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替你活下去

作者:刘琦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6-14

也许史义是对的,人类不该浪费资源来到这远离家园的寒冷与死亡之地。

我从昏迷中醒来,逃生舱内的安全带将我紧紧束缚在座椅上,刚刚爆炸的巨大冲击使得我现在仍然神志不清,我挣扎了一下,身体完全动弹不得。我的记忆一片空白,只能坐在座椅上,努力集中自己的思绪,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我刚刚从死亡中逃脱出来。

“先驱号”是一艘科研考察飞船,正在向着柯伊伯带加速行驶,它已经从火星基地出发三周了。这艘飞船承载的任务很明确:进入柯伊伯带,登陆冥王星,执行科学考察,为人类建立冥王星基地做准备。

飞船上有十五名船员,都是各个领域的精英,除了五名宇航员外,还有三位气象学家、三位天文学家、两位轨道动力学专家,我作为地质学家也在此列,飞船上有两名地质学家,另一位则是我的大学同学和多年的好友史义教授。

此时飞船正平稳地运行,它已经到达了柯伊伯带的边缘,不出意外的话,再有一周,就可以驶入冥王星轨道了。飞船宇航员也在各自的岗位执行任务,其他船员散落在飞船的各处,我和史义教授则坐在休息室内,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讨论着冥王星的地质情况。我们两人虽然是多年的好友,可是一到专业问题上的分歧,还是争论个不休,有时甚至会大打出手,毫无教授的风度,也不顾及私人情面。按照史义的说法,这是为了科学与真理,无关个人的友谊,我们也确实做到了,每次争论得面红耳赤后,我们两人还是该喝酒喝酒,该下棋下棋,似乎刚刚的争论只是两个科学机器的逻辑辩论,完全不影响两人多年的友谊。

“王宇教授,你觉得冥王星适合做前哨基地吗?”史义喝了一口咖啡,盯着弦船外如星光般黯淡的太阳,漫不经心地问道。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的基地都已经扩展到木卫二了,登陆冥王星建立基地是早晚的事!”我针锋相对地回答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人类总要探索的,不断向外扩张,也许有一天会走出太阳系的。可是你看……”史义指了一下窗外,接着说道:“我们现在距离太阳70亿公里,在这个距离上,太阳比一个远处的路灯亮不了多少,我们离家太远了。”

“你总是这样,过分强调人类对太阳的依赖。你要知道,地球只是我们的摇篮,人类躺在摇篮里,沐浴在太阳温暖的光辉之中,如果不思进取的话,永远不会成长。我们今天已经走出摇篮,即使要付出寒冷与黑暗的代价,也是值得的!”我始终对人类的太空探索抱有积极心态,在这一点上,史义总是与我看法相反,他认为人类浪费大量的资源来探索这寒冷冰冻之地是毫无意义的。

“我问你,走出地球的人和地球上的人类还是同一个文明吗?在冥王星生活几十代的人会认为自己是人类吗?文明在扩散的过程中也在不断地异化自己,总有一天这些异化的文明会反噬掉人类自己的……”

忽然,休息室内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我们的讨论也被中断。接着传来船长急促的声音:“请各位乘客按照紧急避险章程,暂时躲到逃生舱内做好准备……我们正在处理危险,危险解除后各位再离开逃生舱……我再重复一遍,请各位乘客立刻进入逃生舱躲避……”

“到底出了什么事了,这么慌张?”史义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连忙站了起来。

“不管了,相信船长能够处理好的,我们先去逃生舱吧!”按照飞船紧急避险章程,乘客在遇到危险时必须进入逃生舱,以便随时逃离飞船。

我打开休息室的门,和史义教授向着逃生舱跑去。一路上,飞船不断振动,似乎是在被什么物体不断撞击,我在走廊中也被震得左摇右晃,几乎要摔倒在地,我只得扶着墙壁的抓手,摸索着前进。

进入逃生舱后,我和史义教授坐到了座椅上,系好了安全带。

“发生什么事了?”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打开通讯装置,连接了控制室的语音系统。

“是这样的,我们正在进入一片小行星密度较高的区域,其中一颗较大的小行星偶然间被另一颗撞到,接着散成了许多碎片,这些碎片朝着我们的飞船飞来,我们正在启动规避程序……”船长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请各位教授放心,我们会驶出危险区的。”

尽管这样,我还是从船长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不安与慌乱。

接下来便是一阵忙乱的声音。

“规避程序已启动!”

