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困境

作者:刘琦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7-02

我们把该做的事,曾经做的事,再重新来过。

“我被困在同一天出不去了,你得帮我。”

陌生人走进我的办公室,直截了当地扔出了这样一句开场白。

我抬起头好奇地打量着他,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高高的中年人,不超过四十岁,他的脸有些婴儿肥,眼睛很大,但里面却透着苍老和疲惫。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我问。

“心理医生孟中的办公室。”陌生人机械地回答道。

“那你应该知道这里只接受什么样的来访者。”

“心理疾病患者、妄想症、变态狂……总之,都是些精神不正常的人。”

“你觉得自己属于哪种人?”

“我属于正常人。”

“正常人会像你一样,冒冒失失地跑进心理医生的办公室,说着什么困在同一天的疯话?”

“听着,我没有时间和你说这些了,这些对话我们已经重复了1542次。”陌生人有些不耐烦,他一屁股坐进访客椅里,紧闭着双眼长长叹息了一声,然后用一种怪异的语气对我说道:

“我知道你接下来要问什么,为了让你相信我,我就略过你的问题,直接回答你。你首先要问我的名字,告诉你,我叫杨柳。”

我闭上了自己要说话的嘴,惊讶地看着他,他准确无误地回答了我在下一秒要问他的问题。

“你接下来要问我有没有预约?我没有预约。你会接着问我,我是怎么知道这家心理诊所的?事实上,在被困住之前,我不知道这家诊所,也不认识你。在被困住之后,我在漫长的探索中找到了自救的方法,但我需要人帮我。我逛遍了全城,这城里有两千万人,没有一个正常人相信我的话,他们都把我当做疯子。我转变思路,开始找心理医生寻求帮助,心理医生接触过各类人,他们能够区分正常人与真正的疯子。我找过42个心理医生,只有你肯相信我,在我说完这些话之后,我知道你会跟我走。”

听完他令人震惊的言论,我愣了好长时间说不出话来。我不相信他,但他确确实实预测了我的问题,我的大脑一片混乱,我尝试在他的话中理出一丝逻辑,或者找出一丝漏洞,只要一丝漏洞,我就能揭穿他的谎言,可我努力回忆着他说的话,我得承认,他的逻辑很严谨,没有一丝漏洞。在没有证据之前,我无法证明他是错的。我从震惊中慢慢恢复过来,发现他在盯着我看,似乎在等我说点什么。我局促不安地挪了一下身体,办公椅发出吱吱呀呀的抗议声,半响,我从嘴里勉强挤出了一个字。

“你……”

可我还没说完,他打断了我的话。

“你想问我,我是不是会读心术。你是一个受过系统科学教育的医生,读心术和时间循环,一个用魔法解释,另一个可以用物理学来论证,你应该听过奥卡姆剃刀理论,如果一件事情有多种解释,我们应该相信简单的那个。”

他说的对,尽管我不太懂物理学,但知道时空可以扭曲,也许时间就可以循环。至于读心术,那是巫师和奇幻小说才玩的概念。

我被他说服了,决定相信他一次。

“那好吧,我帮你。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既然我们以前见过,像你说的,也许我们已经见过1542次,为什么你还被困在这里,难道以前没成功?”

“这事我们路上再说。8点30分,在诊所旁的咖啡厅见面。”他站起身,跟我友好地握了握手,就转身往外走了,他出门前,我试探性地冲他喊道:

“你就不怕我不去吗?”

他没有回头,只是说了一句话:

“你每次都会去。”

然后他就走了。

我坐在办过桌前,整理着思路。一个陌生人闯进我的诊所,告诉我他被困在了今天,而且他说的话让我不得不相信他,我决定帮他。如果这事是真的,我帮助他逃离困境;如果这只是他的妄想症,那今天就是我治疗这个病人的开端。

我看了看日历:2007年7月1日。

又看了看时间:上午8点20分。

我换下工作服,穿上一套自认为得体的便衣,离开诊所去了约定的咖啡厅。


咖啡厅里人不多,我在一个冷清的角落里发现了他。他安静地坐在那里,冲我摆了摆手。

我径直走过去坐下,礼貌地看着他。

“我给你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杨柳微笑着。

“你怎么知道我喝这个?”

