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风

作者:刘啸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7-26

大小姐,冒充大头蒜是很容易露馅儿的,我建议我们来做一个小小的实验。

1



顾念固执地恨着她的父亲。手持生锈的尖铲掘土时,她总是不由自主地把铲子想象成一把锋利的小刀,一下一下扎在地球上老家收藏的名贵羊毛壁毯上。父亲因生气而扭曲的神色浮现在脑海,令顾念有一种放纵报复的快感,如果不是因为呆在土卫六前哨农场这种条件恶劣的地方让她觉得度日如年的话,她几乎能笑出声来。

土卫六前哨农场是土星周边区域唯一的后勤基地。阳光很难穿透土卫六浓密的大气,黎明与正午的橙色光照几乎没有差别,以至于头顶的防护罩里总是一片灰蒙蒙的。这里的工读生大多数都是顾念这样的工人家属,他们仿佛早就习惯了这种规律的劳作,所有的人都苦着脸,整天不说一句话。

“生态建设,是我们农场的首要任务。”管理人员曾经不止一次地训话道,“我们要用双手改变土卫六,有了绿色植物,就有了一切。快!抓紧!”

移动式防护罩又一次抖动着离开地面,在低沉如雷的轰轰声中平移上百米,覆住地表上另外一片贫瘠的土壤。顾念和工友们排队套上简陋的防护服,拿起塑料桶与小铲子穿过密封门进入新开辟的种植区。气密闸门刚刚封闭,空中喷洒着雾状的有机肥料,让面罩盖上一层模糊。角落里的传送带嘎嘎响了几声,一簇簇绿色的青草苗从黑色帘幕后移过来,不多久便在地上堆成一团。

这种青草,顾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每次蹲在地上将这种草苗放进刚挖的新坑时,她都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跟着父亲登上空间站的经历。那一次,经过十几个小时飞行的她头晕得厉害,甚至失重的新奇感都没有让她开心起来。直到舱门打开,父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她才委屈地抽抽噎噎哭起来。

“怎么啦?念念,别哭,来,笑一笑。”

父亲粗糙的手摩挲着顾念的小脸,顾念一阵痒痒,忍不住又破涕为笑了。

“妈妈呢?”

“妈妈采气去了,下午就回来。”

顾念抱住父亲的脖子,想着马上就能看见妈妈,晕机的感觉也似乎减轻了不少。

父亲抱着顾念搭小型驳接车进入了空间站,路上遇见好几个和父亲年龄相仿的叔叔和阿姨,他们都热情地和他们父女俩打招呼。空间站旋转着产生些许微弱重力,走在弧形内陷的路面上如履平地,没有上坡的费劲感,这种奇特的感觉又令顾念吃惊了许久。

“爸,我们现在去哪?”铝合金的弧形路面走到尽头,顾念一边问,一边抓住扶梯向上爬。

“你猜?”父亲在身后伸手作保护状。

“去年暑假你答应我说带我去看北方的大草原。”顾念气鼓鼓地嘟起嘴,“可谁知道,居然让我来这么个铁屋子里头。”

“铁屋子?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到生态空间站来参观嘛?”父亲嘴角微微露出笑意。

“我才不管。”顾念气哼哼地往上爬。

扶梯爬到顶,拐进一条暗暗的管道,重力开始减轻,一步几乎可以跳出好远。顾念无师自通地窜得飞快,父亲在后面紧跟着。

“慢点!——不是这,右拐……”

管道像迷宫一样延伸,迷惘的顾念放慢了脚步。父亲赶上来拉起顾念的手,带着她继续在狭窄的管道里向前走,壁上亮着几盏昏暗的灯。

“我们到底要去哪儿?”顾念越来越迷惑。

“到了就知道了。”父亲故作神秘地说。

他俩又弯弯绕绕前进了两百多米,最后在一扇铝合金密封门前停住了。父亲潇洒地朝门上的感应器一挥左手,密封门无声地朝两边开启,里头射出一道亮丽的阳光,刺得顾念睁不开眼睛。

等到适应亮光后,顾念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因为,她看见了无边无际的碧绿草原。

“改良型皇竹草培育基地。”父亲自豪地指着远处介绍,“太空生态循环的第一步,也是重要的一步。”

“好漂亮!天上也有大草原!”顾念一拍手,高兴地跳起来半米多高。

“是呀,大草原通过光合作用为整个空间站供氧,我们的呼吸都靠它。”父亲蹲下抚摸宽阔的草叶,“这种草很会生长,只要氮肥充足,它能比我们的念念长得还要快,还要高。”

顾念开心地在齐腰高的草丛里蹦跳。热辣的阳光透过头顶上巨大的透明防护罩,将草原烤得暖洋洋的。

“哇,还有氢气球。”顾念发现前方草地上的飘着几个花花绿绿的圆东西,上面还画着顾念最喜欢的牵牛花图案,“爸爸,这是给我的吗?”

“当然啦。不过它不是氢气球,是氦气。”

“氦气是什么?”

“也是一种很轻的气体。这里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氢气易爆,太危险,不让用的。”

仿佛为了印证父亲的话,空中一个气球忽然啪地爆掉了,顾念先是一愣,接着咯咯直笑:

“乌鸦嘴,乌鸦嘴。”

“哈哈哈!”顾之忧也忍不住笑了,“别急,我等会再去充几个。”

顾念拉着父亲蹦跳了几圈,又在凉爽绵软的青草上打着滚。地底下忽然传来一阵震动,头顶上,太阳在漆黑的太空背景下开始动起来。顾念一慌,站起来抓住父亲的手臂。

“别怕,是向日姿态调整。”父亲扶住顾念,“草儿们需要尽可能多的阳光照射才能好好长大,所以我们白天每两个小时就得移动一次。”

“白天?这里也有白天黑夜?是躲到地球后面就算晚上吗?”

“是啊,念念真聪明。”

顾念吐了吐舌头,重新躺下。父亲轻轻哼起走调的歌。身下的草原像摇篮般晃动,绵软的草叶在脸上轻拂,地球的一线弧形的轮廓从天顶的另一边露出来,一切都像个宏大而神秘的梦。

在顾念的回忆中,躺在大草原上享受摇篮般的感觉可以说是她曾经经历过的最惬意的事了。现在,在农场里闪亮的热能灯光下,一束束同样的皇竹草种在贫瘠的土卫六上,她觉得青草里头也似乎渗透了父亲的影子,让她抗拒、反感,甚至不由自主地在心里嘶喊。她闭着眼,抓住铁铲使劲地挖坑、填土,像躲避恶魔一样努力把草塞进土坑。

尽管顾念在固执地坚持,尽管工读的成绩还不错,但日子依旧难熬。当年妈妈意外去世,现在父亲也抛下她不管,这双重打击让她心里充满了绝望,她甚至觉得自己再也没有机会离开这儿了。(点击2继续阅读)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