“收起飞船的雷达通信装置!”

“左侧发动机被击中!”

“马上启动碎片清除武器系统!”

“船长,核反应堆被击中!我们马上就要失去动力了!”

“船长,核反应堆将要发生爆炸!请立刻开启逃生系统!”

三秒的漫长沉默后,船长的声音又出现在了语音系统中。

“各位逃生舱内的教授,请做好准备,我将释放逃生舱,希望基地方面可以收到你们的求救信号。我们会坚守岗位让你们安全脱离,我们回不了家了,你们也多保重!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将来的考察队把我们的遗体送回地球,祝你们好运……”

接着,巨大的爆炸声从反应堆的方向传来,然后就是一阵强烈的冲击,逃生舱被发射了出去,在爆炸的冲击和逃生舱巨大加速度的双重压力下,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的意识终于慢慢恢复过来,刚刚发生的事情太快,以至于我的大脑还没完全接受,这一切就结束了。我忽然记起和我在逃生舱的还有史义教授,他现在怎么样了?我解开安全带,慢慢站了起来,回过头去。

只见史义被安全带绑在我后面的座椅上,低着头,两只手也下垂着,看上去像是死了一般。

我开始紧张起来,赶紧走到他面前,用手指试了一下他的鼻息,呼吸平稳而有力,还活着!我轻轻摇晃了一下史义,喊道:“老史!史义!史教授快醒醒……”

不一会,史义便睁开了双眼,抬起头来,有气无力地问我:“王宇,飞船现在怎么样了?我们安全了?”

“是的,我们安全了……”看着逃生舱内的屏幕,上面显示着舱外的情况,我十分伤心地说道:“可是先驱号已经成了碎片,几名宇航员为了保证我们安全撤出,牺牲在工作岗位上了……”

半个小时的短暂休息后,我和史义基本恢复过来了。

“其他的逃生舱情况怎么样了?”我问道。

史义在控制系统屏幕面前操作了半天,然后对我说:“很不幸,只有我们的逃生舱顺利逃脱爆炸,其他四个逃生舱都在爆炸碎片的冲击中毁掉了,换句话说,只有我们两个活了下来……”

我盯着屏幕上的画面,“先驱号”飞船的碎片四处飘荡,几艘逃生舱的残骸也漂浮其间,我似乎隐约看到残骸中有烧焦的尸体。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十五人的考察队只剩下我们两人,十几条生命在这次爆炸中瞬间逝去,没有一丝挽回的余地。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宇宙的冷酷无情,在宇宙的广漠空旷中,生命显得如此渺小无力,也许史义是对的,人类不该浪费资源来到这远离家园的寒冷与死亡之地。

正在我为外面消逝的十几条生命感慨时,史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要告诉你,这艘逃生舱的雷达通讯装置在爆炸中被击中,已经完全损坏,也就是说我们无法与火星基地或是任何基地取得联系了,我们被抛弃在了离地球70亿公里外的太空里……”

我愣住了。如果说刚才我还在为其他生命的消逝而感慨的话,现在我的感情则被一种更大的伤感和恐慌代替。我们与人类失去了联系,没有人知道我们漂浮在70亿公里远的太空里,孤独地等待救援,尽管现在还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但是我知道我们离死亡也不远了。一种巨大的无助感涌上心头,这种无助是婴儿离开母亲怀抱的感觉,我们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人类世界的种种画面在我的脑海中闪过,而这一切,都彻底与我无关了。