“你以前说过。”

“你好像对一切都了如指掌。”

“可以这么说。我现在唯一拥有的就是时间,不再拥有的也是时间,在漫长的时间中,我了解了很多事情。”

“给我讲讲你的故事。你想让我帮你,我得知道前因后果。”

“2007年7月1日,对你来说就是今天,对我来说,是遥远过去的某次今天,是这一切闹剧的开始。我醒过来,照常去上班,发现一切变得似曾相识,小区门口打招呼的保安,公交站牌前吵架的情侣,地铁里哇哇大哭的孩子,我看着这一切熟悉的场景,猛地反应过来,这些我都经历过,我周围的人都在做着和昨天一模一样的动作,说着一模一样的话。我惊恐地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日期:2007年7月1日。你应该看看我当时的反应,我像个疯子一样冲出地铁站,大声喊着:今天应该是7月2日……”

杨柳喝了口咖啡,低头沉思起来,他陷入了一场久远的记忆,正从过往的记忆中抽出一丝鲜活的细节,伴随着他的沉思,空气似乎也跟着变得凝滞起来。几秒钟后他抬起头,又继续说下去:

“我以为这是个恶作剧,整个城市的人联合起来开我的玩笑,甚至连我的手机都在欺骗我。我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但当时我无法接受这一切,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我在家里沮丧地睡了一觉,第二天照常醒来,期望一切都恢复正常,可时间还是7月1日,我走出家门,看到周围人仍在做着同样的事情。第三天、第四天……就这样过了很多次循环,我不得不接受了自己的遭遇。”

“到现在过去多少天了?”我问。

“你应该说循环了多少次,4383次,整整12年,我都困在同一天。”

“这12年,你慢慢了解了这个城市的一切,像个神明一样游走在我们周围。”

“但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我没有了未来,我生活的世界变成了一成不变的地狱。你睡一觉醒来就是新的一天——7月2日,可我呢?我出不去。第三年的时候,我爱上一个姑娘,我在那天快结束的时候获得了她的一点好感,可是第二天一切又从零开始,她不认识我,我只能重新来过。我试了512次,始终无法让她在一天内爱上我,可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和她积累好感,我只能放弃。”

“我很同情你。”我说。

“这也是为什么我找你帮忙的原因,医生,你相信我,而且理解我。”

杨柳把剩余的咖啡一饮而尽,看了看手表,然后对我说:

“好了,我们办正事吧。”


“看到那边坐着的中年人了吗?穿着西装。”杨柳指了指靠窗的一个位置。

我点点头。

“他一分钟后会去卫生间,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打晕,拿到他的工卡。”

“这不违法吗?”我疑惑地问。

“违法,但没关系。就像你说的,我是这个世界的神明,会有人来抓神明吗?”杨柳笑了笑,这笑容里带有一丝恶作剧的味道。

“可是他们会来抓我,也许明天我就会被逮进监狱。”

“站在我的角度,我没有明天,所以你也没有,这事只要成功了,就不会有任何事情。”

“你是说以前失败过?”

“失败过,最开始几次,我们被他制服抓进了监狱。可没关系,过了零点,我还是躺在自己的卧室里睡觉,醒了之后去诊所找你,当然,你也在那里等着我,然后我们继续尝试这件事。”

“你被困在同一天,这让你有了无限重来的能力,你可以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尝试……”

“你说得非常对!你终于开始以我的思路思考问题了。”

“就像打游戏一样,你是主角,我们则成了可以被预测行动的NPC。”

“可是游戏也会玩腻,我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逃出这场噩梦般的游戏。”

那个西装中年男人站起身来,向卫生间走去。

“好了,我们跟在他后面。”

我和杨柳跟着他,尽量步履轻松,就像两个去卫生间的普通人。

“你在正面吸引他的注意。”杨柳说。

我进了卫生间,故意撞了西装男人一下,然后和他争执起来。

西装男人背朝着门,冲我大声喊叫起来,他不断向我逼近,一场斗殴似乎不可避免了。

然后砰的一声清脆的声响,西装男人倒了下去,杨柳出现在男人刚刚站立的地方,他手里举着一个棒球棍,又晃了晃,对我说道:

“好了,拿他的工卡吧,任务完成。”

我蹲下去,从他身上摸索出工卡,然后又探了探他的鼻息。

“还活着,我还担心你刚才那一击把他打死了呢!”

