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星社会课题研究

作者:王平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5-17

如果我是人类,想必会像他们一样泪流满面。

【写在前面】

我是个广告策划人,睡眠又非常不好,于是我就经常利用那半梦半醒的状态想创意和构思文章。这个“科幻内核”也是那种状态下的偶得的了。当然,也是基于以往的阅读积累,许多关于人类为什么找不到外星人的科普论述里都有畅想人类是高级文明的“动物园中的动物”这一概念。

——蓝星社会课题研究作者王平


蓝星社会课题研究


1

辅导员:

向下俯瞰,这个蓝色的星球被一层充满光芒的大气所笼罩。大气的光芒实际来自他们所称的“太阳”,但就像这个星球发出来的一般。在黑暗的宇宙背景下,光芒似乎赋予着这个星球神性。的确,这是个神眷顾的星球。在这个星球的表面有着巍峨的山脉、广袤的高原、崇山峻岭、蜿蜒的河流、沙漠以及蔚蓝广阔的大海。初次见到蓝星的时候,我被它的绝美所震撼,以至于觉得我本身并不属于我们褐星,而是应该属于这里的。我们褐星种族充满着浪漫色彩,在褐星的褐色荒原之上我们世代不断创作着诗歌。我想那些诗人如果莅临蓝星,他们一定会更加诗性勃发,产生更多不同于褐星的诗歌流派。哦,蓝星的智慧种族中也有着诗赋,虽然他们的文明还处在一级文明的最初状态,但文化是神赐予智慧种族的,是宇宙各文明彼此认知的钥匙。

屏幕一闪一闪,这是总校的信息。我伸手接通,校长出现在我的眼前。

“辅导员,您好。”校长和蔼的面容上触须精神抖擞着。

“校长您好。”

“我代表校董事会感谢你为学校做出的贡献,一个人在七十亿光年之外为我们做着外星智慧物种课题研究。”

“这是我的职业,也是我的荣幸。”我毕恭毕敬。

“嗯。”校长摇了摇触须,显得十万分的赞许,然后他面部的颜色显示他要进入正题了。“辅导员先生,学校终端电脑经大数据推演,蓝星上那个叫秦的国家的首脑可能会被刺杀,这事我们要干预。”

“哦!我们不是不要去干预蓝星的任何事务吗?”我诧异地问道。

“不是不是。我们是尽量不要去干预蓝星事务,但这个事我们得干预一下。我们社会系的同学们这个学期以蓝星的社会发展为研究课题。这门课叫一级文明初级社会学。我们挑选了蓝星上现阶段的两个文明做比较研究,一个是这个叫秦的国度,一个是在蓝星的另一边,叫罗马。你也知道的,这两个国度截然不同,秦极其专制,国家对民众管控极其严厉;而罗马国阶层分明,在统治阶层实行着共和民主。这是蓝星极富代表性的两个社会政治制度。我们选定这个课题是极其有意义的。”

“电脑推演显示秦王被刺的话,秦的专制会瓦解吗?”

“是啊。你也知道:秦的东边的那六个国家都是贵族势大。那韩赵魏三国居然是三个臣子把原来的晋国分了后形成的。有这些贵族掣肘,山东六国只会越来越分权,有罗马化倾向。而秦国现任秦王强势,个人素质极高,他一直在位必定灭了那山东六国。秦的专制就会推及整个蓝星东方广大区域。那么我们的学生这一学期就有足够的内容比较研究。”

“可是,秦政暴虐。对他们种族的生命可不好啊?”我小心地提出自己的疑问。

“你认为罗马人就良善吗?他们建那角斗场,让人与动物肉搏。奴隶毫无人身权。处于一级文明初级阶段的智慧种族中暴力是始终伴随的,只有经历了这些,他们的种族才会有记忆和烙印,才有可能最终走向大同文明。这是文明演进的必然。”校长的触须一颤一颤的,显得有些激动。

“谨遵校旨。”我用触须表达了认同。

屏幕中校长的身影消失。我仍旧保持着恭敬姿态数秒,这是我的职业素养,然后我打开了侦测子管控界面。侦测子是我们小型探测器,他们的直径是百分之零点七毫米,在蓝星人的眼中如一粒灰尘一般。它们有一万个之多,散布在蓝星的各处,为我们观察着蓝星,发送回蓝星的实时信息……


2

荆轲:

进太子府已数日,每日睡到自然醒。午时酉时丰盛的食物便会送至榻前。太子丹每日求见便作深揖行礼,就好似我是太子一般。自然知晓这是太子有大事托我,田老先生已然告知详尽,我亦不可推脱,男子汉大丈夫,一命自须死得其所。

