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沉迷工作害人害己——《回忆三部曲》之《最臭兵器》

作者:白鸦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6-24

图注有毒系列第二弹!

《回忆三部曲》之《最臭兵器》

《回忆三部曲》之《最臭兵器》


这可能是三部曲里面最日本的一部了。这个“最日本”包含两个意思,一个是指画面完全就是上个世纪90年代搞笑日式动画风格,里面的人物都是用比较简单的线条勾勒出身材脸蛋,然后配上一张热情洋溢的白痴脸,看上去就非常活泼;而另一个意思就是,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日本。

故事开始的时间目测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一个冬天,地点是在日本的一座名叫山梨的城市,离东京很近——继续往后看你们就知道我为什么要强调这个了。

这间小诊所堪称预防交叉感染的反面典型

这间小诊所堪称预防交叉感染的反面典型


这个小城正在爆发一场大流感,很多人都不幸中招。在那个还残存着过劳死陋习的时代的日本,这种不会死人也不会残疾的病是无法熄灭公司职员们心中那渴望上班的火焰的——为了显得上班积极就不管自己的病会不会传染别人,可见上班会使人道德沦丧。

脸上写满了心虚的主人公刚刚挨了一针,为提升抗生素耐药性出了一份微薄之力

脸上写满了心虚的主人公刚刚挨了一针,为提升抗生素耐药性出了一份微薄之力


我们的主人公田中先生也是这道德沦丧大军的成员之一。这位长得极其神似契诃夫笔下小公务员的公司普通职员刚刚被这场流感击中,一大早拖着鼻涕来到一间挤满了感冒病人的小诊所里,被已经见惯不怪的医生打了一针之后,坐着公交车昏昏沉沉的来到了他供职的地方——名为西桥健制药的制药公司下属的一个研发中心。

当你可以享受制药公司内部福利的时候就说明你的处境很不妙

当你可以享受制药公司内部福利的时候就说明你的处境很不妙


来到自己工作岗位的田中一坐下就不停地狂打喷嚏,他的同事们表示你是一个制药公司研发部的人,竟然还得了感冒并且狂打喷嚏,这种状态是不是有给公司脸色看的嫌疑?田中闻言无奈地拉开自己的一个装满五颜六色药瓶的抽屉给大家看,说自己不但打了针还已经把抽屉里这些公司自研的感冒药都吃一遍了,可并没有什么用,虽然我爱公司但看样子公司也不是万能的。

大家对“样本”这么可怕的词儿都没什么反应,充分展现了什么叫“淹死会水的”

大家对“样本”这么可怕的词儿都没什么反应,充分展现了什么叫“淹死会水的”


其中一位可能是跟上级关系混得挺好的同事突然提到,研发中心的所长正好刚研制出一种治疗感冒的特效药,其他同事听了纷纷表示太好了田中你这下有救啦,然后连哄带逼的把田中轰出去让他去找所长要药吃。

长着一副见官就会尿裤子脸的田中十分忐忑地来到所长办公室,庆幸地发现所长并不在。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决定不给组织添麻烦,自己感冒自己主动吃药,于是就凭着刚才那位同事简单描述的外观特征找到了正确的装药瓶子,从里面拿出一颗就吃掉了。

所以病人无论进行什么活动都应该有健康人陪伴,多轻的病都一样

所以病人无论进行什么活动都应该有健康人陪伴,多轻的病都一样


哦不对,是他找到“自己以为是正确的”装药瓶子,从里面拿出了一颗吃掉。具体来说就是,同事告诉他“装在红瓶子里的蓝色胶囊是感冒药”,而田中在所长的办公桌上看到了一个装着红色胶囊的蓝瓶子和一个装着蓝色胶囊的红瓶子,两瓶长得如此棋逢对手的药让田中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极大的不信任感,经过一番踌躇之后他从蓝瓶子里拿出一颗红色胶囊吃了下去。

所长充满悔恨的怒吼

所长充满悔恨的怒吼


所长临死之前一定在想:我真傻真的,我为什么要把这个装着红色胶囊的蓝瓶子和装着蓝色胶囊(也是真正的感冒药)的红瓶子并排放在一起?如果我不把这两个瓶子放在一起,田中的猪脑子就不会被搞蒙圈,田中不蒙圈就不会吃错药,他如果没吃错药的话……

