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日

作者:吴霜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4-04

在这个宇宙能遇到你,是我的运气。

毅:

今晚,我在阳台看星星的时候,发现家里的茉莉花开了。比往年开得更繁茂,一朵挨着一朵,香气沉甸甸的,仿佛要坠下来似的。

记得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问过你,爱是什么感觉。你的回答很有意思——“凉的”。因为我们第一次亲吻是在冬天,你碰到了我的珊瑚耳坠。你说,就像“冰块的凉意是蓝色的”一样,这是一种“通感”。今日回想起来,这并不算正面的回答,倒更像是你羞涩的逃避呢。

从地球上看,星星也像一盆放大的茉莉一样,星罗棋布在无垠的宇宙中。

晴天的时候,我会在阳台上望一会儿火星。阴天的时候,也习惯了在睡前打开星图看看。这颗模糊的白色小点,好像你的性格一样,安静而羞涩。有时候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也有哭的时候——但不多。

真是想你。

在那边还好吗,听到宇宙的“悄悄话”了吗?

前几天老李跟着物资补给飞船去你那边了,我托他给你带了几盒电子烟球。本想再多拿一些,又怕你有了“存货”,不想着回来了。

那一瞬间,想起了几句古诗。“欲寄君衣君不还,不寄君衣君又寒。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

我知道,你看到这里就会偷偷笑我矫情呢。

下个月就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了。能回来吗?

欣忆

即日


东方的天色,像青白的蚌壳张开,一点一点露出血橙色的软肉。

又是彻夜不眠的工作。欣忆给丈夫写完邮件的时候,已是凌晨,火星早已消失不见。

她疲惫地用手指梳了几下头发,想躺下休息一会儿,这时电脑上却弹出了新的邮件提示音。那是她的工作单位——国家天文观测中心发来的紧急加密邮件。 

看完邮件,欣忆迅速起身,冲进洗手间梳洗。

水流的声音传来。书房的电脑上,三颗炽热的恒星正在邮件显示的虚拟软件中转动,其中一颗渐渐弹出,消失在界面之外,剩下的引力两颗渐渐稳定,形成一个互相缠绕的双星系统。

                                          

小欣:

烟球已收到,原来出了新款啊,大家都过来抢,我只剩下硕果仅存的一盒了……

昨天,火星起了好大的尘暴。我高兴得像南方人第一次见了雪那样,隔着工作站的大橱窗拍了好多照片和视频,附在邮件里给你看!哎呀要不是没有室外工作权限,一定要出去体验一下。同事们都笑话我没见识呢,老李笑得最凶,说“闷兔子也有蹦跶的一天”!

最近刚开始工作,一切都很顺利。正如来火星之前预计的,这里的奥林匹斯山最高点的特殊洞穴,能够收集到的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信息量,是在地球上的千万倍。已经开始初步的破译工作了。

这些微波自从宇宙诞生的那一刻就产生,一直微妙地悬浮在我们所有人周围。以前我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翻译”这些信息,但是现在不同了——新建的火星监测站有超强的接收仪,还配备了最先进的量子计算设备,计算能力真是太出色了。我们这是在破解宇宙说了千百年的“悄悄话”呀,想想都觉得神奇。

最近收集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我们正在期待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十分惊人。

接到你的信,我又核对了工作计划表。如果一切顺利,纪念日前一天我就能到家了——当然是在顺利的前提下。

虽然北京已经是夏天了,但夜风还是很凉。在网上看看星图就好了,别总到阳台上吹风了。

即日


柳毅本以为,对他来说,火星生活和地球相比,不会有太大不同,主要都是在屋里对着电脑做研究——直到他第一次看到火星的夜空。

火星的大气层稀薄,夜空繁星闪烁,明亮得几乎不真实。最大的一颗是“月亮”——火卫一,看起来大概有从地球上看满月的三分之一大小,形状有点歪歪的,像一枚没铸好的银币。

天幕中,火卫二也十分清晰,如金星一般明亮。

在这样的星空下,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异世界的不真实感,似乎扰乱了人类的感知。

柳毅是个从小就特别喜欢安静的人。但他喜欢安静的原因很特别——十分安静的环境里,会有一种微妙的噪音。后来长大了,他知道科学上这可以解释为人类的血液循环或者幻听,但他并不喜欢这种解释。直到他接触到了宇宙微波背景辐射——一种从宇宙诞生之日起就充满了整个宇宙的电磁辐射,他才给自己的这个小癖好找到了最完美的解释。也许他爱欣忆的原因也正是如此——她发觉了他理性之下深藏的浪漫。


毅:

这几天特别忙乱,有个惊人的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半人马座“三体”星系解体了。α星C被突然“抛出”,消失不见,只剩下α星A和α星B形成了双星系统,而且两颗恒星还在相互引力的作用下,不断靠近。

说“不知道为什么”,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现象完全无法用任何已知的科学原理来解释。从我们发现星轨异常,到C星完全被弹出,双星系统的形成,只用了不到24小时。

就在刚刚,联合国已经发布了联合全球科研力量的公告。面对这种完全不符合任何已知物理规律的异象,许多科学家几乎崩溃。难道一切真的如同几十年前那部《三体》小说那样,这是来自“神力”的“清理”?