“不会的,我往他后脑勺打过一千多次了,力度掌握得很好。”杨柳呵呵地笑着。

“那最开始几次呢?”我抬起头。

“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你每次都问。最开始有几次,真的力度太大,把他给……”

“打死了?”

“可第二天他不又活了吗?一切又重新开始……”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站在他的角度思考问题,这世界真是奇怪,似乎做任何事情都不用考虑后果,不用承担责任,因为一切都可以重来。

我又看了看工卡上面的字:

史义,西区核能发电站厂高级工程师。

“你要混进核电站?”我惊讶地问他,心里有点犹豫要不要继续帮他。

“是我们要混进去,计划的最后一步,必须有你帮我。”杨柳认真看着我,那双眼睛中透出无尽的疲惫,让人同情。

无数次的时间循环,消耗尽了他眼中本该有的希望和灵性。

“我们走吧。”我说,“既然答应帮你了,就要帮到底。”

“哎,等等……”我反应过来,“既然我做的事情你以前都见过,所以你知道我会继续帮你,那你刚才的眼神……你骗我,你知道我……”

“哈哈……给一成不变的生活增加一点乐趣嘛!”杨柳像个大男孩一样笑起来,“该走了,外面的卡车都准备好了!”


我坐在卡车的副驾驶,杨柳正专心致志地开着车。我拿着一本画有图解的小册子翻了翻,然后问他:

“所以,车厢里装了一整套时空扭曲装置?”

“没错,有这个装置的配合,才能完成我的计划!”

“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为了弄明白我身上发生的事情,我在图书馆泡了三年,相对论、量子力学、弦论,我研究了大量的现代物理学理论。后来我得出一个结论:时间既然是一个维度,那它就和空间维度一样,可以伸缩,延展,甚至蜷曲起来。如果我的时间蜷曲了呢?就像一团毛线球,我的时间从一生蜷曲成了一天,于是我每天都在重复着同一天,就像永远也走不出的莫比乌斯环。”

“我明白了,正常人身上的时间毛线是笔直的,指向未来;可是你身上的毛线却是一个莫比乌斯环,不断重复着自己,把你困在了今天。”

“就是这样,医生!”杨柳有些兴奋,“你真是我的最佳搭档啊,我说的事情,你一点就通,就好像我们搭档了好多年。不过这也是事实,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做这件事,离我第一次见你,已经过去四年多了。”

“对我来说,这还是第一次见你。”

“你看,这就是悲哀所在,我跟你培养了四年的友谊和默契,但你却一无所知,这种境遇让我越发孤独,也让我发誓逃离这个诅咒。如果我能把蜷曲的时间重新拉直,那我就会回到正常人的生活轨道。”

“这套装置就是干这事的吗?”

“对!这是九天未来科技研制的一台时空扭曲原型机,因为性能很不稳定,且耗电量极大,所以一直被搁置在他们的仓库里,后来被我偶然发现了,这给了我逃离时间困境极大的鼓舞。我本来还想自己做一台类似的装置,如果那样的话,也许我得用上百年才能学会造这个机器的知识。”

同一天重复上百年,也就是几万次,每天学习枯燥的工程理论,苍老的灵魂困在年轻的躯体里,记忆残留着一丝微弱的希望,只为了逃离这个诅咒,我不敢想象,他到底怎样才能承受住这些。

“那你是怎么把这台机器偷出来的?”我又问。

“我买下来了。”

“你竟然有钱买下这个机器!”

“我买下了整个九天未来科技公司。”他用平静的语气回答我,似乎这只是一次微不足道,没必要提及的交易。

我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他。

“如果你有这么长时间来探索一个城市,知道别人所不知道,你也就知道如何在一个小时内变成亿万富翁,并且买下一家科技公司。”

“你为什么不买下我们要去的核电站?”

