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送机事故报告

作者:海獭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2-21

2018光年奖“微小说”三等奖作品

编者按:

【2018光年奖评委会评语】《传送机事故报告》一文,作者运用了"虚构的非虚构"的写作手法,把常见的构思分解成了许多详尽的细节,非常适合短篇幅内的大背景设定。语言简洁凝练,较好地在反讽与恐怖之间找到平衡。

——光年奖评委夏笳、迟卉


张力是个刚从大学毕业不到一年的新生代上班族,他这会在去公司的路上。每天的这个时间,他都靠刷微博来打发时间。

他正在往自己居住街道的传送点走。

用“走”的这个动词有些不准确,他现在是站在人行道的履带上,履带会自动往前滑动,并不需要张力真的走起来,只要在路口转到正确的履带上,就能到达目的地。

当然,履带运行速度的比较缓慢。如果张力不那么偷懒,选择走人行道,他能更快抵达社区传送点。

可包括他在内,这条履带上的所有人,都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和其他人一样,张力宁可降低前进的效率,也不愿意挪动一步,让自己成为那个不合群的人。


他低头看着自己移动终端的VR镜头里射出来的光屏。他的手指点击了一条今天早上2点时发出来的长微博,那条微博的题目引起了张力的注意。


——传送机事故报告记录——

【张力点开了这条长微博的细节,开始阅读里面的信息。】

在当今的社会,定点传送技术成为了人们生活的主要交通工具。

自几年前传送机被广泛推广应用以来,我们想要从日本的东京到达美国的纽约,只需要花费十分钟。

而在传送机发明出来以前,同样的距离至少会花掉十几个小时。人们的出行依赖于汽车、火车和飞机……等等一系列不方便且占地面积大、又十分消耗能源的旧型交通工具上。

传送机是WORK公司给人类社会带来的跨时代革命性发明,它大大缩减了国与国之间的距离,提高了人们的工作效率。

可你知道吗?传送机作为一种交通工具,它,也是会发生事故的。

在笔者举例说明具体事故案例之前,先给读者们简单地介绍一下传送机工作的原理。

WORK公司所研发的这台跨世纪定点双向传送机,其传送原理是: 

拾取传送用户的DNA和所携带物质组成信息,将用户的肉体和记忆画面数据复制,在目标地点重新组成。

用户被从A点传送到B点。在A点的传送机拾取了用户的记忆,将用户的肉体被分解成液态,保留在A点传送机的容器里。接着,用户的身体信息被传送到B点,B点的传送机会用人体的基本素材将用户身体和所携带物质重塑,输入A点记录的记忆。

至此传送成功。

每台传送机柱体上方的巨大容器里装着的就是组成人体骨骼、内脏和血肉的基础素材液体。而这些素材的来源,就是那些每天都要在不同地点来回穿梭的普通人。

也就是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


分解、记录、传输、复制,重塑。

这些都是好听的词汇。

看到这里,我想已经有读者明白了。

是的,我们每个人几乎每天都要被杀死至少两次。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在进入A点传送机后的记忆是不存在的,而只有在B点,也就是传送目标点的记忆才比较完整。

我们能够记得传送完成后所在传送机的结构,但却无从得知传送前的传送机内部结构。

这是因为我们在A点经历的被分解过程并不是无痛的。

没有人在被杀死的时候会觉得不痛苦。

在A点的用户是被活活分解的,而被分解时的记忆不会传送到B点。

一个人如果一天使用传送机三次,把他每天都会经历三次被分解的痛苦,只是他不会有这段记忆而已。

这些信息WORK公司并未对外公开,他们害怕人权组织的干涉。


好了,传送机的原理介绍,大抵完成。

接下来让我们把话题回到WORK传送机曾经发生的事故上。

如同人类曾经使用过的各种交通工具,传送机当然也不是完美无缺的,而且不同于其他传统的代步工具。它的各种历史事故,更加离奇和匪夷所思。

接下来我要讲的这些案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也许有些人曾经在新闻网站上看过类似的信息或者有幸目击过现场。但如今,这些消息已经被完全地从网络上删除干净。我的团队采访过那些目击过事故现场道的平民,他们因为“某些原因”,闭口不谈曾经发生过的往事。