好吧,在田中吃下这颗红色胶囊的时候所长其实还没死,整个研究所也没有发生任何人命案,所以田中吃完药之后就一个人跑到接待室里睡觉去了。这说明这个研究所虽然是个压榨员工劳动力的地方但对于科研人员的日常考勤还相对宽松,并且绝大部分时间里不需要接待什么人,后者其实隐约能反映出这个研究所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平淡无奇。

不管心甘情愿与否,这些人算是成功为公司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不管心甘情愿与否,这些人算是成功为公司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我们并不知道心怀悔恨的所长具体的死亡时间,因为当田中睡了整整一圈在第二天早晨伸着懒腰醒过来时,包括所长在内的所有员工都已经死得很通透了,只有田中自己依然活蹦乱跳,看来即便是别里科夫一样怂的主人公也是拥有主角光环的。

田中颤抖着手替死不瞑目的所长完成了按按钮的遗愿,虽然他不清楚这是不是所长的遗愿

田中颤抖着手替死不瞑目的所长完成了按按钮的遗愿,虽然他不清楚这是不是所长的遗愿


田中顶着主角光环在满坑满谷的死尸堆里哭嚎着冲到所长办公室,发现了已经死得通透的所长。他用残存的理智打电话叫了110和120(日本可能不是这两个号码不过这不重要),然后发现趴在桌上死掉的所长似乎是打算挣扎着按一下工作台上的紧急警报按钮。

看上去职位很高的大爷突然出现,而且一下子就冒出来九个,双方地位差距被拉到无穷大

看上去职位很高的大爷突然出现,而且一下子就冒出来九个,双方地位差距被拉到无穷大


田中决定完成所长的遗愿,按了一下按钮,顿时整个研究所警铃大作,所长办公室里的电视墙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看上去就职位很高的大爷,把小职员田中吓得差点儿跟着所长一起走掉。

看上去职位很高的大爷很不开心地问田中为什么按警报、为什么所长趴在工作台上一副完全不想工作的样子,田中如实地回答说所长虽然很想工作但已经没办法做到这一点了,其他同事们也是一样。

大爷的表情很严肃,让人看了想辞职,可惜田中没有辞

大爷的表情很严肃,让人看了想辞职,可惜田中没有辞


看上去职位很高的大爷是西桥健制药公司专门负责新药开发的主管,听田中这么一说之后就立刻表现出完全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然后就命令田中马上拿着一堆这个那个资料和一个绝密药物样品赶往东京总部去见他,并且叮嘱田中一定要严格保密,绝对不能让警察知道这事儿——神奇的是,虽然田中已经报过警了但是却没有辜负这项嘱托,往下看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得知自己吃了一颗秘密研制的不是感冒药的胶囊之后,田中竟然毫不担心自己或他人的健康,可见日企繁重的工作对员工的智商伤害有多大

得知自己吃了一颗秘密研制的不是感冒药的胶囊之后,田中竟然毫不担心自己或他人的健康,可见日企繁重的工作对员工的智商伤害有多大

田中手忙脚乱地按照主管的要求装好了一手提箱的资料,把药物样品也装了进去,这样品是一些红色的胶囊,装在一个蓝色的瓶子里——没错,绝密药物样品就是刚才田中吃掉的“感冒药”。

骑车去东京,这是智商受到严重伤害的又一有力证据

骑车去东京,这是智商受到严重伤害的又一有力证据


被日企的森严上下级服从关系完全洗脑了的田中一心只想忠实执行主管的命令,完全没考虑吃了绝密样品的自己的安危,拎起手提箱跨上自行车就开始往东京方向猛蹬——我们前面说过这座小城市离东京很近,但并没有近到可以蹬半个小时自行车就能到东京的地步,所以这是一种典型的日本职员作风,他们总能从各种执行方案里选出一套最不节约时间和人力的,以此来让自己显得很忙很充实。