“不断靠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种可能是,两颗恒星合并成一颗巨星,产生一颗高速旋转且可能带有强大磁场的巨型单颗恒星,以宇宙中最剧烈的一类爆炸——长伽马暴了结自己的一生。另一种可能,就是形成黑洞。因为“神力”的介入,目前黑洞的大小无法用常理推算,是否会影响地球,将影响到何程度,更是不得而知。我们建立了新的系统模型,碰撞的时间还在模拟之中。

我们的保密级别在国家天文局系统里是一致的,相信你也很快会收到类似的通知了。

你是否觉得,我的口吻太冷静了……也许是我太害怕,太震惊,也太无措了。

我本以为自己从小就没有父母,早就明白了人生苦短,世事无常,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我能够像迎接一个老朋友一样迎接它。生命本就是宇宙中的星尘——死亡也不过是再次归于星尘。然而,当死亡真的出现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我像是站在午夜的沙滩,面对无尽的黑海,独自一人,感到深深的、压倒一切的恐惧。

原来我不怕死亡,但我怕独自面对死亡。

比起自我意识的湮灭,我更怕无法再见到你。

快回来,好吗?

欣忆

即日


暮色已至。欣忆来到80楼。这是摩天社区的中段楼层,此时渐渐热闹起来。墙壁由深色变得透明,中心的喷水池音乐响起,夕阳像揉碎的一把金子,开始在水柱上闪烁。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人们带着孩子和宠物汇聚于此,社交、锻炼。

与人为伍,是摩天时代心理师的建议。 欣忆觉得今天自己更深刻地体会了这句话。

幢幢的人影,一如往日的欢歌,像一层虚弱的皮影,覆在真实生活之上。

欣忆抬起头,那红棕色的云层之后,是深寒的真空。四光年外,三颗巨大的星体曾如地狱的三头巨犬一般转动;如今,巨犬的头颅被斩去一颗,鲜血溅起,要让整个宇宙为之哀鸣。


欣忆:

不要怕。

收到你的信几小时后,我也接到了内容相似的内部通知。

短暂的混乱后,研究所的一切又步入正轨。有两个原因。

其一,你知道的,在来火星之前,我们都经过了严格的心理测试和培训,筛选下来的,都是心理承受能力过关的。

其二,也是上次我和你提到的,那个惊人的“信息”。

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信息层次非常复杂,就像人工智能的深层神经网络,我们目前只能破解最表面的一层。而在火星研究所,借助强大的接收设备和比地球冷得多的低温环境,量子计算机运行状态十分良好,我们终于破解了第二层的部分信息:一组数字,我们认为是一组日期。

日期是随机的,目前我们能看到三个,精确度大概在10万年左右。

从时间上看,第一个数字大概在300亿年之前;第二个数字在140亿年前,很接近人类推测的宇宙大爆炸的日子。至于第三个,就是“现在”——我们目前所处的年份。

如果没有半人马座 “三星变二”的爆炸性消息,对于第三个日期,也许我们还要困惑很长时间。

但是现在,你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对吗?

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宇宙最后的宣判。

目前,大批量的科研人员和移民都在赶回地球——与家人故土团聚。票很紧张。我正在想办法。

很抱歉,在这样的时刻竟没法陪伴你。我一定尽全力赶回去。

欣忆,等我。

即日


柳毅一遍遍刷新购票页面,余票额始终是“零”。

研究所里弥漫着一股电子烟球的气味。往日衣着干净的研究员们,已经熬了几天几夜,头发散乱,眼窝深陷。从消息传开起,老李作为组长,就放开了“室内禁止电子烟”的规定。

柳毅闭上眼睛,只觉得血液慢慢在头颅的上半部分汇聚,耳膜开始有轻微的嗡鸣。他摸索着,慢慢拆开自己一直舍不得抽的那盒电子烟球。

电子烟球被人从手中抽走,塞进来一张软绵绵的东西。

柳毅睁开眼,是老李。那张皱巴巴潮乎乎的纸片,竟然是回地球的飞船票。

“别看了,就一张。一小时以后出发,动作快一点。”老李狠狠抽了一口烟球。

“不……”柳毅本能地要把票塞回给老李。

“怎么那么多事儿,跟个娘们儿似的。我不走了,地球也没人等我。看清楚,名额转给你了,你的身份号码,我不能用。” 

柳毅看着这个从地球开始就带了自己十几年的老领导老邻居,感觉嗓子好像被一团东西堵住了。   

老李和欣忆都是非传统婚姻的试管克隆体,基因优秀,父母不详,十八岁之前,由政府统一培养,经过严格考试后,合格者可进入社会精英岗位,享受与自然人平等的权利。宣传语美名其曰,“为人类文明助力”。   

“这个给我吧”。老李掂掂手里的烟球,转身要走,顿了顿,又扔下一句话。

“小子,别让欣忆等。”

柳毅捏紧这张潮乎乎的票,他想站起来再说些什么,却感觉双腿像棉花一样,毫无力气。

               

毅:

想你那边也已经得知了最后的模拟结果。

根据昨天的数据,两颗恒星相互旋转,环绕一圈所用的时间只比1天多一点;实际上,这两颗恒星的距离已经太近,表面甚至互有重叠,强大的潮汐力加剧了两个星体之间的物质交换,一座跨越两星的“桥梁”已经形成。

按照这两颗恒星的质量推算,它们将消耗掉大量的氢元素,膨胀为红巨星,这个过程本该持续数万年;但因为这个双星系统的膨胀速度和质量都是反物理规律的,目前来看,很可能几天内就能完成。如同第三颗行星被抛出那样,这一切似乎只能用“神迹”来解释。

今天的数据表明,一个巨大的黑洞即将诞生,不久后,地球将被吞没,如果黑洞继续这样加速膨胀下去,甚至可能会吞没整个宇宙。

终于,我们在世界末日之前,破解了宇宙的秘密。

第一个日期,是第一轮宇宙灭亡,同时也是第二轮宇宙的诞生;第二个日期, 是第二轮宇宙灭亡,第三轮宇宙(我们这个宇宙)诞生,第三个年份,我们生活的年代,第三轮宇宙灭亡,也意味着第四轮宇宙即将诞生。

然而,第一轮宇宙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轮”,我们并不确定。因为微波辐射的信息并没有被完全破解,对吗?

从前,在见识到这个宇宙中太多的未知和秘密的时候,我曾向你提过:也许科学的尽头是神灵。当时的你对此颇不以为然,只当我是做小女儿态的浪漫。没想到今天,我们竟是在这样的情境下再次面对这样的问题。

是什么样的手,能将宇宙规律玩弄于股掌之中?

无人可知,吹拂在这个宇宙中的,是怎样的天风;操纵人类命运浮沉的,是怎样的大河。

冥冥之中,又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几百年前的那位刘姓小说家在《三体》里,埋下了无尽的死亡阴影;而谁又能预知,这三颗星星,最终真的成为了宇宙的墓园。

在一切归于尽头之前,毅,我还能见到你吗?

欣忆

即日


邮件发完后,欣忆盯着电脑上的模拟软件发呆。

双星先是融为一体,像一个“死亡之吻”,随即产生了强烈的超新星爆发,一个巨大的黑洞随之诞生。木星、金星、火星……黑洞边缘很快漫过了地球轨道,最后吞噬了太阳。

“第一个日期”的前、后,都是什么?

欣忆感觉自己正站在黑洞边缘,脚下踩着的是今天的日期。随即,无数日期蔓延出一条无穷无尽的直线,由无数密密麻麻的数字组成,前后贯穿,至目不可及的星海尽头。


欣忆:

时间很紧,只好长话短说。

老李给我找到一张票(我想他是让出了自己研究所所长的名额),我已经登船。如果这个宇宙真的存在神灵,我用所有的力气向祂祈愿,三天后就能见到你。

据说,前几天发生了抢劫飞船的暴动,这艘飞船上的通讯设施遭到了破坏,目前很不稳定,不知道途中还能否正常使用。

综合最新的数据,我认为,你的推测是对的。

以前,我们一直困惑大爆炸之前是什么,原来宇宙早就把答案,一遍遍在我们耳边重复了亿万年。 

双星的碰撞,就像遇到卵子,奇点黑洞产生,吸进旧宇宙的物质,再爆发出新的宇宙。

“相如才调逸,银汉会双星。”这是古人为牛郎织女银河相会写下的诗句。

如果……如果这是我给你写的最后一封信,我想告诉你,隔着亿万星河,隔着宇宙铁律,告诉你,我爱你。

宇宙、生命与爱情都是一个轮回。无谓结果,只有过程。

在这个宇宙能遇到你,是我的运气。

即日


四天过去了,飞船与地面彻底失联,柳毅心里像油煎似的。落地以后,欣忆的电话也打不通。

小区已经空了一半,据说很多人都去了地下避难所。权当是一种心理安慰吧。

终于,他走进了电梯。运行的时候,电梯发出了盈盈蓝光,像一滴荷露从地面升向高空。因为用了气压传感技术保持舒适性,从1层到150层,只用了1分钟。

卧室是空的。

黑暗中,柳毅感觉四面的墙壁都在慢慢压向自己。阳台上的茉莉花还在开着,香气浓得像要坠下来似的。

他慢慢瘫坐在床上。温热的床面,还留着欣忆的香气。

等等……温热?

柳毅抬起头,看到了头发散乱,刚刚冲进门的欣忆。

忙乱的吻和盐味的眼泪。两双冰冷的手,在彼此的躯体上找着温度。

从滚烫的小腹,到毛茸茸的耳垂。

黑暗尽头,泪水和着荷尔蒙的腥气,如万千焰火绽放。

无数精子宛若星辰,在黑暗中前行,陨落。生命在无数死亡中诞生。

流星雨开始了。天际划过一颗很亮的大星,拖着长长的慧尾,冲过卵子躯壳般的大气层,坠向海洋。

黑暗如潮水暴涨,随即坍缩。

人类再次迎来了自己的纪念日。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