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的代价

作者:刘琦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9-12

拜托,请让我活下来好吗?

飞船的反应炉熄火了。

在宇宙中四处跃迁的飞船里,这事不常发生,只有三百万分之一的概率。但只要发生一次,那就意味着绝对的死亡,太空时代,无法跃迁就等于被上帝抛弃在真空。

现在,这三百万分之一的概率,降临到了“深空勇士”号飞船上。

“深空勇士”号是一艘刚刚服役的Y-3型跃迁飞船,还没有配备船员。目前船上只有船长达拉特、副船长拉哈尔、轮机长辛格,外加一个智能机器人助手AE-23。

船长在控制室焦躁地踱来踱去,边走边用食指关节敲打机器人AE-23的金属外壳,关节和外壳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铛铛声。

“船长,你敲疼我了!”AE-23不满地回应。

“你只是个铁皮盒子,哪来的疼痛!”

“我有感觉模拟神经,通过外壳覆盖的纳米传感器将刺激传输到CPU,我可以跟人类一样感受到疼痛……”AE-23喋喋不休地解释。

“闭嘴!再啰嗦把你的CPU关掉!”船长威胁机器人。

这时,主控屏幕亮起,轮机长的面孔出现在屏幕上。

“怎么样了?”船长冲到屏幕前,急切地问。

轮机长摇摇头。

“反应条件已经降到最低阈值之下,我也无能为力。”

“备用核反应炉呢?”船长问。

“由于陨石的连锁冲击,备用炉和主反应炉一起坏掉了。”轮机长耸了耸肩,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啊……”船长仰面摊在控制椅上,长叹一声。

“飞船第一次服役,我第一次接触Y-3型飞船,怎么就他妈这么倒霉,让我碰上这种事。AE-23……”

船长叫道。

AE-23从角落里冒出来,跌跌撞撞走到船长面前。

“您叫我,船长。”

“飞船反应炉熄火这事,得有多低的概率让我们碰上?”船长哀叹。

“三百万分之一。”AE-23闪着胸前的灯,回复船长。

“存活概率呢?”船长躺在控制椅上,紧闭双眼。

AE-23胸前的灯又滴滴地闪烁起来,它在检索自己庞大的数据库。

“从人类进入太空时代以来的1201亿次跃迁任务来看,一共发生过42019次反应炉熄火事故。存活概率是……”

“是多少?别磨磨蹭蹭的,快回答我!”船长不耐烦地吼道。

“存活概率是零,船长。”AE-23回答。

船长又长长哀叹一声。

“看来我们要死在这里了,离地球整整920光年,方圆15光年内连个降落的星球都没有……”

“也许还有存活的可能。”一直在角落闷头吸烟的副船长拉哈尔开口说话了。

船长从主控椅上跳起来,紧盯着副船长。

“什么办法,拉哈尔?快告诉我!”

“跃迁引擎坏了,但常规飞行动力还在。”副船长手中的烟头划过一个完美的弧线,稳稳落进垃圾槽中。然后他站起身来,连通引擎室的画面,询问轮机长:

“飞船的常规动力有多少存储?”

“还够我们以最高巡航速度飞行39天,这点时间,我们连一个天文单位都飞不出去!”轮机长绝望地说。

“是的,是的。39天的巡航速度,在920光年的尺度上,简直是杯水车薪。但如果我们放弃飞行,将全部动力输出到通信装置中,以全功率向周边广播求救信号。这里是跃迁高频点,一旦有飞船在这里跃迁经过,就会收到我们的求救信号。”

“放弃飞行,用求救信号做一次赌博?”船长问。

副船长点点头。

“飞行只是一次徒劳的挣扎,我们都知道,一个天文单位内没有任何星球可以降落。常规动力飞行,无非是死在这里,还是死在1.5亿千米外,结果都一样。但如果我们停留在原地,循环广播求救信号,也许还有一丝生的希望!”

船长点点头。

轮机长熟练地操作起来。

“AE-23,录制以下信号,向周边循环播放。”

机器人打开录音功能,等候船长。

“这里是Y-3型跃迁飞船‘深空勇士’号,编号Y3ZX445,我是船长达拉特。我们被困在跃迁坐标(23,56,12,45)的位置上,如果有任何飞船听到我们的求救,请对我们予以救援。完毕。”

AE-23把这段录音发了出去,广播开始在浩瀚的宇宙空间中震荡。

“以现在的情况估计,我们的广播装置可以全功率运转300天,那之后,我们就失去所有动力了。”轮机长说。

“那就祈祷,这300天中能有飞船收到我们的信号吧。”

他们坐下来,开始漫长枯燥的等待。

食物在减少……氧气在减少……他们获救的几率也在减少。

他们等了290天,没有任何飞船经过这里。在第291天的时候,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现在轮到船长值班,他紧盯着屏幕。视野中仍是一片黑暗的区域,这片区域他们已经看了290天,突然间,黑色区域中出现了一个白色亮点。

“啊,有飞船!”船长惊呼。

副船长和轮机长从地板上跳起来,拖着疲倦饥饿的身躯冲到屏幕前。

“没错,是飞船。”副船长说。

“有救了。”轮机长说。

“我在尝试与他们通信。”AE-23说。

“这里是‘深空勇士’号飞船,我是船长达拉特,我方飞船受损,请求对我们进行救援。”船长说。

对面长长的沉默,然后传出一丝窃笑,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说话了:

“这里是‘吉普赛号’飞船,我是船长斯菲尔德,我方不打算对你进行救援。”

“为什么?”船长惊讶地问:“根据《太空飞行守则》,你方有义务对受损船只进行救援,如若坐视不理……”

“哈哈……”对面传出笑声,打断了船长,“我们从来不遵守狗屁太空守则,我们是海盗船。”

“请你们发挥人道主义精神,对我们实施救援。”船长哀求道。

“海盗船游荡宇宙,靠的不是狗屁人道,而是不择手段。我们不会对你们进行救援,但我们可以教你们活下来的方法。”声音又嗤嗤窃笑起来。

“从信号格式上看,你们飞船上一定搭载着AE-23系列机器人吧。”

“是这样。”船长回答。

“据我所知,AE-23型机器人内置小型核反应堆,足够运行2000年。具体要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可……”船长犹豫起来。

“要想活下去,总得付出点代价。生存的代价……”说完,对面中断了通信。

接着,“吉普赛”号开始跃迁,很快消失在飞船屏幕中。屏幕又变成了漆黑一片,现在,“深空勇士”号最后一丝求生的机会也没有了。

三人瘫坐在地上,低声交谈起来。

“他们没有告诉我们活下去的具体办法。”船长说。

“但他们提到了AE-23。”副船长说。

“AE-23是关键。”轮机长说。

他们三人同时看向机器人,机器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本能地后退了几步。

“啊,一定是那个方法。”船长恍然大悟。

“可是,那只是个传说,我们谁也没有真正见过。”副船长语气犹疑。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吧。”轮机长若有所思。

他们三人站起来,往AE-23逼近。

“AE-23,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船长说。

“只有你能救我们了。”副船长说。

“请原谅我们这么做。”轮机长说。

AE-23连连后退,一边后退一边卖力解释:“各位先生,我的确搭载了小型核反应堆,可是这点动力无法驱动庞大的飞船运转啊……”

三人没听AE-23解释,继续逼近。

“先生们,我是个机器人,但我的CPU里也刻蚀着求生的逻辑本能。拜托,请让我活下来好吗?

它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三人终于围住了AE-23。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飞船里传来电锯肢解和哀嚎的声音,惨叫声和人类的声音完全一致。没人知道,这个小小的飞船里到底发生过怎样的惨剧。

这艘飞船被标记在失事飞船的数据库里,在长达几百年的时间里,无人问津。

……

721年过去了。

这艘飞船还在原地飘荡。

……

咣的一声巨响,飞船门被几个救援人员踹开。

“无生命痕迹。”救援人员A说。

“发现一架老旧型号的机器人。”救援人员B说。

无人机照亮了飞船主控室内部,看着眼前的场景,救援人员惊讶地呆住了。

一个老旧型号的机器人坐在地板上,两只手臂焊接着电锯、凿子、手术刀和各种奇奇怪怪的器械,在漫长的岁月流逝中,这些器械已经锈迹斑斑,和机器人的斑驳外壳一样,充满死亡的气息。机器人身旁,躺着三具已经成为骷髅的尸体,他们的头盖骨被某种锋利的器械切开。

机器人胸前的灯还在微弱地闪烁光芒。

“一定是这个机器人杀掉了三个船员。”救援人员A猜测。

“到底遭遇了怎样的刺激,才让机器人做出这样骇人的事,不但杀了船员,竟然还切掉了船员的头盖骨。”救援人员B说。

他们尝试激活眼前这具几乎要成废铁的机器人。

“你的型号是多少?”救援人员问。

“AE-23……达拉特……拉哈尔……辛格……AE-23……达拉特……拉哈尔……辛格……”机器人一直喃喃重复着这几个词。

“看来AE-23是机器人的型号。剩余三个词是它杀死船员的名字。”

“这机器人一定精神错乱了。”

救援人员A伸出手去,想要撬开机器人胸前的盖子,检查它的内部构造。

A的手碰到机器人胸前的瞬间,机器人像是触电般,猛地从地上弹跳起来,惊慌地盯着面前的救援人员,还在喃喃重复着那几个词。

良久,它的眼神变得有神。

“你们来了,你们终于来了。”

机器人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杀掉了船员……”机器人低声自语。

“啊,你承认了这点。可你的动机是什么?”

“活下去。”

“为什么?”

机器人缓缓打开胸前的盖子,露出它的内部构造,在场的救援人员被震惊得说不出话。胸腔的正中央是小型核反应堆,从反应堆里伸出许多粗细不同的电线和管子,和这些嘈杂线路相连的,是三个浸在培养液中,紧紧贴着反应堆的大脑。

那三个大脑有规律的蠕动着。

机械外壳、电子元件与生物组织紧密地纠缠在一起,构成一幅奇特怪异的共生联合体。

一个救援人员呕吐起来。

“这是什么?”救援人员问。

“这就是我们。”机器人回答。

“你们?你们是谁?”

“AE-23,达拉特,拉哈尔,辛格。”机器人念出来。

“为了活下去……”船长达拉特的声音响起。

“我们选择放弃自己的肉体……”副船长拉哈尔的声音应和。

只留下我们的大脑,和机器人的反应堆共生……”轮机长辛格继续。

三个人的声音混合在一起,经过一阵奇怪的咕哝声,又转变成AE-23的机械音。机械音缓慢而扭曲,它一字一顿地说道:

“这就是所谓,生存的代价啊……”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