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之路(三):鉴真

作者:天降龙虾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2-26

“如果穷人们有朝一日全部走上了那所谓的天国之路,余下的少数富人也总算享受到了传说中的按需分配,那么你们会将之视为你们的理想实现了吗?”

上接天国之路(二):悟空


第三章 鉴真


Z国驻R国外交大使江淑华坐在自动驾驶的电动直升机里,左右分别有两架R国的武装护卫飞行机器人和两架Z国的全能安保机器人跟随。她深知此次斡旋任务意义重大,如果能尽全功,则可望为以后的全球变革浪潮打好前站,创立一种堪于复制的桥头堡模式,使得R国前任政府元首的努力不致付诸东流。

江淑华后悔自己太过天真,没有及时觉察出针对R国前元首的刺杀意图。虽然作为异国外交使节,保护驻在国元首这事儿根本不在她的职责范围内,可招致行刺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应该就是那个R国与Z国合作实施的经济试验项目。

自从量子计算技术成熟,各种智能工作机器人普及以后,越来越多的中、低端生产和服务性劳动岗位不再需要人类职员,而高端创造、研究型岗位的用人需求却并没有如预想般大幅度增加。除了极个别天赋异禀的罕见奇才之外,无论学历高低,不分男女老幼,大部分普通民众都在相应的业务能力方面完败于机器人。市场竞争,优胜劣汰,大量的劳动力就此遭到市场上那只看不见的手的抛弃,被无情地逐出了由金钱控制的领地。

本来这是早已料到的事情,无业民众的生活只要由政府负责托底就好了。然而,大批失去收入来源的贫民几乎没有什么消费能力,市场交易量持续下滑,因为产品没有销路,具有极高效率的全机器人工厂基本无法开工。市场严重萎缩,商家没有产量和销量,各国税收都是直线下降,社会保障金的来源枯竭,财政赤字令政府不堪重负。世界经济就此陷入恶性循环的危机当中,糟糕的情势愈演愈烈,已持续近十年之久。

这十年来,各国尝试了多种政策调整方案,希望能启动经济复苏进程,结果全都以失败告终。比如,有的国家试图通过超发货币,补贴穷人的方式,刺激经济增长。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这不仅不可能长久,而且还有使国家信用崩溃的风险。可即便如此,该方案也没能让贫困人民过上一天好日子。资产者们大多严厉抵制这种明目张胆地对他们进行掠夺的政策,纷纷拒绝接受使用超发货币进行交易,直接令货币的发行速度赶不上贬值速度,瞬间沦为废纸。

还有的国家则采用曲线方式,号召资产阶层放弃使用机器人生产,转而雇佣穷人从事生产和服务,以便盘活经济,逆转恶性循环。然而如此一来,有的资产者响应了号召,雇佣价格相对昂贵的人工,却总有部分资产者不愿响应号召,继续使用机器人进行工作,哪怕承担相对高出几倍的税收,也仍然能够凭借极高的效率和恒稳的产品质量,收获远超人力劳动的利润。机器人产品在市场上的价格和品质,普遍优于人工产品,使得重新有了工作的人们,总是拿着自己老板发的工资,去购买机器人造出的更便宜、更优质的同类产品。导致雇用人工的资产者的资产迅速缩水,产品在市场上也没有竞争力,他们只能选择赶在自己的家业赔光之前辞退雇员、停止生产,否则他们很快就会变得跟自己的雇工们一样穷了。

当然,也有国家的政府不惜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强行以不封顶的浮动税率刻意拉平机器与人工间巨大的成本鸿沟,迫使更加先进的机器人生产方式退出市场。为了达成目的,他们同时也必须设立离谱的超高关税,禁止国外的机器人产品进入国内市场。他们之中,有些被国际势力以干预自由市场的罪名干掉了,有些陷入了因不合理税收引发的内乱。

总之,曾经的自由市场机制再也无法推动自由贸易,财富兼并态势严重,涸竭的消费市场中,仅存的专供富人消费的那点水,完全养不起国家经济这条大鱼。看着嗷嗷待哺的广大贫困人口,各国政府被迫开始向停工停产的资产者们收取资产闲置税。为逃避这种税,免得资产被慢慢榨干,富人们之间只能开始新一轮更加残酷的竞争。他们千方百计地想法把自己的产品推销给对方,生产出极尽奢侈之物吸引比自己更富有之人的欲望,或者以慈善之名搞些华而不实的济贫活动,甚至勾结不法分子转移、隐匿资产,变相用资产控制地下黑市,从事见不得光的罪恶交易。

