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之路(五):玉皇

作者:天降龙虾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2-31

真正的天国之路,唯有人间正道!

上接天国之路(四):苏秦


第五章 玉皇

Z国领导机构“神州”核心成员会议记录:


会议主持人“伏羲”:例会开始。各位有什么需要汇总的信息和要讨论的事情,请按序发言吧。

“黄帝”:关于科技部门讨论通过的技术项目“精卫计划”,我虽然保留了自己的意见,但是现在在国际上面临很大压力。说我们的该项目在本质上与天国系统是一样的,都是意识数据化虚拟载入,可我们却一直不允许天国网络进入Z国开展业务,最近更是摧毁了多个走私渗透进来的地下意识上传服务点。我们打击非法经营明令禁止的信息服务窝点的行动,当然是完全正当的。不过我们自己的“精卫计划”既然与天国系统本质相同,那么我们对天国系统的禁令似乎就有点说不通了啊。


“炎帝”:作为“精卫计划”的负责人,我来说说这件事情吧。没错,“精卫计划”与天国系统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要提取高精度的人体生物信息,在量子计算机的虚拟空间中加以复原和重建。然而,我们禁止的本来就不是这项技术本身,我们反对的一向都是天国网络公司对该项技术的利用方式,及其诱骗性的经营策略。

众所周知,天国网络的宣传手段,向来是打着改善贫困人员的生命体验,减轻政府财政负担的旗号。但实际上,他们的真实目标无非是减少无产者,或按他们的说法叫“无用阶级”的人口数量,最终建立起一个只有少数真实人类支配着大量虚拟的“幽灵劳工”的世界。他们正试图主宰世界上的一切资源,随便自己想要什么。我们早已把他们视为敌人,禁止他们进入我国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我们的敌人是天国网络及其背后的财阀集团和罪恶理念,而不是意识上传技术。我们不是因循守旧的宗教政府,我们坚守的是最先进的意识形态,我们必须尊重科学、尊重事实、维护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进步,只有这样,我们才无愧于自己的理想。

不得不承认,意识上传技术中包含有很重要的,甚至是无可替代的生产力。由于成长环境不同,智能程序跟以生物模板为基础复原出的虚拟意识差别很大,而一个人的全部主观思想更是不可能简单地用智能程序准确模拟出来的,智能程序的学习能力再强,也只能有选择地模拟出人的部分技能。当一个人死去,如果不能对其大脑进行扫描,那么此人特有的知识、技能、才干、经历,就等于完全浪费掉了。“精卫计划”就是针对于此,尝试建立一套合理的规章制度,用类似遗体捐献的形式,在其人生前就与之签订协议,明确其虚拟意识的用途、期限等条款,使之能够像神鸟精卫一样,延续自己的才华和意志,继续做出贡献。

未来,人们肯定会需要这样的技术,我们只能设法令它可以被正确使用,而不是永远禁止使用。为此,承担一些来自于敌人方面的压力,我认为是值得的。


“伏羲”:好了,这话题就先告一段落,咱们以后安排专题会议进行深入讨论。下面,各位请就其他议题接着说。


“颛顼”:我来报告一下,经过上周的突击行动,我们安全部门的同志们缴获的敌方渗透设备已清点完毕。经核查,与我们的国外情报人员提供的货物清单基本相符,少量遗漏猜测为敌人在运输过程中有损耗。此外,我们正在继续加紧追查敌人走私渗透的路径,追捕通敌内鬼,保证不让一人漏网。

可是,即使我们已经尽量提早采取了收网行动,国内民众还是有许多人悄悄地选择了走入敌人的圈套,相关数据敌人大概已经掌握,可能会被用来作为民意欢迎天国网络公司的证据,对我们进行新一轮的外交攻击。尽管对方的蛊惑手法阴险毒辣,却也说明我国大部分地区百姓生活不尽如人意的事实。若是不能尽快完善新社会制度方案的制定和试点实行,恐怕国内的安全压力会进一步加重。我们必须兑现承诺,让人们看到建立一个更好的现实新世界的希望,否则随时间推移,会有相当一部分百姓逐渐丧失掉对我们的耐心和信任。