完成了保密任务的警察叔叔们,以及我们不需要知道是谁的其他开车路人

完成了保密任务的警察叔叔们,以及我们不需要知道是谁的其他开车路人


田中出了研究所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他叫来的警车和救护车,但此时它们已经都变成了车头怼在道路护栏上的废车,车里的乘员都未卜先知的用自己的小命替田中完成了他的保密需求,死状和田中的同事们没什么差别,一同陪葬的还有路上其它几万辆撞得不成车形的私家车以及坐在里面的死人们。

右上角那两只乌鸦是刚从高高的天上死下来的,之所以基本没摔碎是因为他们落下来的途中用田中的脑袋做了一下缓冲

右上角那两只乌鸦是刚从高高的天上死下来的,之所以基本没摔碎是因为他们落下来的途中用田中的脑袋做了一下缓冲


不仅仅是人类,原本在美丽大自然里自由自在觅食交配生孩子的青蛙兔子老鼠等各种动物们此时也都满脸困惑地纷纷死在路边,有一群在天上飞得好好的乌鸦一看见田中就不知道为什么很生气地争先恐后死了起来。

田中很懵,当然换谁看见大冬天的向日葵跟樱花一起绽放花瓣都会懵(试试看你能不能在图中找到樱花)

田中很懵,当然换谁看见大冬天的向日葵跟樱花一起绽放花瓣都会懵(试试看你能不能在图中找到樱花)


和这种悲壮场面相反的是,各种拥有不同生活习惯的植物们却都同时灿烂地开起了花,仿佛是在庆祝可恶的动物天敌们终于集体去世一样。

记者很兴奋地在直升机上做现场直播,等一下他会更兴奋的

记者很兴奋地在直升机上做现场直播,等一下他会更兴奋的


日本毕竟是个发达国家,各种消息八卦传播得十分迅速,全国上下很快就都知道东京附近的一个小城出现了生化危机级的大规模死亡事件,自卫队立即派出裹得严严实实的防化兵们开着吉普车装甲车守住了小城通往外界的穿山隧道,电视台也派出采访直升机冲进灾区尽职尽责地开始添乱。

目前还没有人想到这一点:这个幸存者凭啥很健康?

目前还没有人想到这一点:这个幸存者凭啥很健康?


此时的小城已经成了花式死状展览现场,所有能看得到的室外地区都有人和动物的死尸,以及大自然免费敬献的葬礼花束们。不过这个大型集体葬礼的中心区域还有一个活人,就是惊慌失措的田中先生,他正站在一座高楼的顶上卖力地挥舞着一杆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大旗。

田中之所以挥舞大旗是因为他看到了前来添乱的直升机,看到了田中的直升机迅速降落在楼顶,直升机上的记者和摄像师也看到了田中,他们怀着“在灾区中心发现一个幸存者这么大的独家新闻应该能换来不少奖金”的心情装作很关心的样子跳下直升机跑向田中。

尽管几秒钟之后这个记者就死了,但大部分观众估计都没有一丝儿的同情和难过,这个锅显然该让他这张表情丰富的脸来背

尽管几秒钟之后这个记者就死了,但大部分观众估计都没有一丝儿的同情和难过,这个锅显然该让他这张表情丰富的脸来背


电视台的人只是要添乱而不是想送命,所以他们都没忘了要戴防毒面罩。可是这防毒面罩似乎很便宜,几个人朝着田中跑了没几步就迫不及待地先后死掉了,刚看到获救希望的田中立刻又陷入到“我会不会也马上就要死掉了”的恐慌之中。

两位高层面见自卫队大官,一位矮得只能被看见上半个后脑勺的大官

两位高层面见自卫队大官,一位矮得只能被看见上半个后脑勺的大官


与此同时,新药开发主管和公司的另一个高层正在东京的一处自卫队地下基地里满头大汗地向自卫队的一个大官做汇报。之所以要让他们来汇报,是因为这种又死人又开花的现象是他们研制的秘密药物(也就是田中吃掉的胶囊)的典型症状。

自卫队大官分析出正确结论之后,制药公司的两位高管露出了这样的表情,这家公司能成长到可以面见自卫队大官的程度真是身残志坚的赞歌

自卫队大官分析出正确结论之后,制药公司的两位高管露出了这样的表情,这家公司能成长到可以面见自卫队大官的程度真是身残志坚的赞歌


自卫队大官根据“所有人都死透了只有吃错了药的田中还活蹦乱跳惊慌失措”得出观众们早就看出来的结论——灾难的发源地正是吃错了药的田中,他在不停地散发着要命的毒气,不把他弄死的话全人类都得死。

