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与巨蛇(十一)

作者:何佳磊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4-12

这是松果体觉醒的其中一个征兆,眼前的这名女子有着成为破雾者的潜质。

上接迷雾与巨蛇(十)


这时,上空悬挂着的吊屏又显示了一些数据,看来是对弗兰克与两名怪物之间的决斗开了赌盘。

“真会利用啊……”弗兰克叹了口气,念叨着。

广播再次传来主持人亢奋的声音:“接下来上场的是,传说中的狩魔猎人大师,弗兰克!也许你们没听过他,但他在业界可是赫赫有名!别看他一头白发,他是怪物们闻风丧胆的杀手!他是弗兰克!他要一次性面对两个王者!他能否成为竞技场之王,我们拭目以待!”

场外观众席传来了哄笑声,大家都议论纷纷。

“这怎么可能!他能打倒我们的冠军?还要同时面对两个?只是带着一把剑?”

“这人是想不开,来送死的吧?”

“估计撑不过一分钟吧。”

“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撕成碎片!盖尔森!吉布斯!大家都期待你们的表演!”

很快,屏幕上显示弗兰克赢的赔率是1:52,看来大部分人都不看好这名狩魔猎人。这可真是讽刺啊……弗兰克下去,是为了救这帮人的性命,一旦弗兰克失败,意味着这里大多数的人要死去,然而他们却不知情,为另一边打气。


“吉布斯,瞧瞧这家伙是谁。”吸血鬼对狼人同伴说道。

狼人恶狠狠地盯着弗兰克,说:“我认得这气味……他身上沾满了我同胞的血,是的,没错,他是个狩魔猎人……太好了,我一直渴望能杀一个狩魔猎人……嘿你!你想怎么个死法?”

面对对方的挑衅,弗兰克并没有理会,而是迈着缓慢而又沉稳的步伐,逐渐靠近狼人跟吸血鬼,同时把背在背上的剑拔了出来。最后在不到50米的距离停了下来,与对方对峙着。

冰点……是的,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在厮杀爆发前的蠢蠢欲动,在刀刃相碰的瞬间,在炮火中狙击战,空气中会弥漫着一种寂静的味道,那如同丝一般隐藏在夹缝中、象征着生与死的真理,只有心如止水的人才能感受到……强者们称之为“冰点”。除了弗兰克能感受到外,场外观众席的名为“鬼狼”的狩魔猎人也同样感受到,他肆意的感受冰点,竞技场内——狩魔猎人、狼人、吸血鬼,三者的动作他都捕捉的一清二楚。

首先是怪物们发起了进攻,吸血鬼和狼人以同样的迅捷径直奔向了弗兰克。弗兰克以近乎让人看不清的手速掏出了银粉手雷往对方抛去。正当手雷临近怪物准备要爆炸的时候,狼人与吸血鬼同时蹬地,身体以近乎与原先前进方向形成90度的方向飞开,两个怪物分别往不同的方向。它们的反应是如此的快,手雷爆炸所迸发的银粉没有沾到它们丝毫,这让弗兰克倍感意外,他以前没遇见过狼人跟吸血鬼会有这般迅敏的行动力。

该死……弗兰克暗骂,唯一一个银粉手雷就这么浪费了。

分别往两个方向奔跑的狼人与吸血鬼,奔跑的路线形成一个圆弧,同时从不同的方向往弗兰克袭来。这下让弗兰克腹背受敌。

正当狼人与吸血鬼分别从前后两个方向同时对弗兰克使出攻击的时候,弗兰克以惊人的速度使出360度的回旋斩,但怪物的反应也极其的快,在刀刃的范围外停了下来。怪物们本想趁着避开了弗兰克回旋斩的瞬间,抓住弗兰克还没恢复架势的间隙继续攻击弗兰克。然而弗兰克并没有停止挥剑,而是紧接回旋斩后,利用其旋转惯性力,双手把剑举高到自己头顶并快速旋转着,同时利用其稳健而又轻快的步伐保持身体旋转,手腕的切换使剑旋转得更快。两个怪物停止了进攻,因为它们贸然上前就会被那高速旋转的剑砍下头颅。