“帝喾”:我来说个好消息吧。通过各种渠道,我们努力宣传自己的理念,向世界其他国家政府和学术及富裕阶层人士解释我们的想法,说明公有制将给未来世界带来的诸多好处,并且除此而外,再没有其他办法普惠于每个人。就像曾经的封建贵族和皇帝们的退位,并没有给任何国家或任何人造成真正长久的伤害,反而使世界文明飞速前进了一样,资产者们在不久之后,倘若能和平地放弃自己的私有产权,那么他们的后裔和整个世界所有人,都将像获益于科技文明进步的封建贵族那样,彻底从目前极端的贫富对立中解脱出来,得到最真实的平等和自由。

经过诚恳的交流和沟通,有大部分对立阶级的人们表示只要我们能在Z国做出可见、可信的成绩,他们愿意接受和平的社会变革,把生产资料所有权归还人民,终结他们作为社会资产管理者的历史使命。当然,也还有小部分人对我们的理念存有疑虑,害怕我们像历史上无数次暴力革命那样,对他们进行武装清算。我们会继续做工作,尽力打消他们的疑虑。

需要着重指出的是,以天国网络加盟者为主的极少数人,完全是油盐不进。除了指责和谩骂,他们根本不听我们的任何解释。他们坚持认为私有制才是永恒的自然法则,全然不顾现实的极端状况,铁了心要有计划地清除掉所谓的“无用阶级”,却不想想,只有极少数真正人类存在的未来,就算他们能过上神仙一样为所欲为的生活,又有什么前途和乐趣可言?社会是由人组成的,缺少人气的社会,早晚必然枯竭、衰败。


“尧”:看样子,我们还是得立足于战,做好迎接武力对抗的准备。身为军事负责人,说实话,我并不信任智能程序在复杂战场环境中的表现。虽然它们的战术素养和行动力的确高于普通士兵,但在应变能力和临机判断上,它们的表现始终难以让人满意。所以,我得承认,我是“精卫计划”的强力支持者。而且,敌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据可靠情报,天国系统主干网络下,就挂载着一个独立的士兵训练子系统,该子系统目前已被我方特工摧毁。不过,鉴于敌人拥有丰富的技术实力和大量的虚拟意识资源,他们要重新建立这样一个子系统也是很容易的。所以,我们至少需要同等级的战斗力,否则届时将难以掌握主动权。

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必须争取到更多人的支持,毕竟我们不想让战火烧毁这个世界。如果最终不得不强行动用武力清除掉的只是极少部分人的话,那么我可以保证,不管他们拥有多么强大的技术力量,也不管他们能制造出多少机器士兵,我们一定能够打赢这场最后的武装斗争。


“舜”:要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光靠宣传是不够的,我们得完善自己的理论,得讲道理。新型社会制度的理论建设方面,我们正在加紧完善一些细节。比如,关于劳动和工作的定义问题。

以私有财产的自由交易为原则的市场经济体制,在人工智能带来的生产力大解放面前已经失效,原有的接受资本雇佣的劳动和工作大多也无以为继。而在将来的社会中,人们总不能彻底放弃劳动和工作,因此我们需要重新定义这两个概念,引导人们以新的观念和态度,投入新的社会生活中去。就此,我们尝试把劳动定义成“人为了使自己或他人的生活能够得到维持和改善的行为”,把工作定义成“从事同种劳动的人们为了同样的目标而协同作业”。主要是为了将创造物质财富和获取报酬这两个要素,从相关概念中剔除。