田中仍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完全注意不到自己正在玩儿命地往身后喷出屎黄色的烟雾,尽管他这辆不知哪来的小电驴上有后视镜

田中仍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完全注意不到自己正在玩儿命地往身后喷出屎黄色的烟雾,尽管他这辆不知哪来的小电驴上有后视镜


为了拯救全人类,自卫队不顾美国爸爸的阻挠(地下基地里还有几个翘着二郎腿坐着指手画脚的美军军官,这是麦克阿瑟主动对人类历史做出的少量正面影响,可能没有之一)派出了一大群可以轻易炸平一个世界级互联网巨头公司的飞机坦克大炮去围剿手无缚鸡之力并且对自身实力毫无察觉的田中。

这是一座正在被使劲儿轰炸的高架桥,田中的小电驴就在炮火中飞奔,并且一点儿伤都没受

这是一座正在被使劲儿轰炸的高架桥,田中的小电驴就在炮火中飞奔,并且一点儿伤都没受


但这秘密药物的功能实在太完美了,从田中身上散发的毒气不但要命,而且还要钱:它能自动破坏各种高科技电子设备,而那些飞机大炮都需要用高科技电子设备瞄准,因此他们射出去的那些死贵死贵的导弹和炮弹全部射偏了。

田中没有受伤,坦克们却都跪了,生命最终战胜了无机物

田中没有受伤,坦克们却都跪了,生命最终战胜了无机物


并且因为这些死贵死贵的战争机器的发动机也是由电子设备控制的,因此在导弹炮弹完全射偏之后,它们就因为发动机失灵加上内心愧疚而纷纷坠毁或者撞车,田中正式被宣布逃过一劫。

完美避开所有攻击的田中在浓烈的屎黄色烟雾里担心自己的奶奶,孝心感天动地,而智商可以气死神仙

完美避开所有攻击的田中在浓烈的屎黄色烟雾里担心自己的奶奶,孝心感天动地,而智商可以气死神仙


都已经到这地步了,田中依然没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绝对主角,还在抱着手提箱往东京方向猛冲,妄图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

个子很矮的大官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美国爸爸,然后就被一个职位不高的爸爸拦住了

个子很矮的大官象征性的反抗了一下美国爸爸,然后就被一个职位不高的爸爸拦住了


自卫队大官于是决定放弃挣扎,拿起电话打给首相让他赶紧出国逃难顺便上联合国召唤维和部队,翘着二郎腿的美国军官制止了自卫队大官这种认怂行为,优雅自信地派出了几个身穿啥啥都能防护的最新型宇航服的特种兵去抓田中。自卫队大官尽管觉得让美国兵在日本领土上抓日本人很“辱和”,但也只能同意,毕竟美国真的是他们的爸爸。

众人热烈鼓掌夹道欢迎宇航服特种兵凯旋归来,空气中充满了胜利的味道

众人热烈鼓掌夹道欢迎宇航服特种兵凯旋归来,空气中充满了胜利的味道


宇航服特种兵果然身手不凡,和田中一照面就把田中放倒抓住了,卫星上表示毒气的一大坨屎黄色也慢慢消失殆尽,这场危机终于……还是没有被化解掉,这都要归功于田中先生的标准日本公司职员属性:上级下达的任务无论如何都会完成,并且绝不考虑可能造成的其他后果,具体是怎么回事儿就请大家亲自去看片子吧。

和现在看起来很显俗套的第一部相比,这部《最臭兵器》可谓是常看常新任何人都能一见如故大呼小叫的神作,尽管生化灾难这个主题在切尔诺贝利炸了之后就已经不鲜见了,但能开脑洞把这种题材做成讽刺感这么夺屏而出的荒诞喜剧的绝对是前无古人,目前看来貌似还处在后无来者状态。