WORK公司不希望旗下的广大用户因为这些事故而放弃使用他们的产品。

好了,我们话不多说,直接进入正题。


传送机事故第23号

事故级别:4(恶劣)

保密级别:最高(不可对外宣传,此文档只留存于WORK公司内部,用于研究和技术改良)

受害人郭镇明

性别:男

年龄:29岁

事故发生时身体数据级别:健康

婚姻状况:已婚,有一子一女


事故概述

在2079年3月13号上午8点23分时,郭镇明使用传送机,从所在居住地小区(中国.杭州市区)前往工作单位(澳大利亚.墨尔本市)。

当郭镇明被传送到墨尔本市时,他的大脑因为某种原因,保留了在杭州市传送点被分解时的记忆。

这段记忆对郭镇明造成了严重的精神伤害。经三甲级别医院精神科医生的坚定,郭镇明因为此次事故而患上了中度精神分裂。

其家属使用医院证明为证据,将我司上告法院,经我司法务部多次上门游说调解,家属最终接受了我司提供的400万人民币赔偿,撤销了上诉。


档案记录完毕

记录时间为2079年11月11日


传送机事故第38号

事故级别:5(极其恶劣)

保密级别:最高

受害人:陈祈峰

性别:男

年龄:32岁

事故发生时身体数据级别 :一般

婚姻状况:已婚无子


在2079年5月1号上午11点07分时,陈祈峰使用传送机,从家庭所在地所在地(中国.成都市)前往工作地点(中国.香港)。

在传输过程中因程序出错,在其公司所在地的传送机内,错误的复制出了四个记忆和相貌一模一样的人。

当时,其中一个陈祈峰第一时间选择了报警,且因为这一举动,导致了其余三名陈祈峰的通讯机号码被通讯公司识别为虚假账号。

在此后,警方和我司客服人员赶到了现场,将四名陈祈峰一起带走,由专业的法医对他们进行DNA、记忆和心理鉴定。

法医得出的结论为为:四个人都是陈祈峰本人,且鉴定证明有法律效益。陈祈峰WORK公司产品的受害者,WORK公司需要依法赔偿受害人。

得知消息后,我司法务人员第一时间与上级取得联系,经过董事会批准,我司可以接受陈祈峰在法律许可范围内提出的任何赔偿诉求。

但在政府的户口记录上,只有一个陈祈峰,因此我司只能接受一个陈祈峰所提出的诉求。

四名陈祈峰很快就为了户籍归宿问题起了争执。

此时,唯一可以使用通讯机的陈祈峰,在此我们把他称之为陈祈峰1号,其他人为2~4号。1号与妻子王思慧联络上之后,将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很快,王思慧也赶到了警局。但出乎大家意料,她几乎没有花时间去鉴定,直接认领了最初与她取得联系的陈祈峰1号。

至此,陈祈峰1号便是法律唯一认可的陈祈峰,而其余三人沦为了黑户。陈祈峰1号及其妻子很快就收到了他们所需要的赔偿费,与我司达成和解。

其余三名陈祈峰对此表示不服气,但他们的抗议是没有用的。从法律和伦理角度上来看,都只有一个陈祈峰,他的妻子也只愿意认领其中一个人。

其余三名陈祈峰属于交通事故意外产物,由事故负责方——也就是我司进行回收处理。


档案记录完毕

记录时间为2079年7月4日


传送机事故第179号

事故级别:2(无危险性)

保密级别:特殊(人为)