不,我要活下去!我要回到人类世界!这种强烈的念头占据了我的内心。

“我想我们应该想办法回到基地。”我对史义说。

“可是,我们没有任何办法……”面对死亡,史义竟然如此平静,看不出他的内心有什么波动,“……等等……这艘逃生舱竟然是核动力推进!……我们有救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能够驾驶逃生舱回到基地?”我连忙问道。

“大概是这样,如果这艘逃生舱是化学动力推进的话,我们可能连柯伊伯带都飞不出去,可它是核动力推进!真没想到现在的逃生舱已经能够装载小型核反应堆了……”史义激动地说道:“让我看看……这艘逃生舱的动力能勉强把我们送到木卫二基地,那是人类文明的最前沿了……我算一下……”接着,他把坐标输入电脑,设定了运行轨迹,然后长舒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们需要92天才能到达木卫二基地。”

“三个月的时间还是可以忍受的!”我觉得自己像是在溺死之际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心里充满了生存的喜悦和快乐。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食物了,看看食物的存储有多少!”

“对……食物存储量!”我跑到逃生舱的食物存储室,仔细清点起来。清点完毕,我的心里再次充满了失望,不过这次还有一丝生存的希望在里面。我对史义严肃地说道:“我们只有供两人食用二十五天的存储量,如果正常食用的话,二十五天之后我们将失去食物,那时木卫二离我们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

“这意味着我们将不得不合理安排食物了。”

“只能如此了,我们每天只能食用三分之一的量,这样也许能勉强坚持到木卫二基地。”

“我们可以坚持到的!”史义坚定地说道。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我们都是在饥饿与昏睡中度过的,每天只吃三分之一的食物是保持机体存活的最低量了,但是这种情况下,头脑是无法清醒的。我每天的感觉除了饥饿,就是昏昏沉沉的睡过去,又醒过来,勉强拖着似乎不属于自己的身体来到控制室内,检查一下运行轨道是否正确,然后又回到休息室内,一头栽倒在床上,尽量不运动来减少能量消耗。只有每天定时定量的一点食物能让我稍微清醒一下,我觉得自己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着,意识已经薄弱得无法聚集,仿佛一阵轻风就能将其彻底吹散。我们尽量克制自己的饥饿感,以免食物提前吃完,可即使这样,在第八十二天的时候,我们还是吃掉了最后一点食物。

休息室和控制室内到处堆满了包装和罐头瓶,我们两个人饿得昏倒在地,偶尔醒过来,在地上的罐头中努力地搜寻一点食物残渣,然后又昏睡过去,就这样勉勉强强地度过了三天,我感觉自己已经出现了幻觉。

“我们能坚持到的。”我有气无力地对躺在对面的史义说道。

“是的,我们能坚持到的,如果有食物的话。可是目前的情况是我们明天就要死了,到达木卫二的只是我们的尸体。”史义抓起一个罐头盖子,用舌头舔舐着上面的残渣。

“还有一周的时间就到了。”我安慰史义,更多的是在安慰自己。

“还有一周,我们离人类社会如此之近,却要死在这最后一周里……我不想死……我想回家……”史义拿起刚刚舔舐的罐头盖子,朝我爬过来。

“老史,你要干什么?”我的声音微弱得像在自言自语,内心同时闪过一丝不安。

“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说着,他拿着罐头盖子朝我扑了过来。

我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剩余的唯一一点力气和巨大的求生欲,让我迅速坐了起来,用手挡住扑来的史义,我用微弱的声音喊道:“史义,你要干什么?我是你的朋友啊……”

史义脸上挂满了泪水,罐头盖子的锋利一面已经抵到了我的脖子上,他哭着冲我说道:“对不起,我要活下去……我会替你活下去……我会替你活下去……”

我感觉自己的脖子已经被罐头盖子划开,鲜血似乎正在汩汩地流出来,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忍着疼痛站了起来,抓起了座椅上的安全带,拼尽全力勒住了史义的脖子。我已经失去了理智,抓住安全带疯狂地往后拽,直到史义躺在地上不再动弹,他的手里还死死攥着那个罐头盖子,盖子的一角沾着我脖子中流出的血。