视觉过滤了屎黄色气体的田中正开心地向远处的士兵们挥手,欣喜的表情和放松的身体语言让不明真相的士兵们放松了警惕

视觉过滤了屎黄色气体的田中正开心地向远处的士兵们挥手,欣喜的表情和放松的身体语言让不明真相的士兵们放松了警惕


作为主线的田中逃亡之路就是赤裸裸地在讽刺那种只知道听命令拒绝独立思考、拒绝因为独立思考解决问题而导致自己可能承担责任的鸵鸟型日本职场人士。为了强化这种讽刺,编剧特意让田中蠢得几乎像个瞎子,故事的后半段田中因为精神高度紧张(这种药物会因为宿主的精神紧张而增大排量),身体里已经开始往外冒肉眼清晰可见的浓重屎黄色气体了,然而他就像没看见一样,仍然完全没意识到为什么别人见到自己就立即死掉,还在一边担心自己会不会死一边努力地要完成任务。

现实中的日本公司职员虽然不至于蠢成这样,但做人的风格和田中先生非常类似。包括笔者在内的大多数和日本公司打过交道的人都有这种体会,日本人的平均工作努力程度基本都可以和华为叫板,网上那个日本经理来到中国之后被中国公司加班吓哭的段子只是段子,现实世界里是反过来的。

然而在玩儿命工作的同时,日本人却似乎毫无随机应变、当机立断之类的概念,就算之前制定的方案已经明显不适合当前的状况,日方的负责人也不会拍板决定修改,一定要向他们的上级请示,上级要再跟上上级开会,一路折腾下来最后的结果也多半是维持原计划不变,等到方案失败之后从上到下集体诚恳道歉一番,然后说“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没做错,错的是大家”。

这种宁可累死人也不要担责任的登峰造极表现,应该就是福岛核事故了。福岛五十勇士之所以是五十个人,因为当时核电站里只有五十套防护服,也就是说没有做应对重大事故的预案,但只准备五十套防护服又不犯法,所以并没有人需要为此负责任。

福岛2号反应堆地震当天就过热了,首相跟东电董事说你们必须得马上开闸往反应堆里放海水。往反应堆里放海水是当时唯一一个有效降温的手段,非常靠谱,只有一个副作用:放了海水之后这个反应堆就报废了。东电的董事们做出了非常有理有据的判断:反应堆是公司的资产,首相不是公司的正式上级,为了不让公司资产报废可以不用听从不是公司正式上级的首相的命令。

由于有下跪这一终极手段护身,东电集团的高层们得以安心地当了好多个小时的鸵鸟

由于有下跪这一终极手段护身,东电集团的高层们得以安心地当了好多个小时的鸵鸟


就这样,因为东电拖延放水,为核电站1号反应堆的爆炸争取到了好多个小时的宝贵时间,成功地让一场可以避免的事故变成了持续七八年还没完事儿的生态灾难,简直就像把田中先生惹的祸改头换面一番放大到了真实世界里,可见就算大友克洋再有想象力也比不过现实世界中日本公司的作死实力。

片子中的副线剧情显然就是反映美日关系的了,这应该是迄今为止据我所知唯一一部敢拿驻日美军开涮的片子。

制药公司的高层刚见到自卫队大官时,说田中吃错的这种药是受日本政府委托开发的,引来好几个自卫队军官的拍桌子骂街,大家骂街的中心思想是“少扯犊子,政府要是委托你们开发疗效这么显著的药物我们会不知道?”结果等到自卫队大官说要弄死田中时,旁边翘着二郎腿的美军军官立刻微笑着说:“你们的爸爸我美国为这个项目已经砸了不少钱了,怎么能弄死这个难得的样本呢呵呵呵呵。”完全就是故意说漏嘴的样子。

这个姿势仿佛在说“乖,听爸爸的话”

这个姿势仿佛在说“乖,听爸爸的话”


这说明,一:驻日美军可以直接通过日本政府和当地的制药公司合作开发生化危机级的超级武器,并且不用事先通知不管是理论上还是实际上都负有维护日本本土国民生命安全的日本自卫队。二:美国爸爸根本不在乎日本自卫队会不会知道他们是幕后黑手,因为自卫队知不知道都不会影响美国爸爸的工作进程,他们没这个权力。