其中做得最好的,就是天国网络。他们通过经营意识虚拟化服务,从事着吸收穷人生命的负向生产,却奇迹般地非常有利于解决现实问题。一方面,意识上传减少了需要救济的穷困人口数量,天国系统的升级换代还能创造新的高端劳动就业岗位;另一方面,天国网络的资产必须时刻处于运行状态,即使不产出任何产品,也不服务于任何真正活着的人,但绝对不能算是闲置资产,起码得耗电,也能给政府提供一定的税收来源。

除天国网络之外,最有希望彻底解决经济绝境的方案,就是Z国政府提出的公有化产权方案了。不过现在尚未做出完整的成熟方案,Z国目前执行的只是临时性的计划经济方案。该方案虽然可以缓解财富的极端兼并和生产停滞现象,却并不能使经济真正恢复活力,仅能勉力支撑局面。

由于Z国历史上就坚持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模式,其临时性的计划经济方案在别的国家不具有可行性。于是Z国就一边自己加紧最终公有化变革方案的制定、论证和试点工程,一边与R国前任政府联合试验一个具有普适性的短期经济维持和复苏方案。

江淑华作为Z国外交大使,受命负责协调该经济试验的计划和实施。其主要内容就是,由R政府出面,给R国贫民租借某些土地等必要的生产资料,再由Z国政府提供一些资金和技术支持,让无业人员自力更生地产出些具有随机性和独创性的生活消费品。最后,R国政府再作为中介,将这些非工业生产的手工制品,作为特殊的保护商品,转卖往富人区。并规定,凡是愿意出价竞拍或购买这些商品的资产者,将会优先获得政府救济穷人的采购订单。如此,穷人可以凭自己的创造性获得些许收入,富有的资产者也能有采购订单的收益和免除资产闲置税的好处,政府则可望从稍微活跃起来的经济活动中,增加少许税收。

本以为,这样能兼顾到各方利益的举措,应该不会惹出飞来横祸。当神州方面提醒江淑华留意天国网络在R国的活动的时候,江淑华居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直到全力支持经济试验项目的R国前元首突然遇刺身亡的消息传来,她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多大的错误。她太低估敌对势力的决心和胆量了。

前元首的死亡,令R国的政局陷于分裂当中。掌控着武装力量和资产支配权的富裕者支持的一方,和坚持要把经济试验项目接着搞下去的一方竞选,最终当选的居然是前者——因为他们大肆宣传了走上天国之路的好处,并公布了与天国网络信息服务提供方签订的慈善性奖励协议,承诺会给予如其他已经推广天国系统的国家同样的优惠。感觉前途渺茫、生活无趣的穷人们,大多也就选择了投票支持他们。

随后,拥有很大政治影响力的宗教领袖,也是R国前元首副手的山田恩典揭杆起义,宣布绝不同意顺从新政府的理念,带领其追随者接管了即将被取消的广大经济试验区,与新政府分庭抗礼,成了反政府势力。由于确实得到了相当多的部分民众支持,迫于国内和国际压力,R国新政府没能下令以叛国的罪名攻击并消灭这股政治势力,便造成了R国如今的内部分裂态势。

此次江淑华携R国新政府的谈判条件,作为国际第三方,去与反政府的山田恩典磋商,力争和平解决此事。另外,她还有一个秘密任务需要完成。

到达经济试验区边界的时候,江淑华换乘前来迎接她的人工驾驶车辆。山田恩典手下基本没有像样的机器人,他们又不肯让新政府和任何一方的武装机器人进入,所以那随行的四个机器卫士也只能返航待命了。迎宾车的驾驶员仪表堂堂、技术娴熟,令江淑华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机器人普及前的那个时代。

等到了经济试验区中心附近的时候,时代错位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周围的房屋虽然都比较破旧,但无论是远处的山冈还是近处的平地,目之所及都是绿色种植物,间或有人在侍弄瓜秧菜苗。江淑华先前是知道经济试验区有绿色食品生产项目的,没想到现在已经完全推展开了,而且很有种欣欣向荣的景象。只不过,原来是作为送往富人区享受特殊销售政策的保护性商品,眼下却是为了满足自身的生活所需吧。

转眼到了山田恩典的办公处,江淑华记得以前跟山田见过几次面,但由于他在前政府中主管内政和文化方面事务,跟她这个外交官基本没什么交集。在秘书的带领下,江淑华在一个布置得有如微型教堂的房间里,见到了这位反政府的首领。

按照外交礼仪,江淑华向山田致意并说明自己的来意,接着把R国新政府的谈判条件文书递给山田恩典。没想到对方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把文书扔在了一边,只是礼貌地请江淑华坐下,示意秘书离开,将微型教堂变成了一间私人会客室。

江淑华假装不明白他的意思,开口问道:“请原谅,山田恩典先生,那文书里的条件……”

山田不屑地摆摆手:“不用看,我知道他们会说些什么。无非是要我开通经济试验区的网络限制,并且允许外部的商品进入这边自由交易什么的。可是你知道,那样一来,他们就能很容易地鼓动这里的人们放弃生产劳动,去走所谓的天国之路。或者是用机器人生产出来的廉价商品,迅速挤垮我们刚刚建立起来的脆弱产业。”

江淑华想了想,说道:“那么,您的意思是不同意谈判了?”