此一日又是靡靡,太子丹于府中歌宴。杯中温酒尚暖,琴声如泣如诉,我定睛望向那弹琴的女子,呵!端的是个妙人儿啊。一双芊芊葱指玉手,抚琴之间,弦音流泻。我偏头朝向太子道:“此女子的手真美啊!”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太子笑笑不答,又额首称是。

女子弹奏完毕后入了后房。少顷,太子丹起身亦入了后房。据常情而言,丹怕是要为我去说媒拉扯了。女子倒是个妙人儿,但我将赴死,焉能再有媒妁之事。太子若如此,我自当拒绝。

片刻之后,丹从后房出来。他的手中托着个托盘,上面赫然是一双玉手。我一看便知是刚才那抚琴女子的手。太子双目含泪,巍颤颤着说道:“先生喜欢,丹便斩下来赠予先生了!”

太子哪里是赠予我,分明是鞭促我啊!我一时哑然,内心添堵。这又是何苦!荆某一言九鼎,应诺之事万死不辞。罢了,形势逼人。虎狼秦兵旦夕即至。我早些启程赴秦吧。我心中思忖着,伸手接过了托盘。女子的手卧于托盘之中,盘底血泊猩红,而玉腕仍有白处几许,煞是触目惊心。

我第一次屈膝跪下,平静地说道:“太子厚恩,无以为报,荆某即日赴秦。”

“先生!”太子丹亦跪下。


3

辅导员:

我几乎是~用什么词形容好呢?出离了愤怒吧!真是劣等文明劣等种族啊!居然随便砍下同族的手。这比直接杀了还可恶啊。一级文明真是无可救药!无可救药!我体内的神经元同频地颤抖着,触须也如遇风浪一般摆动起来。我坐在驾驶座上,出离愤怒!出离愤怒!不过,我终归是个工作人员,总校社会系的四万孩子们还等着我的观测结果呢!我逐渐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继续接收着各个侦测子发回的信息。虽然情感丰富,但也能很好控制情感,这也是我们二级文明种族的优势。

侦测子在实时为我们编织着这个星球的全貌:在这个星球的另一边,罗马人新获得了两个地中海岛屿并建立了一个新的行省。我看见他们的木制军舰往返于大陆和岛屿。这个共和国达到了一个新的鼎盛期。虽然它的西边还有着相对野蛮的高卢人,隔海有着强大的迦太基,但它无疑有着足够的实力应付。我们对罗马的的兴趣在于它实行着与这个星球其它初级文明迥然不同的政治制度。它是共和制。国家由由元老院、执政官和部族会议实行三权分立。掌握国家实权的元老院由贵族组成。执政官从百人会议由贵族选举产生,行使最高行政权力。部族大会由男性平民和男性贵族构成。这样的制度具有典型意义的,为了保证我们的学生更好的研究,我们在多年前也对罗马进行了一次暗地里干预。某种意义上说,罗马共和国是我们促成的。我的前任给予了当年的布鲁特斯足够的勇气,让他推翻了塔克文,建立了共和制。

我的前任是一位优雅的老太太,他在蓝星干了将近三百蓝星年后回到了褐星。她回去后受到了学院董事会和学生们热情的欢迎。估计她现在正安详地坐在褐星海岸边喝着丝滑的褐星饮料,颐养天年。我的任期还有将近一百蓝星年,这段时期内,我将见证着这个星球。

侦测子持续传回着各种画面,全景的呈现着这个星球:在星球的另一块大陆上,玛雅人正愉快地建造一座新的小型金字塔。哦,似乎他们也不那么愉快,因为监工的鞭子总是高高扬起。在我们大同世界里,褐星人的行动总是因为内心的意愿所引起,而这里则不尽然。蓝星各种族之间经常发生战争,同一国度不同阶层也存在着残酷地奴役与压迫;靠近秦不远的次大陆上,孔雀王朝正值鼎盛时期,巨大的大象身上载着王室的金銮。他们驯服了这个星球陆地上最大的动物,在战争期间还可以利用它们来打战。次大陆的文明也是这个星球最发达的文明之一;罗马南部的那片巨大大陆则有着黑色的人种。他们都还处于氏族的社会结构,但他们的身体力量却不容小觑。一些人可以徒步穿越数百公里的一整片沙漠,一些人可以从数十公里外看清楚远方的景物。在他们的草原和森林里有着种类繁多的动物,整个大陆呈现着一片自然繁茂之景;而在星球的最南端和最北端则被冰雪所覆盖。但这里也不是生命的禁地,星球最北端的北极有着北极熊、海豹等,最南端的南极有着企鹅;生物几乎遍布了这个星球的陆地,更勿论蓝星浩瀚的大洋了,大海中生物的多样性就如宇宙的繁星一般,不过海里并没有文明的出现,即便大海在这个星球表面所占的面积达到70%。