弗兰克在旋转的同时,通过步伐走位让自己往后方移动,摆脱了狼人与吸血鬼的前后夹击角度,最后回到三角对立的局面,弗兰克才停了下来,同时身体下潜,双腿前后迈开,双手握着剑柄,并把剑柄抬到了与自己一边耳朵贴着的位置,剑心指向怪物,形成对峙。

太漂亮了……鬼狼心里赞叹。弗兰克刚刚使出的是“剑舞”,这是极少人能掌握的战技,它源于长枪或长棍的技巧,把器械举高,通过手腕的旋转与换手使武器不断旋转,再配合步伐的移动,能够对身体周围一个圆面的范围进行无差别攻击。后来有人把这技巧运用到剑术当中,但能熟练使用此战技的人并不多。弗兰克通过此战技,把原本被前后夹击的劣势扭转,然后恢复到起手式——那握剑与站立的方式是日本剑道里面上段后手起手式,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弗兰克保持着这个姿势,以缓慢的步伐向怪物移动。他看出吸血鬼为了保证那吸附在胸前的反速率场防御器不会脱离,所以不会烟雾化,这对于弗兰克来说是个有利的情况。吸血鬼突然把手变成了尖刺,向弗兰克袭来,弗兰克轻轻的侧移避开后,往吸血鬼的头颅砍去。吸血鬼则以一种近乎违背人体力学的后仰避开了弗兰克的挥砍,其角度不偏不倚,刚好让剑刃贴着它的鼻尖划过,这让弗兰克大吃一惊。这时狼人快速位移到弗兰克背后准备偷袭,弗兰克再次使出剑舞,快速回旋斩的同时往后方移动,再次回到三角对峙的局面。

两个怪物不断的故技重施,试图对弗兰克进行夹击,而弗兰克的战术简单而又精湛,每次都通过剑舞来化解,把进攻与防守融为一体,走位后又展现出毫无破绽的防守式,稳如磐石。场外的鬼狼由衷地赞叹弗兰克的战斗方式,是的,简单而又精湛,没有丝毫噪点——噪点是战士圈内的行话,无噪点是用来形容一个人的攻击轨迹圆润流畅,如行云流水般。

“看来你是个实用主义者啊弗兰克,一旦战术得当就会一再使用,不会有其他多余的打法,”鬼狼心想,“但这样显得你太过保守,不敢冒险……毫无疑问,你是个高手,弗兰克,如果有机会,真希望能跟你单挑一场啊,但可惜了,你今天要死在这里了……相信你也察觉到了吧?眼前的这个吸血鬼跟狼人,跟在外面遇到的那些不一样,对吧?”

是的,虽然弗兰克能不断化解两个怪物的夹击,然而每次弗兰克想逮着机会去攻击怪物的时候,都被它们轻易的躲开了……这是在野外从来没遇过的事情,大多数面对吸血鬼与狼人的情况下,弗兰克都很快结束了战斗,但这次,弗兰克第一次遇见有狼人与吸血鬼能如此轻巧的躲避他的攻击。所以,现在实质是个僵局,双方都拿对方没办法。

不,这不是个僵局……弗兰克,还有场外的鬼狼也留意到了,这对弗兰克极为不利。不管弗兰克再怎么强,人类的体能还是有极限的,这样下去,弗兰克会体力不支,如果他再想不到办法来打破这样的僵局,他会输掉,他会死去……

一旦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死,弗兰克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步伐开始变得不稳,他的攻击轨迹出现了噪点。可恶……为什么就是砍不到它们,为什么它们能够避开……

疑惑变成了恐惧,弗兰克本能般的为了摆脱恐惧,试图把恐惧转化为愤怒,然而愤怒会让他失去方寸,步伐变得更加凌乱,他怒吼着,不顾一切地往吸血鬼挥剑,但被对方轻松避开,由于自身步伐的凌乱,弗兰克出现了破绽,吸血鬼一个扫踢踢中了弗兰克的腹部。

弗兰克向后方飞出了几米远,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好不容易稳住,手撑着地面勉强保住站姿。强烈的打击使弗兰克呕吐,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

现场观众却为此不断地欢呼。弗兰克强忍着疼痛,喘了几口粗气后,重新调整回作战姿势,依然是那日式剑道的上段后手起手式,怒视着吸血鬼。

然而吸血鬼却没有进攻,而是冷笑了下,说:“看来你还没搞清状况啊,你还以为能够战胜我们?”