山田恩典叹口气:“当然不是。你很清楚,单靠我们自身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他们对抗。别说对抗,如果不能设法取得更多的土地和人口资源,时间一长,我们这连基本的温饱都难于保证,人们将面临越来越沉重的生产劳动压力,绝对不能够长期维持的。”说到这儿,他抬眼盯着江淑华:“我们需要支援,需要来自Z国全方位的强力支援!”

江淑华不动声色地答道:“Z国自然会尽量按照经济试验区计划的相关协议,保证种子、器械及生产性技术培训资料的到位。如果你们需要,我们还可以提供一些医疗器具和药品。至于大宗的粮食和被服,我恐怕得回去报告一下,才能做出答复。”

山田显得有点不耐烦:“我说的不仅是这些,还有更重要的,我们需要武器!能自卫,能进攻,能夺回这个国家、砸碎那些机器人工厂的大量高级武器!”

江淑华真的有点吃惊:“可是,您不是规定,不准许任何武装机器人进入这里吗?”

“是的。所以我要的不是武装机器人,而是武器,能让人有能力跟机器士兵对抗的武器,你们不是有吗?武装动力机甲。我们需要那个。”

江淑华心想:他在开什么玩笑?以R国的军事实力,就算Z国派出整支机器军团都未必能有胜算,即使把经济试验区的人们全体塞进武装动力机甲,也不可能去正面迎击R国的制式机器人大军的。他不可能不知道这点。

江淑华站起身,正色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山田恩典也站起来,抬头望着墙上挂的巨大十字架,竟默默流起眼泪来:“你们是唯物主义者,可能并不在乎,然而我的信仰却不容我只是眼睁睁看着,人们不单被蒙蔽,心甘情愿地遭受着变相的屠杀,还被劫持了灵魂,不能去天堂感受上帝的恩惠,却只能沉沦于虚拟的世界任人摆布。那些该死的亵渎者,居然胆敢试图篡夺神位,假造虚伪的天国!我身为天父的信徒,绝不容忍这种事情在眼前发生!”

尽管听说过他是个虔诚的信徒,可江淑华还是试探性地问道:“所以,你就甘愿拿大量公民的性命作赌注,去砸碎机器工厂和服务器,解放那些被劫持的灵魂?”

见山田没有回应,她只得继续说道:“我是唯物主义者没错,但我并不是没有良知的人,我相信人们有权享受机器人提供的优越的生活条件,我相信先进的生产方式总能解放广大劳动人民于艰苦的生存环境之中。尽管我不认为天国系统能劫持人们的灵魂,但你说的对,那确实是变相的屠杀。可是,以你们目前的力量,就算有充足的武器装备,也不可能做得到从根本上改变现实的。况且Z国不会支援你们武器的。更不会支持你们砸毁机器人工厂的打算。”

听到这里,山田突然回头问道:“不然呢,你们打算怎样从根本上改变现实状况?只要机器人不退出生产环节,大批穷人们就将彻底沦为无用阶级。劳动是一种权利,是上帝赋予人们最宝贵的获得救赎的权利,可机器人正在把这种权利彻底剥夺!承认吧,你们的革命导师的理论出现了严重的历史性偏差,事实是,正在被先进生产力淘汰出局的,不是少数资产者,而是绝大部分无产阶级劳动者!”

面对激动的山田对自己信念的直接攻击,江淑华的内心燃烧着比对方更加炽烈的怒火。身为外交人员,她见识过多个国家里,各种肤色的贫困人口是怎样挣扎在焦虑和忧郁的泥潭中,但孤注一掷的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强抑如岩浆般激烈喷涌的情绪,她冷静地坐回位子上,说道:“这么说,依你之见,万能的上帝已然抛弃了世界及世界上的人们,我们只能选择拼命去跟机器人作战,以此展示自己对神的忠诚。不论结果是回到以前刀耕火种的艰苦日子,还是在与机器军团的战斗中死去,至少我们还能期望自己的灵魂升上真正的天国。是这个意思吗?”稍作停顿,江淑华接着说,“抱歉,在我这个唯物主义者看来,你的这个主张实际上一点也不比他们的变相屠杀好多少。人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确实考虑过吗?还是说,你一心只想向上帝证明你的虔诚,为此不惜拿众人的生命献祭?”

