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改造后的我们,还是人类吗?刘慈欣曾用小说解答

作者:蒙脱石散 西威来源:不存在新闻发布时间:2018-11-28

科幻变成现实,不一定都是好事。

前几日,刘慈欣在克拉克奖颁奖典礼上说了这么一句话:

“未来就像盛夏的大雨,在我们还不及撑伞时扑面而来。”

没想到,这场雨来得如此之快。


11月26日上午,人民网发文称: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这对经过基因修改的双胞胎,出生便自带抵抗艾滋病的能力。

财经网微博截图

财经网微博截图


人类历史上,我们从未像今天这样手握如此方便的DNA修改工具——

这次采用的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让科学家可以轻易地删除、修改或插入基因,经济又精确。

只不过,以往的实验都会终止在胚胎发育早期,让修改过的胚胎完全发育到诞生,这还是第一次。

1997年的经典科幻片《千钧一发》描绘了基因决定命运的未来世界

1997年的经典科幻片《千钧一发》描绘了基因决定命运的未来世界

刘慈欣认为,当科幻变为现实,没人会感到神奇,它们很快会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

“科幻小说将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变成平淡生活的一部分,作为一名科幻作家,我想我们的责任就是在事情变得平淡之前把它们写出来。”


那么,他是怎么看待基因编辑的?

在三篇小说里,刘慈欣曾提出3个疑问,并深入讨论了由此带来的伦理、社会问题。


01 基因编辑会变成有钱人的特权吗?

《赡养人类》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遥远的外星,富人用基因技术优化后代,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富有。

连空气都被富人垄断的世界,当整个星球的财富集中在一个人手里,资源耗尽的穷人终于揭竿而起。


02 基因改造人如何看待自己?

在《人生》中,母亲跟腹中的胎儿对话,告诉ta人类已经可以对受精卵的基因进行修改,让孩子没出生就拥有母亲的全部记忆。

结果,具备成人思维的婴儿拒绝这样的人生,扭断脐带自杀了。


03 基因编辑可以消灭贫穷和疾病吗?

《天使时代》可能是三篇中最接近今日现实的一篇:

非洲的桑比亚一直饱受贫穷和饥饿的折磨,但桑比亚有一名厉害的科学家——伊塔。他本来是一个计算机科学博士,偶然发现基因工程和软件工程有共同之处,于是将软件工程学应用到分子生物学中,创造了“生命BASIC”和“伊甸园C++”两种基因编程语言。

人们发现,上帝原来是个程序员,与此同时,程序员也可以做上帝。

小说中是这样描述的:

“有一天,项目经理把一张光盘递给一位临时招来的这样的上帝,告诉他光盘中存有两个未编译的基因程序模块,让他给这两个模块编一个接口程序。谈好价钱后上帝拿着光盘回到他那间闷热的小阁楼中,在电脑前开始他那为期一周的创世工作,他干起活儿来与上帝没有任何共同之处,倒很像一个奴隶。一周后,他摇晃着从电脑前站起来,从驱动器中取出另一张拷好的光盘,趟着淹没小腿的烟蒂和速溶咖啡袋走出去,到那家生命科学公司把那个光盘交给项目经理。项目经理把光盘放入基因编译器中,在一个球形透明容器的中央,肉眼看不见的分子探针精巧地拨弄着几个植物细胞的染色体。然后,这些细胞被放入一个使馆的营养液中培养,直至其成长成一树小小的植株,后来这个植株被放入无木栽培车间,长成树苗后再被种进一个热带种植园,最后成长成了一棵香蕉树。当第一串沉重的果实从树上砍下后,你掰下一个香蕉剥开来,发现里面是一个硕大的橘瓣……”

在联合国生物安理会第119次例会上,桑比亚国申请了一项基因工程成果审查。伊塔博士负责介绍这项科研成果。

他上台的时候看起来特别瘦特别虚弱,一问才知道,桑比亚正面临着严重的旱灾。

旱灾中的桑比亚有多穷?人们有多饥饿?

