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色的房间

作者:蔡威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6-19

他闭上了眼睛,回想起自己的一生。

【写在前面】


传统文化里的天道轮回观念,影响了中国人几千年。随着现代科学观念的深入人心,一些观念被归为迷信糟粕。科学终归只是实证,对于无法涉及的未知领域给不出任何答案。所幸,无从证伪也无从证明的情况,为幻想提供了广阔空间。于是我试着通过莫比乌斯环式的结构,写成了这篇小说。

——《纯白色的房间》作者蔡威


纯白色的房间


他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堵白色的墙,中间有一扇白色的门。他环顾四周,自己坐在一张白色的沙发上,房间里除了那张沙发外空荡荡的。天花板、墙面和地板都是白色的,四处都散发着白光,奇怪的是无法看到光源。他身着白色西装白色领带白色衬衣白色皮鞋白色袜子。

这里仿佛是一个被漂白了的世界。

他理了理头绪,仔细想了想,但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来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他站了起来,走向那扇门,转动把手,推开门。

那是另一个纯白色的房间,所不同的是,没有沙发。一个同样全身白色着装的男子,正坐在一张白色椅子上,手放在一张白色的桌子上。

那男子背对着他,而男子的前面,也就是他推开的那扇门对过去的方向,也有一扇白色的门。

男子回过头来,满头白发,脸庞略显黝黑,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年纪。那张脸在这个纯白色的世界里非常显眼,让他产生了一种光怪陆离的观感。

男子冲他一笑,缓缓说道:“分数永远都不够用。”说完,男子站起身,走到另一扇门前,推门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就在他感到极度困惑的时候,白色桌子上突然凌空出现了两个白字:请坐。

他忐忑地坐了下来。空气中随即出现了另一行字:您的分数是50592,如果没有异议,可以进入下一个环节。下方同时同时出现了“是”、“否”两个字。

如果他面前有一面镜子,那么此刻映射的会是一张惊愕莫名的脸。他朝那些字的侧面看过去,居然看不到任何实体,仿佛是透明的存在。他向字的前后左右上上下下挥了挥手,完全没有任何触感,都只是空气而已。他朝四周又仔细看了看,可以确定并不是投影之类的技术。

他心里不由涌起了一股寒意。

他想起刚才那男子莫名其妙的话。经过片刻的权衡思考,他觉得不能贸然行事,于是把手指伸向“否”。

手指碰到“否”字,他感觉到类似实体按键的触感。就在他啧啧称奇之际,空气中换了另一行字:

1/50678,1935年6月23日下午3点44分21秒,你故意拍了邻居小女孩(ID:48225785127)一巴掌,扣1分,总分为-1。

下方照旧出现了两个选项:“认可”,“不认可”。

他感到有点哭笑不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在做一个游戏吗?1935年时他刚好6岁,那时候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啊! 

他依照之前的思路,点了“不认可”。

出现了另两个选项:“影像回看”,“评分标准”。

他想都没想,直接点了“影像回看”。

孩童的嬉闹声传来,桌子上方约30厘米的空气中,突然悬浮着不断变化的影像。他站了起来,绕着桌子走了一圈。那是一种类似全息的三维显示方式,影像高度约50公分,边缘清晰,整体呈立方体,里面显示的山水土地建筑人物,没有任何锯齿感和虚浮感,极为真实,就像是现实世界的微缩版。

他认出了影像里的建筑物,那不就是他小时候住的土房吗?!房子由黄土垒成,老旧不堪,但门口的对联却是崭新的。房前空地上,几个小孩穿着民国时期的童装,正在嬉戏着。一个小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糖,对一旁的小女孩炫耀道:“看!我有糖!”小女孩看到糖,两眼放光,她跟小男孩讨要,小男孩假装不肯,两人玩闹起来,一不小心,糖掉在了地上,沾满了土,没法吃了。小男孩气急了,朝小女孩的背部拍了一巴掌,小女孩被拍疼了,哭了起来,小男孩有点慌,急忙安抚起小女孩来……

他怔住了,那小男孩就是小时候的他自己啊!

影像就像是一把钥匙,开启了他记忆的阀门。那小女孩叫妮儿,是他的邻居,他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妮儿喜欢梳一条大辫子,脸蛋总是红扑扑的,特别可爱,他甚至还曾经朦朦胧胧地对妮儿产生过青涩的爱慕。可惜没两年后由于战乱,他们全村人都流离失所,从那以后,他再也没见过妮儿。

他沉浸在对童年的美好回忆中,嘴角泛起了笑容。但当影像消失,眼前只剩下房间里一片白色时,他的脊背一阵寒意袭来:1935年的时候,怎么会有这么清晰的视频?还是3D的?

