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机体

作者:阿西博士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0-24

阿西放下了儿子,拖着瘸腿和他一起向着学校走去。

成长的是社会,不变的人心。

——题记


“我前面就到了。”萨帕熟练地将机械腿制动,侧着身说道。

他一席银灰色的外甲,包裹着体内隐约可见的精密电路,裸露的胸腔、臂膀、小腿处微微鼓起,呈现出完美的线条,在夕阳的余晖下,闪烁着一种冷色调的机械质感。

一行的同事目光绕过萨帕的肩膀,落在了侧前方不远处的高档小区,只见正门处,赫然悬挂着“帝豪苑”三个烫金大字。

“好小子,真不赖啊!”同事拍着萨帕坚硬的手臂,咧着嘴起哄道。

“哪里哪里,现在的房子,不值钱了。”萨帕的金属脸精妙地配合着,露出谦虚的微笑。

“那明儿公司见了。”

“明天见!”

萨帕等同事们远去了,方才回转过身,朝着“帝豪苑”的方向走去,及至大门附近,他四下张望了一下,随即低着头,弯入小区门前左侧的一条小巷,急促地小跑起来,很快,他来到了一座外形有些残旧的开放式小高层住宅前,看光景,那楼至少得有四五十年的房龄,萨帕这一身气派的机器人装备,与这孤零零的小破楼,实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要知道,在当下,能自己完全拥有这样一个机体,那可是件了不得的事情,而这,还得从半个多世纪之前说起,那时候,房价一度涨到了逆天的地步,直到房屋租赁市场横空出世,一路高歌的房市才终于缓下了脚步,于是,资本纷纷撤离,游向股市,上演了沪指1万点的疯狂。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而每一次,都无非是把大多数人辛辛苦苦积攒的钱,装进了另一小部分人的口袋。

风卷残云,留下一地狼藉之后,实体经济更加一蹶不振,互联网更是达到了瓶颈,然而,嗜血的资本从来不会迷茫,很快,它们又找到了新的方向。

大约是在2058年年初,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出现了里程碑式的发展,首先,得益于太空探索的发展,人体冬眠技术取得了重大突破,与此同时,在神经学领域,将人的思维意识抽离躯体,导入量子脑中成为了可能,此外,工业智能方面,生产出了极为完善的机械体,并实现了通过中枢系统对机械体的精准控制。

精明的商人很快抓准了时机,他们将这些技术融合在一起,打造出了一个“永生人”方案,即人可以将自己的意识存储在由量子脑操控的机器人身体上,同时将肉身加以冬眠处理,如此,人们可以大大地延长自己的寿命,机体功能也得到了巨大的加强。

一时间,机体成为了社会上最耀眼的明星,其价格也水涨船高,尽管国家出于稳定市场和伦理道德方面的考虑,一再对人体冬眠的期限加以限制,但对于延寿的追求以及资本家的炒作,让机体的售价屡创新高。拥有这样一副身体,成为了一个人最简单粗暴的炫富方式。人们为了凸显这样的优越感,甚至故意放弃了机体外形上的仿人化设计,而更愿意将其最原始的金属外壳赤裸裸地暴露在世人的眼球之下,这,俨然也成为了富人们的一种时尚。

很快,机体的价格突破了天际,对于正常人而言,哪怕是倾其一生所有,也付不起机体一个脑袋的价钱,资本家眼瞅着一波波新鲜的韭菜已经收割殆尽,马上又改变了吸血的思路——你虽然买不起,但你可以租呀!于是,机体的租赁市场也迅速红火起来。

而萨帕,作为20出头的年轻小伙,刚刚走出校园的象牙塔,就扎扎实实地上了社会的第一课。

那是在应届生的招聘会上,萨帕抱着厚厚的一沓简历,正晕头转向地穿行在众多企业宣讲台之间,突然,中央会场响起了激情四射的音乐,萨帕被人流挤到跟前,才发现那原来是一家机体的展示会。

“如何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

“如何给老板、同事和客户最佳的第一印象?”

“如何让你初入职场,社会地位便高人一等?”

“你需要一副‘以太’牌机体,最低的租赁价格,最优的性价比,从租开始,造就你的黄金总裁梦。”

台上机体极具煽动性的演讲配合着激昂的音乐,让萨帕一下子心潮澎湃起来,他和许多年轻的应聘者一样,不知不觉间就排起了长队,预支了不菲的信用点券,签下了一纸租赁合约。

凭借着这一身机体,萨帕果真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作为初出茅庐的新人,他甚至在入职的当天,就收获了众多欣羡的目光,然而这份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窘迫的日子便接踵而来。

萨帕很快发现,光是机体的租金,就耗费了自己超过半数的工资,他只得租住最廉价的保障住房,生活上省吃俭用,日子过得着实难堪。

就在刚刚,萨帕又收到了机体公司催缴租金的通知,“干脆把机体退了,打肿脸充胖子,我这又是何苦,”他自言自语地嘀咕着,“可这样的话,以后我的脸还往哪儿搁啊。”萨帕摇着头叹着气,朝着面前晦暗的大门口走去。

萨帕穿过斑驳的楼道,走向电梯口,忽然,机体敏锐的意识让他注意到背后闪过的一个身影,萨帕一下警觉起来:那个身影,似乎从大门口开始,就一直畏畏缩缩地跟在他的身后。

萨帕加快了步伐,尾随者也紧跟其后,到了楼道的转弯处,萨帕快速闪入,又一个急转身回头,大喝一声:“是谁?!”

