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机器人的自我认知以及爱与性——评《佐伊》

作者:刘啸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6-20

《佐伊》是去年美国出品的一部小制作科幻影片,致力于探讨机器人本身的自我认知以及性爱观。

《Zoe》海报 图自豆瓣

《Zoe》海报 图自豆瓣

《佐伊》是去年美国出品的一部小制作科幻影片,致力于探讨机器人本身的自我认知以及性爱观。根据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理论来说,人的人格结构分为本我、自我与超我三个层次,分别粗略地代表生理本能、普通行为以及道德约束。各类艺术作品针对人类这三个层次的讨论与表现非常多,但在科幻界里,当我们把人类角色换成机器人后,情况似乎就有些不一样了。

机器人或者说人工智能拥有自我意识,在科幻作品里一般被称之为“觉醒”,而且,“觉醒”的人工智能基本上都是一步到位,要么大慈大悲以拯救人类为己任,要么穷凶极恶非灭掉你们这群地球上的寄生虫不可,其“人”格直接晋升到超我阶段,为推动情节、激化与人类的矛盾冲突起着显著的作用。但《佐伊》这部影片方向一转,别出心裁地从本我这个层次出发,随意演绎人与机器人之间以及机器人之间的本能与情感,其角度很是取巧。当然,机器人本身没有心理学上系统成熟的“本能”,完全借鉴了从人的角度出发而体现的内容,尤其是本片,为了体现题材的吸引眼球之处,还特意凸出了性的话题,让观众多少有点儿——欲罢不能。

影片的女主角佐伊是一家人工智能机器人及医药研发公司的核心主管,长相小巧可爱,颇讨人喜欢。她负责公司的两条主要业务线之一:智能机器人的研发制造,并且和男同事科尔一起造出了一台长相俊秀、谈吐得体,无论外形还是言语都足以以假乱真的男性机器人阿什。按照常规如《机器侠》等作品里头套路的那样,她应该与机器人阿什产生一段无法控制的可歌可泣的感情经历,并且阿什的确也如预料的那样对佐伊产生了一点朦朦胧胧的情愫。然而情节行进没几步,影片忽然别生枝节,直接把之前的设定全盘推翻:佐伊发现一直对她有点暧昧的男同事科尔对她的住处很熟悉,疑虑时,科尔猛地和盘托出真相,原来佐伊是科尔主持生产的公司的第一代智能机器人产品,其成熟度比阿什高不少,还被植入了幼年的记忆,以至于她从来都认为自己是一名活生生的、有正常情感需求的年轻女人。知道真相的佐伊虽然一时间被冲击得六神无主,但却很快镇定下来,并且还敢作敢为、义无反顾地爱上了科尔。从此,包括三角恋在内的人机爱情观产生了强烈的冲突,局面变得难以收拾。

《Zoe》剧照 图自豆瓣

《Zoe》剧照 图自豆瓣

为了烘托爱与性的场景,该公司还加入了两条支线,一是控制人类产生爱情感觉的药物,它不是简单粗暴的催情药,而是让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发现对方身上强烈的性吸引力,从而短时间内坠入爱河,水到渠成,药效过了再形同陌路,整个商业模式比混杂了金钱利益的性工作者更能吸引人。另一条线则类似于黑产或擦边球产业,以外形逼真但地位低下且不保修的仿真机器人给男性客人提供各种无限制的性服务,场景混乱阴暗,像隐藏着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客观来说,这两条线的每一条都是一个尖锐的话题,都有可能扩展成独立的情节,成为推动剧情发展的主要矛盾,但在本片的安排下不得不让位而退居二线服务于男女主角,颇有点像《三体二:黑暗森林》中那三位陪跑的倒霉面壁者及其昙花一现的伟大战略一般。