这个星球上的智慧种族-人因地理位置的不同而在外形和肤色上有着差异。我的前任测试过他们的DNA,分析得出他们都有着共同的祖先。毫无疑问,这个星球上的生物很容易基因变异,他们的不同是他们不断演化的结果。当我还如每天例行一样沉浸在蓝星的这绚烂的神奇世界之中时,电脑小管家发来了一个信息:请开始总部任务。于是我从蓝星的景象和数据中收拢自己的思绪,开始紧跟总部的任务。


4

秦国使馆门前,荆轲将包裹双手举过了头顶,口中大声道:“大燕使节荆轲前往咸阳进献督亢之地及秦之逆臣樊於期头颅,请通禀。”使节走了出来,查看了荆轲的文牒和地图。荆轲又打开了包裹,包裹内盒盖揭开,一颗头颅赫然在目。樊於期的头颅虽然双目紧闭,但眉宇间却是紧皱着眉头的。脖颈处残血渗出,整个盒底血色猩红。使节点了点头,轻慢地说:“太子明白事理。”

樊於期的头是上午斩落的。从荆轲说明来意到樊於期赠头不过一个时辰。荆轲一早就前往樊於期的所住的驿馆。清晨薄雾氤氲,樊於期正在用的他的早羹。荆轲面带微笑,请樊於期用毕再谈。他俩人相知太子府,彼此十分信任。樊於期三口两口的扒拉完肉羹后便问荆轲何事?

荆轲的微笑渐渐收去了,“将军宗族皆被秦王屠戮或充奴,现又悬重赏取将军项上头颅,将军作何想?”

仿佛被剥去了什么一般。樊於期的眼泪不禁流了出来,咬牙切齿瞪目大骂:“狗王嬴政!”骂完之后又长叹了一口气,“只是我也暂无办法啊!”长久以来的郁结,已经使得这个昔年叱咤风云的将军变得虚弱。

荆轲近前说道:“将军,我有个机会。”

“快讲。”樊於期瞪住了荆轲。

“我奉太子之命刺秦,苦无良策。今欲借将军项上人头为礼。秦王必大喜接见。那时我必将左手把其袖, 而右手揕其胸。如此将军大仇得报,燕国亦得解围。将军意下如何?”

“啪!”的一声,樊於期那军人的大手击打在了桌几上,那刚用羹过的陶碗被震的咣咣乱跳。“如能杀狗王,我何惜区区头颅。”

午时时分,樊於期在荆轲帮助下献出了头颅。

荆轲拿到了通关文牒后不声不响离开了秦使馆。他佩剑行走着,逐渐身体却如火烤了一般热血沸腾,内心一股大音在响起:嬴政虽雄霸天下,我必杀之。


5

辅导员:

生命是只有一次的,即便我们这种能活上两千蓝星年份的褐星人亦是特别珍惜生命。在漫长的生命中,我们体验着宇宙赐予我们的一切,体验着我们文明创造的一切。我们也相信有着更高级的生命形式,我们曾经想剥离意识,找到生命灵魂属性的东西,但迄今没有结果。科学是严谨的,我们在没有得到确证之前是认定生命只存在有机体组织内的。樊於期毁灭了他的有机身体,献出了他的生命。而这个叫荆轲的人将背负着更沉甸甸的责任。

我在空间站的大屏幕前看着这一幕,宛如褐星歌剧院里的古悲剧一般,却又比古悲剧更为真实。我星和平许久,这种悲壮的故事只在艺术作品里存在。而这仍将是一幕悲剧。荆轲要去刺杀秦嬴政,而我获得的指令是阻止他。所以,樊於期的死其实是没有意义的,这是一幕悲剧里的悲情的故事,它即将发展,却注定结局。