受害人:无

嫌疑人:周超

性别:男

年龄:26岁

人事部提供信息,周超在2078年12月起就任我司基因管理顾问一职,于2080年4月份离职。

在其任职期间曾有两次向上级申请年休假,皆因项目周期问题而无法批准。

事故发生后,上级曾认为这两次休假申请失败,导致了周超怀恨在心,酿成了过错。

自2079年12月起至2080年三月,周超擅自将韩国.首尔市某处的传送机改造出微整容功能,私下在微信朋友圈宣传,利用职位之便进行敛财。

周超增加的微整容功能十分方便,其客户只需要将自己的需求告知周超,再使用经由他本人亲手改造得传送机传送一次,就可实现面部微整容。

此事很快便东窗事发,经热心职员的举报,包括我司内部员工在内,短短的几个月内,已经有一千多名客户使用该传送机进行整容。

该事件无人员伤亡,但周超私自改造公司对外产品,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和劳动协议,已经被我司开除。

离开WORK公司后不久,经由原客户的投资,周超本人靠着开整容医院成为了亚洲首屈一指的富豪。


档案记录完毕

记录时间为2080年12月18日


传送机事故第141号

事故级别:5

保密级别:最高

受害人:耿乐云

性别:女

年龄:35岁

事故发生时身体数据级别:健康有孕

婚姻状况:已婚,有一女

在2080年6月12号上午8点57分时,耿乐云使用传送机,从家庭所在地所在地中国.上海市 前往当地第二妇产科医院。

在抵达医院传送点时,耿乐云迟迟未打开传送门,我司客服人员接到了传送机发生事故的警报,与该医院保安科取得了联系。妇产科医院安保人员使用内部钥匙打开门锁时,发现了惊人的一幕。

耿乐云以极其不正常的姿势趴在地上,宛如一滩人肉泥,无法发出声音,也不能动弹。

安保人员马上将其送医。

经检查,耿乐云女士失去了全身的骨头,这种状况人类是无法生存的。

而碰巧倒在医院门口的耿乐云女士第一时间就获得了治疗,但也仅仅是多活了三个小时而已。

耿女士死亡后一周,我司取得了她的尸检报告。

没有了骨头之后,耿女士因全身的器官和血管叠加挤压,血液无法流通,器官快速衰竭而死。

而且,这次事故,死亡的不止一人。

耿女士腹中7周大的胎儿,也跟随母体一起死亡。

我司的产品一次只能记录传送一个DNA信息,因此,我司是不建议怀孕想要生育的女性使用我司的传送机产品的。

因为这几乎百分百会导致她们失去胎儿。

而耿女士死亡的原因,是在她不知道自己有孕在身的情况下使用了我司产品,操作失误致机器出现识别故障。

针对这次事故,我司为全球的传送点更新了传送前体检服务。

如用户身体状况不适合传送,传送机将会暂时终止为该用户服务,以保证安全。

档案记录完毕

记录时间为2080年8月7日


传送机事故第41号

事故级别:4

保密级别:高

受害人:刘宇

性别:男

年龄:52岁

事故发生时身体数据级别:健康

婚姻状况:已婚,有一男两女三个孩子

在2079年11月6日晚间21左右,我司法务顾问接到检察院通知。

一名37岁的妇女报警声称自己的丈夫的人格被掉了包。现在这个冒名顶替她丈夫的人,打算将自己家里、公司的财产全部转移给一名叫普拉托.格利克斯的美国男子。

据这名王姓的女士声称,她和她真正的丈夫都不认识这个普拉托,他的丈夫不会无故把财产给一个陌生人。

王女士认为自己的丈夫刘宇是在几个月前的某一天,使用传送机时被掉了包,本该进入他丈夫身体里地刘宇的意识和记忆,因传送机出事故,而变成了另一个人。

她的怀疑不是空穴来风,刘宇的心理医生也持有相同的意见。而且现在的“刘宇”不会说中文,也不记得自己身份证ID号银行卡密码等等,他之所以不能成功转移财产的原因,也是银行工作人员发现他现在所写的名字,字迹和以前不一样,别说不会写中文了,就连英文字迹也无法匹配。

