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眠者归来

作者:刘琦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6-19

“老公,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赛先生的妻子去世了。

他很悲痛,但在葬礼上,他没有哭。他看着自己的妻子下葬,心里在想更重要的事。

赛先生想起了那句古老的格言:

有人说人会死三次,第一次是他断气的时候,从生物学上他死了;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时候,人们来参加他的葬礼,怀念他的一生,然后在社会上他死了,不再会有他的位置;第三次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把他忘记的时候,那时候他才真正地死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妻子还没有真正死去。

既然还没真正死去,那就有复活的希望。

赛先生是一名科学家,在妻子棺材平稳落进墓穴的那一刻,他暗暗发誓,要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复活妻子。

赛先生是个行动果决的人,参加完妻子葬礼的第二天,当其他亲人还沉浸在巨大的伤痛中,他就一头扎进实验室,开始了自己宏大的科学计划。

第一步,从生物学上复生自己的妻子。

得益于先进的生物学工程和DNA技术,赛先生只用了两年时间,就以妻子毛发中的DNA为基础,培育出了一个成熟的个体,那具完美无瑕的身体安静地躺在培养液中。赛先生明白,眼前这个人只是一副空壳,没有任何记忆,并不是自己真正的妻子。

要想复活自己真正的妻子,他还得迈出第二步,找回妻子的记忆。

这一步,花费了赛先生15年的时间。

人死了,记忆就随着神经网络消散了,但有一个地方还保留有人的全部记忆,那就是时空场。

过往的历史,所有人类个体的记忆,都完好无损地保存在时空中。

赛先生用15年时间,制造出了记忆抽取器,这套仪器可以根据DNA的模式匹配,将存储在时空场的个体数据抽离出来,注入新生的躯体。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赛先生打开了仪器。

仪器嗡嗡地响动着,很快妻子的躯体就动起来。

妻子睁开眼,说了一句话:

“老公,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赛先生搂住妻子,流下了欣慰的泪水。

这是全世界复活死者的第一次案例,但绝不是最后一次。

赛先生把自己复活妻子的过程,完完整整讲了一遍。

妻子歪着头听完,说:

“我想念我的父母了,也能复活他们吗?”

赛先生有些犹豫。

“当然……可是……”

“那也把他们复活吧!”妻子请求道。

“可是……我发明这个仪器,只想复活你一个人,如果复活太多人,恐怕不太好……”

“就我的父母两个人,不多吧?”妻子满怀期待看着赛先生。

赛先生怎么忍心拒绝妻子的要求呢?他点点头,答应了她的请求。

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赛先生和妻子溜到墓地,把父母的坟墓刨开了。

赛先生从尸体上提取了DNA,只过了几天时间,两个年轻的父母就站在了赛先生和妻子的面前。

妻子兴奋地抱住自己的父母。

赛先生的老丈人活动着自己新生的柔软躯体,对赛先生说:

“小赛,你真是个天才,我当年没有看走眼,把女儿托付给你。”

赛先生不好意思地挠头。不管赛先生成就多高,年龄多大,在老丈人面前,他永远像个20多岁的腼腆小伙子。

老丈人继续说:

“我很想念我死去多年的哥哥啊,小赛,你看……”

“我不能再复活更多人了!”赛先生极力反驳。

老丈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妻子的脸色也跟着变得难看起来。

“那好吧……”赛先生勉为其难,“我们再复活最后一次……”

当然,我们已经从历史课上知道了后来的发展,这不是最后一次。

哥哥复活后,又复活了自己的妻子,妻子复活后,又复活了自己死去多年的好姐妹……

就这样,复活的人越来越多,事情也渐渐瞒不住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赛先生研制出了一种能复活死者的仪器。

“我们有权复活自己的亲人!”

那些人抗议起来。

迫于舆论压力,赛先生不得不公开了制造仪器的全部细节。

全世界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复活运动。

儿子们的父亲。

妻子们的丈夫。

早夭的孩子。

因意外事故死亡的年轻人。

……

地下的长眠者们,纷纷归来。

像一场神圣的仪式,归来的人,继续召唤他们故去的亲人。

100年前的人。

200年前的人。

……

到目前为止,这个世界上已经出现了1000年前的古人,他们被自己的子女复活,子女也是被自己的子女复活,一代又一代,像是无穷递归的程序,从现代回溯到遥远的祖先。

年份还在往前追溯。

世上的人也越来越多。

终于,世界变得拥挤不堪。

冲突、饥饿、不满充斥着整个世界,但这些,依然没有阻止人类复活亲人的私欲。

以复生死者的方式,人类像病毒一样迅速蔓延开,整个世界也糜烂下去。

看着这一切,赛先生知道自己是所有错误的根源。

他承受着舆论和内心道德的双重谴责,压力很快击溃了他。

终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他一个人悄悄离开家门,选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一头跳进河里。他用自杀这种方式忏悔自己的罪行。

赛先生在河里挣扎着,水不断灌进他的喉咙,他渐渐喘不上气了,在意识消散的瞬间,他露出满意的笑容。

终于解脱了,他想。

他好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猛然间醒了过来。

赛先生还记得在水中窒息的感觉,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柔软充满弹性。

他的床前围满了亲人,他的妻子握紧他的手,哭诉道:

“你一定是失足落进了水里,幸亏有你的仪器,我们把你复活了。”

赛先生发明的仪器把他从死亡世界带了回来。现在,他也成了被复活的一员。

他终于明白了,从复生仪器研制成功的那一刻起,人类就被剥夺了死亡的权利。人们一直把生存视为天赋的权利,但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选择在地下安静长眠,又何尝不是我们该拥有的权利呢?

如果连自杀的退路都没有了,他又能逃向哪里?

赛先生摇摇头。他知道,他已经无处可逃了。

他抬起虚弱的头颅,望向电视屏幕,在全世界记者的簇拥下,5000年前的一批长眠者睁开双眼,正缓缓归来。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