男主角科尔是一位离过婚的中年男人,时不时和前妻及儿女聚一聚,哪怕是和佐伊热恋期间也是如此,还顺便带佐伊一同前往。虽然说老外不会太看重这种新人旧人间的微妙关系,但前妻很显然也知道佐伊是机器人,常和科尔暗地里谈论她,总让人觉得有阴谋。而科尔自身也是一个矛盾体。他既沉迷于佐伊外表的美貌与性感,乐于和她近距离接触甚至留宿,但心里总是过不了一道坎,甚至为此多次拒绝了佐伊的求欢。而佐伊偏偏执着地认定自己已经在情感上是真正人类了,认为爱与性是自己的正当需求,对科尔的拒绝很是伤心。本来,如果靠着时间慢慢流逝,科尔也能逐渐忽略佐伊是机器人的事实,两人慢慢磨合,好事在即。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把局势弄得再度恶化:受伤的佐伊只有科尔能够维修,而科尔如果像修理机器人一样揭开佐伊的仿真皮肤,就相当于将两人恋爱关系中的致命弱点撕开来暴露在眼前,这对于佐伊来说是一件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在这里,维修与情感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竟然能在实验室里奇妙地糅合,产生出尖锐的矛盾冲突,叫人忍不住赞叹其细节设计的巧妙。佐伊希望科尔在手术之前给她一个爱的承诺,而科尔本人也矛盾重重,决定什么都不管先挽救佐伊再说。于是科尔在阿什的帮助下关闭了佐伊的系统,相当于让佐伊在失望中进入全身麻醉状态,然后手术维修完再重新启动。虽然佐伊顺利地恢复了健康,然而痊愈的佐伊在心态上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热恋期的佐伊了。她认为拒绝给出承诺的科尔是个渣男,而科尔的确也像个渣男般不知道或者不愿事后去补救,两人闹到貌合神离的地步,甚至各自买醉另求新欢。科尔见到佐伊去酒吧约会其他男人后醋意大发,之前埋下的爱情药物的线索此刻正式登上舞台,像毒品一样成为了科尔约会其他女人并发泄的途径。两人在背叛的距离上越走越远,而公司也以佐伊为原型开发出外貌和佐伊一模一样但更加美丽动人的第二代机器人产品。终于佐伊彻底绝望了,打算在地下性工作场所里毁灭自己,幸亏千钧一发之际那儿的机器人性工作者们救了她,此时科尔也幡然悔悟,找到佐伊,两人重归于好,从此过上了快乐幸福的生活。

虽然影片结尾男女主角的转变几乎毫无道理,像是为了结束拍片而强行找个理由,但前面大半个篇幅的刻画还是显得很深刻的。男主角有种“渣男”的设定,想爱又不想负责,但因为对方是机器人,多少又显得可以理解,毕竟不是任何一个艺术家都能对自己的作品爱得死去活来,何况这位机器人还对他提出了性要求。而佐伊的自我认同感大概出现了缺失,以至于将爱情与性提升到了决定自己命运的生死高度,颇有点像某些涉世未深稍微遭受一点失恋打击就寻死觅活的年轻学生,但这种对本我的体现究竟是什么来源,影片中却又没有交代,只能猜想可能来源于第一代智能机器人的设计缺陷,以至于公司后面要以她为蓝本设计更为完美稳重知性的第二代。好在科尔并不喜欢那种完美得不真实的第二代,反倒在对比之下感觉到了第一代的好,从而浪子回头。至于科尔如何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那就只能再次依赖于时间这个强大无比的武器了。

与敢爱敢恨的佐伊以及左右摇摆的科尔相比,片中最稳重又最无奈的反倒是那位名叫阿什的机器人配角,他同样有情感逻辑,会演讲,会撩妹,对佐伊也有很大概率一往情深,但无奈佐伊不理他,他除了听从科尔的命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采取其他行动。最后佐伊陷入情感危机时也没向他求救,完全不把他当回事。后来阿什决定放弃自己,关闭自己的意识并让躯体回收,于人类来说相当于自杀了。这时候佐伊大概也有了点触动,才想到去效仿。可以说,阿什也是一位被男女主角光环掩盖的悲情机器人物,其情感与细节刻画超越了佐伊的本我,已经上升到了超我的层次,只是没有主角光环,不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而已。

影片虽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视觉效果,但刻画了不同的人或机器人的不同层次的自我认知及其情感需求,在科幻角度来讲还是显得很有深度的,值得一观。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