他再度环视白色房间,感到恐惧,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他快步走到最开始进的那扇门,门把无法扭开。他又飞奔到刚才那男子离开的那扇门,同样也是无法打开。他朝门踢了几脚,门纹丝不动。他沿着墙壁,搜索整个房间,希望能发现离开的途径。但是,一无所获。

他出了一身冷汗,无力地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评分标准”点开后,出现了“加分项”和“扣分项”。点开“扣分项”后,出现了“身体损害的扣分”、“精神损害的扣分”、“名誉损害的扣分”、“规则损害的扣分”等等。点开“身体损害的扣分”后,出现了“身体受损的扣分”、“身体毁灭的扣分”。点开“身体受损的扣分”后,密密麻麻的文字出现在空气中,他凑近了看,用手指滑动半天,却始终没有找到“拍了一巴掌”所对应的具体标准。

无奈,他只能从扣1分的那些行为里,查找能够对应的。经过艰难细致的排查,最终,他利用曾经做过两年医疗兵的经验,发现有一条,应该是最符合“拍了一巴掌”的扣分标准:“致使皮下毛细血管破损,所产生的淤血量在0.1至1毫升的”。

他哑然失笑,突然感觉这系统还有点意思。

返回点击“认可”后,出现了下一条:2/50678,您在1935年6月25日上午10点05分49秒,给了逃荒的灾民(ID:69551758346)半个窝窝头,加2分,总分为1。

他不假思索,直接认可。此后,他对于那些记忆中早已模糊的不起眼小事,飞速浏览切换着。只有在遇到难以割舍的往事,或者刻骨铭心的感情,他才会选择“不认可”,然后点开影像,重温那些曾经或喜或怒或哀或乐的岁月。在整个过程中,他时而生气发怒,时而掩面而泣,时而羞愧难当,但更多时候,他嘴角总能泛起浅浅笑意。

他记不清点了多少次,观看了多少影像。在漫长得似乎已经超出了时间所能计量的极限后,他终于忐忑地迎来了所期待的最后一条:50678/50678,2025年9月11日晚上10点32分19秒,你所捐赠的眼角膜让盲人张小姐(ID:85254655371)重获光明,加10000分,总分为50592。

他在心里“哦”了一声,全身松弛了下来,之前隐约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

他观看完最后一条影像。张小姐接受了眼角膜移植手术,在车祸后第五年,终于重新看到了世界的模样,她找到他的家人,表达了深深的谢意。看着张小姐过后开心地唱着歌跳着舞,他在心里赞叹道,真是一个可爱迷人的姑娘。

最后一次认可后,他又面临了第一次坐下来时的选择。他点了“是”,进入了下一个环节。

对于经常网购的他来说,新浮现的内容并不会感到陌生。在类似购物车的布局中,左边大部分区域是许多不同的选项,右边窄窄的是可随意添加删减的按钮,右下角是总积分50592。

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浏览起那些选项来并不会惊诧。出身、家境、身高、智商、情商、寿数、精力、情缘这些自不必说,甚至连眼睛大小、单双眼皮、毛发多寡、皮肤粗细、鼻子塌挺、骨架大小等都有详细细分。仅仅是大致看完所有选项,居然都需要一根烟的工夫。

浩如烟海的庞杂选项,让他感到选择困难。他思索片刻,决定先试一下。他选了身高175cm、智商100、圆脸、剑眉、中眼、平鼻、阔耳、寿数75、财富值60分、桃花指数50/100,子女数量1…

大约用了一顿饭再加一袋烟的工夫,他将所有选项都选取了平均中间值,总共花掉了40349分,结余10243分。

这多出来的万余分,他可以再随意增添任意选项的值。如果没有这些分,未来的他,将会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他想起来刚才那男子的话,此刻只觉心有戚戚焉。

他闭上了眼睛,回想起自己的一生。他经历了颠沛流离的童年,炮火纷飞的青年,艰苦奋斗的中年,安享富足的晚年,可谓尝尽酸甜苦辣咸。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形象,从小就营养不良,个头一直长不高,年纪轻轻很早就秃了头,成家后忙于养家糊口,生活重担把他塑造得满脸沧桑。有段时间,他甚至很讨厌照镜子,镜子里的他秃顶矮胖,一副饱经风霜的油腻模样,令自己都感到有些讨厌。

那么,下辈子也还是走这样的轨迹吗?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极快速地摇了摇头,似乎如果摇慢一点就会被立即拖回从前。

他先把身高加到了180CM,想了想,似乎觉得意犹未尽,又加到了185CM。他选了双眼皮、高鼻梁、薄嘴唇、浓密头发、磁性嗓音、大骨架、络腮胡……恨不得按照超模的标准来塑造未来的自己。

对外貌的尽善尽美要求,耗去了他接近四分之三的剩余积分。即便如此,他接下来还是在情缘选项上选了最高值,这导致他积分出现负值。他不得不重新规划,他微调降低了家境、出身、智商、情商、寿数等等的分值,最终得以勉强将情缘选项分值调到最高。他活得够老了,什么都经历过,物质和名利难以打动他,唯独不曾拥有过的,比如傲人外表和风花雪月,才能令他趋之若鹜。

在花完最后一分后,他点击了提交。他平静地看着分数被清零,满心期待着全新的自己。

吱呀一声,他身后的那道门开了,有个人走了进来。他回过头去,冲着新来的白衣男子一笑,缓缓说道:“分数永远都不够用。”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