果然,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愣愣地怔在了原地,他身穿一套黄灰色的工服,着黑色胶鞋,虽然衣服已经磨得有些发白,但却洗熨得很干净,没有一点邋遢的感觉。

“你是谁?跟着我干什么!”萨帕再次大声呵斥道。

“我……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问问你,能不能和我,共……共用一个身体……”矮个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你什么意思?”萨帕的机械脸上,一下子竟找不到一种合适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懵逼。

“是这样的,我叫阿西,是一个电工,我白天上班,晚上在这附近的一家装配厂兼职搬运工,最近,我本想着租一个机体,但一打听,实在太贵了,以我的经济能力,最多只能承受一半的费用,于是,我寻思着找一个人跟我合租。刚好,我几次经过这里,都恰巧看到你下班回到这座单身公寓,恕我直言。”矮个子阿西又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我猜想着住这样的小区,你的机体应该也是租的,所以今天我冒昧地跟了过来,想试试运气,看看你是不是愿意跟我合租这个机体。”

“你的意思是,我租不起这个机体?!”自尊心作祟,萨帕不由得气上心头。

“不不不,我知道你肯定租得起,主要是我自己没用,所以才要请你帮忙,我无以为报,只能承担一点微不足道的租金,希望你能答应我的不情之请。”

“这还差不多,但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坏人,你要租这个机体干嘛?难道只是为了去你的破工厂里跟你的工友显摆?”

“你看,我把身份证、户口本,电机厂的工作证和装配厂领导开的兼职证明都带过来了,你放心,我是正经人,家里有老有少,绝不会干什么坏事的。”矮个子阿西有些扭捏地用手搓着衣角,接着说道:“租这个机体,是……是因为我白天上班,晚上兼职身体有些吃不消,有了机体,我意识虽然还在运作,但至少身体可以休息一下,而且,这样我的兼职效率也会提高,可以多挣点钱补贴家用。”

萨帕翻看着手中的证件,倒都是如假包换,他又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人,虽然长得老实巴交,不像什么坏人,但合租机体的原因讲得吞吞吐吐,显然还是有所隐瞒,光是这笔租金,他得多搬多少东西,才可能挣得回来……

“管他那么多,只要不是用来干坏事,能帮我分担点租金,何乐而不为,况且如今的社会,和谐安定得很,谅他也出不了什么乱子。”

想到这儿,萨帕的口气明显和缓了下来:“那你倒是说说看,究竟怎么个合租法?这些机器上的东西,我可不会弄。”

“这些你放心,都包在我的身上。我每天只使用夜里12点到凌晨7点这段时间,到时候,我会租用一个简易的冬眠舱放置在你的公寓内,同时在你的量子脑内单独设置一个新的分区,白天,你的生活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晚上12点,你的思维进入睡眠状态之后,我就会将它隔离储存起来,并将我的意识导入量子脑的新分区,而我的肉身则会暂时保存在冬眠箱内,到了凌晨,我兼职回来,便会重新把我的意识导入自己的肉身,而你的思维也将再次复苏,开始新一天的生活。”阿西滔滔不绝地解释道。

萨帕心中不禁暗自称道,但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冷冷地说道:“那就按你说的试试看吧,不过,”他伸出手指指了指阿西浑身上下,说道,“你这些脏衣服脏鞋子,还有你的冬眠舱,可不准弄脏了我的公寓,如果我发现了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随时会终止我们的协议。”

“一定一定!”阿西连连点着头,脸上露出了憨厚而幸福的笑容。

就这样,萨帕白天上班,夜里,他的思维进入休息状态,机体则由阿西接管,开启忙碌的下半场,两相不误。每天清晨醒来,他都看到自己的机体被擦得一尘不染,好好地“安放”在公寓床上,而阿西则已经早早出门,屋内也总是打扫得干干净净,萨帕几次想挑些刺,显显自己的权威,但竟是连一点毛病也找不出来。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每月的第一天,萨帕都会在床头看到整齐码放好的信用点券,他的生活也因此过得宽松滋润了起来,日子平平稳稳一天天过去,一切似乎都很美好,直到那一天凌晨,熟睡中的萨帕在梦里被突然吵醒。

那是一阵极其剧烈的震动,伴随着刺耳的汽车刹车的声音,也许是由于机体受到的冲击过于强烈,量子脑电势陡增,竟将处于封闭沉睡状态的萨帕也激活了过来。迷蒙之中,萨帕隐约感觉到了机体损伤所牵动的思维感官区块的疼痛,他刚要发作,却随着机体的视角,看到了怀中紧紧抱着的一个小孩。