弗兰克没有理会,静静地保持架势。

“看来,你把我们跟你之前遇见的那些喽啰混为一谈了,猎人,”狼人说道,“我可不是普通的狼人,我是高阶狼人,而盖尔森则是高阶吸血鬼,我们都是各自种族里面的极致,是真正的王者,而你,只是区区一个人类,居然敢挑战我们?”

吸血鬼接着说:“看来你对‘王者’这个词没什么概念,那我就亲自演示给你看吧。”说完,吸血鬼便径直向弗兰克走去,如同散步一般,不带任何攻击的架势。

当吸血鬼靠近到进入弗兰克的攻击范围时,弗兰克尝试用最快的速度挥剑砍向吸血鬼,然而吸血鬼仍然是很轻松地避开……第二下……第三下……弗兰克都忘了自己攻击了几次,每一次都被吸血鬼巧妙地避开。

面对弗兰克的全力挥击,吸血鬼一边躲避,一边以仿佛闲聊的口吻说:“每一个高阶吸血鬼或狼人,都有一种自己专属的特殊能力。而我的是‘最强之眼’,只要在我视线内的攻击都能被我看穿,你的每一个动作,我都能提前预判,一切都逃不过我的双眼,猎人,不管你多迅敏,在我面前都毫无意义。”

弗兰克只顾着向眼前的吸血鬼挥剑,突然间感觉到狼人已在他身后,立刻使出回旋斩,但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狼人用自己的小手臂挡住了剑刃,而弗兰克则感觉到自己像砍到了钢铁一般。然后弗兰克后退,惊讶地看着狼人的手臂,上面没有一点伤痕。

“怎么,就这样放弃了吗?你可以试下再来一下。”狼人挑衅道,并放下了手臂,“放马过来,再试一次。”

弗兰克再次挥剑,这次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往狼人的颈项砍去。这一次狼人连手臂都不抬,任由弗兰克砍下去。然而,就跟上一次一样,弗兰克就如同砍到了钢铁,无法对狼人造成丝毫伤害。

“瞧,你的剑在我面前是毫无作用的,这是我的能力,我能让自己的肌肉变得如同钢铁一般。”狼人说道。

弗兰克往后退了几步,重新恢复起手式,他看上去还是那样的坚定与冷静……但是弗兰克的内心已经被恐惧侵蚀,尽管他想极力掩盖这点。是的,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可怕的错误,他太过轻敌了……他早该意识到的,命运已经给了他好几次机会,在来竞技场之前看到的那个招牌——竞技场之王,还有决斗前对两个怪物的解说——吸血鬼王与狼人王……他都没放在眼里。他忘记了一个事实,虽然他曾经砍杀过成百上千的吸血鬼与狼人,但没有一个是那个种群里面的强者,即使是人类这种个体差异那么小的族群里,不同人之间的实力也可以是天差地别,更何况是吸血鬼跟狼人这种上限比人类高得多的生物呢?他之前遇到的怪物,也许只是其中的老弱妇孺罢了,而现在面对的是王者,是冠军。很显然,之前它们在彼此对决的时候刻意隐瞒了实力,现在看到的是它们真正的实力。


“怎么,你还没放弃吗?”狼人说道,“很好,我们也不想那么快结束,我们会慢慢地折磨你,让你跪下求死,只有到那时候我们才会结束你的生命,听明白了吗?猎人!”

弗兰克再次全力砍向狼人,这次狼人用手掌接住了刀刃,然后一拳打到了弗兰克的鼻梁。顿时,弗兰克感到天旋地转,有那么瞬间脑内一片空白。

就在这瞬间的脑内空白当中,他仿佛听见了一段声音,一段记忆深处的声音……

那声音对他说:

弗兰克,若你想在这行活下去,就永远保持谨慎,不要打未知的仗……这世界不存在强者与弱者之分,只存在幸存者与被遗忘者;

永远记着,你所认知的一切,在这巨大的未知世界里只是沧海一粟……要敬畏这个世界,也要敬畏你的对手,敬畏一切能夺走你性命的事物;

胜利会让你麻木,让你放松警惕,让你忘记我的话,让你自以为能驾驭这个世界……而当你这么认为的时候,我的朋友,你的故事离结束不远了。

是的,我忘记了这番话……弗兰克心说……我甚至忘记了对我说这番话的人,一切都太迟了,是吗?


