”,大王莲的叶子足有两米,可载着三四岁的儿童浮在水中,盖因其叶脉结构如钢筋钢缆纵横交错,是植物界最能承重的叶子。这些集光植物叶盘直径足有二十米,下面支撑的茎直径十八米至二十米不等,将叶盘托举在离地五六米的地方,循着阳光直射的角度缓缓变换方位,但无一片在重力作用下扭曲变形,绝非地球上的大王莲可比。

集光植物绵延数十平方公里,如放大数千倍的蝠鲼,众星捧月地簇拥着中心的发射装置,那让程步一想起故乡贵州的“天眼”。但经过实地测量,发射装置的底座直径比500米口径的球面射电望远镜还要大,在圆盘状的底座上,矗立着堪比人类行星际飞船的“发射塔”。

程步一猜测道:“这些聚光植物比以前看到的还要大,他们的地下茎恐怕全是相连的,或者整个行星上的聚光植物都以光纤相连,借着地下茎的网络把光能送到这里来,然后把所有光能都集中到发射镭射光的源头。”

天空中丝状、羽状的白色乱云横飞,程步一和列奥纳多感到头皮发麻,在静电作用下,乱云先是白色,后变成诡异的红紫色。朱紫色云彩如同一片片羽毛,汇聚成巨型的羽翼,好像恶鸟在伸出爪子和巨喙。彤云下出现几百团青色火球,那是电离层在集光植物上空积聚,远远望去像车轮般越滚越大。

程步一和船长看得瞠目结舌,一道绿光自发射装置顶端射出、直冲云霄,先前由爆炸效应送入行星轨道中的种子受此镭射光推进,瞬间加速至光速的十六分之一。程步一惊叹道:“是二氧化碳雷射系统,植物竟然进化到如此地步!”

“这不是智慧,也不是人类文明,可是它们却在做人类当年做过的事情。”

“在那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种子,星际种子在离开即将死亡的行星、奔向年轻的星系。”

“这颗星球的原生文明无论曾经发展到何种程度,都已湮灭在时间的湍流中,而植物非但存活下来,还进化出星际移民的能力……”

两人发现答案之后如同虚脱,十几天来的疲惫和伤痛俘虏了他们,在集光植物的大丛林中沉沉睡去,等醒来时已是半夜,发射装置静静矗立,背后是星光璀璨的英仙座大星云。那璀璨的星光其实是几百万光年之外恒星放射的光芒,历经百万年旅程走到地球之时,光源处的恒星或许已经衰迈成红巨星,或者坍塌成白矮星,甚至已然变成吞噬一切物质的黑洞。这星光是曾经年轻的恒星的叹息,启程时就已无法回头,到达时只余瞬间缥缈。

列奥纳多起身离开,程步一见他越走越远,急忙追上去:“你要去哪儿,船长?”

“里维斯先前没听你的建议,他执意发送求救信号,现在救援飞船‘特洛伊’号即将到来,我要竖起导航仪,而里维斯他再也看不到了。先前你警告说发射求救信号会引起原生文明的警觉,而我始终觉得,将这颗行星的确切坐标发射出去,比什么都重要。”

“自从二十世纪中叶开始探索太空以来,四百年之间人类的版图已经扩张到了半径一百五十光年的空域。也在许多星系设置人工智能平台,改造气候,建造殖民地无数。璀璨星光的诱惑下,人类开始走向星辰大海找寻新天地,就像十六世纪人们在《马可波罗游记》的诱惑下越过狂暴的海洋、开辟新航路那样。但是外星和地球的差异实在太大,大部分殖民地都已经因为意外灾害而放弃甚至毁灭。”

“人类终究还是感到累了,眼前的宇宙还是那么黑暗、深邃,似乎永远也无法与她拉近距离。两百亿光年,相对而言人类探索到的这一百五十光年,的确是微乎其微,连我们自己所在的银河系都跨不出去。于是对宇宙感到深深敬畏的人类开始回归故乡——那令人怀念的太阳系,当年大探索时代揭幕时被人嗤之以鼻的人造太阳系殖民地计划,如今又再度复活,开始建造。讽刺的是,那正是由外太空全面撤退的证据。”

“然而在这颗行星上发现的一切,将彻底颠覆人类的观念。人类的进取欲望大打折扣,还不如十六世纪对黄金狂热的古早人类,凭借《马可波罗游记》中虚幻的描写寻找‘黄金乡’;还不如这颗星球上不会说话、没有文字的植物,它们尚且知道不能局促在一颗行星上坐以待毙。”

“宇宙探索现在步入黄昏时期,我只剩下最后一个愿望——重新点燃大探索时代的火种,就像这镭射推进一般!黄昏正在燃烧,像是七十亿年来逐渐暗淡的余烬,只有那些迈向星际之旅的人,才能迎来黎明!”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