这样一来,劳动就将真正成为人的本能,人本能地会用自己的行为去使自己和他人的生活能够维持与改善。劳动不再有受到强迫和利用的含义,从理念上还劳动以本来面目。之前漫长的文明历程中,人们主要面临的是物资匮乏和劳动力不足的现实情况,经常是缺少物资造成劳动力不足,劳动力不足又使得物资生产受限,从而更加短缺。直到工业文明发展起来之后,物资匮乏的情况才有了较大改善,却又陷入到财富的积累与消耗的新的矛盾当中。在此期间,劳动的主要作用一直就是单纯为了创造物质财富,工作的目的则只是为了获取报酬。被历史经验束缚了思想的人们就此将之认定为真理,但其实不然,劳动其实本应是自发的、自由的行为,创造物质财富仅仅是它在特定历史阶段内的主要任务。最先体验到这一点的,恰恰是大量剥削劳动成果的少数资产者,他们依靠私有产权制度早早获得了物质享受上的高度自由,也因此超越了大多数人的广阔视野。那些人中,许多都有过类似的表达,说钱财对他们而言已没有意义,他们真正想要追求的,是某种更纯粹的东西。

现在,机器人技术的成熟,已经可以让所有人都摆脱掉辛苦和疲累,一起来体验以前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追求的那种更纯粹的东西了。那东西就是劳动,真正的、自觉、自主、自发的劳动,而不是为求温饱和虚荣,被迫沦为金钱的奴隶、他人的佣工。

可是,当所有人都能从强迫劳动中得到彻底解放的这天终于临近了的时候,很多人却畏缩了。他们困在历史的记忆中出不来,找出各种理由维护旧的观念和成见,说什么人性贪婪、懒惰之类的。事实上当然会有贪婪和懒惰的人,但那些人从来都是很少的,因为缺失劳动本能的人就没办法维持和改善自己的生活,所以他们肯定会很快地生病、衰退下去,在任何社会里都没法子能救得了。其实每个健康、正常的人,都不会拒绝学习和劳动,毕竟那是令生命充实和快乐的源泉,除非他感到自己的学习和劳动是被人利用的、是受到强迫的,那样一来,就不难于理解为什么会感到痛苦和厌倦了。人性原本是具有足以对抗懒惰的积极性的,这点不应该受到怀疑。

至于还有些人担心取消私有制以后,由于生产资料不再属于任何个人,也不能被作为遗产传承,所以就不会有人珍惜,甚至会遭到故意的破坏。说这些话的人如果早在几百年前,大概也会以同样的理由反对取消封建贵族的行政特权,没了世袭的国王,谁还会在意这个国家呢?然而皇帝已经消失了好久,不能世袭的政治家们管理的国家中,也没见普遍的不负责任或恶意破坏啊。反倒是所有人都对和平和发展有了更多的关注,相信公有化的生产资料,在适当的机制中,也会得到远比在私人手中更好的保护和改进的。

抱歉,我好像说得太多了。


“禹”:好啊,说的非常好。可理论讲得再好,也是说服不了所有人的。下面,我来汇报一下,构成未来社会运行骨架的信息工程和生产调控及物资配给方面的设计进展,还有试点情况。总体来说,很顺利,距离做出可见、可信的成绩已经不远了。

按照以前讨论的方针,新社会的制度定位于社会主义末期阶段,所以拟不完全废除经济激励措施。主要是为了给人们留下适应的缓冲期,等新的文化及生活习惯形成、完善之后,那估计还得等几十上百年,在座的咱们就不去操那个心了,留给未来的人们去决定他们要怎么继续推进社会机制的改革吧。

根据先前的设计,我们已经在几个试点城市建立起了基于完全公有制的自动物资分配机制,目前运行情况良好,人们的社会参与度有了显著提高,消费水平稳定攀升,各项主要统计数据与预期相吻合,甚至好于预期。在前段时间敌人的天国系统渗透活动中,试点城市极少有人中招,哪怕敌人的布局显然是重点照顾了这几个城市的。

具体来说,我们把物联网、大数据、机器人工厂、超级量子计算中心等机构实现了彻底的无缝结合,形成了一个全自动的智能社会资源调配体系。基于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算法与大数据信息资源,对各种消费品需求进行提前预测,满足人们的一般需要没有问题,浪费率也很少。加上大规模自动资源回收再利用产业投入运行,社会整体上的可持续发展水平比以往要高。能耗方面的确增加了很多,可这不是问题,大家都知道,即使不考虑以后能源技术方面的进步,只靠现有稳定的核聚变发电,也足够给人类供电几万年了。