“那是政府的,钱办不成这事。”

卡车里沉默起来,很快我们就到了检查站,靠着工卡,我们顺利混了进去。

“我们到了。”

杨柳说。


杨柳把卡车开到一个车间,里面有很多运转的机器和高压线网。

“把那个红色的开关打开。”杨柳对我说。

我按照他的指示,按下了墙壁上的红色按钮。

“然后把这些线连接到核电输出装置……”杨柳自言自语着,打开了卡车的后门,他从里面拽出了几条不同颜色的线,那些线乱糟糟地缠绕在一起,像是某种命运的暗示。他拖着这些沉重的电线,一步步走到墙壁边,把它们插到了转接口上。

然后他一步步走回来,每一步都走得很有仪式感。

他走到卡车边跳上去,回过头来对我说道:

“待会儿我钻进这台时空装置里,你就再按一次红色开关,高压电就通过来了,要用到这个核电站30%的功率才能让它运转起来。”

“然后你的时间线就被拉直了,是吗?”

“是的。”他说,“如果顺利的话。”

“我们失败的那一千多次,都是在哪个环节出的问题?”我问。

“99%都是在这个环节,这台机器不稳定,很容易爆炸。不幸的是,之前的每一次它都失败了,每次失败后我只能对其进行微调。”

“所以只能靠我们冒险了。”

“对,我们是用人命一次次试错……”

“我猜,有很多次死状一定很惨吧。”

杨柳没有回答我,他又看了我几眼,摆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对我说道:

“祝我们顺利吧!”

然后他钻进了时空装置。

隔着装置的透明窗,我看到他冲我点了点头。

我数了三下,按下了红色按钮。

那台机器嗡嗡地运转起来,看起来一切正常。我尝试想象之前的一千多次,自己站在这里,到底是怎样的心境。我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自己竟然来过一千多次,但却完全不记得,这让我产生了一种奇妙的错位感。

突然间,从那台机器里开始冒出丝丝白烟,还伴有不规律的刺耳噪音。

白烟越来越浓,噪音也越来越大。

然后机器爆炸了。

我被爆炸的冲击波弹到半空中,然后重重地摔在地板上,我感觉到自己的内脏被震碎了,我趴在地板上,发出微弱的痛苦呻吟,看着杨柳的尸体碎片从机器爆炸的余波中掉落下来。

我知道自己要死了,我似乎又看到了杨柳的那双眼睛,那里面充满了失望,在我的意识即将消散的时刻,我分明听到他说了一句话:

“又失败了。”


我从梦中惊醒过来。

似乎有一场可怕的梦境,梦中我梦到了一个人,他叫杨柳,他走进我的心理诊所,来寻求我的帮助。

但那场梦境太真切了,也许那就是昨天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如果是昨天发生过的事情,那表明事情又一次失败了,如果事情失败了,我就不该活着,也不该有昨天的记忆。

我理不清这里面的逻辑,摇了摇头,起来洗漱完毕,又简单吃了点早餐,就走出了家门,准备去诊所上班。

“孟医生好!”小区的小朋友给我打招呼。

“你好,小朋友!”我回答道。

然后我猛然间愣在原地,像撞鬼一样回过头去,看着那个打招呼的小朋友。

大约十秒后,他会唱起那首《读书郎》。

我的心猛烈跳动起来,一秒仿佛一生那样漫长,我等着命运对我的审判。

一秒,两秒,三秒……

十秒过去了。

“小嘛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声音如期响起来。

这本该是昨天发生过的事情。

今天又发生了。

我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日期,低头呕吐起来。

2007年7月1日。

我发疯似地跑到了诊所,焦急地等待着。

8点钟,8点10分,8点20分,8点半……

我从上午一直等到了深夜,没有等到杨柳,没有等来那句开场白。

然后我明白了。

时空装置爆炸,把杨柳蜷曲的时间线解开,同时把我的时间线蜷曲起来。

因为时间是从7月1日开始,杨柳不再记得自己有过漫长的时间循环,也不会来这里找我。

他成功逃离了。

而我却陷入了和他之前一样的境地,我被困在了时间循环中。

杨柳曾经是这个不变世界的唯一变量,现在这个变量需要被置换,时间就像数学公式一样精准平衡,你如果置换一个变量,就得用另一个等量替换。

我就是替换杨柳的那个等量。

这城市有两千万人,我得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男人,一个叫杨柳的男人,找到他后,我会对他说一句话:

“我被困在同一天出不去了,你得帮我。”

然后。

我们把该做的事,曾经做的事,再重新来过。


后记

柳文扬的《一日囚》曾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此文从另一个角度,讲述一个尝试逃离时间困境的故事。

谨以此文纪念柳公子。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