我在侦测子的影像中看见太子丹捧着樊於期头颅的盒子悲恸大哭,荆轲站立一侧,面无表情。我又调动了蓝星人心里监测。很快两个侦测子分别附着上了太子丹和荆轲。数据分析显示,太子丹有做戏成分,反而是荆轲的内心波澜起伏。不过影像中,荆轲就如石刻的一般,面无表情。这大概就是他获得第一刺客的原因吧。蓝星人是很有意思的,虽然文明还处在一级文明的初级阶段,但表情丰富,内心复杂,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褐星人了。蓝星人内心的这种复杂抑或是丰富,是能促进他们文明的发展呢?还是阻碍他们文明的发展?这也是值得学生们好好研讨的问题。从当下来看,他们内心的那种~也可以称之为人性的东西,他们人性的复杂多样性是促进了他们文化的发展的。大陆东方的这一片文化真是璀璨啊!在他们的族群中出了不少有思想的人物,这些人都被尊称为子。其中最为名声显赫的有老子、孔子、庄子、墨子、荀子等等。他们的思维巡天遁地,充满哲理,一些也很有实用性。这是一个科学还未到来的族群,在他们的时代里,他们的思想某种意义上起着科学的作用。

每天观察着蓝星的一切,我也被他们感染。有些时候,我也想去做一个蓝星人。

当然,这是不被允许的。


6

荆轲:

今年的朔风来的比往年早一些,才十月间,风儿便刮得呼啸呼啸的了。太子丹送来的狐裘非常合身,真是体贴细致。今日即要赴秦,将要告别这居住多年的燕北之地去完成我命中之意义。于 我而言,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就如人的生老病殁一般,因刺而亡便是我的自然结局。鱼肠剑亦是非常趁手,剑刃已经淬了剧毒。我亦演练了数个回合。不过那秦殿之上可是没有演练的,我击杀嬴政的时间只有片刻。

荆轲一边思忖着,一边侧头望了望并辔徐行的太子丹。太子丹亦偏头迎接上荆轲的目光。

太子丹的目光中充满了敬重与感激,而在此之前不久,那还是一双焦虑的眼睛。那时的太子丹作揖说道:“时日紧迫,先生如未尽周详,我先遣秦舞阳去咸阳吧?”

荆轲怒道:“不能完成使命之人去了何用?我只刃赴秦,想待我一友人同行,胜算更大。若太子担忧,我即可启程。”说完就回到宅子收拾,待出来后,太子已备好马匹。

易水河畔,太子和众人已经在等待荆轲了。众人皆身着白素衣冠。在这寒冷的朔风之中,众人衣袂飘飘,神情肃然,天地成为了这悲壮离别的舞台。初始众人都不言语,唯有朔风呼啸,待高渐离击筑,乐音锵然升起在了这河畔原野。荆轲胸怀中口腔里吐出了雄浑的歌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众人听到,皆泪流满面。

太子丹走到荆轲面前,深深一揖道:“全仗先生!”

荆轲回礼,便策马西去。旁边的秦舞阳赶紧拍马跟上,他是副使,第二使节。

褐星在蓝星的校外辅导员看见这一幕,也被这种悲壮的场景所感染,他现学现卖,居然也用触须按着节拍拍打起舱壁,还发出了蓝星之音“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段声音其实不是他发出来的,而是他录下了高渐离和荆轲的。很多年以后,这段古音收录进了褐星的蓝星历史博物馆,又很多年之后,两个文明正式建交,蓝星的来客听到了这段音律,不禁感慨万分。

真是不忍心破坏他的计划,辅导员的触须零乱地抖动着。


西行之路上,荆轲问秦舞阳:

“舞阳,听说你十二岁杀人,人们都不敢直视你的眼睛。”

“是的,正使。”

“在我燕地,杀人者往往更得生存。而此番上了秦殿,则绝无生还的道理。你不怕?”荆轲继续说着,他们快马加鞭了许久,此时减缓速度,也是让马缓缓气息。

“先生既然不怕,为何担心舞阳害怕。太子优厚舞阳许久,舞阳无以回报,只此命耳。”秦舞阳提着马缰,转头坚毅地看着荆轲。荆轲笑了笑,说道:“我们继续加鞭。”说完轻轻打了一鞭,那马儿便疾驰起来。秦舞阳也紧随挥鞭,策马跟上。


7

辅导员:

以蓝星东部人的审美观念来看,秦王算得上是仪表堂堂。他正值壮年,身材高大,浓眉深眸,眼睛中有着天生及后天修成的霸气。他端坐在巍峨华丽的秦王殿上目视着前殿的两位燕使。燕在秦的压力下有如危卵,跪着的燕使也反面彰显着秦的力量。