话说,近些年全世界的人口出生率一直在下降,总人口数量也自有统计记录以来首次出现连续的负增长。在可预见的未来,只要不出现重大社会动荡或意想不到的失控,地球的自然资源可持续地供应人们是没有问题的。其实,假如连地球都养活不了人类了,那我们也别指望向宇宙进发了,因为平均来看,极少有哪个星球的资源能像地球这么丰富,太空的资源总量是很多,但分布密度可是异常地低啊。

对不起跑题了,说回咱们国内的试点工程。社会的自动资源调配体系只用来满足人们的日常生活需要,供给实行配额制,每人根据性别、年龄、生理数据、医疗健康档案等一系列参数,由量子计算中心按照既定规则,分配给一定的基础消费额度及自由浮动额度。其中基础消费额度的平均价值,大约相当于普通富裕阶层,或者说中产阶级的个人平均收入。这个额度的具体价值设定需要一个适当的约束机制,我们正在研究,它必须得符合民主意见且不失专业性,既不能太低,也不能超出当下社会和自然条件的承受能力。个人对消费额度只有支配权,没有所有权,不得转让、赠与、或继承消费额度。

也就是说,按照设计,在未来即便一个人不干别的,只要他能安排好自己的日常生活,知道怎样最有利于自己的健康,能让自己舒心愉快地度日,并且不损害他人、不扰乱社会,那么他就可以完全无忧无虑地那么过下去,根本不必担心生活资料短缺或是承受行业竞争的压力与风险。如之前提到的理论所说,只要一个人懂得怎样用自己的行为维持和改善自己及他人的生活,那么他的生活就理应得到维持与改善。

我们的生产力已经达到了这样的程度,足以保障每一个人的舒适生活,人们没必要再拼命地去干活,只要人能把某件事情做上一遍或几遍,人工智能就可以学会,剩下的只要交给公有的机器人去做就行了,不必花钱。消费配额制度一方面是为了符合社会主义末期基本的按劳分配特征,等于说认可了人们对自由生活的追求本身就是一种有价值的劳动,不必非要通过市场上竞争性极强的商品交易才能实现这一价值。它更重要的另一方面,还是为了推动生产力继续进步。

由于机器智能的局限,它们可能永远没办法像人一样进行自由创造,那样的话它们也就不再是机器了。所以不管怎么说,就算大多数人可能受限于自身条件,只能过好自己的生活,可至少在当前及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我们依旧需要有部分人从事高难度的创造性劳动。为了这点,我们考虑保留一部分高品质、稀缺性强却并非必要的消费项目,赋予较高的额度消耗,使其超出一般人的消费能力,以鼓励人们继续协作提高社会的各方面发展水平。而这些特殊消费对应的自由消费额度值,拟采用旧式市场上的自由竞价机制,在一定区间内浮动,防止被过度消费。

关于浮动消费额度的授额机制,在试点城市中,我们也正在跟人们一道积极探索。当前的想法,是依靠建立行业委员会的方式,由各大专业团体评估个人的创造性贡献,再授予相应的奖励性消费额度。未来也许不会再有强制性的权力机构,但各种事业性社会组织还是必须有的,否则人们就没办法集体合作去完成一件事情了。眼下,科研、文化、艺术、体育、教育、历史……各大基础行业的专业委员会正在加紧筹建或备建,人员组织和安排都是自发完成的,相关学术人才也都很努力地在相互配合完成机构建设和规章制订,问题应该不大。

人们学习知识、加入行业、参与工作,都能获得相应的自由消费额度。自由消费额度可以用于支持任何消费项目,而基础消费额度只有在一定比例内可以用于特殊消费项目的支持。社会自由浮动消费额度的总额,将受到由物联网流通产品数据作依据的基础消费额度的限制,具体限额比例尚在研究中。各行业委员会允许分配的自由消费额度,受到该行业从业人数、行业间依存度、公众对该行业的定期评分,以及行业内成员对委员会组织的满意度等综合评估的限制。行业委员会性质类似俱乐部,其成立和解散都不受限制,也可以合并、分裂、重组,只要符合基本要求,任何事业团体都能申请成立行业委员会。