伊塔讲述了一个关于自己妹妹的故事:

“那也是一个大旱之年,大地像一个满是裂缝的火炉子,地上被渴死的蛇又被烈日烤干,脚一踏就碎成了末儿……当时桑比亚正在连年的内战中,就是那场由东方政治集团操纵的推翻布萨诺政权的战争。我们的村子被一起了,什么吃的都没有了,雅拉就去吃甘草和树叶,哦,雅拉是我的小妹妹,刚懂事,大大的眼睛……她去吃干草和树叶……”

“她吃得浑身浮肿,肠道也堵塞了……那天晚上,她嘴里含了什么东西,碰着牙喀啦啦响,我问她含着什么,她说在吃糖……她以前只吃过一块糖,是一年前一个来村里招募游击队员的苏联顾问给的。我看到一道血从她嘴里流出来,就掰开她的嘴看,雅拉含的不是糖块,是一个箭头,一个涂着响尾蛇的毒液,用来射杀豺狗的箭头。她最后对我说:雅拉难受,雅拉不想再活了,雅拉死后哥哥把雅拉吃了吧,然后哥哥就有劲儿走到城里去,听说那里有吃的……我还记得那天晚上的月亮,从干旱的大地尽头升起来,昏红昏红的……我没吃小妹妹,但那年在村子里,确实发生了人吃人的事,有些老人立下遗嘱,饿死了后让孩子们吃……”

作为一名科学家,伊塔突然意识到,科学如何解决饥饿,这就是他这次要展现的科学成果。

他请了一位桑比亚的小孩上台,这个孩子跟传说中饥饿的孩子不一样,长得特别健壮。他就是伊塔使用“伊甸园++”编程改造过基因的孩子,改造的结果,竟然是让人可以吃草为生。

“这个桑比亚孩子抓起一大把青草,卷成粗绳状的一根,像吃香肠那样咬下一大截,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草茎被嚼碎时发出的吱吱声清晰可闻……他吃得很快,转眼把那粗粗的一把草吃光了,又开始大口吃树叶……”

这样被改造基因的人,桑比亚有两万多名。

这项成果让世界震惊,同时也遭到了强烈的反对。伊塔和孩子被大家称为“恶魔”,被排挤和驱逐,准备逃回桑比亚。

但就在飞机上,这个孩子被暗杀了。

桑比亚成为了世界的公敌,文明世界以维护人类“第一伦理”的名义,对桑比亚展开了攻击。

执行“第一伦理”行动的有三艘航空母舰,持续的攻势下,桑比亚不得不交出两万名被改造的个体,可人们发现,桑比亚还隐瞒了另外两万名基因改造人。

就在伊塔苦苦请求、舰队却坚持讨伐时,两万名基因改造人反击了。

“战斗警报尖厉地响起。已冲到海边的桑比亚步兵争先中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白色的东西,那一片白色急剧抖动着,激起了高高的尘埃,舰队的人们一时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有的桑比亚士兵都长着一对白色的翅膀,这是20000多名会飞的人!”

舰队沉没了。

“在那块百万年前诞生人类的土地上,飞人群正在夕阳中盘旋。”

(小说选段经作者刘慈欣本人授权发表,如需洽谈合作请联系未来事务管理局)

《2001:太空漫游》中的星孩预示着“后人类”的样子

《2001:太空漫游》中的星孩预示着“后人类”的样子

未来从未如此迫近,它似乎正发生在中国这个地方。

只是,科幻变成现实,不一定都是好事。

11月26日晚,数百位科学家发布联合声明:

"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试验,只能用疯狂形容......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我们可能还有一线机会在不可挽回前,关上它。"

人类似乎真的拥有了一双上帝之手。正是由于我们掌控了这种力量,今天的事情,才会又一次引发全社会热议:

未来的我们还是人类吗?

基因改造应该被终止吗?

定制婴儿符合伦理道德吗?

......

虽然都是些老生常谈,但我们需要它。

我们需要这样的追问,也需要进行这样追问的科幻作品,需要思考到底该如何运用这种能力,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直至找到答案。

著名科幻作家Terry Bison在亚太科幻大会后答记者问

著名科幻作家Terry Bison在亚太科幻大会后答记者问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