哪怕曾经是侵略战争的受害者,我们善良厚道中国人看到这种场面都难免要发自内心的可怜一下片子里面的日本人,更让善良的人们心酸的是,片子中的描写可能并不过分。

驻日美军这个东西,和驻韩美军、驻菲美军、驻新加坡美军之类的同行们可不一样,在日本的这支队伍从法理上讲算是占领军。既然是占领军,那么理论上自然地位要比日本首相都高,只不过目前因为全世界都知道的原因他们才勉强表现得平等友好亲如一家而已,但仍然拦不住某些不给面子的美军士兵隔三差五出去抢男霸女酒驾撞车,并且干了这些事儿的士兵只有美军有权力审判。

而且从现实世界里驻日美军干过的大事儿来看,通过日本政府开发生化武器可能仍然算是来源于生活低于生活。

我们都知道日本有天皇,并且号称万世一系——之所以说是“号称”是因为天皇到现在为止传的辈数还没到万世一个零头呢,而且鬼知道这种傀儡被将军们偷偷摸摸玩儿过多少次狸猫换太子了。天皇家族能把皇位坐得看上去这么稳,除了要归功于自己是个人畜无害的吉祥物之外,“天皇是神仙”这个神叨叨的背景也是关键,毕竟大多数群众都是愚昧的,让他们信个神然后再相信天皇也是神对于国家机器来说挺容易。

左边是麦克阿瑟,右边是裕仁天皇

左边是麦克阿瑟,右边是裕仁天皇


而驻日美军干的最“辱和”的一件事,就是在日本投降之后强迫天皇公开声明自己其实跟神仙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以前都是骗你们的真不好意思啊呵呵。我们这些长时间生活在理智环境中的骄傲无神论可能觉得这种破事儿没什么好提的,但对于当时刚被两颗原子弹炸得嗷嗷哭又深信神道教的日本民众来说,这约等于天塌下来了。

紧跟着美国爸爸就迅速给日本搞了一套宪法和选举制度,尽管这东西在明治维新之后就有了,但美国爸爸改的这个版本基本不向上兼容,甚至连硬件都换了(比如日本女性的选举权是这时候才有的)。做了这么翻天覆地的改变之后,驻日美军却仍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抵抗,说明日本是真的认命了,真心实意地把美国当成了自己的爸爸。

这几句话用的是纯正美式英语,“爸爸”连做做样子到旁边小声嘀咕都懒得做,充分展现了家长权威

这几句话用的是纯正美式英语,“爸爸”连做做样子到旁边小声嘀咕都懒得做,充分展现了家长权威


就算亲子关系再好,爸爸和儿子也不可能完全平等,尤其是当一个短时间内不会老的爸爸面对一个还没发育完全就开始萎缩的儿子时,爸爸不体罚儿子就算是楷模一样的慈父了,儿子不敢也没能力再多跟爸爸要个自行车。大友克洋在这部片子里就很精炼生动地描绘了这种父慈子孝的感人场面,满屏都是不忿和无奈。

这幅图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在动画片里面,那两个烧杯里的液体一直在很欢快地打着旋儿,看上去和真的液体极像,不知道为了画这俩烧杯累死多少动画师

这幅图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在动画片里面,那两个烧杯里的液体一直在很欢快地打着旋儿,看上去和真的液体极像,不知道为了画这俩烧杯累死多少动画师


正是因为用荒诞轻松的手法表现了上面这两个很深刻的核心思想,再加上编剧和导演的各种细节脑洞,才让这个故事能称得上是当之无愧的神作。甚至在动画的制作技法上,本作看似胡闹简单的画风之下也到处都藏着精致得吓死人的神级细节,光是想一想在当时不用电脑纯靠手绘的条件下做成这样要花多少时间就能让人忍不住要下跪,整体素质可以说完全不输迪士尼。

《回忆三部曲》的第二部到这就差不多说完了,你们可以看到,这前两部曲之间的差异大得根本不不像是同一部电影,因此没错,第三部曲也真的会和前两部完全不一样的,请耐心等待关于它的下一篇影评吧。

《回忆三部曲》影评,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影评】太空时代把人变成“鬼”——《回忆三部曲》之《她的回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