个人也可以选择独自从事某种事业性活动,若需要相应的社会资源支持,则能通过类似旧式金融信用机制的渠道,从相关行业委员会或一般人群的支持中,领到特别发放的专项资料使用额度。此额度大小随项目获得的支持力度而定,比方说,某人提出的项目得到了全球80%以上的人们的支持,那么他所能够获得的最大事业性支持额度,可能足够在火星上建立永久居住基地的了。当然,如果最终个人的事业性项目没有获得成功,那么此人将根据其主张的事业支持额度的大小,以及失败原因和造成的社会资源损失情况,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包括增加个人事业支持申请的难度,直到永久禁止申请个人事业支持,甚至禁止进入任何行业或取消其获得自由消费额度的权利。同时,对支持失败项目的行业委员会或个人,也将进行适当的处罚。

对于恶意破坏社会规则或伤害他人的行为,我们设想,可以由治安及法律方面的特别行业委员会专门处理。这些行业委员会不允许多设,管理范围不容重叠,其成员组成等细节还未能完全确定。不过,处罚措施大概已经有眉目了,其实很简单,依据罪行大小和累犯次数,渐次给予限制自由消费额度、降低基础消费额度、减少社会支持等惩罚。最终,恶行者将被取消除基本生存和医疗之外的一切社会支持项目,包括信息接入、访客和出行,即等同于被永久监禁,只是监禁地点可能并非如今的监狱,而是一些专为个别被极度降低基础消费额度者所建的保障性住房。

当然,眼前很多事情都还停留在待办过程中,整个基于智能程序建立的系统的安全性,也还有赖于政府方面进行强力维护。不过这都是暂时的,随着试点规模的扩大,等把类似的模式拓展到全国乃至世界,就可以应用区块链技术来确保系统重要信息的安全性,目前试点的几座城市网络信息框架调整还没彻底完成,加入区块链只能徒增麻烦,意义不大。如果将来“精卫计划”能顺利铺开,也许安全方面可以用虚拟意识得到更多的加强,估计会比单纯的智能程序可靠一些。

至于更加具体的婚姻、生育、家庭等方面的事情,也许等以后让各地区或个人完全自己决定也没关系。

不好意思,我说的似乎比谁都多啊。


“伏羲”:说的多没关系,例会嘛,本来就是让大家畅所欲言的。综合来看,形势是既严峻又有胜利的希望,我们还得接着加油干,努力争取解放的早日到来。

话说回来,咱们在坐的这几位,以后可能要自行削权了。未来的世界里不会再需要咱们从事的这种工作了。虽然这是好事,但别人未必能理解。其实情况不难判断,我们手中是有权力,可这权力并不属于我们,假如我们死攥着这权力不放,结果一定是被人民唾弃、被敌人打败。所以,除了全力争取胜利,我们并没有更好的选择。何况,我们的信仰也不允许我们作其他考虑,历史自有其科学的发展规律,任何反动的力量都左右不了它的前进方向,哪怕是打着天国之路的旗号也不行啊。毕竟,真正的天国之路,唯有人间正道!

最后,我提议,明天是个重要的节日,让我们以神州最高领导者的代号,给奋战在各地隐蔽战线上的同志们,送上来自家乡的问候吧。


会议结束的时候,已是Z国的午夜。就在同一时刻,位于世界上各个不同时区的量子加密通讯器中,收到了来自神州的消息:

“各位战友们,大家好。值此佳节来临之际,谨祝身体健康,工作顺利!辛苦了,同志。——神州核心领袖·代号‘玉皇’。”

陆续地,以古今中外各路圣贤、神仙、烈士的名称为代号的暗线特工们,用统一的格式回复了家乡的祝福:“一切为了人民!”

随着一个个熟悉的代号列队般地在屏幕上呈现,如同一条铺展开的道路,引导人们走向理想的人间天国。

(完)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