说完,两人互相对视着陷入了沉默。一只苍蝇不知从哪儿飞了出来,翅膀扇动屋内凝重的空气,似乎能留下道道可见的波纹。

约摸两分钟后,山田恩典终于选择打破僵局,他一边坐回椅子一边说:“如果穷人们有朝一日全部走上了那所谓的天国之路,余下的少数富人也总算享受到了传说中的按需分配,那么你们会将之视为你们的理想实现了吗?”

江淑华不屑地嗤笑道:“如果有一天,你的意识也被上传到了天国网络的虚拟世界,那么你会把届时对你而言是无所不能的系统管理员认作上帝吗?”

山田挠挠头:“好吧,我们可以耐心地等待你们拿出成熟可行的解决方案。不过我想知道,在那个方案中,还会有像我这样侍奉上帝之人的位置吗?”

“这点你大可放心,我们相信宗教早晚会自然消失,但我们从不干涉人民的信仰自由,只要信徒们不阻碍社会进步、不破坏社会秩序、不主动挑起纷争,我们就无意与任何教派为敌。Z国国内目前也还有很多宗教人士,我们会正视宗教本身的客观存在的。然而‘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神权不应介入世俗的政治、经济、科技等领域,这点想必山田先生不会有意见吧?”见对方有意达成妥协,江淑华也做出相应的友好姿态。

“嗯,”山田恩典点点头,“看来我们双方是可以成为同志的。”

“我们愿意随时跟任何心怀善良与公义的人成为同志。”江淑华站起来,跟山田握手。

“作为同志,给你们提个醒,有一艘来历不明的旧式远洋货轮,前天在附近废弃港口停靠补给。我派人盯了一下,发现他们好像是要去你们那边的,不过它上面装载的货物,八成不是你们想要的东西。”握手的同时,山田话中有话地说到。

江淑华对这个消息丝毫不感到意外:“好的,多谢您提供的消息,我们会留意的。”

接下来,江淑华就那么默默地站着。山田略一迟疑,好像突然想了起来:“哦,对了。你带来的这份文件上的谈判条件,我认真看过后,会给予答复的。到时候,还得麻烦江大使多多奔走、协调了。”

江淑华松口气,有这句话,她回去就好交差了:“不必客气,能为R国做些事情,也是我的荣幸。”

有意地低头看下时间,江淑华又说:“在山田先生的努力下,这里的景色变得真是非常美丽啊。今天时间还早,不知道我能不能请求在附近稍微转转,欣赏一下难得的田园风光?”

山田恩典显然对这个请求感到摸不着头脑,他想了想,也不好拒绝,就说:“啊,当然可以,我让秘书派人陪同您慢慢游览。”

江淑华自然不是为了看什么风景。她兜兜转转,顺利地在约定时间来到了情报交接地点附近。

借口要上厕所,江淑华暂时摆脱了陪同人员的监视。女厕隔间里,前来接头的Z国派驻R国地下特工,代号“小萝卜头”的情报人员已经等候在此。恰好厕所里没有其他人,早就相识的两人索性打开水龙头,借水声遮掩,聊了几句。

“江姐,好久不见,真想你啊!”

“小妹,这儿不是叙旧的地方。情报拿到了吗?”

“当然,这是船上货物清单的副本。可我想不通啊,就那么一艘破船,值得这么费事吗?无论监控还是击沉,应该都是很轻松的啊。”

“别胡说。在公海上击沉民船是会惹上麻烦的。这些货虽然是要渗透进祖国的,但他们肯定不会笨到直接在Z国靠岸。他们预计会绕开咱们领海,在附近国家卸货,然后分散开,从陆地渗透。所以啊,这份清单至关重要,它可以让国内的战友们彻底查清敌人的每一步行动,杜绝漏网之鱼。”

“哦……哎,江姐,我发现除了咱们,R国好像还有别人在关注这艘船。”

“嗯,我知道。好了,小妹,你多注意安全,咱们以后再见。”

匆匆带上情报,告别战友,江淑华兴致盎然地继续游览到中午时分,才开始返回位于富人区的大使馆。应付完众多探听消息的记者和官员,已是第二天凌晨。顾不上疲惫,江淑华从使馆保密区房间里,向神州报告:

“敌船货物清单已顺利到手!山田恩典其人似愿与我保持良好关系,然其真实目的仍不明确,对我方也并不十分信任。我将继续留意R国内部相关情况,推动双方维系和平局面,为贫困的劳动人民争取时间和利益。——驻外特工·代号‘鉴真’。”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