我虚弱地走到医疗箱旁,拿出一卷快速绷带,缠到了脖子上受伤的地方,然后便一头栽在了地上。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不知过了多久。我望向控制室,满是垃圾的控制室内躺着一具尸体,双眼因为缺氧睁得大大的,几乎要掉出来。我不忍看他,想着他刚才的所作所为,人类在生存面前真的不顾及其它了吗?难道为了生存连人性都要抛弃吗?昔日的朋友在死亡的威胁下也要你死我活吗?悲伤、气愤,不,更多的是饥饿感,正在占据我的理智,吞噬我的良知,在地上躺了十几分钟后,我终于抬起头,向控制舱内的尸体慢慢爬去。我会活下去的,我想。

……

以上就是我的遭遇。

当我在木卫二基地的医院内醒来时,我对坐在面前的心理医生这样说道。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到达木卫二基地的吗?”心理医生问道。

我记得,我的思绪又回到了飞船上。那难熬的最后一周,我活了下来,朋友的尸体逐渐变得残缺不全,控制室地板的血也逐渐凝结成暗红色。当我在第九十二天降落到木卫二基地的时候,我的神情已经开始恍惚,我的嘴里和衣服上满是血,当医护人员终于推开逃生舱的舱门后,尽管此时我并不饿,我还是晕了过去。

“你知道你在晕倒之前,一直在喃喃自语吗?”心理医生听完我的讲述,问道。

“不知道,我说了什么?”我疑惑的看着心理医生。

“你一直在自言自语道:我会替你活下去……我会替你活下去……”

“我完全不记得了。”我看着眼前的心理医生,隐约感觉自己遗忘了一些事情,神情也变得恍惚起来了。

“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已经给你说过了,我叫王宇,我死去的朋友是史义教授,你到底要问什么?”我有点生气,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叹了一口气,平静地对我说道:“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惊讶。根据逃生舱内的录像显示,你当时……我是说史义教授当时,的确拿着一个罐头盖子朝王宇教授扑去,可是王宇教授根本来不及反抗,鲜血便从他的脖子中流出,接着,王宇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史义靠着王宇的尸体度过了剩余的七天,在这七天里,史义变得疯疯癫癫,一直在自言自语,我会替你活下去……我会替你活下去,直到我们把你救下……”

接着心理医生又说道:“我们猜测这是一种心理投射,你的求生欲让你不得不杀害自己的朋友,可是你内心巨大的内疚感始终在谴责你的良心。于是你的心理开始发生变化,你的记忆开始混乱,你认为自己是王宇,认为王宇通过反抗保住了性命,最终你的认知开始转变,你从内心已经彻底接受了自己是王宇这个事实……而你的真正身份,是史义教授。”

一阵巨大的眩晕感冲入我的脑海,我开始变得恐慌无助……我觉得自己似乎正在死去,我的脖子正在流出汩汩鲜血,史义拿着罐头盖子正在割我的脖子,我无力反抗……不,我反抗了,我用安全带勒住了史义,我活了下来……王宇活了下来……

接着我再次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周围的医生和护士正在紧张的忙碌着,我挣扎想要坐起来,可是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十分钟后,我逐渐冷静下来,不再挣扎。这时,心理医生又走了进来,坐在了刚才的椅子上,他对我说:“不好意思,刚才刺激到你的精神了。不过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正在帮你恢复认知,让你找回真正的自己……”

“你现在记起自己是谁了吗?”心理医生关切地问道。

“我是王宇。”我平静地回答道,对此我深信不疑。

心理医生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离开了,病房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躺在病床上,我盯着天花板,恍惚间又看到了王宇与史义,那时我们俩在大学里为了一个问题而争论不休,畅想着未来的科研生活,那是多么快乐的时光啊,没有饥饿,没有死亡,没有孤独与无助。

我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他在问我,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

我是王宇,我会替你活下去……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