在场外的哄笑与欢呼声中,弗兰克后仰倒在了地上,他的鼻梁骨已经断裂,鼻孔不断涌出鲜血。狼人把刚夺到的剑扔向弗兰克的身旁,满脸挑衅地看着弗兰克。

场外的马瑟,手心与额头都在冒着冷汗……快起来,弗兰克,别就这么死了,马瑟心里默念。他是少数几个意识到弗兰克的失败意味着什么的人之一。

弗兰克好不容易站了起来,捡起了地上的剑,鼻孔不断冒出的鲜血浸透了他胸前的马甲。他喘着粗气,因为鼻梁骨断裂,每一次呼吸都带着剧烈的疼痛。

“下跪求饶,猎人,我就会让你死的痛快。”吸血鬼冷酷地说道。

弗兰克冷笑了声,吐了口血,然后跑向吸血鬼并向其挥剑,他已经放弃了所有架势,步法与战术荡然无存……既然无法砍伤狼人,那我就砍吸血鬼……该死,哪怕一下也好,求你了,让我砍到一下,弗兰克心里绝望地说。然而面对弗兰克的进攻,吸血鬼就像在跳优雅的舞一般,每一下都巧妙地避开,在外人看来就像在戏弄一个瞎子一般。

吸血鬼对着弗兰克的膝盖一个踹踢,伴随着清脆的骨裂声音,弗兰克的左腿的膝盖骨碎了,疼痛让弗兰克不断嘶吼,好不容易用剑撑着地面才让自己不至于跌倒。

弗兰克知道自己要死了,但心想着即使要死,在死之前至少别那么狼狈,要以一个战士的姿态死去。弗兰克一瘸一瘸地向吸血鬼跑去,一边胡乱地挥剑,一边用尽他所剩余力气嘶吼着,他试图想用这样的嘶吼来挽回点尊严,能在这世界上留下点念想,让世人知道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战斗着……然而,却引起了观众的哄堂大笑,是的,连弗兰克自己都觉得,他现在的嘶吼听起来只是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绝望的哀嚎……最后,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场外的笑声更加热烈,还夹杂着嘘声。

然而,弗兰克强忍着疼痛继续站了起来,继续狼狈地向吸血鬼挥剑。连吸血鬼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手指在弗兰克的腹部轻轻一挥。一道几乎横贯弗兰克腹部的血口出现了,那伤口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弗兰克必须用一只手按着那道伤口,他的内脏才不至于倾泻而出。

一切都结束了,弗兰克自知他无法在一边按捂自己伤口的同时还能继续挥剑,再加上膝盖骨骨碎,鼻梁骨的断裂,这一系列的伤都注定了他无法继续战斗下去。


就这样吗?这就是我的结局吗……该死,赶紧结束这一切吧,实在太疼了……想不到我最后是这种死法,在众人的嘲笑当中死去,太窝囊了……

拉萨奇……菲欧娜……维尔戈……老陈……抱歉了伙计们,我先走一步了。

最终,弗兰克在怪物面前跪了下来……

狼人与吸血鬼对视了下,吸血鬼点了点头,手臂变成了尖刺,对着弗兰克准备使出致命一击……


菲欧娜突然倒吸了口凉气,轻声说道:“弗兰克……”

“怎么了,菲欧娜?是再一次那个吗?”在旁的维尔戈问道,菲欧娜的伙伴们都知道,菲欧娜似乎有种特殊的天赋,与她有过羁绊的人,在生死攸关的时候,菲欧娜会有所感知。

在旁的雷加·亚伯拉罕察觉到了,这是松果体觉醒的其中一个征兆,眼前的这名女子有着成为破雾者的潜质。

“是弗兰克吗?”维尔戈问道。

菲欧娜一手把头顶上的意大利粉抓了下来,抹了抹脸上的番茄酱,对着维尔戈点了点头。

“放心吧,菲欧娜,那家伙我知道,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菲欧娜叹了口气……也许是的,不管是面对怎样的绝境,弗兰克他总能找到翻盘的办法,毕竟他是我们当中最强的,不是吗?


(未完待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