最终,银行也开具了该名“客户”并非本人的文件。

王女士拿着医院证明和银行通知单,将这个跟自己朝夕相处的男人和WORK公司一并告上法庭。

该案件立刻引起我司高层的关注,经过调查,我司确认刘宇的确就是普拉托.格利克斯。

经调查,普拉托是一名美国人,他失业已经一年零个月了,有过吸毒和诈骗的前科。此人在2079年7月6日晚9点使用传送机前往美国纽约。同一时间,刘宇也从香港的传送点返回深圳的居住地。在9点18分左右,传送机信息记录故障,错误地将两个在不同国家地点的人传送到对方的目标地点。

但因为DNA信息不同,在目标地复制的还是本人的肉体,传输的记忆却是对方的记忆。

案件发生后,我司法务人员积极与位处美国的“普拉托”取得了联系,“普拉托”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而且拥有刘宇本人的全部记忆。

他甚至记得一些只有他和妻子王女士才记得的私人记忆。


经过董事会批准,最终,我司使用特殊“处理”,将两名记忆安插错误的男人恢复原状。

对于美国人普拉托单诈骗行为,因为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王女士一家大度地表示不予追究。

我司在法院的调解下,分别对两名受害人进行了合理的赔偿。


档案记录完毕

记录时间为2079年11月26日。


以上几个案例是我们记者跟踪调查到的几起恶性事故,WORK公司的传送机,自普及以来已经近千起传送事故,它绝不是WORK宣传的安全无害的产品。


传送机的确为现代生活带来了便利,但我们的老百姓每天都会被分解重塑,和死亡插肩而过。

这难道不是泯灭人性的行为吗?

仅仅因为事后没有记忆,我们就能坦然地面对被分解的痛苦吗?

在此,我呼吁大家多走路、开车、乘坐飞机等传统交通工具,不要过分依赖传送机。


最后,请大家积极转发此条微博,转发满2000抽奖一台奥迪汽车!


———完———


张力阅读完这篇微博,他抬起头,发现人行道传送履带正好把他领到了社区传送点。

他还要去上班,如果迟到会扣今天百分之十的工资,他不可能乘坐其他交通工具,因为他的工作地点不在本市。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平时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能坦然进入的传送机,今天却让他感觉毛骨悚然。

会被活着分解吗?

他犹豫了片刻,身后的路人已经开始斥责他动作太磨蹭浪费别人的时间了。

外人的催促和对那十分之一工资的疼惜,最终促使张力鼓起勇气,走进了传送机。

身后的自动门紧紧地闭合,他看着白色的操作界面,才发现这里是没有“退出”或者“开门离开”这些选项的。

他除了前往目的地,没有别的选择。

张力根据语音提示,取出一个牙签,拾取了自己的唾液,将牙签放进一旁的扫描仪里。

传送机马上开始运作,他看到数道红色的激光灼烧着他的身体。

剧痛在一瞬间支配了他的意识,而此时他连可以逃走的双腿都被分解了。

那个在目标点复活的张力不会记得在传送机里发生的事情。

也许就算知道,他也不能对这种必须每天经历的日常说不。

他的生存依赖于传送机,我们每个人都是。

因为它太方便了,我们没有选择。


几分钟后,张力顺利到达公司。

离九点还有十五分钟,他有时间泡个咖啡,干点别的事情稍稍偷点懒。

可当他再想把那条“传送机事故报告”的微博再看一遍时,发现该微博已经因为涉嫌造谣而被删除了。


张力端着杯子往自己的办公桌走。

他突然发现,自己从来不曾拥有走进传送机后的记忆。

他每天都会使用的交通工具,然而每次一次的记忆,都停留在传送机自动门打开时的那一瞬间。


手中的咖啡杯热得烫手,茶水间距离自己的座位并不远,所以他宁可让自己的手挨烫。

他一直忽略了自己的感受,活在他被迫接受的理所当然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