“呈贡礼!”内官的一声高呼穿透了整个前殿。一名内官上前拿了荆轲的盒子返回秦王面前并打开。樊於期的头颅在窖冰的保护下仍然面目清晰,但也开始发黑异味。但秦王明显不在意这些,凶狠地笑容从他面容上生成荡漾,“瞧把你能耐的,天下之大,亦无可容你。”秦王说完之后挥了挥手。内官捧着盒子离去。

“何不见献贡之图?”这次是秦王自己喝道。

“禀大王,地图为燕法绘制,纷繁难辨。小臣愿为大王一一说道。”荆轲跪地说着。

“前来说道吧。你那副使何事?”秦王本来是要荆轲上前了的,忽然又发问荆轲。荆轲返头一看,秦舞阳已然面色大变,惧色尽显。

“禀大王,夷地粗人,没有见过大国之王。看见大王难免惊惶,请大王谅解。”说完之后他转向秦舞阳:“把地图给我。”舞阳在他的声音作用下略微安定,把地图给了荆轲。荆轲便躬身低头,手捧着地图走向秦王。

地图在秦王面前徐徐展开,而我也给侦测子下达了指令。地图的最后一圈里鱼肠剑已经闻到了血的气息,铮然欲出。荆轲手法娴熟仿佛是鱼肠剑是自然进入了他的手心,一待图穷,剑已经在手,而左手迅疾地抓住了秦王的衣袖。电光火石间,鱼肠剑已然击出。如果我们分解荆轲的动作,我们会发现荆轲的剑尖已然对准了秦王的心脏,刺出的力道足以穿透秦王的身体。他这是全力一击,以命相搏,所有肌肉的全部合力。

如我不拯救,秦王必死。

侦测子轻轻地穿过荆轲的手臂。在穿过的那一瞬间里引发了一股生物电。荆轲手臂一麻,动作减缓了下来。侦测子又快速掠过秦王被擒住的衣袖,如一道锋刃,衣袖的纤维组织在荆轲与秦王的拉力下嘶地一声分裂开。秦王本惊惶着后退,这一下退出了荆轲的剑指范围。

整个秦殿惊呆了!但这帮养尊处优惯了的家伙一时竟愕然在殿上。嬴政毕竟是自幼习武,摆脱了荆轲第一击后已然镇定了许多,他随手拔剑,但那长剑又紧又长,起装饰作用居多。嬴政一时居然没有拨出。虎一般的荆轲又欺了上来了,嬴政于是绕着柱子躲闪着。一名内官大概平时是管理秦王剑的,见到这境况大喊:“大王,把剑放到后背拔。”嬴政这次拔了出来,他挥剑砍向荆轲。荆轲用剑格挡,并顺着格挡之势一个转身,剑锋未停,只指嬴政。

如我不拯救,秦王必死。

侦测子再度穿过荆轲手臂,雷霆千钧之剑变得毫无力道。

侦测子第一次袭击荆轲之时,荆轲并无瑕细想。但这次他忽然想到了天命。时间仿佛一下子被拉长了。秦王的身影变得魔幻,殿下群臣的惊叫也变得渺远,而冲上来的侍卫似乎更加注定了天命。荆轲觉得一切都有些魔幻了,而秦王的剑仍在运动着,刺在了他的腿上。荆轲跌倒在了地上。秦王转到他的身后,再次一剑劈在他的后背。荆轲转身,秦王预见了他要投掷,赶紧往后退着。鱼肠剑被奋力投了出去,侦测子再次起到了作用。鱼肠剑以极大的力量钉在了大殿柱子上。

“啊!”荆轲大喊了一声,跌坐在了大殿上。此时,高渐离的筑声似乎从远方传来,白衣素缟的人们影影绰绰。荆轲坐了起来,双腿如簸箕一般分开,悲呛之音从他嘴里呼出:“事所以不成者,乃欲以生劫,得约契以报太子也!”话音甫落,秦殿侍卫的刀戟已经刺入了荆轲的身体。同时,秦舞阳也被几名侍卫斩杀,根本没有还手。

我看见这一幕,触须已然颤动的不行了。如果我是人类,想必会像他们一样泪流满面。最新数据传来,秦王得以存活,蓝星之内暂无威胁他个人安全的可行计划。他的身体也很健康。秦的实力将一统大陆东方。

我把数据传给了总校,然后关闭了所有资讯设施。这一刻,我处于一个难得的安静状态,褐星人调节情绪的能力再度让我平复。我就这么工作着,蓝星人毫不知情。我们在影响着蓝星的历史发展,但其实,蓝星人也在影响着我们。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