显然,此时的阿西并没有察觉到萨帕已经醒来,只见他急切地问着怀里的小孩:“小丁,你有没有伤着?哪里不舒服,赶紧告诉爸爸。”

“爸爸,我没事,你呢,疼不疼,我给你揉揉吧。”小孩子稚嫩地说道,挣脱着要下来查看阿西的伤势。

“实在不好意思,您受伤了没有?”耳边传来一个恐慌的声音,萨帕随着阿西的视线回转,看到一个司机从身后的小型面包车跑下来,忙不迭地道着歉,“实在抱歉,我昨晚忙到通宵,一大早去菜市场进货,实在太累了,才会不小心撞上您。您……您是有钱人,就不要和我们小老百姓一般计较……”

萨帕听完,气不打一处出,刚要破口大骂,却发现自己意识虽然被激活,但机体的控制权仍在阿西手上,无奈之下,他只得等着阿西去教训眼前的这个无赖。

谁想阿西却忍痛挪动着受伤的机械腿,又看看被撞凹了的汽车保险杆,缓缓说道:“算了,小孩没事就好,你也不容易,不过,这里是学校路段,你以后经过一定要记得缓行,撞到小孩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定,一定,我一定记得。”小货车司机连连点头,仿佛怕阿西反悔似的,撒腿就回到车上,一溜烟启动了车,呼呼离去。

萨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他望着远去的小货车,只感觉意识中有一股憋得想要爆发的冲动:“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爸爸,爸爸,你真的不痛吗?”小丁站在地上,踱着步围着阿西受伤的腿转着,他脚上的叫叫鞋可能是坏了的缘故,发出有些漏气的“唧唧”声,直响个不停。

“当然没事了,小丁,你忘啦?爸爸可是超人!是钢铁之躯的机器人哦!”阿西将小丁举过头顶,一瘸一拐地转着圈欢呼道,引得小丁一阵哈哈大笑。

“真是傻子,作为主意识,痛感至少是我的好几倍,还在孩子面前逞能呢。”萨帕没好气地想着,但听着小孩子天真的笑声,木讷的阿西似乎也连带着有了几分可爱之处。

阿西放下了儿子,拖着瘸腿和他一起向着学校走去。

“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呀?”

“爸爸都说了,妈妈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回来。”

“我昨晚又梦见妈妈了,妈妈说她那里现在很冷,爸爸你说妈妈带的衣服会不会不够呀?”

“这样啊……”萨帕分明听到阿西一阵哽咽,“怎么会呢?妈妈在那里过得可好了,小丁放心,爸爸现在有钱了,你看,爸爸现在和小丁同学们的爸爸妈妈一样,也是机器人了,爸爸会寄很多很多的衣服给妈妈,让她在那里穿得暖暖的。”

萨帕的视线随着机体眼球的移动望向已经露出鱼肚白的天边,只听阿西低声地喃喃着:“妈妈每天都在看着小丁,小丁要乖乖的,妈妈在遥远的地方才会放心,知道吗?”

“我可乖可乖了。”小丁提高了音调,叫叫鞋踢着路牙边上的石子,叫得更欢了。

天越来越亮,雾气慢慢散开,前面的学校变得更加清晰起来,萨帕终于看到,那原来是市区里一家有名的私立幼儿园,此时,校门口已经停满了家长们的各种豪车,而随处可见的,还有人来人往各式各样的高档机体。

“那小丁今天要好好学习,放学后奶奶会来接你,自己晚上在家要听话哦。”

“好的,超人爸爸,再见!”

萨帕看着小丁甜甜的笑脸,不自主地挥动着手臂和他道别,他只觉得此刻自己心中暖暖的,然后意识开始有些模糊,进而像个孩子一般,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萨帕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阿西照旧早早地上班去了,萨帕原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直到脚上传来一阵痛感,他才意识到,记忆里的一切,都实实在在地发生过了。

萨帕勉强翻身起床,看到床头整齐地码放着一沓信用点券,他伸手扫描了一下,却发现比约定的机体租金要多出许多。萨帕有些奇怪地将点券拿起,这才发现下面还垫着一张纸条,上面用歪歪扭扭地字体写着:“今天我不小心在工厂里出了一点事故,撞坏了机械腿,桌子上面除了租金,还有我身上仅剩的信用点券,如果不够的话,我会再补给你的,实在是非常抱歉。”

刹那间,萨帕只觉得心头有些异样的感觉,一股暖流顺着脸颊流下。

“这机体还有流泪的功能,这么久了我居然从未发现。”他伸出舌头,试着舔了舔,竟然苦涩中带着一丝甜味。

“还真像……”

萨帕苦笑着摇了摇头,擦干了眼泪,随而,他将信用点券放回了原处,又掏出笔,接着在纸张背后写上:“没关系,机械腿我会去修好的,一定不耽误你明天送小丁上学,”顿了顿,他继续写道,“对了,这些信用点券,你拿去帮小丁买一双新的叫叫鞋吧,记得挑最好看的,一定要让小丁,和他的超人爸爸一样帅气!”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